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llu這下就要被兩個角度進行包抄,只能龜縮在包點等待a大的隊友幫忙。

Posted On
Posted By issaccardone20

nafany有點太急了,他忘記了a大還有人,直接被偷掉背身,電子哥這下也有點左右為難了,因為不知道斜坡的情況,他也不敢隨便亂拉。」

navi的進攻陷入了一瞬間的僵直。

電子哥在下面位置被鎖死,只能由上方的大部隊進行進攻了。

蘇醒往前推進,預瞄死死地架著包點的二箱出。

allu聽到腳步想要探頭打一個出其不意,拖延時間。

可是頭皮剛剛漏出,就被打掉。

這一下ence的a區直接失守。

ence回防的人已經來得到了警家復活點,等待煙霧散去,小李子自己往前推了一顆自保煙,想要給自己流出活動空間。

可他打得太亂,也太急了。

犯了最低級的錯誤,沒有搜點,電子哥在雙架上a小的位置進行架槍,抓住一個側身,輕鬆拿到擊殺。

在a大的aeria使用著一把法瑪斯在對包點進行不停地點射,企圖將人數劣勢先打回一點,畢竟這一回合是上半場的最終局,無法進行保槍。

可是就算他一梭子子彈點完了,都沒有拿到任何的傷害。

甚至在後撤換彈時沒有掩體,被衝出來的蘇醒掃射帶走。

隨著一聲大狙的槍響,回防到了沙地的sergej也被擊殺。

畫面定格,上半場結束。

ence已經崩了!

7017k 千峰萬岳,雲霞繚繞之間。

只能見得頭頂有無數修士佇空,這些都是為了能一睹人王而匯聚而來的人族修士。

他們有的只是單純的面聖,有的人卻另有謀划。

「咚——」

遠遠的,自雲霄之間,有天鐘響徹,盪向八方。

鐘聲迴響,一眾人族修士皆昂起頭顱,望向天際。

「奇怪,道鍾怎麼響了兩次?」

「是道鍾送行,人王殿下要出來了嗎?」

有人疑惑,被驚動,望向道宮深處。

但天宇之上除了漫天的雲海紫霞奇景,無一異常。

………………..

與此同時,身處中州風暴漩渦的道宮,卻不似外圍那般喧嘩,顯得格外的寧靜美艷。

許多枝葉被翻湧的雲霞擦拭,染上了金輝,將天地侵染成滿目的絢爛。

問道宮,宮闕外圍的白玉廣場。

一位位身穿甲胄的跨刀禁衛死士,把守著廣場的四野天宇,任何人皆不得進入。

遠方天際,有雲海奇景,紫霞流溢。

雲霞在蒼穹奔騰翻湧,好似汪洋碧波蕩漾,雲霞之間有紫芒在流轉著,時不時顯露,泛起三千里紫霞。

顧川穿著簡單的素白單衣長衫,髮絲簡單豎冠,額前垂落零散的幾縷絲髮。

他的身後,顧擎天正躬身佇立,轉述人王殿對他的囑託。

而顧顏玉與其他人皆在外圍,不得靠近。

四方天宇之上除了有禁衛死士,平幽軍把守外,還有道宮道主坐鎮虛空,可謂是戒備到了極致。

「大殿主來了。」

顧擎天看著前方虛空誕生的漣漪,拱手低聲,隨後也離開了。

顧川盯著天際的雲霞,眸光閃爍。

剛剛他突然心生悸動,那是烽火氣運傳給他的奇異變故,好似有什麼大事發生了一般。

幾乎就在他心生感應的同時。

顧擎天亦突然臉色劇變,請出道宮道主趙無極坐鎮於此,並說人王殿殿主將降臨,有大事要覲見於他。

而後,便是道鐘被人敲響,道宮內部宣布戒嚴。

道宮道主趙無極於天穹坐立,古老神秘的道宮深處傳出了令人悸動的氣息,道宮喚醒了數尊古老的底蘊。

片刻后,戒備森嚴的道宮穹頂之上。

有一位老者自虛空走出,在天際飄然而落,很快便來到了顧川的身前。

趙無極微微行了一禮,並未阻攔。

老者穿著寬大的青衫,青衫洗的發白,但卻很整潔。

他凝著眼眸,很認真,很嚴肅的朝顧川微微作揖,道:「殿下,王路即將開啟!」

話音落下,氣氛瞬間變得凝肅許多。

四周樹榦之上繚繞的雲霞,似乎都承受不住這恐怖的壓力,簌簌的抖落,灑落滿地金黃。

「王路…….具體怎麼回事?」

顧川看著漠北洲的方向,終於明白了氣運為何會在此刻波動異常。

老者將所有訊息全部道出,「冕下傳下御令,萬界之海深處,有天地裂紋現世,其內有氣運波動,王路降臨了。」

顧川端立在閑庭之間,體表不住的有氤氳的氣運在瀰漫,在天地之中泛起了淡淡的漣漪。

他看向了遠方天際,壓制自己體內的氣運波動。

「王路不是在星空古路嗎?」

顧川知道時間不多了,沒有什麼客套,直接將心中的疑惑問出。

在贏洲歲月時,他親自踏入過星空古路試煉,也參與了萬族試煉之地,見過古路監督者的神秘與強大。

萬族氣運之爭,試煉生靈體表的氣運之衣,古路監督者傾灑的氣運神玉……

這些都讓顧川一度認為,那就是王路。

但現在聽老者的話語,好似沒有這麼簡單。

「啟稟殿下,王路之地,非王不可知。」

「星空古路不是王路之地,那只是萬族的試煉之所。」

「王路只有開啟之日才會顯化端倪,歷代先王對於王路也沒有留下任何記錄,好似被天地所限。」

「不過根據殿內的記載,與歷代先王的隻言片語…..」

「九代殿主曾推測,王路的顯化之地,有可能是萬界之海的新生之地,只有這種可能,才會吸引萬族氣運。」

「新生之地?」顧川蹙眉。

老者道:「第二百三十一先王—瀛的化道之時,曾傳訊中州人王殿,他的瀛洲便是自王路中帶出。」

「但那時瀛先王引發天地禁忌屠戮萬族,無量之海化為歸墟之地,吾族也不得詳情。」

「轟隆隆——」

穹頂下,驟然響起驚雷之音。

顧川沒有說話,盯著虛空逐漸顯化的雷霆之海。

這一幕與他在贏洲歲月時,提及「黃泉」「陰世」的景象何其相似。

顧川沒有繼續詢問,而是說出了他來中州的目的。

「我想在中州帶一批人族修士前往漠北洲,可否?」

漠北戰部之兵,十二月分堂各部,漠北大地都需要無量的人族填充。

他要擴張自己的勢力與增加人族氣運的來源,就離不開中州無量的人族。

老者沒有拒絕,也沒有點頭,而是娓娓道來,「啟稟殿下,王路之域,任何非王域生靈都會受到排斥。」

「這就是你們將漠北人族全部遷往中州的原因嗎?」顧川蹙眉。

「殿下當時所承氣運太過稀少,如果將漠北億萬人族留在漠北洲,氣運會溢散,這會影響殿下自身的氣運,也會影響後續的王路征途。」

……………

顧川問一句,老者答一句。

隨著時間的飛速流逝,顧川心中的大半疑惑得到了解析。

而這時,他體內的烽火之日也愈加躁動,好似在預兆些什麼。

「嗡——」

湛金色的光輝自顧川的體表噴涌而出,瀰漫天宇,連道宮的雲海奇景也被渲染成了一片黃金之霞。

剎那間,漫天彩霞似是被捲動在一起,化作金色龍捲,席捲八方,有烽火金輝映照諸天。

天地似乎披上了一片金輝雲紗,風雲涌動,久久不散。

四周鴉雀無聲,問道宮前,氣氛嚴肅至極。

道宮道主趙無極從天宇上站起身,沉著冷靜的眼眸,卻是不住閃著光芒。

原来你还在这里 這驟然出現的變故!

讓所有人都是嘩然。

趙無極神色肅穆的看了一眼,那依舊佇立在問道宮前的白衫身影,偉大的時代拉開了帷幕。

驀地,天地之間,有悠悠戰歌,響徹天霄。

「氣運映烽火,諸王爭盛世,萬古的紛爭,英靈的悲嘆,如血的山河,誰能來挽!」

「百王披荊斬浪,血染蒼穹,英雄共赴,人間萬載,榮歸死戰!」

「道宮趙無極,願吾王氣運如龍,萬盛永昌!」 言清喬只感覺腦門一炸,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

屋內沒有點燈,言清喬也看不清那人到底是如何的神色,她手上一個利器都沒有,腦子裡百轉千回了各種求生的辦法,就在還沒決定好到底是借著夜色跑下床,還是撒嬌賣萌問是不是認錯人的時候,床榻邊的那個男人對著她行了一禮。

「言清喬?」

男人聲音沙啞沉鬱。

言清喬一愣,猶豫了一下,沒回答那男人。

那男人卻似已經確認了,對著言清喬繼續說:「屬下是王爺身邊的近身暗衛,黑尾。」

王爺?陸慎恆?

「王爺昨夜服用了一副您開的葯,今早又服用了一副,如今不省人事,還請您現在隨我去王府。」

「不省人事?」

言清喬一激靈,頓時嚇住了。

她以幫陸慎恆解毒的條件下作為交易,才抓住了這隻大腿,但是纏心毒根本無解,除非中毒之人再愛上其他人,可陸慎恆斷情絕愛已經對什麼東西都不會動心了,她上哪去找姑娘湊去讓他愛上去?

所以陸慎恆跟她要藥方的時候,她就隨手寫了一副算是補氣血的藥方,其中換了幾個不常見的藥材,再經王府請去的大夫驗證,算是勉強糊弄了過去,她還想著能拖一時算一時,哪成想這才第一天就出了岔子。

也不知道此事之後陸慎恆還願不願意相信她。

只有陸慎恆身邊的人才能知道這藥方是言清喬開的,言清喬打消的疑慮,一邊穿衣服一邊問。

「王爺在昏迷之前,可有什麼癥狀?」

「並無。」

黑尾搖頭,往後讓了一步,隱進了黑暗裡,想了想說道:「王爺約是覺得有些熱,午後服食了一碗綠豆湯。」

哎呀,補氣血的葯撞上涼性的綠豆湯,這能不喝出毛病來?

言清喬有口難言,偏偏她還不能明說那是普通補補氣血的藥方。

黑尾手腳利索,話也不多,拎著言清喬便飛去了王府。

剛剛進門,一同樣衣服的黑衣人立馬迎了上來,對著黑尾就彙報道:「王爺已經醒了,不過在後院的池塘里,誰也不讓靠近!」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