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

Posted On
Posted By shantaecoughlan

玄雲諫將這些信息告訴男主的時候,男主沉默了許久,哪怕這些事跟他無關,他還是替明南汐心疼不已。

若是明南汐知道了真相,知道了自己的母親是如何地備受折磨,最終慘死,他都無法想象彼時的明南汐該會是多麼地難過。

可是這些東西明南汐本就有知情權,如果他瞞著不說,並不是幫她,反而是在為那些壞人隱瞞醜惡。

他沒敢隱瞞,也不想隱瞞,直接去了明南汐的家裡。

彼時的明南汐正在督促小糰子修鍊玄力,看到他臉色不好,剛要問他怎麼了,隨即想到了什麼,到了嘴邊的話卻又咽了回去。

她張了張口,最終沒敢問出口。

她怕聽到一些令人難以承受的真相。

可是,她又很想知道。

墨寒燁看著明南汐,隨即一把將她抱在懷裡,聲音低低的,帶著些微的暗啞。

「我查到了,都查到了,你準備好聽了嗎?」

明南汐心下驟沉,停滯了一瞬,才輕輕點了點頭。

「我要知道,我要知道全部,你說吧,再難我也能承受得住。」

墨寒燁將她直接抱到了屋裡,坐在床沿上,而後開始了講述。

隨著他的聲音在她耳邊想起,明南汐越聽,心底越是一片冰涼。

她早已預設過,母親的生活的遭遇可能極為艱難,可是她怎麼也想不到,會是如此慘烈。

本該是萬眾仰慕和和美美地過一生,最終卻因為那些渣滓,落得如此下場。

墨寒燁早已講述完畢,然而明南汐卻還陷在其中,久久出不來。

墨寒燁擔憂,卻又不敢貿然出聲打擾她,便默默地陪在她身邊,一步未離。

而明南汐始終沉默,坐了整整一夜。

一夜未眠。

翌日一大早,她便徑自出了城。

墨寒燁不放心,緊追其後,而後又遇到了明靜,跟他說了昨夜的事情,擔憂明南汐會出意外,便一起追了過去。

蘇念則留在家裡照看小糰子。

明南汐一路疾行,帶著從倉庫找出來的鐵鍬,找到了據說當年埋葬母親屍骨的地方,仔細找尋,想要尋回母親的屍骨,帶回去好生安葬。

畢竟她已經含冤而去了很多年,日日不得安息。

她作為子女,有必要讓她的母親安眠。

只是這片荒地太大了,又不時有蛇蟲出沒,單憑她一個人,很難找尋。

而且當年宮人並沒有留下什麼痕迹,這無疑讓她的找尋更加地艱難了。

整整一日,她都一無所獲。

而後趕來的墨寒燁和明靜,看到她這幅模樣,心疼不已,卻也沒有阻攔她,而是跟她一起尋找。

到了晚間,明南汐依舊未停,墨寒燁和明靜互相看了一眼,嘆了口氣,並未強行帶她回去休息。

职业成神 依舊在不停地在大片的荒地間搜尋。

明南汐的手掌早已被磨了滿手的血泡,微微一用力,便很快血肉模糊。

可她毫不在意,甚至感覺不到疼痛。

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腳下的荒地上,都在那極有可能存在母親遺骨的土包或者平地之上。

星落又起,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這一日的傍晚時分,墨寒燁眼尖地發現,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居然有一支珠釵半裸露著,暴露在空氣中。

好不容易有了一點線索,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但他不敢擅自決定,便喊了明南汐和明靜來看。

明靜認出,那是明家女子獨有的飾品,外人極難仿照。

有了線索,明南汐精神驟然振奮,而墨寒燁和明靜也跟著振奮了一點。

長時間的勞累,早已讓他們疲憊不堪,可是此刻,他們宛如打了雞血一般,動作再度幹練起來。

終於,在圍著周圍,找尋了許久后,明南汐終於發現了母親的遺骨。

看著那已然腐爛得只剩下一副零散的骨架,明南汐再也忍不住,伏地痛哭起來。

壓抑了許久,這一哭便哭了很久都未曾停歇。

墨寒燁和明靜在她身邊,心疼地看著她,卻也沒有勸解。

她隱忍了太久,也該好好發泄一下了。

。靠近角落的大圓桌上,小隊四人一貓,外加貓老闆,齊齊望向古塔陸續端上來的大菜盆。

妮婭則在一旁幫忙擺盤,很快,一桌子菜就滿滿當當的擺上了。

豐富程度,直逼古塔曾經參加過的復刻版滿漢全席。

雖然那也是他吃過的最難吃的一頓料理就是了。

他至今沒想明白,為什麼鮑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零四章麻辣水煮肉片與葉蘇龍舌油炸卷 他們兩個的寶寶,他卻讓唐安暖自行處置——

战场嘶鸣 這四個字,硬生生的逼得余卿卿身上透出一層冷汗來。

被偏愛的,永遠都有恃無恐!

尤其是傅君年,他比尋常男人有着得天獨厚的外貌優勢,從來不缺乏異性的愛慕,所以除了葉悠然之外,他對那些愛慕者,也從未心慈手軟過!

五年前,他送她入監獄,百般折磨;五年後,他讓唐安暖自行處置他們的親骨肉!

這樣的狠心和決絕,果然令人膽寒!

她不喜歡唐安暖這個人,但是卻又無比的同情她!

如果沒有唐家給她做靠山,沒有傅爺爺的愛重,恐怕聽的下場,也不會比當年的自己更好吧?

對面,傅君年給她夾了一筷頭的青菜,放到她跟前的碟子裏,看了眼她若有所思的樣子,淡淡問道:「在想什麼?」

「沒什麼!」

余卿卿說完,低頭吃着自己的菜。

傅君年卻輕聲笑了:「是在心裏罵我吧?罵我狠心,*,對不對?」

余卿卿沒抬頭,一副謙卑無比的樣子:「我怎麼敢?」

她不敢明著罵他,也不敢腹誹!

就連跟他同床共枕的時候,都會擔心,自己的哪一句夢話說得不對,會被這個無比警覺的男人抓住把柄,小題大做。

她只不過是有些物傷其類,唇亡齒寒罷了!

职业成神 說穿了,她也好,唐安暖也罷,都僅僅是這個男人生活里的點綴而已,永遠比不上葉悠然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她跟唐安暖之間,真的沒有必要互相傷害!

傅君年倒不以為然,一邊將剝好的蝦仁扔進她碗裏,一邊似笑非笑道:「我竟然不知,卿卿竟然也有懦弱的時候!」

印象中,彷彿就沒有餘卿卿不敢做的事情。

上大學時逃課,跟男同學一起喝酒擼串,追他的時候花樣百出,厚著臉皮跟他的室友搜集他的各類信息,甚至在除夕那天坐幾個小時的火車,背着一大包的煙花爆竹去他打工的酒店找他……

包括後來,用刀子刺向他!

她一直是勇敢而堅強的,只不過被一個情字絆住了腳,有時候做不到行止由心罷了!

若不是他的出現,大概余卿卿這輩子,都會活得十分瀟灑暢快。

他是她的劫,正在一點點努力轉化成為她的緣!

從餐廳里吃完飯離開,正在回別墅的途中,傅君年接了個電話,是公司打來的。

余卿卿看着他冷峻的神色,便意識到可能出了大事情。

果然幾分鐘后,傅君年掛斷電話,說:「下午不陪你了,回公司去加個班!」

余卿卿哦了聲,說:「那你去吧,我一個人打車回去就可以了!」

「不着急,我先送你回去!」

傅君年一邊說,一邊加快車速,朝着西城國際的方向開過去。

車子在小區門口停了下來,他看着余卿卿向門裏走的背影,忽然叫住了她:「卿卿……」

她回過頭來:「怎麼了?」

傅君年下車,朝着她走近了幾步,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看在我今天又陪你看畫展,又陪你吃午餐的份兒上,你回去之後,能不能對小糰子好一點?不要欺負它,它只是一隻貓而已。如果你有不滿,可以發泄到我身上,饒了我的貓,好不好?」

余卿卿被他逗笑了:「原來,你實在給那隻貓求情啊!」

「能答應嗎?余小姐?」

傅君年看着她不語,繼續道:「我晚上回來,繼續給你帶你喜歡的紅絲絨蛋糕,只求你饒了我的小糰子!」

男人的聲音溫柔低啞,又帶着一絲央告,聽得人心裏發癢,卻也不好拒絕了,索性點頭道:「知道了,你上班去吧,我沒有虐待小動物的習慣!」

傅君年嗯了聲,抱過她來,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下,然後才驅車離開了。

余卿卿目送着她的車子離開,這才轉身,準備回到別墅里去。

這時,一輛酒紅色的牧馬人轎車從一側疾馳而來,擋在了余卿卿身前,驚得她踉蹌了下,險些摔倒在地!

車門打開,卻是穿着一身白色大衣,搭配米色紗裙的唐安暖從車上下來。

她看着余卿卿,臉色有些冷:「余小姐,大家都是女人,你又何必為難我呢?」

剛剛,她躲在一旁,親眼看着傅君年抱着她,雙眼含笑的跟她說着什麼,然後還親吻了她的額頭——

那樣的溫柔繾綣,是她從未見過,也從未享受過的,憑什麼都給了眼前這個女人?她憑什麼?她有什麼資格跟自己爭搶一個男人?

「對不起……」

余卿卿的小臉頓時變得慘白:「我……」

話音未落,唐安暖已經抬起手來,一巴掌狠狠扇在她的臉上:「你的對不起,對我而言毫無意義!」

她伸手,有些失控似的攥住余卿卿的手腕:「余卿卿,你說,你為什麼還要跟君年糾纏不清?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逼我?嗯?」

雖然懷着孕,唐安暖的手勁兒卻是不小,攥得余卿卿手腕發疼。唐安暖又拚命搖晃着她,讓她腳踩着的高跟鞋都有些站不穩,本能的去推她的手:「你先放開我好嗎?」

唐安暖卻變本加厲的抓住她的衣服,拚命搖晃着她:「余卿卿,曾經我讓你拿錢離開桐城,你為什麼就是不肯呢?嗯?你當初要是離開的話,就不會有今天的是是非非!」

余卿卿被她搞得有些頭大,伸手去撥她的手:「你放開我……」

「啊!」

唐安暖慘叫了聲,整個人都向一旁摔倒過去!

繼而,余卿卿看到她整個人都蜷縮起來,雙手緊緊按著自己的小腹,臉上的表情,因為劇痛,而變得扭曲起來,卻仍舊看着余卿卿:「當初,你為什麼不肯走?為什麼……」

如果,你當初肯離開,今天,也就不用來當我的替死鬼了!

所以,今天你所承受的一切,都是活該!

肚子裏痛得要死,但唐安暖的心裏,卻依然是很開心的。

無論如何,肚子裏的這個禍患,終於給解決掉了,並順利賴在了余卿卿身上。

到時候,即便傅君年想要查起,也是死無對證!

余卿卿獃獃看着她的大衣內搭配的米色紗裙,已經沾染上了血跡——

剛剛,唐安暖抓着她,跟她糾纏在一起的時候,她失手推了唐安暖——

好像是這樣,又好像不是這樣!

她看着唐安暖這副痛不欲生的樣子,自己的腦子也成了一團漿糊,自己都不敢確定,剛剛到底有沒有真的推她……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