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聽到柳青的話,許林臉上的表情頓時一僵,老實說,他還真的是忘記了!

Posted By mitzibruxner

見電話那一頭並沒有響起許林的聲音,柳青就知道他是真的忘記了,當下就急忙說道:「從早上到下午,汪總就已經前後打了不下五次電話給我了,我都已經快要被催得要去閻羅王報道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許林開口說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一些事情,我現在在醫院裏,我現在趕過去吧,你打電話跟她說一下。」 「發生了一些事情?」柳青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問道。「出了什麼事情?」 「車禍。」許林簡單地說了一下。 「車禍?什麼?林哥,那你沒事吧?」柳青臉色一變,急忙出聲問道。 「我要是有事情的話,我哪裏還會在這裏跟你廢話?」許林沒好氣地說了一聲,旋即就繼續說道,「行了,就先這樣吧,我現在趕過去。」 「喔喔,好。我現在就通知汪總。」柳青點了點頭,出聲說道。 昨天晚上接二連三的刺殺,也的確是讓許林忘了這件事情,好在柳青鍥而不捨的打電話過來,不然的話,他還真的想不起來這個事情。 穿好衣服后,許林辦了出院手續,就打的離開了醫院。 許林並沒有通知白冰菲,畢竟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告訴前者比較好,不然的話,肯定會說服自己不要出院的。 汪蠻蠻在台都居住的地方是悅府世家,在南區乃至整個台都里都算是數一數二較為不錯的高檔級別的別墅花園式小區了。 來到這個小區之後,許林付了錢,就朝着悅府世家大門旁邊的側門走了過去。 「誒誒誒。你幹什麼的?」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頗為年輕的保安看到許林朝着這邊走來,立刻揮起手中的短棍,指了指前者,一副非常高傲地叫喝道。 許林停下腳步來,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輕聲說道:「我是汪蠻蠻的新招聘過來的貼身保鏢,今天過來報道,還請你開一下門。」 聽到許林居然是來找汪蠻蠻的。這名年輕保安的眼中頓時露出了狐疑之色,上下打量著許林,發現許林身上的衣衫都是那些地攤貨。全身加起來都不知道有沒有超過兩百塊,更重要的是,這個傢伙說什麼?居然說自己是汪蠻蠻新照片過來的貼身保鏢? 這傢伙倒也是挺高的。只不過瘦得跟竹竿似的,怎麼可能是當保鏢的料? 當下年輕保安就滿臉嘲諷之色,不屑地笑道:「我說你就算是撒謊也要扯個正經一點的理由吧?就你這瘦不拉幾的鳥樣也還是汪總請來的保鏢?吹水吧你!這裏可不是你這種窮?潘磕芄煥吹牡胤劍?趕緊給老子滾蛋!」 在悅府世家裏居住的人非富即貴,這群保安本就是小層次的人物,每天看着這些大人物進進出出的,信心自然是被打擊得不輕,因此也變得越來越自卑,現在終於見到一個比他們還更加?潘康募一錚?他們自然是膨脹了起來,畢竟好歹他們也是悅府世家的保安是不?至少比他這樣的窮?潘懇?好多了。 聽到年輕保安的話,原本滿是笑容的許林在這個時候就瞬間沉下臉來。 他一開始非常謙謙有禮,是因為考慮到保安的本職工作,畢竟工作無大小。沒有高低之分,人人平等,所以許林才會這麼和氣。 […]

read more
News

接下來,梁偉把流程告訴給了唐悅,由唐悅親口告知石富貴,這樣的話,在石富貴看來,還是唐悅解決的問題,皆大歡喜。

Posted By mitzibruxner

雪中悍刀行 石富貴再次走了進來,唐悅按照梁偉所說的,告知石富貴:「石老闆,人柱之前就是鎮壓邪祟煞氣的,如今人柱沒了,邪祟煞氣就跑了出來,當然會對工程有所影響,問題不大,你弄兩個石獅子放在橋頭,我來進行作法,問題就解決了。」 「成,只要問題解決就沒事,我這就叫人去預訂,不過今天肯定是過不來的。」 「那什麼時候過來了,你什麼時候給我打電話,我們再來。」 就這樣,一行人起身離開,畢竟這工棚環境不好,大家也都不想待太久。 上車之前,梁偉叫住了眾人,又說出了要和仙家簽訂契約的事情。 「你是出馬仙?」唐悅更加吃驚了,回過頭來帶着質疑的神色,梁偉點頭笑道:「是啊。」 「狐妖街不行。」沉默的勝村突然說道:「我之前去了狐妖街,差點回不來了,多虧了道宗的人幫忙。」 說着,勝村還給梁偉看傷勢,渾身上下都是繃帶。 梁偉也不是蠢貨,很清楚這個陰陽師的實力情況,他都這樣了,自己去還能有好? 可是他不甘心,此行要是無法與仙家簽訂契約,他也算是白來了一趟,旋即撓頭問道:「我不是去找麻煩啊,跟你不一樣。」 「結果是一樣的!」唐悅插嘴道:「狐妖街里是一個大家族狐妖,這個家族雖然不會害人,但是對人類的態度不溫不熱,不可能允許族人和人類簽訂契約,成為人類的附屬品,你就別想了。」 「得,我這家族考核甭想過了。」梁偉無奈的感慨了一聲,搖頭嘆息道:「都跑了那麼多地方了,哎。」 「非得是狐大仙么?」朱邪問。 「依我看,狐黃白柳灰五大仙家都是可以的吧?」 「當然,當然可以了,但寧海不就只有一條狐妖街嘛。」 唐悅帶着一副得意之色說:「那你可太小看寧海市了,這裏除了狐妖街之外,還有黃仙街和靈蛇街,其中靈蛇街和道宗的關係不錯。」 「柳大仙也行,就靈蛇街了,你們快帶我去。」梁偉興奮道。 此時此刻,唐悅露出了黑商的本性,哼哼笑道:「梁偉,你來寧海找我們幫忙,這不管成不成,我們是出力了,你打算怎麼表示?」 自離開延坤島之後,葉朝歸帶着衛易,先乘普通載客大船,后又被葉朝歸相攜而行。 […]

read more
News

「這樣就好。」

Posted By mitzibruxner

她心裡有一種所有的一切都被安排好的感覺,內心自然也沒有了之前的浮躁,坐在那裡安安靜靜的享用著自己的早膳。 為了防止他們腳程過快跟上雲起山引發疑惑,他們特意吃罷早膳,休息了一陣,等到日頭升高才架著馬車離開。 由於暗衛內部有著自己的一套標記,所以喬青峰很是順利的跟著留下的標記一路前行,只是路是越來越難走。 等到傍晚時分,基本上前方已經沒有路了。 「大小姐,王爺,馬車不能用了。」 。 穿越過那扇金屬的大門,時間的鐘擺在耳畔嘀嗒嘀嗒地轉動着。 驟然間,蘇沐恍若置身於喧鬧的市場,炙熱的陽光燙得肌膚多了一絲痛意。 人流穿行的大街小巷裏,有那麼一瞬間的茫然,刺耳的車鳴在喋喋不休地發出怒吼,視線從模糊被拉回了清晰。 蘇沐走在斑馬線上,行人路的已經變為了紅燈,她正站在馬路的中央。 「找死嗎?紅燈也趕在馬路上跑,趕快讓開,再不走我就報警了。」 刺耳的中年大叔吼叫,似乎生怕自己被人碰瓷,不斷地驅趕着蘇沐。 她沉默未語,小心翼翼地退回了馬路邊。 四周熟悉而陌生的景象,讓人不自覺鬆了一口氣。 蘇沐不記得自己為什麼在馬路上了,她站在原地回想了一陣子,依舊沒有什麼回憶。 這裏自己最熟悉不過了,她家就在附近。 沿着磚紅色的石磚路一路前行。 沒幾分鐘就到了清岩小區。 她熟練地走過大門,乘搭電梯,最後到達了A棟606室。 蘇沐身上沒有鑰匙,老是喜歡丟三落四,不知道弄丟了多少把鑰匙。 […]

read more
News

「看到沒八爺手裡這是槍杆子,現代化武器!」

Posted By mitzibruxner

「我管你什麼妖魔鬼怪,一顆槍子下去,都叫你灰飛煙滅。」 陳八牛大喊了一聲,給我兩壯膽,突然那人影就朝我兩撲了過來。 陳八牛抬手就要開槍,我卻發現了不對勁,趕忙一把攔住了他。 「等等八爺,這……這好像是老奎班長!」 朦朧夜色下,那人影撲到了我兩跟前,仰面趴在了地上,空氣當中瀰漫著一股子濃郁的血腥味。 我定睛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那人影就是老奎班長,我沒看錯。 老奎班長渾身鮮血,身上全都是觸目驚心的血痕,肚子上還有一個血窟窿,正不斷往外冒著鮮血。 「老奎班長!」 我回過神來,慌忙跑過去把老奎班長從地上扶了起來,陳八牛則是提著步槍很警覺的盯著周圍的動靜。 看著懷裡奄奄一息的老奎班長,我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腦子裡更是亂糟糟的。 我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我睡一覺醒過來,就突然變成這樣了。 「快……快去救周教授,那……那伙盜墓賊也在這裡。」 老奎班長抓著我的衣領口,拚命的把我腦袋拽到了他的嘴邊,等到他斷斷續續的說完,他的雙眼就徹底空洞了下來。 直到死的那一刻,老奎班長依舊緊緊地抓著我的衣領口。 陳八牛也跑了過來,皺著眉頭滿臉悲痛的看著已經咽氣的老奎班長。 雖然我們和老奎班長認識的時間不長,可在戈壁灘里走了一遭,我們絕對算是有過命的交情了。 我伸手輕輕把老奎班長瞪大的雙眼撫平了下去,抬著頭看著天努力不想讓眼淚流下來,可眼淚珠子還是不爭氣的往下滾落著。 「八爺,咱走!」 我擦了擦眼淚提著工兵鏟站起身招呼陳八牛去援救周建軍他們,陳八牛卻是伸手一把攔住了我。 「九爺,老奎班長這種上過戰場的老兵都掛了,咱兩就算去了也是送死。」 […]

read more
News

軍令狀?

Posted By mitzibruxner

電話那頭的何衛軍直接一愣。 這小子口氣會不會太大了點? 何衛軍回過神,道:「你小子這麼有把握?」 陳凌咧嘴一笑道:「首長,我何時讓你失望過?」 聽到這話,何衛軍不由想到陳凌一年來的所作所為,別說讓自己失望,每次都是不斷創造奇迹,讓自己刮目相看。 原本自己只是代理旅長,就因為對方,轉正成功。 不僅如此,這小子還不斷給自己長臉,讓自己在各大軍區首長面前掙夠面子。 何衛軍閃過這些念頭,道:「那行,我也不多說,祝你旗開得勝,再創佳績。」 「謝謝首長。」 通話結束,陳凌將手機收起來。 而此刻的陳林心神卻還落在陳凌說的軍令狀裏面。 這傢伙是不是太自信過頭?高原作戰,還敢立下軍令狀,要是真出事,如何負擔得起? 陳林深呼吸,沉聲道:「陳凌同志,你確定嗎?要是你能做到,這是大功勞,但失敗了,會對你造成極大不利的影響,因為這次事件,不少衛星盯着,關係重大,上面的領導才讓你去。」 陳凌想都沒想道:「我明白。」 「好。」 陳林也不是婆媽的人,知道陳凌的本事。 現役五星,在戰鬥方面,實力要不要太強。 如果要非從所有飛行員挑選一人去執行任務,那麼這個人非陳凌莫屬,只有像對方這麼強大的飛行員,才能更好地完成任務,全身而退。 只是那裏是高原,對方能不能創造奇迹,自己也不好說,但以對方的實力,概率很大。 陳林想了想,還是繼續叮囑道:「要是不好打,你震懾對方也行,總之,安全第一。」 […]

read more
News

孟子堂神情恍惚,眼睛已經開始失焦,「阿……阿漠,我不行了,以後就由你、由你照顧姨夫姨娘了。」

Posted By mitzibruxner

「不,你會好起來的,你不會有事的,我給你找最好的大夫。」 葉湛也走了過來,捏著孟子堂的脈息已經漸漸消失,他心涼了下去,孟子堂已經無藥可救了。 嘴裡卻還是說道:「孟子堂,你撐住,會沒事的。」 聽到葉湛的聲音,孟子堂猶如迴光返照,睜開了漸閉的眼睛,看清葉湛的模樣,他虛弱一笑,說道:「葉湛,你……你何時也學會騙人了。我的身體,我自個兒清楚。」 葉湛:「……」 孟子堂沖葉湛招了招手,「葉湛,我有一事要、要對你說,你湊過來一些。」因為這話,他才撐住了最後一口氣。 葉湛附下身,孟子堂吃力地在他耳畔低語,將那句話說完后,便閉上了眼睛,任由程漠如何嘶吼哭喊,那人再也沒有迴音。 孟子堂死後,整個桃花塢依然沉靜得可怕。 風聲簌簌,血色依舊,桃落依舊。 不久之前的凈土,此刻被血色覆蓋。 程漠獃獃地看著曾經他愧過也敬愛過的大哥,無聲無息地躺在他面前。 不知何時,他變了,從前囂張跋扈的小少爺,此刻連悲傷都是寂靜的——垂著頭,眼淚無聲地往下,砸在地上。 這時,一個身形壯碩的男人上前。身影擋住了最後這無盡黑夜裡最後的光。 程漠抬起頭,看著那人沉浸在黑夜裡顯得凶神惡煞的臉,視線緩緩下移,落在了男人執劍、青筋鼓起的手背上。 程漠意識到了什麼,抹了把眼睛,立刻站起身,將孟子堂的屍體護在身後,看著來人警惕道:「你想做什麼!」 離傾也盯著那人。 她對這人依稀有些印象,好像是即空島上的穹來山的,應該有些地位,她在幾次修真界的議會裡見過他。 盧風眉心糾結,冷冷地說:「勞煩程少爺讓讓。」 程漠不讓,「你到底想幹什麼!」 「哼,幹什麼!」 […]

read more
News

「我建議你拔出那把劍!」

Posted By mitzibruxner

陰魂不散的聲音響起,只是內容卻變了。 李肆隨手構築一道絕對虛妄,將渾身的粘液攝走,臉色陰沉,而不遠處,那個人族戰俘則站在石屋旁邊,一如既往的安靜。 傅言很快就拿著檢查結果回來了,結果不出所料,沈初腦部確實有淤血,壓迫了她部分神經,這才導致她失憶忘記了。 至於那淤血能不能手術清除,這還需要質詢相關的專家。 傅言並沒有把檢查結果瞞著,他直接把報告單遞給沈初:「腦部有淤血。」 沈初掃了一眼報告單,隨即抬頭看著他:「我會恢復記憶嗎?」 她看著他,儘管聲音平淡,可眼眸裡面卻是期盼和渴望。 傅言受不了她這樣的眼神,「我們還需要諮詢專家。」 「哦。」 沈初應了一聲,把報告單遞迴去給他:「你餓了嗎?」 她說著,笑了一下:「我餓了。」 傅言看了她一會兒,有些分辨不出來她是不是難受,半晌他才開口:「那我們去吃午飯?」 「恩恩。」 沈初點著頭,又問到:「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諮詢專家?」 「我已經拍照讓楊秘書去諮詢了。」 沈初抿了一下唇:「如果沒有辦法手術的話,暫時不要告訴我爸爸媽嗎。」 「好。」 傅言看著她,有種將人抱進懷裡面的衝動。 只是沈初比他先開了口:「需要我抱一下你嗎?」 她說著,張開手,看著他:「或者,可以抱我一下嗎?」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