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姬無命的視線在眾人身上掃過,儘可能的使自己平靜下來。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周圍都探查過了嗎?可有可疑蹤跡?」 一修士道:「大人,方圓五里都已經查過了,沒有發現異樣。」 姬無命點點頭,他總有一種感覺,對方沒有殺死自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必然在暗中窺視,卻是又尋不到蹤跡,那個人八成是斬風口中的某個宗門秘密培養的核心弟子。 「派人再查,擴大範圍到十里。」 有修士領命而去,只是半個時辰后,回報的答案與之前一樣,並沒有發現異樣之處。 難道人真不在? 姬無命皺著眉頭,神色莫名,寡淡道:「我們先離開此地,等將人手聚攏全了再做計較。」 一伙人簇擁著姬無命離開了,除了地上的死屍外,一片寂靜。 但在斬風身下地底十丈深度,秦有道幽幽的嘆了口氣,刺殺失敗了,他沒想到這個姬無命反應那麼快,而且實力也那麼強,如果正面對上,自己恐怕沒有勝算。 這也罷,關鍵他身體的抗毒性也那麼強,秦有道對自己配置的毒太了解了,即便毒不死,也不是其單單砍掉臂膀就能化解的。 難道是因為他半妖的體質? 秦有道也能歸納到這個上面,不過這個姬無命,他殺定了,原因是對方先想讓他死,又經過這一劫,更沒有迴旋餘地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另外,斬風已經向姬無命描述過自己的樣貌,修士擁有強大的五識,完全可以憑藉描述在心裡勾勒出立體畫面。 秦有道覺察到姬無命一伙人離開了,但他沒有現身,謹慎如他,見過太多套路,正好他可以借這時間恢復下消耗,這一路急趕,差點耗空他。 月亮悄悄滑落雲端,天色驟然暗了下來,距離姬無命等人離開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就在這時候,卻有一個黑影悄悄出現在這裡,探尋一番又悄悄離去。 扯婆 又一個時辰后,東方的天際泛起了昏黃之色,天色處於似明還暗的狀態,黎明之前,林中更靜了,一處不起眼的地方又有一道黑影悄悄離去。 十裡外,一個修士出現在姬無命面前,對著他搖搖頭。 姬無命長長吐出口氣,看來那人真不在這裡,擺擺手,「走吧,去下一個目標,沿路留下標記,好讓我們的人跟上。另外,派人盯緊羽仙宗,一旦有勢力攻擊他們,你們就擇機而動,務必奪回問心果。」 不過就在這時,樹叢一陣晃動,眾修士的神經又一下綳勁了。 […]

read more
News

「成交,不過我也是有條件的,人由我來挑。」她漫不經心的翹著腿,她沒有那麼多耐心從頭開始講。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可以,隨便你怎麼安排。」何崇沒有一絲猶豫,想總平均分超過京城第一中學壓根不可能,但是能提高錄取率也很不錯了。 「何律不是去你們學校了,他可以幫你分擔一半的活。」 何崇也是幾小時前才得知他的好兒子跑蘭城一中講學去了,也不知道受誰所託。 雲悅精緻的眉眼一挑,唇角掛着三分漫不經心的痞,親兒子就這麼給自己當工具人了? 掛了電話雲悅從一中系統里找到高三所有學生的名單,接着開始分析並拿着筆做記號劃分ABC三個等級。 第二日,她病怏怏的達拉着臉皮下樓,隨手拿了三明治就往外面走,林軒澤看着桌子上的熱牛奶嘆息一聲,將牛奶倒進她的保溫杯跟了上去。 「給你的強化題做的怎麼樣了?」雲悅閉着眼睛微微,頭微微上仰。 「已經做完了,是要再給我安排其他題目?」林軒澤將保溫杯遞給她,現在他已經能心算出題目七八位數內的加減乘除了。 雲悅眉眼一挑,閉着眼道,「差不多了,最近半個月你和顧樾來活了。」 林軒澤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沒再說話。 來什麼活? 李宏盛昨晚就接到何校長的電話,說是雲悅答應給其他人補習,具體是怎麼個補習法由她自己安排,讓他聽她的就行。 他今日一大清早就堵在七班等着她了,七班的同學一大早就看見他像一座門神一樣堵在門口,笑容滲的他們慌,不知道他又憋什麼壞,還是昨天被刺激到了。 看到那抹步伐散漫,病怏怏的耷拉着肩膀走過來的身影,他立馬笑着迎了上去,臉上笑開了花。 「雲同學幸苦了,不知道接下來你打算如何?」李宏盛精細的眼睛眯成一條縫,小祖宗總算是答應了。 不愧是校長,這麼容易就勸動她了。 雲悅半眯著沒有睡醒的眼睛,眼角裹着血紅的腥氣,從書包里掏出一疊紙。 「這上面的名字我畫了ABC三個等級,你幫我分一下,方案我也寫在上面了,另外這是三分資料,分別是ABC三個等級,打印出來發到對應等級的人手指,我只輔導A級別的學生。」 少女眼尾上挑,衝破骨子裏的野,尤其是沒睡醒的她,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生人勿進的戾氣。 李宏盛高興的接過去,一眼就看到A級別的學生居然只有20個,按照她的意思是她只輔導這20個,怎麼和他想的有些不太一樣? […]

read more
News

但不管是誰,他都不會放過。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不疼。」 「就是可能會丑兩天,琛琛可不能嫌棄我哦!」已經被發現了,陸玖玖便也沒有再刻意掩飾,伸手便把繃帶拆了下來,然後自己掏出小瓶子上了葯。 她既然敢這麼做,自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她對自己的醫術還是很有信心的。 「那,我先去洗澡了,琛琛別等我了,我今天很可能通宵。」 傅流琛皺眉:「通宵?」 「對,馬上就是英語四級考試了,我得考好一點才能不給琛琛丟人。」 「那。玖玖加油。」傅流琛艱難的擠出了一絲微笑,並揚起手給陸玖玖做了一個打氣的姿勢。 他不知道陸玖玖不上學到底在外面做什麼,但奶奶的確是給陸玖玖請了英語老師,希望陸玖玖不丟人。 只是,他其實對她的要求,就只希望她快樂而已啊。 *** 陸玖玖故意洗了很慢長的一個澡,足足花了快一個小時。 然后你遇到了谁 但就算是她把身上的皮都用磨砂膏磨紅了,那些身上的印記卻依舊存在着,時時刻刻提醒着她。 看到傅流琛睡了,她長出了一口氣,坐在了沙發上拿出了平板。 大概是否極泰來,解藥用的500年血參已經找到了。 當然,代價也是高昂的。 她送出去了之前為他們公司賺了幾個億的美白丸藥方。 【值嗎?】 夏之陽給她發來了血參的圖片。 […]

read more
News

夏末搖了搖頭:「那瘋人院的事情就說不過去了。」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有沒有可能,小荷不屬於他們任何一方?而是自成體系?」 夏末一聽笑了。 「資金從哪裏來?」 「這就是目前,我們要調查出來的問題了。」 和夏末一同前去化工廠,這裏面積不大,不遠處就能瞧見一個大煙囪,往上滾滾冒黑煙。 工廠周圍是一道高達三四米的圍牆,唯一的大門緊閉,我們還沒等上前,便被門衛叫住了。 瑄辰 「你們看着面生,不是工廠的人吧。」 「我們是……」 夏末沒說完,被來人直接打斷! 「是誰都不好使!要麼拿工作牌出來,要麼滾蛋!」 門衛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鬍子拉碴,挺著個啤酒肚,大嗓門道。 夏末不服氣想要上去理論,被我拉住,搖了搖頭。 她這才退回去。 「靠!什麼態度!」 「就因為不讓進才證明這裏奇怪。」我說道:「走,去找小荷。」 小荷的門牌號在先前沒進陰陽門的時候,傑森就已經給了我,不需要特地諮詢孫玲。 據說那女人去了就近的酒吧喝酒。 在進樓道的時候,看到了孫玲的老公,姓張。 後來打聽之下,知道這孫玲原是二婚,先前的老公把她給踹了,至於面前這個,對她也不怎麼好,非打即罵。 […]

read more
News

一個大斜跑加上幾個S路線加速,最後在被浪花覆蓋前來了一個重回浪頭的瀟灑收尾。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太颯了。」 「衝浪太爽了,以後去海邊我也要學習。」 「我玩過一次,挺好玩的,就是有點兒喝不慣海水,太咸。」 「每次沖完浪的我,都三天不想吃飯,飽腹感太強。」 「奉勸各位,玩之前,先把各種保險上一上。」 「吉祥另一個恐怖的一面,學習能力太強了,運動能力太牛了,一天就可以隨意衝浪,這也太不敢讓人相信了。」 焦可定和網友們一樣的感受,兩個人還是一人抱着一個板子,邊走邊聊。 不同的是,兩個人是從海里返回沙灘。 焦可定看着自己的衝浪大徒弟,笑得很無奈,「讓你學習,沒讓你超越。」 吉祥抖了抖貼在臉上的頭髮,笑得有點兒小傲嬌,「都是師傅教的好。」 焦可定哈哈大笑,「不敢,不敢。」 踏上沙灘,吉祥眯起眼睛向前看去,腳步也加快了不少,誇張道:「師傅,快點走,徒弟就要被餓死了。」 說着,還順手接過旁邊人遞給她的一個雞腿,向著酒店走去的背影還在邊走邊撕咬着雞腿。 「吉祥是真的能吃啊!」 「運動量大,吃得多很正常。」 「換做是我,沖了一天浪,都未必有力氣爬回岸上了。」 「焦可定體力也很厲害啊,姜安危險了。」 「都厲害,姜安跳舞厲害,焦可定衝浪厲害。」 「肯請高手p個吉祥泳裝衝浪。」 …… […]

read more
News

卓駿心有不甘,死死捏著花束。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今天算是丟了大臉。 他沒有放棄,找人問了一下,譚晚晚比較低調,沒什麼八卦,可新來的唐幸不一樣。 插班生,智商極高,妥妥的學霸人設。 為人高冷,拒絕任何女生的示好,每天接觸最多的就是譚晚晚。 兩人基本上是一起來學校,一起回去,有一種孟不離焦焦不離孟的樣子。 卓駿不得不大膽猜測兩人的關係。 難道譚晚晚變心了,喜歡上比自己小四歲的男生。 荒唐…… 實在是太荒唐了! 毛還沒長齊的小子,哪裏比得上自己! 他越想越氣,眼底陰晴不定,一定要給那乳臭未乾的小子一點教訓。 。「聽你的話,倒像是準備潛伏在我身邊,伺機準備報仇。」 聽見她的這番話,小白似乎是覺得有些好笑,大約是覺得有些累了,他將自己的腦袋放在胳膊上,趴在桌子上看她,繼續說道:「你這又是想多了。」 「我又不是你,哪裏來的那麼多彎彎繞繞……」 也是話音剛落,他便又感受到一記眼刀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二百五十三章意想不到的轉折 楊平凡沒有選擇開啟副本模式,而是直接邁步進入了沃瑪寺廟中。 黎曉薇等人也緊隨其後,下一瞬間,眾人便被傳送到了一處較為寬敞的大廳。 楊平凡想打開小地圖,查看一下目前所處在的位置,但卻被系統提示:當前無地圖。 好吧,自己倒是把這一茬給忘記了,像之前去到的石墓陣,或是在各大商鋪之中,都是沒有地圖顯示的,不知道是區域面積太小,還是什麼其他原因,反正見得多,也就習慣了。 […]

read more
News

「大家理性消費嗷,另外未成年人不要送禮物昂。」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今天滕卓君給李拂煙直播間起的名字就是「祝我生日快樂」,短短的幾個字表達出了一些不一樣的情感在裏面,同樣的,也直接說明了今天李拂煙過生日。 藉著生日的BUFF,願意掏錢刷禮物的人很多,很多人平時不會刷禮物,但是想着過生日一年一次,就當祝福了,多少都會送一點。 這也算是另類版的禮尚往來了。 「我們來拆下一個禮物嗷……嘶,這麼重啊……」 。 半個多小時過後,在小夢的親力親為之下,食物和水已經分發的差不多了。 辛苦了一整天,人們難得可以吃上一口飽飯,本以為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但最終卻還是事與願違。 「嚎!!」 山谷深處,虛空巨蟲的嘶吼聲突然響徹而起。 那恐怖的音浪爆發出無窮的威力,捲起大片的碎石瓦礫從山谷中噴發了出來。 劈里啪啦! 一大堆碎片劈頭蓋臉地衝擊到所有人的身上。 「他娘的,還有完沒完了!」 「吃個飯都他媽吃不踏實,這群畜生!」 「兄弟們,給我乾死他們!!」 在場的眾人忍不住怒罵出聲,當即抄起各自的武器,準備戰鬥。 而在另一邊,趙淳風和馬鑫也早早站在戰場最前方,等待着虛空巨蟲的降臨。 「實在不行,咱哥倆先上去衝鋒一波,等殺的差不多了,再讓闖哥動手如何?」 馬鑫目光一凝,身形瞬間化作巨人。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他已經穿上了黃小川特製的虛空超級彈力短褲,不用再擔心因為體型增大而撐破衣物的問題。 […]

read more
News

送走路叔,猴哥去給驢畏了水和草,這才進屋裡,對公玉明溪道:「娘,五嬸給送了匹緞子,說是給妹妹們做新年衣裳。還有一套棉衣棉鞋是給老太爺的,我明兒給他老人家送去。」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公玉明溪打開一看,不由點頭:「確實是難得的料子,這顏色鮮亮,適合她們小姑娘穿。」 猴哥又提了布袋子過來,倒出裡面的銀子,給老娘交帳:「虎肉賣了六十兩銀子,狗獾肉三兩,三妹妹的藥材賣了十五兩,一共七十八兩銀子。買酒和魚,還有去鐵匠鋪子的訂錢,一共花了十四兩三錢半銀子,這裡還有六十三兩多,您收好。」 聽說自己的葯才賣了十五兩,靈素挺開心,這個價格,比她預計的還高些。 七尋見她高興,便在邊上道:「那家仁德堂的掌柜說三姐的藥材炮製的好,是頂極的品質,往後只要有,他那邊就收,都比照著今兒的價格來。」 靈玉見哥哥姐姐們都賺了錢,便是四姐姐,還給大爺爺家弄了個豆腐生意呢,以後自家也有細水長流的進項,對比下來,她好似特別廢? 靈素是何等通透敏銳之人?一見靈玉神色黯然,便知道小妹妹的心思了,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我們家小妹妹最是靈慧,於讀書上頭,哥哥和姐姐們可都比不上你,娘就最喜歡小五是不是?我們小五的長處,不在賺錢上頭,在更厲害的地方呢。」 公玉明溪在邊上笑罵:「可別冤枉我這當娘的,你們雖然於詩詞文章上頭棒槌了些,但你們幾個,老娘是一樣歡喜的。」 被她這一打趣,靈玉的心思便轉了過來,抿了嘴笑:「姐姐說的對,我要是綉綉品,肯定也能賺些,但咱家現在又不急著使銀子,我有那工夫,還不如給娘和姐姐們繡衣裙呢。」(第一更) 。 「徐總,我是Amy。您現在這會忙嗎?」電話那頭的Amy試着問到。 「我還好,北京現在應該差不多晚上10點了吧,有什麼要緊事嗎?」徐晨回應了一句。 「徐總,是這樣的,Q4季度關於您出道22周年的大事記,音樂事業部的凌副總想讓陳總監參與其中,聽他的意思,因為事業部人手不夠,想讓陳總監全權主導22周年的這個事,快下班的時候,我和陳總監說了相關情況,然後現在跟您報備一聲。」Amy言簡意賅地說了下下午發生的事。 「音樂那邊什麼時候這麼缺人了,都到了向其他事業部要人的份上了嗎?我回北京后,你讓凌翔這個副總親自跟我來解釋一下原因,之前這麼多屆的巡演不都是他們那邊一手操辦的嗎,怎麼唯獨今年辦不了了?你讓凌翔凌副總好好想清楚再來見我。」徐晨的語氣有些不悅。 「徐總,您先別激動。這其中的原因,凌副總已經跟我提過了,主要是因為音樂事業部這邊的重心放在實體唱片和電子音樂兩塊,再加上他們部門最近幾個月遇到了一些業務上的調整,相關項目的人員配置上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所以才不得不讓陳總監來排憂解難。但凌副總和文娛的黃總交情又不是那麼深,這才先跟我通氣的。」Amy雖然猜到了幾分徐晨的態度,但還是小心翼翼的解釋。 「行了,你也不用替他解釋了。以後遇到這種問題,讓他直接找我來說,不用你在中間來傳話。對了,你剛剛說你和陳總監已經說過這事了,她那邊是什麼態度?」徐晨又問了一句。 「陳總監也沒有明確表態,只說自己會考慮。但她的意思,也覺得跨事業部的工作要是沒做好,她會很為難。不過她也沒有直接回絕,只是問了下是您的意思還是凌副總單方面的意思,其他的也就沒說什麼了。」Amy實事求是地說到。 「這件事等我回來再說,我這邊有空也會跟她聯繫,落實下她的意思。以後再遇到類似的這種跟她有關的事,不要首先去找她,有什麼情況先跟我說,明白了嗎?」徐晨再次交代到。 「嗯,我明白了,您交代的事我以後一定照辦。對了,您哪天回北京,我好備車安排司機去接您。」Amy試着轉移話題。 「大概兩天以後吧,具體的回程時間還沒定,定下來后我會讓熙熙給你發消息,還有其他事情要彙報嗎?」徐晨說到。 Amy又說到「暫時沒有了,我先掛電話了啊,不打擾您工作了。」 […]

read more
News

隨後,黎漢明讓吳叔等人帶着其他車隊前往軍營后,才和眾人往福來客棧走去。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席間,黎漢明雖然作為主人,但他並沒有推杯換盞,而是如同一個看客一樣看着眾人交流。 不過,眾人交流了一番相互認識后,便紛紛把目光看向了黎漢明。 黎漢明見狀笑了笑,端著酒杯起身問道:「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這句話不知在座的各位可有人記得?」 眾人不明所以,不過還是顧德全了解黎漢明,連忙拱了拱手回道:「回明王,此句應是出自《禮記·禮運篇·大道之行也》」 黎漢明聞言再次笑了笑,說道:「當然,與諸位比文學素養,我自愧不如。」 說到這兒,見大家還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黎漢明便笑着說道:「今天,藉由給諸位先生接風洗塵的機會,在此向在座的各位闡明一下我以及紅旗軍的此生奮鬥的目標,那就是盡我平生之力,把咱們中華建設成一個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貧有所依,難有所助,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幸福國度。」 「學有所教就是要優先發展教育,促進教育公平,使男子可學,女子亦可學,廢疾者同樣可學。所以為了能促進女子學院的建設,我把王先生請了來,將來還會請更多有學識的女先生來,甚至我還會把袁枚老先生及其眾弟子都給請來。」 袁枚是清朝詩人、散文家、文學批評家和美食家,為官政治勤政頗有聲望,但仕途不順,無意吏祿,后辭官隱居於南京小倉山隨園,吟詠其中,廣收弟子,女弟子尤眾。 聽到這兒,王貞儀頓時激動的起身福禮道:「妾身代天下女子謝過明王!」 黎漢明見狀笑了笑拱手說道:「為了天下女子學有所教,以後便有勞王先生了。」 「旦有命,莫敢不從!」王貞儀連忙拱手應道。 在如今這個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王貞儀本就是仰望星空的獨行者,如今有了知己一般的黎漢明的支持,她更加沒有拒絕的道理。 聰明的人總是孤獨的,甚至有些「不合群」。 novel 王貞儀性格率直,看透,更說透,絕不沉默。在探索科學真理這條路上,曾經的她是個獨行者。 在如今這個時代,女人讀書做科學研究,為時代觀念所不容,尤其是天文研究,那是皇家的學問,民間是不被允許的。 但是王貞儀卻義無反顧的踏上了這條世人眼中的異道,她原本也可以像無數淹沒在歷史長河中的古代女子一樣,遵循三從四德,到了合適的年齡,嫁人生子,從此過一段被設置好的人生。 可是她沒有,在安穩度日與追隨本心之間,她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 她的一生,與世俗抗爭,與光陰抗爭,與病魔抗爭,一路披荊斬棘,勇往直前。 如今,王貞儀終於迎來了光亮,哪怕這個光亮是朝廷的反賊,她終究還是等到了。 […]

read more
News

他自知沒法和那些才華出眾的人相比,也知道呼吸科需要作為高材生的白領,同樣也需要干臟活累活的藍領。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只要手裏有活,自己就還有價值。 然而他還沒意識到祁鏡之前展現出的臨床才華只是道前菜,之後出現的才是能對屈逸造成雙倍暴擊的主菜。 「下一位……」 祁鏡抬頭看向門口,那位姑娘正邁著輕盈的腳步,款款向他走來。 他看清對方的長相,愣了好一會兒,直到姑娘在他面前坐定這才緩過神來:「咳咳,你哪兒不舒服?」 姑娘笑了笑,從包里拿出了一張不知從哪兒找來的照片,遞了過去:「早上看早新聞的時候,正巧看到這個畫面,我就忽然覺得心口有點不舒服。」 照片上是個年輕人在接受採訪,地點正好是昨晚的天虹不夜街。 但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早就已經被姑娘用紅色記號筆標識了出來,左上角的一個大紅圈,把兩位剛走出夜店的男人包了進去。 兩人神態各異,但視線方向都是街對面醉了酒等我女孩子們。 祁鏡為了緩解自己的尷尬,本來想要拿個水杯來轉移一下注意力。 剛喝了口水壓壓驚,考慮接下去該如何和她周旋。誰知這張照片就這麼赤果果的擺在了桌面上,差點讓他把喝進嘴的水一口全噴出來。 祁鏡忍着咽喉劇烈的反射,漲紅著臉把那口水咽下肚子。 然後很鎮定地輕咳了兩聲,再把水杯放回原處,轉而就是一張笑臉:「心口不舒服,應該是胸口吧。」 他點了點自己的胸口,繼續問道:「不舒服?是胸悶還是氣短?是有點疼還是覺得反酸噯氣?」 祁鏡想要爭取的是思考時間,所以一次性拋出了四個問題,希望給她一點壓力。 然而…… 姑娘壓根沒怎麼考慮:「都有點。」 都有點? 祁鏡滿臉黑線,對方這是蓄謀已久,而且肯定和那位留學學過醫的朱雅婷有過深入探討。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