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顯然,他是有點無法理解這事的。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更何況,當初葉天傾還是第一次來冰雪之城啊。

他第一次來冰雪之城。

便是在短短一天,不……準確的說是短短半天之內,便是遇到雪滿天和雷狂風這兩位大道種子的擁有者,這屬實是太匪夷所思了。

「這有什麼啊,我覺得遇到他們兩個的概率雖然小,但在怎麼著也比我擁有星核和天碑的概率要大吧。」

「現在,星核和天碑我都有了,那在同一日遇見這兩位,不算是小概率事件了。」

「而且我這也的大氣運者,走運遇到寶貝也好,遇到絕頂天才也罷,都是很正常的啊!」

葉天傾的心情不錯,現在這話幾乎就是在開玩笑。

他也是開玩笑到興頭上了,說著便是伸手朝著路邊一指。

此刻路邊正有一個體型龐大的修者。

這位修者的體型三米開外,頭上兩隻犄角,裸樓在外的手臂上有鱗片密布,乃是一位麒麟族的修者。

這位修者的境界不弱,乃是至尊九品巔峰。

只是因為這位太顯眼了,葉天傾伸手指著他道:「像是我這也大氣運者,走到哪裡都能遇到寶貝,前輩看到那位麒麟族的高手了嗎,我都懷疑……他也是一位體內有大道種子的修者,哈哈!」

「好了,直接去南陽商會吧,你真以為大道種子的擁有者是爛大街的東西啊。」

吞天至尊知道葉天傾是在開玩笑,便是搖頭說道。

說著,便是朝著南陽商會走去。

但剛走兩步他察覺到葉天傾並未跟上來,他回身看去,發現葉天傾竟然愣在原地,臉上是一幅驚駭欲死的表情。

吞天至尊眉頭一皺。

「怎麼了?葉小子……你在這裡發什麼呆啊,快點走啊,咱們先去找雷狂風,將他的事情處理好后,然後就立即前往天龍城。」

吞天至尊催促說道,

葉天傾抬起頭看著他,表情僵硬在臉上,吞天至尊看他這副模樣登時滿臉詫異。

葉天傾緩緩的抬起手,伸出手指指著那位麒麟族的修者。

「呵呵,呵呵呵……前輩,我,我要是告訴你,他體內真有一顆大道種子你信嗎?」

嗯?

吞天至尊聽到這話,眉頭立即皺成疙瘩。

「葉小子,你可別亂開玩笑啊,這大道種子比鳳毛麟角都稀少,這冰雪之城已經出現兩位了,絕不可能在出現第三位!」

吞天至尊的話沒有說完。

葉天傾便打斷他,沉聲說道:「前輩啊,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啊,他體內真有大道種子,我百分之百的確定!」

這話一出口,吞天至尊驚訝了,露出震驚的表情,眼珠子瞪圓看過去。

「葉小子,你,你不是在耍我吧?」

「這大道種子,什麼時候變成爛大街的東西了啊,你兩次來冰雪之城,就能遇到三位大道種子的擁有者,你,你這是什麼運氣啊?」

他呼吸都急促起來,目光看向那位麒麟族修者。

「前輩,將他引到城外……我想要確認一番他體內,是否真的有大道種子!」

「或許可能是我看錯了,但我想要好好確認一番!」

葉天傾表情凝重起來沉聲說道。

「簡單,我直接將他武器搶走,然後朝著城外飛去就好……他肯定會追上來的!」

吞天至尊說道。

說完,也沒給葉天傾反應的時間,便是直接上前,那麒麟族修者的武器乃是兩柄巨斧。

此刻,巨斧被他背在後背,麒麟族的這位修者,則是在看著攤位上的一些丹藥,聚精會神的挑選著。

。 孩子歡樂的停不下來,大人們也不舍讓他們停止。

主要是換了個環境,娃們就覺著新鮮,這下可不就樂的停不下來了么!

秦簡喊大寶二寶,把妹妹帶回來,出汗了會感冒的,娃們倒也聽的懂大人的話,很快就結束玩鬧。

秦簡看著三小隻,「怎麼不叫人呢?不認識了嗎?」

大寶二寶看著那一堆人,好多,腦子裡還在想著怎麼問候呢,甜妞就已經沖沈熙跑了過去,撲進沈熙懷裡,「奶奶!寶,想奶奶啦!」

甜妞是沈熙一手帶大的,就黏沈熙,也只認沈熙,盛鎮霆似乎已經對甜妞來說是個陌生人了。

「甜妞,不叫爺爺和太爺爺了嗎?」沈熙道。

甜妞看向老頭子,「老爺爺好!」

老頭子的老臉笑出了許多皺紋,「來,給太爺爺抱抱!」

甜妞指著盛懷錦的輪椅,「老爺爺坐!」

這小丫頭又一次成了焦點,秦簡忽然間就覺得大寶二寶相比較甜妞來說顯得太普通太平庸了。

大寶二寶本來就跟盛家人不熟悉,這個把月不見,又顯得生分了好多。

最終,大寶二寶是先去了盛懷錦身邊,因為,秦簡路上已經跟他倆說好多遍爸爸受傷了,不能玩鬧爸爸,不能碰爸爸,倆小傢伙倒是把秦簡的話記住了。

「粑粑,媽咪說窩們不能碰粑粑,粑粑,哪裡受傷啦?」大寶二寶站在盛懷錦的輪椅兩側道。

盛懷錦現在是看不到傷的。

盛懷錦現在說話很平和,整個人除了氣場還在外,神態就整個一病態。重點是瘦了二十多斤,人的眼眶深陷,顴骨也高了出來,甜妞就完全不認識盛懷錦了。

好在倆兒子還認得他們的狗爹!

盛懷錦這次是真的死裡逃生,大傷元氣了。

盛懷錦抬手揉了揉倆兒子的頭,「傷已經好了,你倆,有沒有聽話啊!」

大寶二寶齊齊點頭,「聽噠!妹妹不聽話耶!」

甜妞已經被沈熙抱了過來,蹲地上給盛懷錦看,小丫頭貌似覺著這個人有點害怕,不敢看盛懷錦。

「甜妞,叫爸爸呀?不認識粑粑了嗎?」沈熙揉著萌娃的蘑菇頭道。

甜妞搖頭,「寶,怕怕的!」

「……」

秦簡心情很複雜,和盛家老爺子和盛鎮霆只點了個頭,啥也沒說,和那幾個認識的也只是亂七八糟的打了個招呼,就朝盛懷錦那邊過去了。

沈熙已經得空跟秦簡說了,韓瑾薇娘家有事,回京都了。

秦簡過來后,輪椅上的男人微微仰了下頭,她趕緊半蹲地上,他那樣仰著頭,實在於他來說不舒服也很費力氣。

「好些了嗎?」秦簡和盛懷錦平視著問道。

盛懷錦抿著唇,只輕輕點了下頭,「嗯」了一聲。

秦簡心裡是五味陳雜,他那天若是不來海城,或者不開她的車,那就不會成今天這個樣子啊!

他若是自私點,別管他,也不至於傷的五臟六腑重組的地步吧!

這些年,倆人沸沸揚揚,也算是轟轟烈烈,分分合合,真的折騰的秦簡已經是精疲力竭了,她甚至都感覺不到對盛懷錦是怎樣的一種情感了?

有時候覺得,她只是利用他,可她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心甘情願被她利用。

秦簡本也沒品嘗過真正戀愛的滋味,她也是個在感情上很遲鈍的人,也很難愛上一個人,所以,她從不覺得她是愛盛懷錦的。

之前,連生孩子那麼大風險的事情,她的計劃里始終都沒有盛懷錦,她始終就是因為喜歡孩子而生孩子,可這次林家的事情,若是沒有盛懷錦,她和林宇城加起來也報不了殺母之仇的。

可他卻為了她而捅破了天,得罪了那麼多人。

記得沈熙曾經跟她說過,盛懷錦說,他不想將就,一生也就短短几十年,他不想面對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整天在敷衍和虛偽里過日子。

這一刻的秦簡特想哭,眼睛和喉嚨都是酸澀的,可她實在不想嚇到孩子,也不想給盛懷錦的康復造成什麼麻煩來。

只是這一刻的秦簡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管他什麼盛世,管他什麼盛家老爺子一手遮天呢!

她就要不要臉的跟盛懷錦糾纏,就要和他共度餘生,誰若是看不順眼,還真敢架不住把她殺了不成?

如果,往後餘生,盛懷錦都只能坐在輪椅上了,那她就這麼陪著他好了。

和他糾纏了這麼多年了,秦簡似乎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和盛懷錦站一條戰線上和一整個世俗和盛家對抗。

她整天想的都是,如何從他手裡拿資源賺錢,如何利用他賺夠錢了就跑路。

可這一刻,她有了和他一條心,並肩作戰的決心了,可他卻又不認識她了,這難道是命運又一次捉弄她呢!還是盛懷錦在報復她呢!

忽然間,秦簡就笑了!

她這些年來活的多自私多自以為通透啊!

直到,他現在不認識她了,她才判然醒悟,可是,遲了。要知道,他和韓瑾薇還有一紙婚約在呢!

果然出來混,遲早都是要還的,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這一刻,秦簡最擔心的是盛懷錦和盛家所有人跟她搶孩子,那她怎麼辦?

畢竟,盛懷錦現在一口咬定三個孩子是韓瑾薇生的,他是病人,他說要把孩子留給韓瑾薇,她要和他爭執嗎?

他都這樣了,萬一把他氣的再出什麼毛病了怎麼辦?

見秦簡要哭又不敢哭,又笑的比哭還寒磣,盛懷錦收回和她對視的目光,抬手摸了摸倆娃的頭,沉聲道:「要不要洗個臉喝點水吃點東西?出了一頭的汗。」最後,他的目光又看向了秦簡,似乎在徵詢秦簡的意思。

秦簡這次倒是反應快,也摸了摸孩子的頭,確實汗津津的,結果,倆人的手指就在大寶的頭上觸碰在了一起!

倆人都愣了下,同時看向了彼此!

這來人眉來眼去的,剛開始一行人還擔心的朝他倆看,後面,都沒人看了。

秦簡趕緊先把手拿開,斂下眉眼,說:「走,媽咪帶你們去洗個臉,換個衣服。」語落,他把倆孩子交給育兒嫂,自己從沈熙懷裡抱過甜妞,蹲在盛懷錦跟前,說「甜妞,親親粑粑,好不好呀?」。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小周看到封程的手上還拿著幾個罐子,連忙過去小心接過去放在柜子上。

封程見小周這麼寶貝這些東西,不禁說道:「這些東西有這麼寶貴嗎?」

「當然了。」小周小心的把最後一瓶放在柜子上,無語道:「我想用都用不起呢。」

「那你都拿走好了。我一個男的用不著這些。」

小周瞪大眼睛,「大哥,您可是明星啊,臉上哪怕有一點瑕疵在電視上都會被放大的。」她嘆了口氣,「是,我知道你天生麗質,但也得好好保養啊。」

「算了,你去整理下身份證件吧,這裡我來。」小周無奈的說道。

予我白头 封程剛想點頭,但一眼瞥到了地上的液體,就轉過身拿抹布去收拾。

「我來吧。」小周說著要去拿他手裡的抹布。

「地上有點碎渣。」

「那更得我來了,你可別傷到,要不王姐…」

可封程沒聽她的話,蹲在地上擦了起來,「我又不是小孩。」

「好吧…」

封程默默收拾完就走了出去,尋找他的身份證件,他對腦海里的系統問道。

「知道身份證件在哪裡嗎?」

其實他也就抱著僥倖心裡問了一句,也沒指望能回答,不過系統居然真的回答了他。

【在床邊左側柜子里第一欄】

嚯。還真回答他了。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