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靈虛宗來接的人已經到了幾天了,不過是呆在附近的城池。

Posted On
Posted By issaccardone20

離他們的位置還有半天左右的路程。

「你和你哥哥都可以加入靈虛宗,你們天賦不錯,在靈虛宗也呆得下去,容家……暫時別回了。」奚淺想了想,提醒道。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也有幾分了解這對兄妹。

雖然身上藏着一些秘密,但眼神都比較清明……

。 在雲縣縣令的相幫下,陳章在雲城周邊挑了一個三面環山,擁有著許多荒地,易守難攻的地方,做為了落腳點。

一行人經過商議,將村落起名為雲陽村。即在雲城地界,那就帶一個雲字,陽之意為村子會如太陽一般耀眼。

最重要的落腳點解決了之後,就是隊伍里、該說是雲陽村村民落戶的事情。

難民遷移過來,其手續可是一大堆,就算是縣令大開方便之門,辦理也不是一件易事,尤其是村民們都是一些大字不識的,只能是由陳章、牛大力、肖笑三人操辦。

花了五天的時間,終於是將落戶之事給辦理完成了。

雲陽村眾村民看著那拿到手的新戶籍,一個個激動的雙眼含淚。

肖笑手拿著自己的女戶,以及戶口中的幾十畝地,也是眉開眼笑。

——有縣令做主,又有休書在手,說不是陳家婦就不是陳家婦。

有了這些,她就是一位大地主了,再也不是跟在陳家後面的拖油瓶了。

嗯,接下來,她要招工,將那些荒地給開垠出來,全都種上糧食。

而後……她就當她的大地主,吃吃瓜,操練操練熊孩子、熊漢子們,其他的全都不管了。

這時,肖家主、肖媛兩人走了過來,陳章等雲陽村村民皆很有眼力地先行離開。

「三娘,你在想什麼?」肖家主看著女兒那財迷樣,實在是看不過眼了。

怎麼說,他肖家也曾經是一鎮首富,身家不菲,不過是幾十畝荒地而已,太失風度了。

肖笑:「我在想當大地主后的生活。」

肖家主捂了捂臉,嘆了口氣:「三娘,你既與陳家小子離了,何必還要再待在雲陽村?」

「你回肖家來,爹養你。這一回,爹一定會保護好你,不會讓你受欺負。」

肖笑聞言,終於從大地主的暢想中回過神來:「爹,你在說什麼?」

肖家主以為肖笑真的是沒有聽清楚,重新將話說了一遍。

肖笑看著肖家主那真誠的目光,挎下了肩膀:「我說爹啊!您的好大兒是跑了,但您的好大兒還在世,肖家還是肖遠的。」

「我知道爹你感激我救了你,但我……我這出嫁又被休的庶女,還是別再回肖家了,礙某些人的眼了。」

就肖家那點財產,就要讓她捲入一灘爛泥之中,也太看不起她了吧?

「爹,你要是真的心疼你女兒我,你就給我百八十兩,或者是千兩白銀都行。回肖家,還是不必了。」

肖家主:「……」

肖家主沉默了片刻:「三娘,你不相信我?」

「嗯。」肖笑不客氣地點頭,「爹,我已經被你們賣過一次,你那條命還是我救的。所謂一命換一命,再怎麼算,我也不再欠你們肖家了啊!你可不能再道德綁架我。」

「你、你以為我是……」肖家主一臉地不可置信。

肖笑搖頭:「沒有,我什麼都沒有以為。我只是想獨自美麗,誰都不靠,也誰都別想控制我。爹,後會有期啊!」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縣衙,追上了前方的雲陽村村民。

不管是後面的肖家怎麼樣,是留在雲城,還是前往鴻州找肖遠,都跟她肖笑沒有一點關係了。

三誓诺言定三世 ……

雲陽村眾村民拿著文書,走出雲城,到達碼頭,推上獨輪車等,前往新的起點。

一行人繞路一走出來,就被一幫難民圍住了。

「就是他們!圍住,不能讓他們跑了。」

「對,不能跑了。同是難民,憑什麼他們能夠進城?」

「看他們的車,肯定是從城裡拿的糧食,搶了他們!搶了,我們就可以活下去了。」

「……」

雲陽村眾村民見狀,隊伍收攏,手往車上一伸,拿出了從山匪那裡得來的大刀。

眾難民被那刀光一晃,瞬間嚇得倒退好幾步,許多人還跌在了一起。

雲陽村村民:「……」

就這慫樣,比他們在路上遇到的難民慫多了,竟然也敢來搶他們。

牛大力抽了抽嘴角:「肖三娘,陳章兄弟,要不要動手?」

「好像沒有必要了。」陳章不太確定地道。

肖笑看著那些難民,目光閃爍:「那個……我們要不要招一些人手?陳章你可以划拉了好大一片,做為雲陽村的地界,我們這兩百來人住,可有些空曠。」

陳章搖頭:「不急,我們連地方都還沒找著。招人手,等安頓下來再說。」

「大力兄,你帶幾位大哥開路。」

牛大力:「好!」

牛大力帶著幾位壯漢上前,還沒開始動手,一個個難民就以為他們要殺人,全都跑了。

……

雲陽村,與他們以前生活的村子地形很像。

不過這三面的山比他們以前的高,這裡的地勢也較高,洪澇之災是不可能發生。

更讓人欣喜的是有一條不大的河流自山中流出,正好橫貫整個山坳,村民的生活用水足以解決了。

眾村民還沒看到雲陽村的全貌,臉上就露出了滿意的神色,老人們更是如回到了家裡一樣。

「不錯!不錯!有山又有水!這下生活無憂了。」里正摸著鬍鬚,滿臉讚歎道。

陳章看著零零散散坐落的房屋,皺起了眉來:「周叔,這裡有人家。我們在強佔別人的地盤。」

肖笑:「混蛋縣令,竟然將有人的地方給我們選。」

里正一窒:「這麼大的地方,多上我們一群人,也應該能夠容納。」

陳章:「這不是能不能容納的問題!就怕這裡的人不歡喜我們,組團跟我們激斗。」

遇到搶他們的,他們可以下狠手,可遇到這種情況,難道他們還能下手殺了人家不成?

肖笑:「陳章,我先帶幾個孩子進去看看。」

陳章想了一下,點頭:「也好。你們要小心,別以為有一些武藝防身,就可以大意。」

孩子與女人是可以降低人的防備心,但也容易引起人的惡意,用來試煉人心是不錯,就怕他們太驕傲了。

「要不?我跟著你們一起去。」

「不用了。」肖笑揮手道,「你還是擺好陣勢吧!萬一裡面的是一幫土匪呢?」

這麼好的地界,她就不信就只有他們一行人看上過。

說不定,裡面的主人都換了幾屆了。

。 子不語當中提過很多有關殭屍的故事。

只不過子不語當中,提到的那些殭屍,大都都很凄慘,是一些生前帶着極大不甘和遺憾,抱憾死去之後,屍體這才變成了殭屍。

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當中,也寫過關於殭屍殭屍的故事,民間呢更是自古就流傳著關於殭屍的傳聞。

我更是曾經在一本叫做茅山圖鑑的古書當中,看過有關殭屍的詳細記載。

根據那本茅山圖鑑所說,這殭屍有很多種類,最低級叫行屍,大都是人死之後,屍體被野貓、野狗、黃皮子或者是老鼠之類的東西串了氣,然後詐屍,變成了行屍,在東北農村啊,也有說這死人詐屍變成行屍,是被過路的仙家給抬了一下。

這裏所說的抬了一下,也可以說串了氣,可又說是過路的仙家玩心重,故意附在屍體上,嚇唬捉弄人們。

我不知道這種說法說法是否存在什麼科學依據,不過東北所說的五大仙家、胡黃柳白灰,雖然被稱為仙家,可說到底還是狐鼠畜生之輩,這既然是狐鼠畜生,那自然是玩心極重,做起事兒來也能夠以人性去衡量。

書中說那行屍,蹦蹦跳跳見到活人、家畜就會攻擊,而且因為只是屍體,並沒有痛感,可卻是最容易對付的一種殭屍,只需要用一把火燒了,就算是一了百了。

這行屍若是存在的年頭久了,就會全身長出白毛,在往後就會以此長出紅毛、和黑毛,這種殭屍啊,多存在於古墓墳地當中,形成的原因呢,也多是因為下葬的日子不對、亦或是下葬的墳地選在了養屍地之上。

這種說法,和倒斗行當裏頭提到過的紅毛粽子、白毛粽子,是不謀而合。

而根據那茅山圖鑑所說,這殭屍一旦變成黑毛粽子,且褪去一身黑毛之後,就會變成飛屍。

殭屍一旦變成了這飛屍,那行動起來就不在是蹦蹦跳跳,動作也不再是那樣機械僵硬,而是能夠如同常人一般行走,只不過依舊不像是活人那樣,具備靈智。

飛屍在往上,就是不化骨,也叫作屍妖,到了這種程度的殭屍,或許不能在稱之為,而應該說是妖怪了。

因為根據那本茅山圖鑑所說,這殭屍一旦到了不化骨的地步,那不僅是能夠飛天遁地,還能夠殺龍、擒虎,甚至於還會重新獲得靈智,日久天長下來,甚至於會比萬物之靈長的人類,更加狡猾聰慧,算是從某種意義上得到了重生。

我不相信這世上真的有殭屍這種東西,可不管是民間傳說當中,還是我看過的那本茅山圖鑑當中,都不沒說過,這殭屍能和活人一樣,懂得使用工具。

至於,這來鳳山裏頭那會吃人的殭屍,就是茅山圖鑑當中提到過的不化骨,那我更加不會相信了,因為就連那本茅山圖鑑當中,都提過,這不化骨歷史上只出現過數次,最近一次還是那一年大西北遭逢百年不遇的旱災,陝北某個偏遠村子裏頭,村民打旱骨樁的時候,在一處亂葬崗裏頭挖出來一具唐朝時期的古屍。

據說那古屍通體赤紅,全身早就沒了水分,皮膚骨頭卻是堅硬如刀,不僅不懼刀砍斧劈,甚至於火燒都沒法損傷那具古屍的一根汗毛。

當時一個遊方道士得知此事後,便匆匆趕去當地,說那具古屍已經修成了不化骨,正是旱魃無疑,尋常的刀劍、烈火壓根無法將其斬殺,唯有三昧真火能將其焚燒殆盡。

剛剛偷襲我的那鬼東西,能夠被槍聲嚇走,就算它是真是村長口中那會吃人的殭屍,也絕對不可能是那本茅山圖鑑當中提過的不化骨。

帶着這樣的疑問和不解,我強忍着那股令人作嘔的濃鬱血腥味,用工兵鏟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那條死去多時的蟒蛇慢慢從地上翻了過來。

那條蟒蛇受傷的地方正好就是蛇頭連接身體的地方,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七寸位置。

和陳八牛說的一樣那條蟒蛇七寸位置的傷口,明顯是刀子、匕首一類的利刃所致。

因為那傷口,雖然有很多,可卻都集中在了七寸的位置,最後所有的傷口堆積起來,才會導致,這條蟒蛇的蛇頭,都險些被整個切下來。

通過哪些傷口不難看出,當時殺死這條大蟒蛇的那東西,一定是和這條大蟒蛇纏鬥了很久。

還有就是,殺死這條大蟒蛇的那東西,很清楚打蛇打七寸這個真理,不然也不可能那所有的傷口,都集中在那條蟒蛇七寸的位置。

想明白這些之後,我腦海里不由浮現出了一幅畫面。

我聽到營帳外有異動的時候,其實是後來偷襲我的那鬼東西,在和那條大蟒蛇搏鬥。

「怎麼會這樣,不應該是這樣啊!」

這些猜測,讓我一時之間很那接受,可就眼前的情況來看,這卻是不容爭辯的事實。

「九爺、八爺你們看這是什麼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錢鼠爺突然從不遠處的草叢裏找到了一把短刀、一把帶着血跡的短刀。

當時看到那短刀上帶着血跡,再一想到Alice失蹤不見的事兒,我心臟立馬就咯噔了一下。

可陳八牛接過那短刀嗅了嗅之後,卻是很篤定的告訴我,那刀子上的血跡,不是人血的味道,而是蛇血。

換句話來說,偷襲我的那鬼東西,就是用這把短刀殺死了這條大蟒蛇的。

眼下,鐵一般的證據擺在眼前,就算我在怎麼覺得難以接受,覺得不可思議,可也不得不承認,殺死這條大蟒蛇的,間接救了我們的,不是Alice,更加不是我,而是偷襲我的那鬼東西,那疑似『殭屍』的鬼東西。

「等等,九爺、八爺你們看着短刀,很奇怪啊!」

錢鼠爺想來眼尖、心細,他這一句話立馬就引起了我和陳八牛的注意。

我緩過勁來,急忙從陳八牛手裏頭搶過那把短刀放在眼前,藉著手電筒的光亮仔細看了起來。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當時險些沒給我嚇得跌坐在地上。

那把短刀,有一個木質,很粗糙的刀柄,明顯是人為做出來的。

更駭人的是,那短刀的刀刃,明顯是一段斷刀、一截刺刀的前端。

「這……這特娘是64式百葉衝鋒槍上的刺刀,是日寇當年為了對付美國專門研究的一種形式衝鋒步槍。」

「據說當時騰衝戰役的時候,日寇配備了一批這種64式百葉衝鋒步槍!」

陳八牛那傢伙一直有個想要參軍的夢想,只不過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這傢伙一直沒能如願。

不過這傢伙絕對是鐵桿的軍迷,只不過啊這傢伙也只是會紙上談兵,槍法卻是爛無話可說。

「八爺,您這意思是,這短刀,是用日寇衝鋒槍上刺刀做成的?」

錢鼠爺也是滿臉錯愕,愣了好一會,才抬起頭看着陳八牛,用那種難以置信的口吻試探著問了一句。

「錯不了,這短刀雖然只是用一截斷刀做出來的,可這上頭的血槽,就是64式百葉衝鋒槍刺刀特有的,因為這64式百葉衝鋒槍上的刺刀,是模仿三菱軍刺做的,據說刺入人體里,就會血流不止,傷口呈三菱狀態,很難縫合!」

那把短刀,的確是呈三菱狀,像是一個立體的三角形,有三個血槽。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