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長羽楓打心底里不太明白。

Posted By vicentebgm

對於神明來說,明明擁有了一切,卻還肆無忌憚的!索取著!人間的一切! 「是!害怕!」 尋荒影義正言辭! 「是害怕!我親愛的羊!他們在害怕!你賜予人類的東西!那可不是可以隨隨便便可以打發走的東西。」 「你給了他們!永無止盡的潛力!」 「靈力!你給予了他們!可以弒神的能力!」 「這可絕對不是空想!我親愛的羊!」 「這是可以做到的!屬於人類誅滅神明的權能!」 「你賜予了他們!這樣的權能!」。兩人就這麼一直持續這個狀態,整個『真冬之地』似乎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樣貌。 視線所過之處,完全看不到任何一片完整的冰面。 安楚妍他們紛紛飛到了半空之上,那邊的戰況異常的膠著。 時間快速流失,半個小時之後,情況出現了轉機,只見其中一方開始被壓制。 眾人的心不禁提了起來。 王末現在真是有苦說不出,這女人的實力或許在阿撒茲勒之上也說不定。 目前被壓制的一邊就是他自己,出現這樣的情況還是因為…… 《我不想當魔王》第342章.水下 彷彿聽見了她的吶喊! 千鈞一髮之際,白熊簌地一聲從遠處飛來,擋在沐白裔身前,四隻手臂穩穩噹噹地抵住那粗臂手爪。 手臂一揮,猛地擋開手爪。白熊矮小的身軀朝它肚子狠狠撞去,喪屍後退幾步,轟然倒地。 無人可見的腦後,黢黑的小偶人另一隻手臂深深地插在頭顱里,在眾人眼裏堅不可摧的腦殼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戳穿了。 […]

read more
News

就像是原劇中的那樣,在那片靈異空間中的老人都能夠提前給自己安排一個喪事的流程,沒理由同樣也是民國存留下來的馭詭者會連這都不知曉。

Posted By vicentebgm

這其中肯定有隱情! 蘇遠不由得想到了敲門詭,他的死同樣也充滿了謎題,他的可怕從其死後厲詭的復甦就能看得出來,絕對也是一個頂尖的馭詭者,並且還疑似是詭郵局的管理者。 這樣的一個人會死於跳樓自殺,簡直就是無稽之談,滑天下之大稽! 猜不透啊猜不透,人知詭恐怖,詭曉人心毒。 這種燒腦的問題,還是留給聰明人去解決吧 蘇遠搖搖頭,轉身走進了夜幕下的黑暗中,他沒有動用詭域,而是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慢慢的走著。 在路燈下,他的影子被拉的老長,但始終能看出,那是一個女人的影子,默默得跟隨他的步伐前進。 恐怖從未遠離! 「回,回皇上話,柳伯宇剛愎自用,毫無為君者風範,我等將其斬殺獻給皇上,只想皇上饒我等一命!」 聽著令狐傲顫顫巍巍的聲音,楚非梵臉頰上厭惡之色更勝,聲音冰冷蝕骨:「令狐傲,汝身為禁衛軍統領,負責柳伯宇的人身安全,也算是其身邊的重臣,看看汝現在的樣子,還有一軍統帥的樣子?」 「為將者遇敵不戰,棄城而逃,為臣者毫無作為,懦弱自私,如此國家可苟延殘喘至今,真是讓寡人驚訝!」 「星洛皇帝有爾等這樣的臣子,就算寡人不蕩平他的天下,遲早也會斷送在爾等手中!」 「皇上,我等只是不想戰火延綿,百姓塗炭,我等臣服皇上,一定恪盡職守為皇上效忠!」 「恪盡職守?」 「爾等身為臣子弒君,此為不仁,此乃罪一也,本應滅九族,凌遲處死!」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爾等身為星洛重臣,食君之祿,卻絲毫不為君分憂,此為不忠,此乃罪二也,本應五馬分屍。」 「斬殺自己的主子,並將他首級獻給寡人,賣主求榮,此為不義,爾等如此陰險歹毒,不忠不義之人,竟說要效忠寡人,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楚非梵龍顏大怒,鋒芒四射的眼眸中殺意長存,森寒的聲音傳遍整個大廳之中。 「皇上,這三人將如何處置?」 「如此賣主求榮的奸詐小人留之何用,盡殺之!」 […]

read more
News

聽到這話,下屬大驚失色,連忙將消息帶回來,告訴了約克。

Posted By vicentebgm

「武者?」 約克眼中殺氣一閃,將酒杯重重砸在了桌子上。 「不知死活,居然敢來勞資的地盤找死!」 約克也是一名武者,而且修為已經接近宗師層次。 聽到這話下屬的話,他心中大怒,當即道:「走,跟我下山看看,到底是哪個傢伙在鬧事!」 「是!」 屬下驚喜道,大統領親自出馬,就算對方是武者,也討不到半點好處! 在所有人心目中,約克就是這片區域實力最強的存在! 即便周圍有其他武者,也不敢得罪約克,也正是如此,使得他們山寨實力越來越強,周圍百姓聞風喪當。 …… 华司 很快,約克在山寨大門前,集結了一大幫人。 他帶著人馬,大咧咧朝著半山腰走去,而與此同時,秦風也不急不緩的上山而來。 在山間小道上,彼此碰到了雙方。 「就是你,來我們的寨子鬧事?」 看到秦風的模樣,約克微微詫異了一下,對方明顯不是亞特蘭蒂斯本土人,而是從外界來的人! 「不錯,是我!」 秦風微微一笑,拔出了軒轅劍,「今天便替天行道,滅掉你們這些山賊!」 約克聞言大笑起來,「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以為自己有點功夫,就能無法無天了?」 「今天就讓你知道我約克的厲害!」 […]

read more
News

「我家?」葉秋一愣。

Posted By vicentebgm

白冰道:「我回江州了,不得去看看阿姨?」 葉秋這才明白白冰的用意,笑道:「也對,是該去家裡見見未來公婆了。」 「什麼公婆?我不承認。」白冰傲嬌道。 葉秋摟著她,笑著說道:「你身上都被我蓋章了,不承認有用嗎?」 「我就不承認,除非……你娶我。」 「放心吧,等將來時機成熟了,我一定娶你。」 白冰聽了這話很開心,問道:「那林精緻和那個秦婉呢?」 「一起娶了。」 瞬間,白冰的臉色冷了下來。 「渣男!」 …… 京城。 葉家大宅。 書房裡。 葉老爺子揮毫潑墨,筆走龍蛇,很快在宣紙上寫下一副對聯。 爱上单纯小女人 「虎賁三千,橫掃幽燕之地;龍飛九五,重開堯舜之天!」 一筆一劃,鋒芒畢露。 啪! 葉老爺子扔下毛筆,問道:「葉秋擊敗李明翰,一戰成名,不愧是我葉家的種。只是,少年成名並非好事,對了影子,葉秋現在在做什麼?」 […]

read more
News

這小丫頭還真的和葉辰不對付,好似天生就是一對冤家!

Posted By vicentebgm

葉辰嘴角一抽一抽,最後只得無言,埋頭狂吃起了早點來。 …… 今天,葉辰有了一個初步的打算,先去趟中央書院,豐富下武技的知識,以備之後融入《萬武源經》。 而之後便是要去一趟任務派發院,接取一些任務來做。 籟玉漱她們也都是開始各自的修鍊去了,畢竟她們總不能一直和葉辰在一起,這樣對她們的修行很不利。 也是出於此,葉辰就讓他們各自去修鍊了,總院的資源不會少的,只要肯努力,那麼提高實力並不會很難。 走在路上,葉辰是滿臉的無奈,路上三三兩兩的行人,只要是經過葉辰這兒的,都會轉頭朝葉辰看去,隨後便是各自議論著離開了。 對此,葉辰只有無奈,又不能去堵住別人的嘴巴吧! 加快腳步,葉辰便到了他的目的地。 總院的最大藏書之地,亦是藏書量最多的地方。 中央書院! 走到大門處,一道光芒豁然閃現,直照射在葉辰的身上,卻是這大門乃是一高科技產物,被光芒照射一遍,大門開啟了,那麼你就能進去了。 而要是大門響起了警報聲,那麼可想而知,你並非是星武總院的學生,那麼迎接你的將會是總院的逮捕! 葉辰被照射到后,大門瞬間便開啟了,葉辰跨步走入其中,一眼望向四周,映入眼帘的儘是書架。 有本事你来爱我 其上更是擺放着無盡的書冊! 真的可以稱之為書海了啊! 這還只是一樓而已,這中央書院共計九樓,每一樓的書冊都是多的數不清,而且書里的內容,還都是比一樓要更加高層次的。 葉辰微微皺眉,這樣龐大的書籍量,想找到一本或多本自己需要的書,都是猶如大海撈針一般。 不過,好在擁有高科技的支持,現在需要尋找哪些書,只要你說出這一類書的類型來,那麼很快就能幫你找到。 […]

read more
News

「都給我住手。」

Posted By vicentebgm

陸老爺子拎起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打在了一旁的玻璃框上,玻璃應聲而碎,打架的人也安靜了下來。 碎玻璃掉落在地上,也掉落在了陸老爺子的身上,他毫不在意,看着前面的鬧劇再一次開口,「你,滾遠點!」 喬蘭將兒子從人群中拉出來,低聲的訓斥道,「你這一場戲演的太過了。過猶不及啊,兒子。」 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陸知辰這就是,本想着是刷個存在感,但是反倒是將剛剛才刷回來的好印象給刷沒了,在陸老爺子的心裏反倒是又多扣了幾分。 陸知辰擺擺手,依舊有些氣憤道,「我生氣是因為他收了我的錢,竟然還沒把陸知衍弄死。」 喬蘭這才明白,原來陸知辰一早就做了部署,只是結果有些差強人意。 「那也不能這樣,你讓你爺爺起了疑心,到時候就算是繼承權不給陸知衍,給了個陌生人,你不是白忙活了么?」 「除了我,還能有誰繼承家業?」 陸知辰不屑的說着,反正陸知衍醒不過來,陸家就只有他能被依靠了,老爺子不靠他,還能靠誰? 「喻言,那個丫頭你不得不妨。」 陸知辰訝異的看向喬蘭,兩人討論的聲音更小了,沒有人注意他們母子的行為,除了周深…… —— 病房裏,喻言虛弱的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雪白,頭上還掛着一瓶輸液瓶,看樣子應該是輸液了很久。 「這是哪裏啊?」喻言想要起身,但是只是坐起來一點,又重新躺在了床上。 她怎麼渾身酸軟一點力氣都沒有? 不僅如此,手腳還有些麻木,尤其是嘴巴,麻木的讓她有些難受。 緩了好一會兒,喻言的手才有些知覺,輕輕的錘了錘麻木的腦子,回想着昏迷前的事情。 好像她在和周深說話,就被人迷暈了,為什麼周深要迷暈她? 護士從門口走進來,將輸液瓶收走,還給喻言量了量體溫,「沒什麼大事,但是醫生說你還需要卧床休息,不要亂跑奧!」 護士溫柔的給喻言交代,說完便走了。 […]

read more
News

在眾人前方,姜瀾和白衣女子並肩而立。

Posted By vicentebgm

「這株藤的道還算入眼,可惜了,道基受損,耽誤了。」白衣女子評價道。 能被一尊仙王稱讚,已經十分了不得了,足以見得這株葫蘆藤在上古年間是何等意氣風發。 「拜託了。」姜瀾對着一旁的白衣女子道。 她微微頷首,抬起右手,無暇玉指在虛空中輕輕一劃,輝煌神光直上九霄。 天上,日月同現,太陽熾盛,皓月皎潔,此時被瘋狂掠奪而來,一條條金銀二色的河流匯聚而下,注入到這株祭靈的體內。 天地暴動,無窮無盡的生機之力凝聚,恍若汪洋,而後化成光雨,灑落在枯黃的葉子上,全被吸收。 祭靈開始復甦了,瘋狂的吞噬著無窮無盡的神精。 「看來還需要你再幫他一把。」姜瀾後者臉皮請求道。 白衣女子眉眼含笑的點了點頭。 一道翠霞自她的指尖綻放,化作一道璀璨的流光,沒入祭靈的體內。 一種至強的生命波動宛若瀚海般席捲天地,向著四面八方擴散,無以倫比! 天地抖動,符文密佈,一瞬間補天閣內生命氣息如海,貫通了天上地下。 光是這種氣息就讓這個破敗院落以及附近戈壁中各種植被瘋長,生機驚天! 那草叢間,那泥土中,許多種子直接生根發芽,瞬間拔地而起,極速生長起來。 那絕壁上,乾枯的老樹,死去的巨藤,剎那間發光,綠意濃濃,直接復甦,再次獲得新生。 不遠處,圍觀的一群凈土元老都驚呆了,他們見證了一種神跡,這是在造化眾生,演化海量生機。 「閣主究竟是拐回來一尊怎樣的存在,天神嗎?」有人忍不住的說道。 話音落下,就有他人反駁,道:「天神估計都不會有這般威嚴!」 終於,當一切平靜下來,各種異象消失,老藤變得神異非凡,繚繞秩序神鏈,宛若神明般,威嚴不可侵犯。 祭靈復生,重新強大了起來,消息第一時間就傳遍補天閣,頓時響起無數的歡呼聲,人們振奮無比。 […]

read more
News

顯然,他是有點無法理解這事的。

Posted By vicentebgm

更何況,當初葉天傾還是第一次來冰雪之城啊。 他第一次來冰雪之城。 便是在短短一天,不……準確的說是短短半天之內,便是遇到雪滿天和雷狂風這兩位大道種子的擁有者,這屬實是太匪夷所思了。 「這有什麼啊,我覺得遇到他們兩個的概率雖然小,但在怎麼著也比我擁有星核和天碑的概率要大吧。」 「現在,星核和天碑我都有了,那在同一日遇見這兩位,不算是小概率事件了。」 「而且我這也的大氣運者,走運遇到寶貝也好,遇到絕頂天才也罷,都是很正常的啊!」 葉天傾的心情不錯,現在這話幾乎就是在開玩笑。 他也是開玩笑到興頭上了,說著便是伸手朝著路邊一指。 此刻路邊正有一個體型龐大的修者。 這位修者的體型三米開外,頭上兩隻犄角,裸樓在外的手臂上有鱗片密布,乃是一位麒麟族的修者。 這位修者的境界不弱,乃是至尊九品巔峰。 只是因為這位太顯眼了,葉天傾伸手指著他道:「像是我這也大氣運者,走到哪裡都能遇到寶貝,前輩看到那位麒麟族的高手了嗎,我都懷疑……他也是一位體內有大道種子的修者,哈哈!」 「好了,直接去南陽商會吧,你真以為大道種子的擁有者是爛大街的東西啊。」 吞天至尊知道葉天傾是在開玩笑,便是搖頭說道。 說著,便是朝著南陽商會走去。 但剛走兩步他察覺到葉天傾並未跟上來,他回身看去,發現葉天傾竟然愣在原地,臉上是一幅驚駭欲死的表情。 吞天至尊眉頭一皺。 「怎麼了?葉小子……你在這裡發什麼呆啊,快點走啊,咱們先去找雷狂風,將他的事情處理好后,然後就立即前往天龍城。」 吞天至尊催促說道, 葉天傾抬起頭看著他,表情僵硬在臉上,吞天至尊看他這副模樣登時滿臉詫異。 […]

read more
News

只是心裏面忍不住地猜想,他突然把自己拉進來,想做什麼?

Posted By vicentebgm

明明上一次在褚氏時,他厭惡的讓她滾,連一眼都懶得多看她…… 王藝琳正猜想著,這時候,包廂門被推開一條縫隙。 剛才和她在一起的胖男人探了個頭進來。 因為褚臨沉是背對著門,他只看得到一抹挺拔修長的背影,便有些不滿地朝王藝琳問道:「王小姐,怎麼回事,你還做不做……」 不等他說完,褚臨沉冷不防地轉身朝他看去,眉頭微皺,沉聲道:「做什麼?」 「褚、褚少?!」對方認出褚臨沉的身份,表情頓時不自然起來。 王藝琳目光在胖男人那張臃腫醜陋的臉上一掃,眼裡閃過嫌惡的情緒。 如果不是為了解決家裡的財務危機,需要這個劉老闆的資助,她才不會出賣自己身體給這種男人呢! 「你怎麼這麼長的時間才回來?」 鹿喬兒瞧見靳崤寒才打開了房門,不由得疑惑,抬眼望了望牆上的掛鐘,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 「路上耽誤了一會。」 靳崤寒下意識掩蓋了裴煜方才說的話,不想讓鹿喬兒知道別人對她的感情。 「哦。」 鹿喬兒聞言,沒有在這上面有過多的注意,聳了聳肩說:「靳總,沒想到你的演技挺不錯的。」 「不是演技,是忍耐力。」 靳崤寒毫不猶豫地說着,沒給蘇皖留任何的情面:「我站在她面前簡直是受不了了。」 「嗯?」鹿喬兒只覺得稀奇,靳崤寒還是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這樣的模樣。 「除了你以外的女人,我都覺得麻煩。」 他的話突如其來,令鹿喬兒微微一愣,她下意識地反駁:「那你要是有女兒了怎麼辦?」 「……」 […]

read more
News

紫煙笑夠了,尖起紫紅的指甲,夾了一塊南美阿薩依果放在嘴裏,細細咀嚼著,笑眼眯眯地問:「張神醫,你醫術很高明吧?」

Posted By vicentebgm

張凡謙虛地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高明談不上,只是比一般的小村醫能好上一些。」 「黑幫大佬都口口聲聲管你叫神醫,說明你身懷絕技吧?」 「黑幫人口裏的話,你可以忽略不計,我從來就不把他們當回事,只是一般應酬,神醫的稱呼,那是宮龍生對我有所求。」張凡擺了擺手。 他不太願意自己的名聲跟巫龍幫扯上關係,拒絕巫龍幫的一成乾股,也是這個考慮。 紫煙輕輕嗤笑一聲,對張凡的話不以為然,「不承認醫術?你不是怕我求你看病吧?」 糙悍妹儿 「紫煙,你想多了。當官的怕人求他辦事,殺豬的怕人求他殺人,哪有醫生怕人求他看病的!」張凡輕輕地笑了起來。 對於紫煙的話,張凡有點摸不到頭腦:她是想求我看病呢?還是隨便說說? 紫煙欠了欠身子,向張凡這邊靠了一點。 這樣一來,兩人原本就靠在一起的身體,變成了「擠」在一起。 兩人心中都在打鼓:有些事情,快要發生了。 張凡雙手手心有些出汗,心中頗為緊張,豪華客房,夜深人靜,田月芳已經沉沉睡去,眼前美人顧盼生情……可以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抽瘋。 可是,畢竟是跟自己的小姨子的閨蜜在一起,若是明天被田月芳看出什麼端倪,張凡在田秀芳那裏就難以過關了。 而且,張凡更喜歡含蓄型的女子。 含着羞怯,半推半就,在張凡看來,是風情無限好。 像紫煙這樣從內到外都得開的女子,反而令張凡有一層戒備。 張凡感到靠在紫煙身上的半邊身子已經開始麻木,便假裝欠起身子去倒茶水,重新坐回到沙發時,與紫煙拉開了一小段距離。 紫煙感覺到了張凡微妙動作里的含義,並沒有難為情,調笑的說道,「難道男醫生也會害羞?世界上,只有你們男醫生才有眼福看到最多的女人身體。」 張凡有幾分尷尬,低頭喝了一杯茶,一口茶水,笑道:「男醫生當然也會害羞,只有他進入醫生角色的時候,才是另外一碼事兒。」 紫煙眼裏一亮:張凡是不是在暗示我,要我做他的女患者?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