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黃氏勉強地牽唇禮貌笑了下,往田梗的樹蔭下望過去。這也是她剛才勞作時,一直重複的動作。那棵熟悉得閉上眼也能勾勒出來的老榕樹下,一樣樸實的藤籃子,一樣忠厚的大黑狗,還有讓她又疼又愛得入了心肺的幼女。

Posted On
Posted By violazick66

「人在那邊自己玩兒呢,有阿旺守著她。」黃氏復又低頭撿拾著散落在田地里的粒粒金黃。

曹氏哦了聲,不解地問道:「記得她才比我這小子早生兩個月,應該才剛學爬吧?年紀這麼小,你怎麼不隨身帶著她?」

黃氏朝她笑了笑。「現在這時辰的日頭毒了些,怕曬著她。而且背了人,幹活哪能利索得起來。」

「不是呀,我背著小子還不是一樣做事!」曹氏說者無心,咧嘴一笑。

阮氏聽了抿了抿唇,笑著搶話道:「曹娘你這是生第二胎了,惠裳跟你一比還算是新媳婦兒呢,哪裡經得起操勞!」

黃氏張了張嘴想反駁些什麼,可腦子偏偏又提醒著,阮氏她男人就是莊子主管這事兒,要小心應對,別輕易得罪了。於是一時間嘴巴又硬合了起來,喉頭像吞了魚骨般梗得難受,怔怔地任由話題被有心人慢慢地帶到別處去。

趁著其它人沒注意,蘭芷湊到黃氏跟前安慰道:「有些悶虧吞了就算了吧,她只不過還惦記著你進庄時那件事而已。」

黃氏一愣,伸手扯住她的袖子。「什麼事?」

她也只是不久前才進的庄,那時候玖兒才剛滿三個月,自己全副心力都放在農務和孩子上,實在想不出哪裡有得罪人的地方。

「你不知道嗎?那時候莊子招人只有一個名額,阮娘想把遠房表妹安置進來,連人都已經在來的路上了。」說到這裡,蘭芷不由得抿嘴笑了,心裡還痛快樂著,「沒料到主宅副總管跟你家的關係鐵,不知道打點了什麼關節,後來進庄的就是你了。」

副總管……不就是指衛家的男人嗎?黃氏聽得整個人訥訥然,遠沒猜到還有這麼一層事兒。

「洪嬸——各嬸姨們——」有個孩童在田梗那邊呼喊,身邊還候著個老婆子。

蘭芷一抬頭。「那是衛家的五郎嗎?」

女人們聽了動靜,都紛紛走上田梗,問:「啥事兒啊?」

老婆子是曹氏的婆婆,見了人便急忙替她解下背上的嬰孩,抱在自己懷裡,囑咐曹氏到:「別院里來人了,喚你現下趕緊去一趟。」

衛子謙用力地點點頭。「阿母也被叫去了,還吩咐我來通知各位嬸姨們一聲呢。」

眾人當下面面相覷,只有阮氏瞭然地一笑,問:「這下就要去嗎?」

「嗯!」衛子謙點頭,「立刻,馬上。」

女人們見狀便加快腳步往路上趕了,黃氏心裡一焦急,也想把孩子託付給曹氏的婆婆,可是平時兩家私下並沒有來往,她心裡總覺得不太踏實,便扭頭對衛子謙說道:「五郎,幫洪嬸送阿玖去三婆那裡,好嗎?」

三婆是鄰居的無嗣老人,平時黃氏事忙的時候,都是請她幫忙顧看著。五郎小時候也讓她帶過一陣子,因此熟悉得很,便點頭答應了。

當衛子謙奔到老榕下見到玖兒的時候,她正努力地扶著藤籃的邊沿,顫顫巍巍地半靠半站著,小臉上是一副凝神貫注的認真神色。可當黑珍珠般的眼珠子移到了他的身上,眸色不由得瞬間變沉了下來,充滿了戒慎和防備,就跟旁邊那隻大黑狗的黑珠子一模一樣。

「嗨,阿旺!」衛子謙朝著狗兒咧開嘴笑,它的身長可比他高還多出那麼一截呢,頗具有危脅性的,先打好關係總沒錯。

黑狗湊上前去嗅他身上的味道,衛子謙伸手想摸摸黑狗,熟料狗頭判斷完他的安全性后,便很有性格地撇開頭去,完全不想理他。

衛子謙調過頭來,對上了直直瞪他的粉嫩人兒。他依然是頑皮地朝她咧齒一笑,伸出一根手指,輕輕使力往她的額上點去——

嗯?呀!

玖兒被點得失去重心,向後跌坐回了籃子里,皺著小眉頭暗自生悶氣。

衛子謙嘿嘿笑著撈起小人抱在懷裡,重量還蠻實在的,他不敢騰出手來提籃子,還好黑狗懂性地咬住提手,把藤籃銜在嘴裡緩緩地跟在後頭。 劉旭引聞言,心中的警惕才微微的放鬆,任由君無紀緩緩的走向雪舞。

嘎吱,咔擦。

君無紀踏著地上的血腥,一步步的走向她,眼中滿是內疚,還有疼惜。

他的雙唇在顫抖,他的眸光泛著濕潤。要不是看著他手中燒紅的洛鐵,雪舞幾乎都要以為這個人是在關心自己,心疼自己了。

「說,鎮魂珠的下落!」君無紀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冷漠無情。

雪舞嗤笑,「我也想要知道鎮魂珠的下落,太子殿下若是知道了,麻煩告訴我一聲!」

君無紀閉眼,「你是真不知道鎮魂珠下落,還是在維護白笙?」

雪舞依舊是抬起一張蒼白的小臉冷冷的看著他,喘著粗氣,沒有說話。

「那不如我換一個方式問你吧。」君無紀突然問道,「若是我讓你替我去殺了白笙,我便給你想要的一切,你可願意?」

說著從懷中拿出了一把匕首,君天瀾打給她的「無雙」,沒想到最後竟然落到了君無紀的手中。

「用它,殺了白笙,你可願意?」君無紀又一次的重複道,「你日日在山上和他在一起,我會吃醋的,阿昭。」

雪舞忽然笑了,突然覺得自己身上的疼,都不再疼了。她覺得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荒唐,荒唐的可笑。

哀莫大於心死,大約就是這樣了。

「君無紀,你讓我覺得噁心!」雪舞恨恨的說道,「我不會告訴你鎮魂珠在哪兒,也不會去殺了白笙。」

「你愛他嗎?」突然,君無紀緊張的問道,雙眸緊緊的盯著雪舞,好像這個答案對他來說,十分的重要一般。

愛?

雪舞冷笑一聲,「我只知道,我不會背叛他。這個世界上會冒死救我的人,也只有他一個了。如果你要殺他的話,那你就殺了我吧,我代替他去死!」

在落下山崖之後,是閑雲山莊收留了她。在她一次又一次的陷入險境的時候,每一次都是他將自己拉了回來。

他默默地站在了她的身後,給她撐起了一片天空,也是他,默默的站了出來,為自己擋下了七生浮屠。

突然之間,雪舞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豁然開朗了起來。

原來,自己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在乎的。

不管他和九歌是什麼關係,但是是他救了她。那麼她便不能背叛他!

「動手吧,太子殿下!之前是我有眼無珠如今,我也想清醒一回了。」她最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君無紀站在她的面前,整顆心都在顫抖,都在滴血。

在她眼中,君無紀就是一個算計了天下人的奸人!背棄了她,捨棄了她!

而白笙在她的心中,哪怕只是救了她幾次,她便願意為了她而捨棄自己的生命去維護!

說不出是感動,還是心痛,總之,他感覺自己跌心已經麻痹了,但是還是在顫抖!

可是縱有萬般的不舍,他還是不得不動手。

「你還是忘了我吧,我這樣的人,不值得你去愛!如果可以,白笙也不要再愛了!」

他用只有雪舞能夠聽見的聲音,輕聲的呢喃道。

就在雪舞錯愕的抬頭的瞬間,他手中的烙鐵,猛地印在了她白皙美麗的左臉上!

「啊——」

一陣翻天覆地的疼痛襲來,雪舞剛剛尖叫出聲,鼻子之間就嗅到了肉被燒焦了的味道,一股濃濃的糊臭味和血水的味道鑽入鼻孔,雪舞感覺自己的全身的每一個毛孔都在顫抖。

為什麼?她明明告訴了自己不要在意,不過是一張面孔而已,可是她的心還是好痛!為什麼,明明告訴了自己,要對他死心,可是在他動手的那一刻,她還是覺得痛苦。

桀骜娇纵 覺得絕望!無邊的絕望!

她將自己的身子蜷縮成了一團,低聲的嗚咽,猶如厲鬼在低泣一般,讓君無紀和劉旭引都是汗毛豎立。

手中的烙鐵一松,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君無紀只是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雪舞的臉。

那一道,翻卷著燒焦了的白肉的臉,和著血水,恐怖又可怕。

那一張絕美的臉龐,從此以後便再也不存在了!

身子無力的後退兩步,他抬眸赤紅的看向同時也是一臉震驚的劉旭引。

「怎麼樣?劉大人滿意了嗎?」君無紀嘲諷的嗤笑,「我看劉大人在意的也不是問出什麼鎮魂珠,索性本皇子便自己動手了!」

劉旭引獃獃的看著了一眼雪舞,就連他都不忍心看下去了,真不知道君無紀是怎麼下得去手的?

「不過本皇子得提醒劉大人一句,本太子向來隨性,討厭被威脅。你要是覺得你利用一個女人,就可以威脅我為你做什麼的話?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君無紀渾身都散發著戾氣,一步一步的朝著劉旭引靠近。

「你和劉皇后之前的爭鬥,我不感興趣,但是我心情好的話,說不定也會看看熱鬧。可是劉大人,本太子不喜歡自作聰明的人!」

說完,一撩衣袍便匆匆的走了出去。

「主子!」李順等在門口,看到君無紀這麼久才出來,連忙焦急的上前詢問情況,「到底怎麼回事?我好像聽到了裡面有女子的慘叫聲!」

「是阿昭!」君無紀聲音顫抖的說,「她不會原諒我了!永遠也不會了!」

他毀了她的臉,親手毀了她的臉。雖然阿昭看上去大大咧咧,性子清冷,平日里不大在意容貌。可是他卻知道,她一直都是在意的。記得有一次她無意間聽到她和春茗他們談話,說她之前都沒有機會碰這些紅妝,現在穿上身才知道,女兒家還是要打扮打扮才好。

那是提著裙子在鏡子面前轉圈的阿昭,鮮艷明媚,他到現在都忘不了!

「什麼?到底怎麼回事?」李順驚訝的道,「蕭大小姐怎麼會?」

「你隨時盯著這裡的動靜,要是明日一早之前,劉旭引還沒有放人,那我就會安排人過來迎救。」君無紀一邊走,一邊低聲道。

李順連忙點頭,不敢怠慢。

「是,主子!」

。 看到木白,霄王也著實驚了。他當然認識他,在王宮時,他是常常在冶伽身邊轉悠的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而且你……」霄王看到自己的烈焰刀被這樣一個小孩子握在手中,並且帶有強大的力量,讓他無法傷害木白分毫。

「看來霄王很驚訝!」木白勾唇一笑,小手一用力,霄王直接被反彈了回去。烈焰刀重重插在地面上,霄王踉蹌了一下才站定。

霄王緊蹙濃眉:「你怎會有如此強大的法力,你……」

「我一直都有,只是你從來沒有看出來而已。可不管怎麼樣,今日你休想動辛古軍一兵一卒。」木白收手,轉身將葉南從地上扶起來。

看到木白那小小的身影,就像是一團迷似得,在他的眼前移動。他以前可從未想過,那個小男娃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單手便能接住他的烈焰刀。

可既然來到這裡,他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就將辛古軍放了。讓他將邊城死去的百姓和軍隊,無數條性命置於何地?

但是當他再次提起烈焰刀,木白猛地轉過身,抬起右手。一道金色光束從他的掌心處發出,狠狠打在霄王握住烈焰刀的手腕上。

「還要我再說一遍嗎?今日有我在,你休想動他們。勸你不要激怒我,你殺了冶伽,我沒有將你生擒交給傾皇,已經是對你仁至義盡。」

面對木白,這個突然出現的對手,是霄王沒有想到的。不過他並沒有猶豫,反手再次將烈焰刀拔地而起:「那我邊城無數百姓和士兵,就該這樣冤死嗎?」

語畢,他抬起烈焰刀,向木白沖了過去。木白將葉南護到自己的身後,抬起雙手迅速聚集自己體內的法力,迎上霄王的烈焰刀。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霄王竟然被打倒在地,烈焰刀飛向空中隨後落在了地上。

霄王捂住胸口,抬眼看向依舊毫髮無傷的木白:「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根本不必知道我是誰,趁著現在我還沒想抓你,趕緊滾!」

木白臉上的神情,不是一個小孩子會露出來的,他的強大法力,也不是一個小孩子能有的。霄王吃了虧,就算再怎麼不服,再怎麼想滅了辛古軍,也只能離開。

霄王的身影消失了,木白皺皺眉,直接仰頭倒在了黑色的焦土上。

葉南趕緊蹲下身,將他抱起來:「木白,木白!快,叫醫者,叫醫者!安桐呢?快讓安桐過來!」

前方士兵傳來消息,安桐立即趕了過來,埋頭給木白醫治。

而葉南則是有其他醫者帶回馬車中治傷去了。

霄王這一趟,傷了不少人,因此辛古軍只能原地休整。冶伽坐在樹下,側眼看向遠處的軍隊。她知道,木白已經救下辛古軍,霄王已經走了,她也終於放心。

若沒有木白,她就會死在陣法下。而現在的辛古軍,也將慘死在霄王的烈焰刀下。

「安桐,木白怎麼樣了?」

安桐側眼看向不遠處躺著的墨堯,低聲道:「木白內傷嚴重,體內的法力四處亂竄,需要一個人將他體內的法力理順才行。」

「你看我們這軍營里,有誰能做到?」

安桐擺擺頭:「他體內的法力運行十分奇特,我從未見過。而且要想理順他體內的法力,恐怕只有法力極其高強之人才行。這世間……恐怕只有傾皇了!」

「那我們得抓緊前往邊城與傾皇會合才行,當初木白在冶伽身邊也幫了我們不少。如今為了救我們又身受重傷,不能眼睜睜看著他這樣。」

「這個我自然知道,明日一早就起程出發吧!葉南的傷勢雖說也很重,但是我們還有幾名將軍在,應該沒什麼事。」

「這就好!」

整整一夜,安桐寸步不離木白的軟塌邊。一邊關注著木白,一邊與墨堯談論著關於木白的事情。

「在夜城時,我是負責與他接觸的。他是與尋常的孩子不太一樣,但是我確實沒想到,他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居然能夠徒手便接住霄王的烈焰刀,還將霄王打倒在地。」

「是啊,我聽到他們說的時候,也十分驚訝。只是現在國師已經逝世,他還願意幫我們……」提起冶伽,安桐心中十分難受,也很愧疚。當初若是她不那麼任性衝動,將冶伽送到陣法邊界,或許冶伽還活著。

墨堯抬眼,看出了安桐的心思:「安桐,你別太自責了!國師之事你也沒辦法,她不想連累傾皇,想最後幫他一把。」

。等保安走後,這頭豬頓時擠出椅子,哼哼唧唧的用鼻子拱一拱蘇雲算是感謝,然後甩著尾巴就要走。

蘇雲挑眉,不滿道「嘿,哪去啊?老老實實在我身邊待着,一會送你回去,要不然燉了你。」

那豬甩甩頭,兩扇大耳朵拍的肥臉啪啪作響,歪著腦袋看蘇雲一眼,根本沒聽懂蘇雲的意思,扭著屁股繼續離開。

《直播動物世界》197.校園趣事 李曉峰在這一瞬間似乎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李曉峰終於想明白燕北為什麼能不動聲色的進入密室,看來應該是之前那個老頭在地下挖通了多有的通道。

「沒錯!那個老頭正是我師父!」燕北邪魅的看了李曉峰一眼。

雖然剛才李曉峰沒有說話,但從李曉峰的表情中,燕北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那就是師父應該沒死!

「你……你們……」李曉峰一臉驚愕的看著燕北,心中惱恨的同時,也不免有幾分佩服。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