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六頭青鱗蠻牛狂叫著同時發力,逼退了一波進攻,轉身就想逃走。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想走?沒那麼容易,哼!」 歐陽慧倫一直關注著戰場,看到它們想溜,眯了眯眼重重一哼;隨後掏出一個圓盤扔上半空,雙手快速掐訣打向圓盤。 說起來慢,其實不過也就一息而已;青鱗蠻牛剛剛轉身邁出兩步,被拋在半空的圓盤便頓時光芒大作,頃刻間灑落金色光芒,就像一個倒扣的金色大碗罩住所有的人和妖獸。 這個圓盤便是歐陽慧倫閉關時學習煉器與陣法後進行嘗試煉製出的陣盤,即可立即展開一個大陣也可以進行自毀爆炸,其爆炸威力相當於一位高階武王的自爆,屬於一次性消耗物品,只要激發便無法再回收。 閉關時,歐陽慧倫煉製了不少各種各樣的陣盤,有傳送逃命用的,有殺陣殺敵用的,有困陣困敵用的…….等等不下數十個,兵發千獸島前,拿出一半分給了兒子,自己還留有一二十個。 此刻,激發的正是困陣陣盤,可抵禦武王境9重巔峰者的全力攻擊半個時辰。 見此,青鱗蠻牛們徹底的絕望,緩緩停下轉身站立,牛眼猩紅透露出決絕的眼神。 刺啦! 六頭青鱗蠻牛龐大的身軀同時再次暴漲起來,牛皮開始龜裂,氣息不斷的急劇攀升。 不好!這些個蠻牛仔要自爆! 「快撤!」 歐陽慧倫心下大驚,沒想到這幾個蠻牛倒是如此決然果斷,連忙大喝下令,同時瘋狂的運轉起血神經。 六頭青鱗蠻牛的體型以肉眼可見的可怖速度瘋狂暴漲,渾身鮮血淋漓不斷飈出血柱。 「噬空!」 就在青鱗蠻牛即將自爆的最後一刻,歐陽慧倫終於成功發動血神經攻擊技法第一式。 六柄小刃瞬間沒入六個大牛腦袋內。 撲通聲接連響起,一共六下;六頭青鱗蠻牛最終在自爆前一刻被生生抹殺,軟軟的倒在地上。 「呼……真險。」 歐陽慧倫緩緩呼出一口氣,抬手摸了一把冷汗,再晚上一秒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還好趕上了。 […]

read more
News

楊晨曦看到哥哥,立刻欣喜的沖了上來,一把抱住哥哥:「哥,你終於捨得回來了。」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楊晨軒已經有些日子沒有回來了,就算周末,也在縣城待着。 張月華看到楊晨軒回來,也是欣喜:「兒子,吃飯沒?我去給你做飯。」 楊晨軒輕輕抱了一下妹妹,把她推開,畢竟女孩子年齡大了,雖然是親兄妹,還是有一點距離比較好:「媽,現在還早呢,我不餓,等會一起吃就好。」 楊修遠坐在八仙桌邊:「今天回來有事?」 楊晨軒點頭:「我工廠忙不過來,想讓大祥哥去幫我管點事,沙場的事情就讓軍叔一個人管,工資給他提一點,算二百三一個月。」 「工廠的生意很好嗎?」張月華最關心的還是這個,要是生意不好,那可就虧錢了。 「已經盈利了。」楊晨軒沒有細說。 工廠盈利是盈利了,但一天賺的也不多,去掉各種開銷,一天也就兩三百的賺頭,畢竟銷量渠道還沒有打開。 就這個利潤和五十萬的貸款比起來,那都是毛毛雨,楊晨軒根本就不在意。 在楊晨軒看來,工廠現在也就是起步階段。 張月華聽到已經開始賺錢就放心了:「賺錢就好,你今天晚上去學校,還是明天去學校?」 「明天早上吧!今天晚上要去軍叔那吃飯,和他聊聊。」楊晨軒說道。 楊修遠對於兒子這樣的決定還是比較滿意的,他就怕兒子賺了錢,就忘了村裏的長輩:「明天就明天,反正你學校都讓我們簽字了,只要你學習不耽誤就行。」 楊晨曦知道哥哥隨時可以請假的事,心裏是無比的羨慕:「哥,要不你也讓爸去我學校幫我簽個字?」 「你想的美!」楊晨軒瞪了妹妹一眼:「老老實實讀書。」 楊晨曦皺了皺眉,她心裏也清楚,她要有哥哥這樣的特權,根本不可能。 楊晨軒說話的時候,忽然看到桌子上放了一張紙,這一張紙是房屋設計圖紙:「爸,你這圖紙是給自己家裏設計的?」 楊修遠點頭:「現在有點余錢,早點把房子給蓋了,要不這房子都快倒了。」 楊晨軒看了一下圖紙,還是現在非常流行的格局,二樓外面有一條走廊。 這樣的格局放在十幾年後,那肯定落伍,但現在還是非常流行的,因為那一條走廊可以賽衣服和一些小東西,很多人家裏都喜歡這樣設計。 […]

read more
News

諸將領命離開御書房,兵部尚書蕭恆面帶興奮而來,將募兵處集結百姓爭先恐後入軍的事情告知楚帝。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蕭恆的到來,算是這段時間楚帝聽到的最好消息,新軍選拔從三軍中抽取十萬強兵,既然百姓踴躍參軍,楚帝決定招兵十萬,正好補齊三軍的空缺。 「蕭愛卿聽令,募兵十萬,交給楊林,定彥平,武松,林沖四人,告訴他們這十萬大軍交由他們訓練,半年之後朕希望他們可以進入戰場為國建功。」 「微臣領命,這就前往通知四位將軍,讓他們一起抵達募兵處挑選新兵。」 百姓踴躍參軍讓楚帝龍顏大悅,他終於明白,只要為君者心繫百姓,不敢什麼時候百姓都不會拋棄國家。 當真驗證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東瀛姦細接連製造的霍亂,適得其反,沒有破壞楚國安定,反而讓百姓更加團聚。 古有得民心者,得天下,楚帝臉上陰霾盡失,噙著興奮的笑容,這是第一次擁有百姓歸心的感覺,他心裡不禁有一絲感動。 ………….. 五天時間轉眼即逝,洛陽城內百姓皆以入軍為榮,十萬新兵招募結束,可募兵處仍是人山人海,很多人因為沒有成功參軍,情緒低落,心灰意冷。 楚帝在白起,李靖,岳飛,冉閔四將的陪同下親臨募軍處,看著激情高漲的百姓,執著的想要為國效命,遠赴沙場。 他愈發覺得要給天下百姓一個太平盛世,讓他們逍遙無憂的生活下去,遠離戰火的摧殘和荼毒。 「蕭愛卿,傳令戶部,凡是沒有加入軍團的百姓,分別發放五兩白銀,同時頒發皇榜,未能參軍者,可前往軍事學院和帝國學院學習。」 楚國軍師學院和帝國學院早已建成,院長分別是姬老和諸葛亮,各部三品以上將領都可前往兩大學院授課,講解行軍打仗的謀略,戰場拼殺的士氣,排兵布陣的策略,刀槍劍戟,十八般武藝的切磋。 一直以來兩大學院都是三軍將士學習的地方,今楚帝決定向全國百姓開放,凡是可以通過選拔之人,皆可進入學院學習。 言訖。 楚帝沒有逗留太久,因為十萬新軍已經選拔結束,白起,李靖四將陪他一起前往新軍軍營查看。 十萬新軍乃是楚國未來最強大的軍團,楚帝將軍營設立在正陽城關,殺神白起,軍神李靖,戰神冉閔,岳飛四人為新軍四大統帥。 楚帝根據四人的推薦,他們麾下所部將交給,楊再興,姜松,異辛,宋無缺四將統領。 正陽關是距離神都最近的一座小城,準確來說並不算是一座城池,往昔梟雄曹操在正陽關內囤積糧草輜重,軍備器械,當楚帝要為新軍選擇軍營時,諸葛亮最先想到就是正陽關。 時至冬初. 天地一片蒼茫,草木凋零,枯葉飄飛,荒野古道上人影寥寥,楚帝一行策馬飛馳,掀起萬丈塵埃襲空。 […]

read more
News

「郭襄?」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劉小藝回想了下劇本,這真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了,被稱之為女三號也不為過,畢竟劇中除了小龍女和黃蓉,出鏡率最高的就非她莫屬了。 「哲哥,很高興再次見到你……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了?」 楊小眯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然後反倒有些拘謹了,劉浩哲燦爛一笑「怎麼會忘記呢,楊小眯對吧?」 「哇,你真的還記得我,我也太幸運了吧!」 「我說的是真的,我激動壞了,上次都忘記和你要聯繫方式了……」 楊小眯大大咧咧的就和幾人熟了起來,她性格開朗,就連笑聲也很是爽朗,最主要的是長得還很漂亮。 一旁的劉小藝有些吃味的扯了扯劉浩哲的衣角「哲哥哥,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對戲嗎?」 楊小眯好奇的看著兩人,女人那準確又強烈的第六感告訴她,劉浩哲和劉小藝間的關係……非比尋常。 不過想到兩人在戲中飾演的是一對人人羨慕的神仙眷侶,就有些釋然了,畢竟經歷了十六年的生死糾葛,纏綿悱惻,自然會更加親近。 方便入戲嘛! 「那哲哥你先忙,我不打擾你們了!」 楊小眯揮了揮手,大有抽空再聊的趨勢,畢竟兩人的對手戲不少,自己又怎麼會害怕沒時間和偶像聊天呢? 再說了,電話號碼她都還沒要上呢! 「哲哥哥,她不會是你的粉絲吧?」 等楊小眯走遠了后,劉小藝的才問向了劉浩哲。 劉浩哲猶豫了下后還是搖了搖頭「不算是吧,不說了,我們先去找導演吧!」 趙孝建一見到劉浩哲和劉小藝,就走了過來和兩人說著今天的戲份。 因為劉浩哲才到劇組,所以肯定不會給安排什麼對手戲,大多都是些遠景和側顏的戲份,基本上以打鬥場面為主。 「小劉啊,張制跟我提過一嘴,你之前拍過一部仙俠劇是吧?還是和小菲搭檔的?」 趙孝建突然問道,劉浩哲毫不猶豫地點了頭「是的,所以我對威亞和打鬥戲都還比較熟練!」 […]

read more
News

不過既然是自己女兒選擇的,她這個當娘的也不好說什麼了。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畢竟李小燕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 就算羅金鳳說的再多,她也不會聽的。 「嬸子,你放心吧,小燕是和聰明人,她不會吃虧的。」胡天安慰道。 羅金鳳有些擔憂的說道:「她就是太聰明了,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好了,嬸子,今天來我家,主要是聊聊村裡以後的事,不說這個了。」胡天笑著說道。 「好吧。」羅金鳳點了點頭。 於是胡天拉著羅金鳳去坐下了。 今天邀請過來開會的人有十多個,其中一些是村裡比較明事理的村民。 大家都坐在胡天家的堂屋裡,周小碧拿著開水壺給大家續茶。 胡天笑著說道:「今天叫大家過來呢,主要是為了聊聊,咱們村以後的發展方向。」 「小天,你看你這話說的,這件事你做主就行了,沒必要開會的。」 「反正我們也沒什麼見識,主要還是看你的。」 「是啊,弄的我們都不好意思了。」 那些被邀請過來開會的村民,都很客氣的說道。 這個時候,宋秋柔笑著說道:「先聽聽胡天怎麼說吧。」 於是大家停止了議論,都睜大著眼睛看著胡天。 凡尘污苦 胡天笑著說道:「是這樣的,因為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可能待在村裡的時間很少。」 「所以大家有什麼事,可以找秋柔解決的,畢竟她是我們村的村長嘛。」 「小天,你要去哪裡呀?」孫蘭花有些驚訝的說道。 […]

read more
News

「你以為每個人跟你一樣什麼都要帶上才能出門嗎?那還有什麼意思啊。」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嘻嘻……至少到時候遇到什麼意外狀況,不用慌啊。」 「能遇到什麼事呢?」林信忠半靠著靠墊半眯著眼看著林萱道:「你帶那麼多東西,反而容易讓人攔路打劫了。」 「打劫?」林萱還真沒想過,說道:「難道在我們大梁地域內還有人敢打劫嗎?」 「你怎麼就肯定不會呢?」林信忠慢悠悠道:「而且有些地方官吏可比匪徒更黑心。」 林萱頓時心驚,她真的沒想過外面可能會不安定這個問題。 不由說道:「都說本朝聖上賢明,吏治清明。平民百姓雖然稱不上吃飽穿暖,可是想要餓死也是極不容易的,還會有人落草為寇去做打家劫舍的勾當嗎?而且……官吏食朝廷俸祿,讀書識字明理,又怎會……」 說著說著聲音到最後已經幾不可聞了。 隨後有洒然一笑對老祖宗道:「要真遇上打劫的,最後誰打劫誰還不一定呢。」 「哈哈哈哈……」林信忠大笑一陣后說道:「這才是我林家人該有的氣質。」 林萱抿嘴偷笑,看來老祖宗可一點都不老古板。 要是此刻面對的是大伯,必然會被他訓斥,說不像個樣子。 四叔的話肯定是跟老祖宗一樣的,說不定不用別人上門,都能帶著她主動去挑事呢。 過了一會就聽到老祖宗嘆了口氣說道:「想我一生洒脫,結果教出來的一個個都迂腐的很。最後我放手不交了,倒是出了康德和你。」 林萱覺得家裡除了大伯勉強算一個外,還真沒有哪個稱得上迂腐的。 祖父都不算是。 於是說道:「是太爺爺要求高了。古人不還有學我則生,類我則死這樣的話嗎?想來是祖父他們想要跟太爺爺走出不一樣的路罷了。」 「你這話倒也不算錯。只是你看看,最後沒有一個能超越老頭子我的,學不好,更學不像。嘖,林家還不知道能榮華幾代。」林信忠說這話的時候一絲對未來子孫的擔憂都沒有。 這話林萱自然只有聽的份,哪輪得到她一個小輩去多嘴。 因此只是低頭保持沉默。 過了一會後,林萱又抬頭問道:「太爺爺,我們第一站去哪呀?」 […]

read more
News

她已經知道冷鋒的安排了,冷鋒想要去追求更高的境界,那她就做冷鋒的避風港!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娜娜、琳莎、琳娜,我們走吧!」 「該向眾神宣佈剛才的決定了。」冷鋒目光堅定地說道。 …… 在冷鋒向所有神族高層宣佈他的決定后,眾神雖然震撼,但都沒反對意見而是按照冷鋒決定來做。 上下聖賢殿全票通過琳莎為內閣首輔的任命,神眼被推為上院聖賢殿的議長,下院聖賢殿議長則推給了精靈族的一位聖賢。 神族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則由原先昆崙山聖賢殿之首擔任。 至於皇宮內的安排就是冷鋒和古月娜自己的事了。 不周山神族對皇家御林軍晉陞為天使族的天使戰士也沒任何意見。畢竟天使族戰士對冷鋒的忠誠是毋庸置疑的。 …… 花开了一季 諸神之源,光明神國的光明花園,凱莎正懶散地靠在一張躺椅上,旁邊則是一張擺在茶水和點心的小圓桌,在旁邊就是跟凱莎一樣靠在躺椅上的鶴溪。 「凱莎,冷鋒可真行。他這麼一安排,神族內部到穩定下來了。」 「不周山神族雖然依然在神族有主導權,但內閣首輔、下聖賢殿議長等關鍵位置被天使族等少數種族掌握。這無疑會讓不周山神族受到制約。」鶴溪品一口茶說道。 「鋒這次做得很不錯。」凱莎稱讚道。 「凱莎,你這次閉關突破神皇后就要迎接你和冷鋒的第二個孩子了。」鶴溪開口道。 「怎麼了?鶴溪,你不也是。我和你的生產日期根據推算是相差不了幾天的。」凱莎好奇地說道。 「凱莎,你有沒有想過將孩子孕育時間延長,這樣對孩子的先天更有好處。」鶴溪開口道。 凱莎白了一眼鶴溪,說道:「鶴溪,你當孩子是寶庫里的物品嗎?想什麼時候取就什麼時候取。」 「我用天基算過,理論山是完全可行的。只要一直用神力去蘊養腹中孩子就可以了。」鶴溪說道。 凱莎來到鶴溪身邊拍拍鶴溪道:「鶴溪,你是準備突破神皇后再生孩子嗎?」 […]

read more
News

耳邊還有著陣陣尖叫聲、爭吵聲,讓她本就疼痛的頭更加疼,一股戾氣、不甘直衝心頭。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肖笑皺緊眉頭,本能捂住疼痛的頭,手上那粘糊糊的感覺,告訴她自己的處境很不好。 這個任務看來是不太友好啊!剛進入身體,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故,她是不是應該慶幸受傷后,沒有再被人惡意針對。 陣陣鑽入腦中的聲音,以及原身所擁有的情緒之下,肖笑怒喝出聲:「閉嘴。」 瞬間,安靜了。舒服多了! 可下一刻…… 一道尖銳的女生就響了起來:「司葉!別以為你受傷了,我們就……」 肖笑睜開雙眼,冷冷地看向了正說話的女生。 那女生正要將兇狠的話出口,被這一看,身子一涼,話也咽了回去。 肖笑那難看的神色,稍緩和了一些,看向正圍著她的女生們。 沒錯,這些就是女生,其面貌、身形都透著稚嫩,最多不超過二十歲。 面對著肖笑的目光,有的朝她露出了譏笑,有的則是不屑,也有的心虛地轉移開了視線。 「要是你們不想擔上殺人罪名的話,就送我去醫院就醫。」肖笑冷聲道。 其中轉移開視線的扶住了肖笑。 「張薇,你氣也出了,司葉流了很多血,就不要再為難司葉了。」 「我什麼時候為難了?分明是她自己站不穩。」為首的女生沒好氣地道,「快走,快扶她去醫務室。別想將殺人犯按在我的身上。」 …… 醫務室 肖笑的傷口已經包紮好,處於觀察期,那送她來醫務室的女生,已經回去上課。 經校醫診斷:傷口不大,卻是有些深,還有著腦震蕩。若是情況不好,還該去到醫院去治療才行。 肖笑卻是覺得:她的情況很好,除了身子虛弱,以及傷口一抽一抽的疼,以及頭暈。 […]

read more
News

聞言,原本覺得斯凱勒做錯了的赤犬薩卡斯基,此時突然開始摩挲起了下巴,似乎…斯凱勒中將說得好有道理啊!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庫贊看着目光逐漸發亮的薩卡斯基,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薩卡斯基一皺眉頭,還沒等他詢問,最後一位五老星,也就是光頭抱劍的五老星說道: 「一派胡言!何況!伯恩瑟聖何來阻礙正義執行一說?!」 「他這種垃圾的存在,就是對正義的一種玷污,他的出現,破壞了我執行正義的心情!」 「注意你的言辭!斯凱勒·格蕾!」 「砰!」 說完,抱劍老人一拍桌子,站立而起,森羅劍勢從他身上爆發,朝着斯凱勒斬去,其他四個五老星一皺眉,剛想制止抱劍老人。 「砰!」 「老傢伙!你以為你是誰?!」 還沒等五老星勸阻這個局面,斯凱勒也是拍案而起,驕傲不屈的劍勢也是凝聚斬出,只是一瞬間,抱劍老人那令人如墮靈薄獄的劍勢直接被斬開。 「啊哈哈哈~」 會議室內氣氛降至冰點,突然,卡普那爽朗的笑聲傳出,卡普也看向五老星的抱劍老人,剛想說什麼,就看到抱劍老人二話不說直接坐了回去。 「?」 這種詭異的變化,讓卡普、戰國、鶴,乃至是波魯薩利諾和庫贊,都深深皺起了眉頭,空也是來回打量著。 唯有薩卡斯基沒有覺得異常,畢竟這抱劍的五老星的劍勢直接被斯凱勒斬開,敗者閉嘴,不是很正常的嗎? 斯凱勒看着對面的五老星,斷眉也是一挑,這五老星,怎麼看起來,就像是五個慫包呢? 想到這裏,斯凱勒嘴角出現了一絲絲笑容,欺軟不是強者所該熱衷的事情,但是…偶爾一次,還是能調節一下心情的。 斯凱勒乾脆雙手撐在了桌面上,看着對面的五老星,問道:「還有其他問題嗎?!」 「……」 詭異的是,面對斯凱勒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五老星竟陷入了沉默。 「沒有其他問題的話,那我就走了。」 […]

read more
News

拉伊奧拉聖和尼爾博羅聖等人則是第一次真正見到菲戈,這個縷縷在電話蟲對面把他們氣個半死的傢伙。迎面而來的窒息感讓他們紛紛色變,這才知道菲戈不止是能在電話蟲對面用輕佻的話語氣人,這才真正知道了被稱爲世界之王的菲戈究竟強悍到了什麼程度!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怪不得之前…… 八個人等在這裡,原本都是打算放狠話的,在菲戈被伊姆大人殺死之前,出那麼一口惡氣,解掉憋屈了這四五個月的鬱火。 但現在,卻是無力說出話語! 甚至在菲戈走近時,最是厭惡菲戈憎恨菲戈的拉伊奧拉聖,都忍不住後退了半步,旋即漲紅了臉! 好在,退開的不止他一個。 “呵呵,你們是來給我加油打氣的嗎?”菲戈走到他們中間,八人已不由自主給他讓出一條通道。 聞言八人一個個攥緊了拳,扶住刀柄,菲戈又笑:”怎麼,你們還想陪我熱熱身?勞爾,你說他們七個都是天龍人,但你呢?你總跟着湊什麼熱鬧,不怕被波及死?” 被菲戈的氣勢單方面針對,勞爾額頭不禁滲出汗水,最初還能跟菲戈過兩招的他,如今已幾乎無法作爲菲戈的一合之敵! 菲戈呵呵笑了一聲,放過了他這位老朋友,繼續向前走去,只留給示威(示弱)八人組一道寬闊的背脊,漸漸消失在他們的視線裡。 直到這時,八人才紛紛長出了一口氣,尼爾博羅聖咬牙道:”難道這傢伙……已經真正地點燃了燈火?還是純粹以身體點燃的?” “不,應該還沒有,但恐怕他已很接近天王和海王最強狀態的程度了。”柴爾羅林聖沉重道:”做好最壞的打算吧,幾位!” 最壞的打算……衆人默然。 與此同時,繞過聖地建築的菲戈還稍微有些遺憾,如果不是來到聖地後,就被一道氣機給牢牢鎖定住,他肯定要先抓捕一下八個人混一波經驗,但畢竟裡面有四個大將級,即使年老的柴爾羅林聖和勞爾都只有SSR5,也得費一會兒時間。 裡面那傢伙恐怕不會答應。 在見聞色的捕捉下,一股淡淡的致命危機縈繞心間,比25年前薄弱一百倍,但仍然是致命危機! 但這次菲戈不準備轉頭離開。 他逐漸步入一座巨大的花園。 違反季節、芬芳四溢的各種花朵花香瞬間撲鼻而來。 這香味過濃,有些刺鼻。 眺望過去,有一道身穿白色輕紗、頭戴三指王冠的身影正坐在花園中間,背對着菲戈。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