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回來,明知自己是武將,最是嘴笨,還去招惹那個工於心計的女人作甚。」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可是……爹」容錚氣哄哄的還要開口辯駁,忽聽樓下喊道。 「十六號。」 容家父子二人同時神情緊張的把頭扭向門口。 後院,雲歸和南離親自攙扶著一老者進了診室。 「這位是鎮國大將軍府容老將軍,戎馬半生,中皇朝的國土他護衛了一輩子,臨了要頤養天年含飴弄孫的時候,突然就聽不到任何聲音了,聽說這幾年也沒少請太醫,但全都無用。」 「嗯,知道了,你們先出去,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好,我們親自守着。」 雲歸和南離轉身走了出去,守在門外,警惕四周。 顏幽幽把容老將軍帶進了葯神1號的空間里,對於這種保家衛國的軍人,顏幽幽有着天生的敬畏和崇拜。 她仔細的給容老將軍做了檢查,發現他是雙側感音神經性耳聾,也就是常說的老年性耳聾。 導致老年性耳聾的因素有很多,顏幽幽又給容老將軍高血壓、高血脂、冠心病等等各項檢查。 發現容老將軍有些輕微的高血壓,但大部分原因還是酗酒、高脂肪飲食引起的,再加上是個常年在外征戰沙場的將軍,練兵的環境又比較嘈雜,多種因素引發了老年性耳聾的發生。 這種雙側感音神經性耳聾,醫學上還沒有辦法根治,在排除了佔位性病變后,顏幽幽決定給容老將軍佩戴助聽器。 通過一套完善的聽力檢測之後,顏幽幽給容老將軍選了一個超小型的助聽器,一系列調試后,容老將軍在黑暗的面罩下歷經多年寂靜無聲的耳朵終於聽到了一個聲音。 「容老將軍,能聽到我說話嗎?」顏幽幽問。 面罩下,容老將軍動了動,從家來之前,他是不抱有希望的,可是現在,他真的再一次聽到了聲音,他再也不用在紙上寫字與孫子說話了。 「聲音大嗎?」顏幽幽又問。 「還一好」面罩下的聲音哽咽。 顏幽幽心裏也不是滋味,兩人從空間內返回屋裏。 「我在你耳道里裝了一個比較小巧的助聽器,那能夠讓你聽到聲音,但它很嬌氣,最怕摔,怕震,怕潮濕,怕明火,所以,容老將軍一定要小心再小心。」顏幽幽把注意事項詳細告訴他。 […]

read more
News

特別是你看他這體形,哎!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凡楊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真的有這樣差嗎?我也不是班上最後一名。 恩,不是全班最後一名,但是年紀倒數第一名,而班級倒數第一名是因為別人沒有考試,所以作為零分處理的,但全年紀的別人不是。 那也不是最後一名。 「算了、算了、惹不起,我還是不說話了,總感覺只要我一說話,你們都來懟我,寶寶心裏苦啊!你們這樣太不人道了。」 我們這也是為你好,我們打擊你,總比外人打擊你強吧!如果我們的打擊你都受不了,外人的打擊就更受不了了。 「別人能打擊到我嗎?我也不在意他們如何說。」 好吧!我們錯了,不該打擊你,可是這不完全是我們的錯吧!不打擊你,那你也得弄個不讓我們打擊的機會啊! 你說要是你理解能力強一些,我們會在這點上打擊你嗎?不會的。 「比如說你能吃,這點上我們打擊你,你會在意嗎?或者說我們說你比豬還吃得,你會在意我們說的話嗎?」 當然不在意,你本來就是說的事實,能吃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就算說得像在罵人,但是這又如何,這就是明顯的妒嫉。 那為什麼同為打擊,你一個不在意,一個很在意呢!你想過是為什麼沒有。 這個能有什麼為什麼,不是一樣的嗎? 「不是一樣的,我們在吃的方面打擊你,你一點也不在意是有原因的,打擊別的方面你會很在意,也是有原因的。」 能直接說明嗎?我有些懵了,總感覺聽得腦袋嗡嗡的。 「好吧!我們打擊不到你,是因為你在這方面比很多人都強,所以你不以為恥,反到以此為榮,那樣別人越打擊你,你反到越開心,因為就像你說的,這是一種妒嫉的表現,你在這方面很自信。」 可是在別的方面呢!就是因為你在別的方面不自信,所以別人在同樣打擊時,你會生氣,你會惱火,也會不開心。 如果你將別人的打擊點提升到你吃的方面一樣,那你將是無敵的,也沒有人能夠打擊到你,你也將會發生脫變。 發生脫變,這時大家都感起興趣來了,對修行者來說,修行就是不停的脫變,不停的變強,而凡楊居然說這樣會變強,他們如何不感興趣。 「果不然王波聽到這個詞后,兩眼一亮說道:可以可以發生脫變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的值得一試。」 還沒有等凡楊回答,王波就立即說道:那個我先去一邊想想你說的事情,總感覺有些多,一時半會消化不了,你們慢慢看,我去那邊閉關了,記得考核時叫上我,別忘記了。 […]

read more
News

「姚佳彤女士出價五十萬,還有沒有更高的?」老者淡淡的說道,即使出現這樣的價格,他也依然平靜如初。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錢少華冷笑道,「這把刀本少看上了,一百萬!」 一把刀一百萬! 而且還是一個贗品! 雖然出自鑄刀大師佐佐木盛田之手,但也不至於花這麼大的價錢買回去吧?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姚佳彤的身上。 姚佳彤面無表情的舉起競價牌,「一百五十萬。」 「兩百萬!」 錢少華冷笑道,「姚小姐,你還是別和我競拍了,你競爭不過我的。」 姚佳彤剛想舉牌,卻被燕北按下了手,「放棄競價。」 她扭過頭,看到燕北微微眨眼,瞬間就明白了燕北的意思,立刻停止了競拍。 見姚佳彤竟然真的不拍了,錢少華頓時笑了起來,「這就是燕家和姚家聯手后的財力嗎?太讓我失望了吧!」 眾人也都很是不解,俗話說得好,不爭饅頭爭口氣,姚佳彤和燕北卻主動放棄競拍,從氣勢上就直接落敗了啊。 接下來的物品,如果錢少華競價了,姚佳彤都會橫插一手,把價格抬的很高,然後放棄競價。 而當姚佳彤主動競價的時候,錢少華也都會橫插一手,和姚佳彤競價,但最後的結果,全都是錢少華拍走了。 拍賣會接近尾聲的時候,錢少華終於忍不住了,「姚佳彤,你故意和我作對的是吧?」 姚佳彤冷哼一聲,淡淡道,「錢少真不愧是姓錢,果然財力雄厚,我們認輸。」 錢少華被氣得渾身顫抖,剛才他確實是上頭了,但現在他醒悟過來了,剛才姚佳彤絕對是在坑他。 現在他已經買了足足兩億多完全無用的東西了! 「哼,區區兩億而已,我錢家不在乎!古墓地皮,我勢在必得!」錢少華冷哼一聲,雙目死死地盯着拍賣的老者。 老者感受到了眾人目光的壓力,但他依然平靜如水,古井無波的說道,「下面拍賣最後一件拍賣品,是上京北郊的一塊地皮,起拍價二十億,每次加價不少於一千萬,請競價……」 […]

read more
News

要知道,當時他可是帶著我和余菲菲兩個人,還拖著大師伯的屍體,從兇險重重,九死一生的仙人洞里出來。可以說為了我倆,他差點搭上自己的性命。然後又養育了我十八年,我沒有任何理由怪他。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我和三戒從葉知秋店裡出來,天已經黑了,我沒叫陸飛開車來接我,原本是打算自個兒叫的士回去,現在既然三戒也來了,自然是他開車送我回去。實際上,我正好也兩件事想向他確認,一是關於他的身世,二便是關於那件墨氏祖傳之寶——玄冥印的歸宿。 師父曾經交給我半塊玉佩,是大師伯臨終前給他的,據說大師伯的兒子身世,有另外一半。我一直懷疑,三戒是我大師伯的親孫子,所以另外半塊很可能就在他的身上。 至於玄冥印,我曾經答應過那位鎮魂,會幫他找到墨氏後裔,然後將玄冥印以及他的陰魂,一同交到墨氏後裔的手裡,而三戒就姓墨,所以他極有可能就是我要找的墨氏後裔。 在回我家的路上,我對三戒說道:「戒哥,有件事其實我一直想問你,只不過以前你記不得以前的事,我覺得問了可能也是白問,現在既然你已經大部分恢復記憶,我覺得該問問你了。」 「什麼事?」 「我記得你本名是姓墨吧?」 「是!」 「那你父親也是姓墨?」 「自然。」 「所以,我說你是真正的墨氏後裔,沒問題吧。」 「沒問題。」 「那麼,你見過你爺爺嗎?」 「沒有。父親活著的時候曾經說過,他很小的時候就跟我爺爺失散了。不過據他說,我爺爺是玄門中人。而他之所以會和我爺爺失散,是因為仇人的追殺。」 聽三戒說到這,我幾乎已經可以肯定,三戒就是我大師伯的孫子,因為無論他的年齡,還是他父親的經歷,以及他爺爺是玄門中人這一點,都跟大師伯十分吻合。更何況他也姓墨,如果他不是大師伯的孫子,那就真的是太多巧合了,我可從來不相信巧合。 我定了定神,說道:「我想我知道你爺爺是誰了。」 我話音剛落,三戒一個急剎,將車停了下來,我身體往前一傾,腦袋差點撞到前面的副駕台,好在我系著安全帶。 三戒猛地轉頭看向我,雖然他戴著墨鏡,但我知道,他就是在看著我。 「我爺爺是誰?」三戒直截了當問道。 我也沒打算跟他拐彎抹角,回答道:「我的大師伯。」 「你大師伯?」 […]

read more
News

兩人連忙跑出去,只見走廊左邊,躺了一地的人。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己方有七八個在地上直哼哼,對方躺了十多人,統一穿着黑色的制服,似乎是保鏢,個個都很魁梧。 黑子驚訝的掃了一眼地上,沒發現楊哥,懸著的心剛放下,就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一百八十九章KTV衝突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夢神機何許人也。 身為太上道道主,一生縱橫睥睨,未逢敵手。 試問天下,哪個不敢對他忌憚三分。 可王語嫣卻視他如無物。 這般輕視的姿態,令他眼中的冷漠更甚。 「便是渡過八次雷劫,又如何。」 夢神機眸光之中,充滿了一種太上忘情的漠然味道。 他。 […]

read more
News

只是,他們進來的時候,情況已經基本上得到了控制。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余卿卿不肯坐在那張令人噁心的床上,裹著一件外套站在地上,李媽在旁邊安慰她。 溫華斯則有些懊惱的坐在沙發上,正在罵拉開他的兩名保安:「……再敢壞我的好事兒,你就給我滾出莊園,滾出波士頓……」 一副目中無人,豪橫無比的樣子! 「卿卿……」 傅君年沒有理會他,而是快步朝著余卿卿走過去。 屋子裡的場景,看一眼就明白了,自然無需多問。 他有些嫌惡的將余卿卿身上的外套扯掉了,另外用自己的西裝包裹住了她,抱著她,安慰道:「沒事兒了,卿卿……」 說著,陰森森的目光,朝著溫華斯臉上看去:「你對她做什麼了?」 這麼一說,眾人的目光,都朝著溫華斯匯聚過來。 溫華斯梗著脖子:「沒做什麼啊……」 搞笑,這裡可是波士頓,不是桐城。 就算是他今天真的把余卿卿給辦了,那也輪不到傅君年在這裡吹鬍子瞪眼! 這裡是拉斐莊園,他腳下的這塊地盤,姓溫! 在這裡,在溫景鴻的勢力範圍內,溫華斯無所畏懼! 這時候,溫姮開口了,一副驚訝無比的樣子:「余小姐,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余卿卿看著她,氣得渾身發抖:「是你,假裝帶我來換衣服,把我帶到溫華斯的房間里,還試圖讓我喝下了葯的果汁……」 「我沒有啊,余小姐,你到底在說什麼?」 溫姮立即開始否認了:「我承認,今天是我不小心弄髒了你的衣服,我也的確很內疚,所以把你帶到了我的房間。可是問突然想起來,我的那條裙子還在洗衣房,所以就去給你拿,結果我回來的時候,你就不見了。我以為你出去了,可是你竟然出現在我哥哥的房間里……」 她說著,忽然指向身旁的一個傭人:「張嫂,你是不是也看見了,我明明是把余小姐帶到我自己的房間里的?」 張嫂是溫夫人的心腹,自然也就跟二小姐長了一張嘴,附和道:「是啊,我是親眼看到二小姐將余小姐帶到她的房間里的……」 […]

read more
News

「大嬸,需要我幫忙嗎?」她好好休息了一下,感到身體好多了。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那婦人笑了笑,「不用,你陪小妮玩兒吧。」 恩秀又多住了幾天,身體已經完全恢復,她想留下點什麼給她們作為報答,可是發現自己什麼都沒帶,只有一支木釵,就是蓋天雲送她的那件生辰禮物。 她自嘲的笑了笑,不知道自己為何留着這支木釵,是愧疚嗎?不是。或許是因為這是蓋天雲愛過她的證明,是她征服過那個義蓋雲天的男人的自信。 她把它放到了桌上,算是給小妮的禮物,隨即跟她們道別。可是剛走出兩步,就聽到熟悉的腳步聲,像是蓋天雲。 她趕緊跑了回來,情急之下,躲到了院子的水缸里。 「有人嗎?討杯水喝。」說話的是吳映瑤,此時她的雙手被絲帶綁着,絲帶的一頭攥在白衣女子的手裏。 白衣女子突然一拽絲帶,吳映瑤差點摔倒,被身旁的蓋天雲扶住。 「無淚,別這樣。」蓋天雲輕呼一口氣。 水缸里,恩秀聽的真切,她暗道,「她果然是金無淚。」 金無淚哼了一聲,「怎麼,少盟主又喜歡上這個官家小姐了?」 蓋天雲臉色微沉,沒有說話。 吳映瑤撇嘴笑道,「你兇巴巴的,是男人都不會喜歡你,怪不得蓋大哥不要你,寧肯喜歡妖婦也不喜歡你。」 這些話徹底激怒金無淚,她突然一掌向吳映瑤劈去,幸虧蓋天雲眼疾手快,將吳映瑤拉開。 金無淚怒道,「蓋天雲,別以為我還想着你,我是為了玉紅姨母。」 蓋天雲神色一斂,「留着她,就是為了救義母。」 「你們不要打架。」小妮跑了出來,愣愣的看着她們。 吳映瑤俯下身,「小妹妹,有吃的嗎?姐姐餓了。」 小妮點點頭,「有的,在屋裏。」 恩秀突然想到那支木釵還在桌上,她緊張不已。 金無淚沒有進去,由於吳映瑤的膝蓋還沒完全好,蓋天雲扶着她緩步走進屋裏。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