News

說著。

Posted By violazick66

楚帝毫無徵兆的出手,身影化為一道劍海,直擊黑袍老者過去。 「人劍合一?」 「你竟達到人劍合一之境,現在本尊改變主意了,交出她們二人,本尊收你為徒。」 「休想!」 楚帝怒喝聲回蕩在蒼穹之下,一道劍海開天闢地,橫貫九天,落下。 唰。 一劍斬落,蒼穹顫抖不息,彷彿隨時會破碎,化為虛無。 老者瞳孔微微一縮,一抬手,一道虛影從身上脫離,前行中,虛影瘋狂擴張,眨眼之間,高達數丈。 「好久沒有遇到你這般劍道高手,今日本尊就陪你好好玩玩!」 話音落下。 巨型虛影手臂張開,高舉迎上斬落的劍海。 轟隆! 轟隆! 炸天巨響傳開,虛空劍海破碎,楚帝身影在無窮的氣浪下倒飛出去。 這一飛,足足百丈之遙。 一口鮮血飛濺而出,楚帝目光錯愕。 本以為率先出手,攻其不備,可以有一線機會。 現在看來老者強大程度,非他能夠撼動。 人劍合一神通,尚且被他一擊攻破,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將他擊敗? 楚帝身影跌落地面,緩緩穩住身形,昂首朝著黑袍老者看去。 […]

read more
News

「人來人往的大街小巷,無所顧忌的不斷回望。似乎有些不可名狀,想要再找到你的心傷……」

Posted By violazick66

再次用力擊碎整個世界,墜入了無窮無盡的星空深淵,淡藍色的射線在周圍形成了或圓,或方的奇怪形狀,他穿梭了一個又一個世界,但是終究尋不到那一滴劃破了迷霧的眼淚。 「我穿越時空的距離,只尋到一絲幻象。我打破世界的牢籠,找不到那片寶藏。記憶中的那一滴眼淚,是否會重新落回心中的海浪……」 站在不知在什麼世界的濤濤海浪前,他有些迷茫,有些絕望,不知道到底應該去像哪裡,也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繼續尋找下去。 「我掰開柔弱的心房,花心思將情埋葬。我潛入混亂的大腦,猜不透你的方向。被遮住的那一側臉龐,期待某一刻笑容再一次綻放……」 彷彿是來到了世界的邊緣,時間的盡頭,他找到的只是一片廢墟和無盡的遺憾,那縹緲的側臉好像融入了磅礴的大海,再也無法尋找到蹤跡。 最後,他來到了一片曠野之中,望著眼前交錯升空的煙火,遙遠的星辰在天空中熠熠生輝。 「縹緲的煙火襯托起似有似無的幻想,夢與現實交錯,原來只是你在心上。」 鏡頭不斷的拉長,星空下的身影一點點的變成了一個小小的黑點,不斷跳動的火焰也彷彿閃爍的星辰一般,一時間,也分不清哪裡是天,哪裡是地…… 隨著一陣鋼琴的重音忽然轉變成輕音,畫面藍色的光弧一轉,屏幕中央出現了四個字——時空之淚,隨後一滴眼淚從上方落下,抹去了這四個字,露出了其後的兩行文字。 「打破世界的枷鎖,找不到的,是最初的美好,心中的感動……」 MV到此為止,淡淡的旋律再次在直播間裡面響起,李拂煙和桑中文的身影也出現在了直播間裡面。 —— 蘇夢妍看著結束的MV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中也莫名的多了一些感動,這個MV無疑加入了很多特效,那不斷在各種世界來回穿梭的畫面給她很深的印象,一次次打破世界的鏡面,一次次通過藍色的光圈進入不同的時空真的很帥…… 嗯,在她的心中最直觀的感覺就是很帥。 這MV的風格頗有些天馬行空,很符合李拂煙的風格,他之前的MV就是那種天馬行空,不拘泥於常規的感覺。 這一層層的打破世界的感覺真的很奇妙,為了尋找一個人,或許只是見過一面的人,不停的前進看得她心潮澎湃。 而其中很多畫面都很唯美,無論是站在孤獨的城市之間,站在濤濤的大海面前,還是最後站在分不清天還是地的曠野當中,都很戳她心中那小文藝的點,這些畫面拿來做壁紙都很不錯。 「這李拂煙還真是有才,歌曲中的無奈和對美好的嚮往通過曲調和MV一點點的展現了出來,最開始的那一滴眼淚,應該就是他偶然間看到的人吧。」 蘇夢妍笑了笑: 「他還真是執著,只是偶然間看到了一眼,竟然要打破這麼多天地要去找,這想法還真是天真浪漫。」 […]

read more
News

【有點糟糕,自己為什麼要選選項一呢!】

Posted By violazick66

一邊想著,陳墨站在坡上看下去,鼻青臉腫的村民們從家中走出,有驚愕聲也有哭聲,莫名其妙一身傷,還有倒霉的身受重傷。 翻湧著血水的池塘早已經消失不見,渾濁的水中湧出一張人皮,是昨夜倀鬼的本體,陳墨丟出一團冥火把人皮焚燒殆盡。 「村外來了三個奇裝異服的人,長的凶神惡煞的,可能是山匪,大家快集合。」 陳墨眼冒星光! 「終於來了」。 「墨哥,村外來個兩個男的一個女的,那女的屁股大好生娃,我娘親說要把她留住給我當童養媳!」 陳墨面無表情拍掉了狗娃伸過來的爪子,童養媳,美得你!阿呸。 「他們來了嗎。」 陳墨點了點頭,戴上面具! 「墨哥我也想戴」 陳墨想了想似乎現在也沒必要戴面具了,把面具丟給狗娃,朝著村外走去。 「詭異封印地的本地人,這不比面具好使多了」 智能教育剛上線不久,就向全社會的成人,推廣了有獎錄製講解視頻的消息。 上到公司老總,下到工地搬磚的臨時工,全都是推廣對象。 小秘也不知道她的主人究竟有沒有隱藏的本事,只好統統推薦。 當然未成年人也可以主動要求錄製。 星靈科技後台,很快就迎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唐隱給出獎金算是十分豐厚的,只要上傳的視頻過審,基本上能根據知識點難易程度,得到固定的獎勵。 如果講解十分出彩,還有額外的排名獎勵,這個獎勵更加豐厚,一般是固定獎勵的十倍起步。 後台審核,唐隱暗中安排強級智能把控,效率上遠遠超過人工,一秒鐘就能審核數百個視頻。 […]

read more
News

就在宇恆即將向右手邊跳出去的一瞬間,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不聽使喚了。

Posted By violazick66

「恭喜宿主激活被動技能【極限撲救特技】,技能進入黃金級后,如若使用,系統將短暫地控制宿主身體。」 宇恆剛開始確實被嚇了一跳,他本來還以為身體出了問題,還好有系統的提示聲,否則宇恆就算沒毛病也會被嚇出毛病。 既然是系統技能的控制,宇恆也就不再用意念抵抗什麼,他所做的無非是觀察系統如何完美地利用自己的身體完成撲救。 ………… 由於距離宇恆最近,貝爾將前者動作上的變化看的一清二楚,他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剛剛看到的畫面。 震驚? 不,是震撼! 貝爾本來利用射門的時間差發現宇恆有向球門左側移動的跡象,這才臨時選擇打一個反角。 這種反角射門只要不是質量太差,按道理講門將根本無能為力。 不過,成功率如此之高的射門方式為什麼在比賽中應用非常少,主要還是因為太考驗球員的腳法。 畢竟是在一瞬間的調整,若是球員腳法或者技術沒到位,臨時的改變很有可能打亂個人射門節奏,當然以貝爾的能力並不在此列。 踢出一腳滿意的反角射門,貝爾怎麼看也能殺死比賽。 然而,現實就擺在眼前,貝爾沒想到宇恆在起跳的一瞬間竟然以右腳為支撐突然扭轉了身體,撲向了自己射門的方向。 雖然沒有親自嘗試,但貝爾能感覺到以他的腹肌力量恐怕拼盡全力做不出像宇恆這樣的動作。 看着皮球被宇恆在橫撲過程中單掌劈出,貝爾有些懊惱地掀起衣服將腦袋悶在其中。 ………… 或許是宇恆極限撲救鼓舞了氣勢,在隨後的一輪點球中,赫塔菲的隊員輕鬆命中。 與之相反,靠後主罰的皇馬球員由於背負的壓力太大,竟然不用宇恆撲救自己將球打上了天。 至此,持續了140多分鐘鏖戰終於到了謝幕的時候。 憑藉宇恆多次救主,赫塔菲奇迹般地戰勝了實力強大的皇家馬德里俱樂部!! […]

read more
News

「皇上這次選駙馬根本就是一場設計靖王的陰謀,靖王退不退賽,皇上定然還會再想辦法殺了靖王!

Posted By violazick66

所以,你就算想辦法把靖王排出文試,皇上要殺靖王的決意也不會改變的。 靖王只要一日不死,恐怕就永遠都是皇上心頭的一根大刺!」 林小芭無奈地嘆氣道。 「若是靖王肯放下復仇的想法,也不是不能死裏逃生。 ……總之,這件事你別多慮了,交給我來處理便好,你只管置身事外,以免惹禍上身,受他牽連!」 齊驍占再次叮囑著林小芭,話畢,林小芭將他的冠帽戴好,他便是起身捉起林小芭的一隻柔荑再道: 「別想這些煩心事了,我如今可是需要被人照顧的傷員,你還是趕緊先伺候我用膳吧!」 說着,二人相視一笑,齊驍占便是牽着林小芭往廳中的桌子而去。 。 其他人複雜的看着低頭不語的傅明靨。 李琰也信了皮妍她們的話,不過他財大氣粗,又想泡傅明靨,所以就想替她買下那個手鏈息事寧人。 李琰剛想說話,傅明靨搶先道:「你們是懷疑我偷了那個手鏈?」 皮妍:「不是……」 「是!」閆晶晶攔住她,惡狠狠的盯着傅明靨道。 王可可白了閆晶晶一眼。 傅明靨無辜又天真的說道:「我可以給你們看我的包,不過為了公平起見,你們兩個的包我也要看。」 「為什麼?」 「我怕皮同學沒仔細翻找自己的包,更怕……某些人嫉妒我的美,故意栽贓陷害我,實際是自己眼紅把手鏈偷走了。」傅明靨嬌俏的說着,眼波流轉,顧盼生輝。 一句話逆轉了大家的心理,畢竟傅明靨美是真的,這兩個鬧丟東西的人也是真的嫉妒,嫉妒之下干出什麼瘋狂的事,誰也說不準。 既然讓搜包就好了,皮妍心裏得意,她早就把手鏈偷偷塞進傅明靨的書包里,只要她讓翻,那麼她小偷的身份是坐實了! […]

read more
News

既然這小子想造朕的反……那朕就讓他無反可造! 頓時雲千樂開了花兒,一副興奮不已的模樣說道:「師父這可是我根據你的圖紙畫了好幾天的時間研究出來的,怎麼樣還不錯吧?師父你要不要躺下感受一下?」

Posted By violazick66

雲千一邊說,一邊開心的揮舞著自己的小爪子說道:「我感覺我還可以,肯定能行的!」 顧知鳶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試了,一會兒六皇子妃和十七皇子妃她們會過來,你們仔細伺候就可以了!」 顧知鳶對店鋪的佈置十分滿意,每個洗臉的位置都是單獨的,這樣以來也保護了大家的私隱,這個年代的女子,肯定不好意思躺在大庭廣眾之下讓別人給自己洗臉,所以屏風設計的非常好,這個是雲千自己加的。 顧知鳶說:「雲千,你比我想像之中還要能幹!」 「師父,那是自然的!」對於顧知鳶的誇獎,雲千表示十分開心,整個人的眼中都閃爍著光芒:「師父,你放心,我一定會把這裏做好的!這是師父給我的機會!」 雲千說的十分堅定,那雙眼睛寫滿了認真,對這個店鋪的未來好像充滿了幻想一般! 顧知鳶拍了拍雲千的肩膀,笑着說道:「我知道你,一定可以!」 雲千被顧知鳶誇獎了一句,頓時心情好得不得了:「師父,十一月初六是個好日子,適合開業!您怎麼看!」 顧知鳶算了算現在到初六還有十天左右,可以試營業,沒問題的話初六便可以開業了:「可以,做些漂亮的請柬,送給秦曉曉她們,讓她們送給自己的朋友,過來試試看,沒問題的話,初六開業!」 「是!」雲千笑了起來露出了幾顆可愛的小虎牙。 顧知鳶掃了一眼屋子裏面的眾人,這些人都是經過精挑細選出來的,王府裏面手腳麻利的丫鬟們,就算其他人出了問題,她們也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雲千的臉上帶着漂亮的笑容:「師父,您先回去吧!」 顧知鳶點了點頭:「各位都辛苦了,這個月月錢翻倍。」 眾人一聽差點沒有激動的跳起來,一個個十分興奮地說道:「謝王妃!」 顧知鳶在眾人的歡呼之中走了出去。 回到王府的時候,天已經全部暗了下來,暴風雪即將侵襲而來。 秋水在門口走來走去一臉焦急,看到顧知鳶的時候,激動地撲了過去說道:「王妃,公主還在裏面跪着!」 顧知鳶:? 顧知鳶猛然反應了過來,自己走的時候,趙姝婉正在和自己鬧脾氣,跪在地上不起來! 宗政景曜問:「怎麼回事?」 […]

read more
News

冰虎拖著長長的尾巴輕而易舉的穿過水龍彈,砸在導演的面前。可是導演毫不在意,忍者的對戰拍成電影,他有預感,這次將成為電影史上的開拓。

Posted By violazick66

[真是敬業啊,這個導演。]鳴人暗中記下來他,要是十年後人還在,或許直播打輝夜的主持人就有了。 「了不起的忍術呢,那麼我也。」卡卡西的寫輪眼開始飛速旋轉。 「鳴人,帶著他們逃。」 卡卡西雙手快速結印,「冰遁一角白鯨」。 「同樣的忍術是分不出勝負來得。」狼牙雪崩自信的站在冰上。 「不好意思,好像辜負了你的期望呢。」卡卡西的白鯨撞破了狼牙雪崩的白鯨,造成冰山坍塌,狼牙雪崩不知所蹤。 「卡。很好很成功。」只有導演的聲音在海上回蕩。 船上的卡卡西躺屍在床上,五五開成功。 「所以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位就是雪之國的公主殿下,前任國王的女兒?」卡卡西已經明白現在是什麼樣子了,自己曾經救過的女孩子長大了,對她忠心耿耿的家僕雇了自己,想要衝進王宮,幹掉現任國王,然後扶持風花小雪上位。 雖然三太夫把任務的錢提高到了A級,可是卡卡西真沒預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現任雪之國的國王是前任國王的弟弟,他殘忍的殺害了他,佔據了這個國家,小雪公主是唯一的血脈,我想讓她繼任大統,現在唯一能做到的,只有各位忍者大人了。」三太夫介紹著目前的雪之國現況。 不得不說,三太夫這手道德綁架玩的和達滋納一樣優秀,自己國家的內政需要外村忍者干預,而且這種A級任務,直接就是幫助他國公主復國的難度了,你請一個上忍+三個下忍,是不是太看得起人了,要不是鳴人和佐助這種下忍,換別人誰來誰涼。 「我是不可能回去的,你們根本不明白那個男人都多麼恐怖!」風華小雪現在極度抗拒回到這個國家,那個叔叔簡直就是童年噩夢。 「那麼為什麼要殺死前任國王呢,政變應該也有支持者才對。」佐助問出了自己的疑點。 「這個,因為前任國王動用雪之國的財富建造了寶藏,風花怒濤為了自己的野心,謀權篡位,殺死了小雪公主的父親。」 總得來講就是弟弟發現當國王的哥哥在不明不白的消耗國家的財政支出,在取得了下面人的支持后,推翻了哥哥的統治,自己當國王了。 這事情怎麼越聽越扯淡,感覺三太夫才是反派。 「那麼,任務繼續?」卡卡西撐著身體坐了起來,雖然感覺是白問,可還要尊重一下學生的意見。 「可以。」「我沒什麼意見。」佐助和小櫻都沒有拒絕,「要去滑雪。」鳴人抱著滑雪板,準備過幾天登陸試試,所以這任務肯定是不能放棄。 「那麼接下來打算怎麼做?」卡卡西坐直身子決定聽聽學生的意見。 […]

read more
News

「不……不願意?」

Posted By violazick66

幻冥曦宠着白弋 「呵,錢林墨和樊娘什麼都沒有發生。」顧知鳶冷聲說道。 頓時眾人睜大了眼睛:「怎麼會?錢林墨可是早上被樊娘從煙花樓之中弄出來啊。」 「就是啊,人證物證具在。」 「王妃娘娘,您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小人也不敢反駁只是可惜了樊娘的一條命啊,天爺啊這可怎麼辦啊,樊娘啊,你怎麼能相信恩客的話啊!就算是我們有理有據如何?人家可是有貴人撐腰啊!可憐我身份卑微啊,不能為你做主啊!」 一句一句證據,好像要把錢林墨立刻就繩之以法一般! 可笑! 「證據是吧,本宮也有錢林墨什麼都沒有做的證據。」顧知鳶絲毫不理會老媽子號喪一般的哭聲,淡漠的掃了一眼眾人。 老媽子號喪的一下子就停了下來,瞪大了眼睛盯着顧知鳶,顧知鳶道:「樊娘得了臟病,這病大家都知道,只要沾染了,就一定會感染道。」 頓時,周圍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去,不是吧!」 「天啊,那最近點了樊娘的人豈不是都感染上來。」 「太可怕的,怎麼會這樣?」 …… 一臉震驚的老媽子在眾人的喧鬧聲之中,終於回過神來,等著顧知鳶大聲說道:「王妃娘娘可不要血口噴人,這是沒有的事情。」 「陷害新科狀元,口出穢語以下犯上是什麼罪?」顧知鳶的眉頭微微一挑,掃了一眼老媽子。 銀塵說道:「查封店鋪,全部流放。」 銀塵這句話,可把那老媽子給嚇得不輕!。 「hello大家好,來啦來啦。」李拂煙正了正眼前的麥克風,笑着對攝像頭打了個招呼。 「感謝大家的厚愛,咱們《時空之淚》這首歌今天已經開始攀登新歌榜了,十分感謝大家的支持。」 […]

read more
News

「怎麼辦?一層一層地查?」張臨澤仰著腦袋,望到了頂樓。

Posted By violazick66

連續爬80層樓,這會要了老命的。 什麼?你說電梯?這種80層的高樓,你每上一層樓都要等電梯,中間還得調查,那估計兩三天都無法將這棟樓查完。 更何況這棟樓現在只是可疑,萬一沒有結果,還得繼續找地方建築物調查。 警方有多少時間可以耗在這上面? 王濤笑笑道:「不用,一般這種高樓的電梯都是分段的,按照之前柴元交代,他們只坐了一次電梯,所以我們只需要將第一級電梯所能到達的樓層整體查一遍就行。估計也就三十多層。」 。 在隨後的時間裏,胡彪一邊消化著這一個好消息的同時。 打發着讓NEO跑上一趟,具體是跟旭風說不要繼續罵了,他斧頭的事情晚點去找系統看能不能修修,多少費用都由戰隊承擔后。 沒等胡彪好好在南華組織的庫存中找找看,有沒有更多的好東西時。 黑中醫帶着AT兩人齊齊地找了過來,等到靠近了之後,胡彪能發現兩人的臉色都不是如何的好看。 甚至AT的臉上,還帶着因為血脈爆發了之後,那一種濃濃的虛弱感。 想到了什麼之後,胡彪當即就是問出了一句。 「怎麼了、本次的傷亡很大?但是我當時看着還好啊,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好事了,看淡一點就好。」 不曾想到,黑中醫的卻是對着AT示意了起來,嘴裏來了一句:「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還是你自己親自跟老胡說吧?」 AT在聞言后,苦笑着對胡彪坦白了: 「上次在伏爾加格勒戰場上,我是靠着吸了毛妹子們主動貢獻出來的好些鮮血,才能及時的恢復了戰鬥力,趕上馬馬耶夫崗的戰鬥。 結果在被系統復活后,我一直就有着想要吸血的衝動。 原本我以為咬咬牙后,這個事情我怎麼也能扛過去,事實上在現代位面的半個月過去后,我吸血的衝動也是越來越淡。 可是沒想到今天的戰鬥中,一看到真正的鮮血,我發現依然是很難控制住自己。」 在這樣的說法之下,胡彪非常的頭疼了起來。 […]

read more
News

這一拳,他用盡了全力,除了異火之力灌注全身,還釋放了無畏戰意,這是他能夠使用的最強大的力量。

Posted By violazick66

轟! 攜帶著火焰的拳頭轟出,正前方的山體直接被轟得凹陷出一個巨大的空洞,無數的碎石崩飛,將林玄埋在了其中,現場狼藉一片。 幾個呼吸后,碎石堆突然炸裂,林玄從中爬了出來,看著眼前這恐怖的畫面,林玄滿意的點點頭。 這附帶異火的拳頭,威力竟然如此強悍! 林玄興奮地看著自己的雙拳,這還是黃階的拳技,如果使用更高階的技能,威力豈不是更加強大? 現在林玄的底牌又多了一個,那就是這個恐怖的異火,再也不是單調的魔劍十二式了。 魔劍十二式同樣強大,尤其是骨劍達到了靈劍之後,威力更是無與倫比,現在的他可以說辟海境之下無敵的存在。 收起了氣勢之後,林玄直奔六公主的營帳而去,不多久便接近了營地,此時,營地中卻森嚴戒備,像是遇到了大敵一樣。 發生了什麼? 林玄心中疑惑,快步的走進營地中,守衛的士兵都認識他是六公主背回來的男人,一路暢通無阻地來到了大帳之中。 南木霜見到林玄出現,冷若冰霜的臉龐閃過一抹驚喜,「你去哪裡了?」 「一會再說,他們是什麼人?」 林玄搖了搖頭,指著大帳中一群黑衣人,為首的是一位中年人,模樣都很是陌生,看著兩伙人劍拔弩張的模樣,明顯不是友好的關係。 「這位是聚寶閣的八閣主,前來與我協商事情。」 六公主臉色有些暗淡的說道,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麼,她不想林玄摻和進來,對方的勢力實在太大,她身為皇家之女,相處起來都是如履薄冰。 林玄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既然南木霜沒有打算說,他也不會多管閑事,說到底兩人不過是普通朋友而已。 「六公主,我只能賠償你一百萬金幣,這已經是上頭給我最高的許可權了,如果你不同意,那隻能作罷了,最後你一分都得不到。」 八閣主冷笑著說道。 「一百萬?」 南木霜聽言氣憤地大吼,「八閣主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嘛?那本秘技可是拍出了八千萬的高價,你現在跑來跟我說被搶走了,只賠償一百萬,你真以為我皇家好欺負不成?」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