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shelasingletary

只是一種戰時的體系,適合當初漫天烽火狼煙,秦國弱小,渴望出人頭地的時候,而不是大秦帝國已經天下第一。

文化昌盛更差的太遠了! 畢竟大秦帝國被時人稱之為只有無衣,沒有蒹葭,由此可見一般。由於大秦帝國一直在中原大地之上,可以說是偏安一隅。 除了接觸的匈奴與南越,現在放眼望去,一片荒蠻,影響力僅次於中原大地之上。 如今的大秦帝國,想要成就盛世,不僅是國策需要改變,很多東西都需要一步一步的去改變。 唯有如此,才能讓大秦從秦國到大秦帝國過渡的過程中,走的更穩更遠。 對於大秦帝國而言,來日方長,但是對於始皇帝,天不假年。 …… 「武成侯,斥候送來一塊玉佩,稱是通武候的信物,咸陽方面有快馬特使前來,此刻就在大營在一里的石亭中。」 子車渭快步走進幕府,對著王翦肅然一躬,然後將手中的玉佩遞給了王翦。 接過玉佩打量了一眼,王翦就清楚這確實是王賁的玉佩,然而這可是身份的象徵,不到一定的程度上,不可能交由快馬特使作為信物。 既然王賁的貼身玉佩出現在這裡,必然是咸陽發生了大事。 王翦是了解自己的兒子的。 相比於蒙恬,王賁確實有些桀驁不馴,但是還分得清輕重緩急。 「子車渭,這信物確實是王賁的,派人將特使請過來,然後讓火頭軍準備小宴,給人家請罪!」 王翦雙眸之中浮現出一抹凝重,他清楚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必須要弄清楚之後,再行決斷。 「諾。」 點頭答應一聲,子車渭轉身離開了幕府,親自向著一里之外的石亭趕去,他心裡清楚,他不去接人,快馬特使根本走不到這裡。 大秦帝國軍隊主力的聚集地便是藍田大營,這裡常年駐紮著不少於二十萬的精銳秦軍,作為咸陽的守護。 藍田大營是帝都咸陽門戶,同時藍田大營在很長一段時間充當大秦帝國的大本營,畢竟戰爭年代嬴政也會親自趕到藍田大營商議軍務。 正是因為如此,讓藍田大營成為大秦帝國最強戰力的象徵。…

這時又有人說:「你興奮什麼,這等危險人物,還是離得遠一些為好,難道你不知他前幾日屠了北皇國親衛萬餘?」

「嘁!你小聲些,王二,被他聽到了,你的腦袋也就不保了,據我所知那北皇國的領頭將帥,也被他拿了腦袋」 「你們或許都不知道吧,他乃是中州之人」 頃刻間,你說三我說四,圍聚在店外的行人,也越來越多。 顏冉澈撓了撓耳廓,一臉厭倦道:「好吵啊,你們不能小聲些嗎?」 他的話看似淺淡細微,待傳到眾人耳邊時,卻猶如十石火藥,在耳邊引燃了般,眾人一臉驚懼,捂著強烈刺痛的雙耳,紛紛低喃著,作鳥獸散。 喧囂的街市,又拂過一些靜謐之地,酒家的紅幡,在灼灼烈日下,搖曳烈顫著,方才還被人流圍成一團的酒樓,此時卻顯得逍遙了些,安樂了些。 二樓靠窗的那方桌案上,端坐著四位形態各異的青年男女,一女子身披白錦緞綉袍,圍一葉紫薄紗披帛,白皙的容顏上,點綴著猶如畫卷般唯美五官,饒是讓街頭的那些俊男靚女皆失了顏色。 女子身旁的那位男子,則頗有些豪放不羈的味道,他的束髮倒立,形似一條倒流的飛瀑,黝黑的皮膚上,則綴著一雙虎目,那虎目上的兩道劍眉,形似兩柄出鞘的利刃,他嘴角掠向上斜,頗有些玩世不恭之態,但眼睛里時而爍過的一簇簇流光,卻又讓你不敢輕看他。 男子的對面,則端坐著一位身穿紅色素布長裙的少女,少女身形婀娜,明凈的笑顏上,點綴著一雙狡黠靈動的眸子,時而做個鬼臉,時而吐吐舌頭,頑皮的模樣,甚是讓人喜愛。 而緊挨著少女的那位少年,則著了一身素白的長袍,他古井無波的臉上,始終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讓人難以揣測其內心的想法,處驚不亂的心境,更是無法將少年與他的年紀聯繫在一起。 少年言笑晏晏的看著面前的女子,嬉笑道:「在下,還不知姐姐的芳名呢?」 女子輕輕地瞥了一眼他,端起手裡的茶杯,吹了吹熱氣,不驕不躁道:「你既說我不如她,又緣何好奇我的名字?」 而坐在女子身旁的顏冉澈亦輕輕地挑了挑眉,頗有些看熱鬧的嫌疑。 於尊將酒盅斟滿酒,隨意道:「你若現在不說,那以後你若想起時,恐怕我已沒了興趣」,說罷,便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女子嬌笑了一聲,道:「這位公子果然很狂妄,不過小女子卻極為喜歡,小女子柳雨然,有幸結識公子」 於尊一改方才輕狂模樣,哈哈一聲大笑,道:「在下於尊,亦幸結識姑娘」 顏冉澈饒有興緻的看著兩人,低嘆道:「你既已知我然妹妹的芳名,那她?」,顏冉澈指了指仲夏,歪著嘴角挑了挑眉道。 三人皆看向仲夏,仲夏手指輕繞著一束青絲,淡淡的瞥了一眼顏冉澈,道:「你問我哥哥,我哥哥若願意告知你便罷」 於尊一怔,卻露出一絲苦笑不堪的模樣,心領神會道:「仲夏妹妹,待會兒我陪你去買衣服」 仲夏甜絲絲的輕笑了幾聲,卻依舊在旁自顧自的,繞著手中的青絲。…

李天之三人的飛升之力根本就沒有多大作用。

一直被吸扯著漸漸往下滑。 「該死!」 李天之看向了剛剛那個洞口。 只有洞口那邊沒有吸力。 似乎這洞口就是留着給李天之三人避難的。 那麼,去還是不去? 。 凌斯晏手裏的信死死抓緊,滔天的懊悔和內疚,以及再也彌補不了的事實,都如突如其來的深水一般,要將他徹底吞沒。 太上皇繼續道:「如今蘇錦已經不在了,這些東西我也沒有再瞞着你的必要了。 司馬將軍是難得的武將奇才,論領兵打仗,這大周無人能出其右。 但這樣的武將,你身為皇帝,最怕的就是他功高蓋主,起了謀逆之心。 你拿着這些書信,以後就是讓他不得不絕對忠誠於你的籌碼。」 凌斯晏什麼都聽不清楚了,腦子裏只反反覆復著太上皇的那句話。 蘇錦跟司馬言是假成親,只是為了逃避跟大皇子成親。 所以,他們更不可能有過任何的夫妻之實。 當年她在地牢裏生下的永安永樂,那兩個一次次被他罵作「野種」的孩子,是他凌斯晏的親生孩子。 可如果司馬言一直在邊關養兵,那跟司馬言長得那麼相似的燕太子,難道就真的只是燕太子嗎? 如果當年蘇錦跟司馬言真的沒有發生過什麼,那為什麼他從敵國回京后,和她第一次發生關係時,她卻不是處子之身了? 凌斯晏越想越亂,腦子裏一下一下刺痛,但他清楚得很,事到如今,太上皇不可能騙他這種事情。 之後的話他都沒怎麼聽進去,太上皇再交代的,也就是要他好好打理朝政、節哀順變,再是對後宮妃嬪雨露均沾之類的話。…

「我雖然喜歡這裡,但是我卻不想在這裡住下去了。」他的聲音有幾分滄桑,「這裡有我跟她的回憶,但是這份回憶太沉重了。我每年都會來這裡居住一個月,這一個月,我極其的難受,那些美麗的畫面在我腦海,我喜歡的同時卻也疼痛極了。因為那些回憶雖然美好,但是結局是殘忍的。我無法一次次的面對這樣殘忍的結局,前幾年我查出來心臟方面的毛病,我的妻子一直精心照顧我,我雖然跟我的妻子是家族聯姻,最開始,我不喜歡她,甚至有些討厭。但是後來慢慢的,她的溫柔感化了我,我越發覺得自己對不起她,既然娶了她,那就是一份責任,而且現在我有了一個美好的家庭,是時候將這些回憶忘記了。」

溫惜明白勞切爾的心情。 她很理解。 回憶雖美,但是結局殘忍。 一遍遍的回憶殘忍的事情,是一件更殘忍的事情。沒有人願意一直在殘忍中度過的。 勞切爾看著溫惜,「你男朋友很愛你,他比你想象中的要愛你,你也是一個值得被愛的女孩,祝福你們,希望你們有一個好的結果。」 溫惜沒有想到勞切爾會對自己這麼說。 他會比她想象中的要愛她嗎? 溫惜抿著唇。 她的目光中有幾分不敢置信。 勞切爾笑了,「或許陸先生是一個喜怒不行於色的男人,所以他很多愛沒有表現的這麼深,但是他的血液流淌中,一定都是你的名字。」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最新章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全文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txt下載、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免費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 藺暖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重生九零:麻辣嬌妻惹不起、金牌經紀:大佬都是我的崽、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 。 夜晚李安安去孩子們房間,看到三個小傢伙只是累了,睡得很香甜,轉身離開。…

玄老黑帝正準備召集眾人離開,忽然眉頭一皺。

「嗯?不關閉了?」 以往這個時候,大冥鄉都會隱隱排斥外界事物。 如果來不及離開,通道徹底關閉,百年後將會變成一具屍骨,或是六親不認的怪物。 現在沒有這種情況,難道是此界徹底開放了? 玄老黑帝閉目感應一番。 「咦,還真是。哈哈,天助我也。我陰景天宮又得一寶地。」 他猜測應該拿走了大慈尊的傳承,才導致此界徹底開放,不得不說,確實是個好消息。 他決定多等一段時間。 另一邊,陸謙早已帶着邀月莫愁眾人遠遠離開。 之後玄老黑帝傳來消息,說清事情緣由,眾人可以多待一個月。 陸謙看向瑕和邀月等人,說:「你們一會把能搬的東西全搬走,瑕以後繼續當城主,替我種植一些作物。」 有些東西中央大地沒有條件生長。 同時也要一些人幫忙在此地佔領地盤。 免得日後瓜分利益自己不在場。 想到這裏,陸謙問道:「附近有何值得探索之處?」 「西南千里有個火山,盛產火石和朱果,附近還有冷泉,內有冰魚。」瑕皺着秀眉想了一會。 「好,你們安排人佔下來。如果外面有人來就報我們的名字。」 每一個新大陸的開發,其實就是內部派系的交鋒。 宮主佔多一點,剩下才是其他人分。 不管怎樣,還是靠拳頭說話。…

小黑像是受到了驚嚇,對蘇輕表現出了輕微的害怕,看都不敢看他,直接夾着尾巴跑到別墅外面去了。

小灰倒是完全相反,直接竄到蘇輕腳邊,像只小狗一樣低聲嗚咽著,居然還搖著尾巴。 對小黑和小灰罰站后表現的差異,他倒也不是特別意外。 小黑的反應的是正常的,被水網束縛罰站半個小時,不能動,又叫喊不出聲來,就算是動物,也會恐懼害怕。 相反,小灰立馬對自己表現的親昵才是異常的。 是那個實驗帶來的「副作用」。 上午受到懲罰,中午,蘇輕卻給兩傻寵做了頓好吃的,煮牛肉加上早上剩的蔬菜粥,小灰對蘇輕很黏,給什麼吃什麼,小黑先試探著吃了幾口,蘇輕靠近的時候,又立馬跑開,過了好一會,才重新溜過來吃,顯然之前的罰站讓它對蘇輕產生了恐懼。 蘇輕也不管它,投食之後,就去了修路的施工現場,和所有工人一起吃了頓郭達樹準備的午餐。 吃完飯,他去了一趟小青山,在山頂觀察了一下北面荒原附近有沒有狼群——既然答應過趙非每天會有人巡查,自然要說到做到,所以這兩天他每天都會上小青山查看兩到三次。 一直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而且現在荒原的乾旱已經解決,狼群跑來的概率更小了,只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在柵欄全面圍好之前,隔着時間來看看也好,這樣更放心。 下午的時候,蘇輕收到了網上買的六百斤草種,然後和孔馬駕駛着皮卡車滿農場撒草種。 牧場現在只有一套洒水無人機,那玩意功能單一,除了洒水,還能用來灑液體農藥,但無法用來撒種子。 農場實在太大了,蘇輕想起當初買洒水無人機的時候,看過一種專門播撒固體物料的無人機,可以用來噴灑種子和固體農藥、肥料等等,他覺得自己可以買一台。 笑晴 孔馬聽了他的想法后,給出了另外的建議:「老闆,你的農場這麼大,不如直接買架大型農業直升機,到時候任何空中農用作業都可以,還能用來運輸物質和充當交通工具。」 直升機? 蘇輕有點心動,他自己一個人,隨便飛就可以了,不過如果要掩人耳目,或者和其他人一起出行,有架直升機倒也不錯。 以後他肯定還要買艘私人飛船,不過短距離的話,直升機更方便。 他腦海中浮現出很多影視作品中直升機炫酷的樣子,道:「買架直升機倒也可以,除了幹活,還能開到荒原去打獵。」 孔馬不由愣住了,開直升機去荒原打獵,老闆這是想要深入荒原嗎?…

「沒事……我們現在跑的肯定比他們快,而且後面的野獸可不認人說不得他們還要互相拖延呢。」丹純覺得局勢大好。

劉園漠然不語好像在思考什麼。 「不能掉以輕心,說不定還有其它伏兵。」單武老人提醒。 「沒事,之前在山脊上的時候劉司馬就放了信號彈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接應我們。」丹純說。 「不會有人來了。」劉園悠然開口。 「為什麼?」丹純一愣。 「我說過了,這是總攻。」劉園語氣沉重,「總攻就是雙方壓上一切力量進行的決戰,鮮卑人贏了北軍大營一破整個北境長城都會動搖。如果北軍贏了,他們還能堅持下去,只要再堅持下去北地郡其它軍隊來援,就能把鮮卑人趕回漠南。」 劉園這個時候終於意識到自己之前那種怪異的感覺來自何處,那十幾個伏兵雖然身體健碩披堅執銳但是卻偏偏沒有配備伏擊時最好用的弓箭,這可能是因為為了總攻北軍大營鮮卑人已經把可以調配的精良武器都送到了正面戰場上。這就是一場總攻,這件事再次堅定了他的判斷。 「那我們怎麼辦?總不可能我們孤身穿過敵鮮卑人的包圍圈吧?」丹純驚訝開口。 劉園默不作聲,他其實也沒想出該怎麼辦,現在似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先離開鮮卑鬼巫布下儀式的範圍,然後找個安全的地方施展儀式我們還有機會。」單武老人說,「北軍大營里應該有能夠聯繫上的練氣士。」 丹純點點頭,他覺得這倒是個辦法。 …… 「你可以下來了嗎?」霍衛背着山山姑娘走在空曠的山洞中,腰部傳來的痛覺讓他只能苦笑。 「待會兒找個安靜的地方。我要用儀式確認一下方向,到時候再下來。」 「好……好。」霍衛知道這是山山姑娘對於自己之前嘲笑她的懲罰。 前行數步霍衛忽然又問: 「對了,師……師父,你之前給我講盤古開天地的傳說的時候說是一本古書叫……叫什麼《左伯傳》記載的對吧?那本書是誰寫的啊?他怎麼知道這些故事?他是什麼時候寫的這本書啊?」 霍衛決定旁敲側擊一些和《春秋》有關的消息,正好自己一路上問的奇奇怪怪的問題也不少,現在問這個山山姑娘也不會覺得奇怪。 「《左伯傳》的作者是一個叫異源的人,據後來人的推測這個異源應該是一個先秦時期練氣士的化名,至於他為什麼知道這些傳說以及已經成書的時間就不得而知了。」山山姑娘解釋道,其實山山姑娘確實是個好老師,因為每次回答問題的時候她都非常認真。 「就像先秦的歷史一樣?」霍衛問。…

那不是光印刷2.5億本書就可以解決的。

要把書送到讀者手上,要讓讀者看到、看完,他們所需要面對的不僅僅是404機關的鎮壓,更要面臨官方力量的瘋狂打擊。 連載,是違法的。 周瑞和革命軍想幫忙也不能在明面上,而那些由奧林匹斯、世家影響的官方勢力,卻可以全力以赴的阻攔他們。 要到哪裡去找能夠頂著這種壓力的宣發渠道? 至尊會? 霍連山那次是借著對付李和的名義才順利進行的,敖東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不會得罪誰,如今甚至要得罪執劍者,他們明面上大概是不會支持了。 「葉朴年。」 在眾人苦苦思索的時候,藺文萱說出了這三個字,李和眼睛頓時一亮。 葉朴年,在過往跟葉朴年的談話中,李和了解到自南宋滅亡后,資本視角下的那部分歷史后,明白葉朴年的身後有一個隱性的組織。 那個組織,才是資本世界的掌控者。 奧林匹斯不僅僅是資本的力量,它更大的成分是權貴,是它對於帝國政府的影響力,是源於那位神王閣下的影響所聚集的勢力。 而那個古老的組織,才是深耕於資本世界的龐大陰影。 共濟會,簡稱FAM。 雖然在滿清那兩百餘年間這個組織受到了東西兩方力量的絞殺,從而沉寂了到陰影深處,可這種曾經一度控制世界的勢力,李和不認為葉朴年都走到了今天這個位置,FAM會沒有復甦。 只是…… 「用此事來換葉朴年的命,值得嗎?」 李和想明白后卻有點捨不得,他想殺葉朴年,非常想,恨不得現在就動手,只是周瑞那邊的攻勢還沒有結束,葉朴年暫時不能死。 還是說,要出爾反爾? 答應饒葉朴年一命,到時候該放人的時候,卻把他殺了? 李和有些猶豫。…

「問你個問題。」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語氣刻薄而嘲諷,「蚍蜉撼樹當何解?」

聽到這句話,我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自然是想到了剛才佟老爹說這四個字時那一臉的不屑。 足足半晌,才算過了這股勁。 看着花園裏流淌著的迷霧般的夜色,我背過手,不咸不淡地說:「都說四大家之一的凌家是嶺南首屈一指的書香門第,今日一聞,閣下果然通透。」 讀書讀多了,可不就活明白了? 不過,夜色中的蒼老身影卻沒明白。 但我並不打算解釋,而是道破他的行藏:「凌文海,凌家的老祖吧,憋了半個甲子,可是踏入化境了?」 夜色化開,就像滴入大海的墨汁,頃刻就失了痕迹。 一身布衣的凌文海個子高瘦,鶴髮童顏,眉須皆白,只是顴骨太高,兩頰失陷,顯得本應仙風道骨的風姿變得跟他的出場方式一樣,尖酸刻薄。 桀骜娇纵 他的眼窩極深,讓我莫名想起了金不換那一雙蠱盅般的眸子。 然則,他們的實力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距離半個前院,我依舊能夠清晰感受到來自凌文海身上的壓迫感。 此人,確實已臻化境。 小說里的升級打怪果然都是騙人的,一動就是獅子搏兔,才是現實。 所以,我雖然不爽,但是並不意外。 「你的早夭應怪責於太自以為是。」化境高手凌文海往前塌了一步,當起了驚門神棍,竟然敢斷我的命格,「如果你老實呆在鬼市,憑着身上的都城隍廟法器,無人能傷你。」 除了身邊寥寥幾人,無人知我身上有這麼一塊能守護玉佩。 只有曾對我出過手的鬼城鎮守,那個號稱武力第一的閻王武侯,或許能夠猜到。 我身上一沉,背後的雙手因此用力攥緊了一分。…

姜柔覺得奇怪,怎麼這裏會出現在這樣的人。

不過姜柔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盯着他們多看了幾眼。 可是有個很尷尬的事情,就是他們這裏的人竟然沒有能夠聽懂他們的話。 姜柔有些猶豫,她到底要不要站出來,她剛好就能聽得懂。 慕言感覺到姜柔有些猶豫,「怎麼了?」 姜柔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慕言讓她等會,先看看情況在說。 等了一會,發現跟本就沒有人,沒有辦法,既然沒有人出來,慕言就站了起來。 「你別去。」 慕言不想把姜柔暴露在人前,萬一到時候那些人問姜柔是怎麼會說這些話的,她要怎麼回答。 他就不一樣了,他是王爺,會說這些也沒有什麼。 慕言站出來,很流暢的說了一段那邊的語言,那使臣就愣住了,顯然是沒有想到大離竟然真的有能聽懂。 慕言把剛才使臣說的話跟皇帝說了。 原來他們來這裏,是想要跟大離合作。 他們手裏有好的東西,想要賣給大離的人,然後在去買他們需要的糧食。 皇帝就問慕言,他們的東西都是些什麼。 慕言把皇帝的話轉述給使臣。 使臣先是跟慕言介紹了一下自己。「你好,我是阿馬爾,我們帶來的東西是這些,你看。」 慕言就走過去拿了一個過來,發現竟然是玻璃那些東西。 而且還有一面鏡子,想到姜柔一直都很嫌棄這裏的銅鏡,慕言果斷的就拿起來那面鏡子。 看的慕言一下就拿起一面鏡子,阿馬爾有些奇怪,沒有想到慕言竟然喜歡這樣的東西。 那鏡子不過是他隨意放進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