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那一身紅衣肚兜的男童整個身子飄起,肥肥胖胖的小手小腳自然下垂,有氣無力的樣子晃晃悠悠飄到李清源面前,瞧見李清源此刻的狀態后,忽然來了精神,接連拍掌起來,歡快道:「有趣有趣,還真感撤去那靈炁抵抗啊?可以的可以的。,看來還真是個能吃住疼的啊?」

Posted On
Posted By rethaperl8476

小男童神色忽然不善起來,嘿嘿怪笑道:「那麼接下來我可要放開手腳了。」

他忽然一手擺向李清源,在他身後,一顆碩大的龍頭緩緩從猶如火燒雲厚重的雲層之中探出一顆龍頭出來。

它將那雙燃燒著赤色火焰的眼眸投向身下不過豆丁大小的小男童身上。

小男童斜手向李清源一指,那條火龍猶如得了敕令,驀然支棱起身子,繼而猶如離弦之箭,咻然奔襲向李清源身上。

這條偌大火龍本應就此將李清源給頂得粉身碎骨才對,只是鄰近李清源的時候,驀然一個旋轉,就此「附著」在李清源身上。

只是不同於尋常的「附身」,僅僅只是附著在表面而已。

可就是如此,直接導致李清源瞬間露出痛苦神色,幾乎不能忍耐,任憑他嗓子乾嚎,但早就被那對火龍燒穿的喉嚨,又能如何出聲?唯有一陣陣凄厲沙啞的低吼而已。

幾乎聞聽不得見。

兩條盤踞在明月之上的赤龍倏然之間瞥向李清源心頭那顆如今不知是殘缺還是圓滿的月亮,如出一轍長嘯一聲,兩條火龍飛掠而去。

轟然之間,李清源心頭那顆明月有一隻雪白小龍龍騰而起,而後整個身子驀然放大,最終那顆心頭明月,猶如一顆龍珠,被那驀然擴大的雪白大龍銜在口中。

雪白大龍張嘴一吐那顆明月龍珠,在空中以銜尾的姿勢周而復始旋轉起來。

本來被那兩條赤龍打壓的只顧著四處逃竄的「戍守將士」紛紛化作一道道靈炁溪流,匯聚成河,繼而化江,最終在那圍繞明月龍珠不斷旋轉的雪白巨龍神通施展之下,形成了一場平地而起,單純由靈炁溪流形成的陸地龍捲。

那兩條赤龍居然就這麼瞧著那龍捲逐漸擴大,隱約之間形成一頭崢嶸水龍的模樣,遠遠觀望而已。

那位飄在空中的小男童終於伸手在李清源眉心一點,笑道:「可以嘗試一下用靈炁洪流抵擋一下這三昧真火了。」

李清源聞言之中,悄然蹙眉,而後一朝釋放自己那蓄勢待發的靈炁「水龍」,那頭靈炁「水龍」無聲長嘯一聲,驟然奔襲出去,所過之處,群星璀璨閃爍,萬里山河凝聚,三顆明月輝映,更有那直達靈台的脊柱大井,錚錚然有金光瀰漫開來。

兩頭赤色蛟龍似乎瞧見這一條水龍之後,戰意昂揚,兩頭火龍以額抵額,猛然看似一個擁抱而已,而後兩頭赤龍便化作了一頭盤山踞嶺的巨大火龍。

水火兩龍,以丹田為界,以丹田明月而始發的靈炁源流為起止,以那條溪流長線為限,隔江對望,遙遙對峙。

李清源的心神芥子驀然出現在水火之爭的那條中心線之間,雖是心神,可仍舊大汗淋漓,一絲絲氤氳白氣從他身上蒸發而出。

那三昧真火本就誕生於元精之中,怎會對元神沒有傷害?

化作心神小人兒的李清源一步邁上那條水龍龍首之上,雪白巨龍緩緩將一顆龍首湊近李清源,張嘴一嘯,於是一道道靈炁凝集於李清源手中,組成了一把熠熠生輝屠龍劍。

李清源的心神小人兒一襲白袍獵獵作響,伸手在劍身上一抹,於是那把本就寒光閃閃的屠龍劍頓時金光流轉。

那條火龍長嘯一聲,率先發起攻擊,先是以巨大龍首撞向坐水龍頭頂的李清源,被李清源靈巧躲避開來后,隨之一個旋身,張口便吐出一道熾熱的火團出來。

好在那條水龍也隨之張口吐出一道粗壯瀑布。

頓時有靈炁哧哧然,升騰起一陣雪白氤氳氣。

靈台之上的小龍焦急地四處飛舞,可是怎麼也下不了靈台,只能眼巴巴瞅著當初帶著自己一起遨遊內天地的雪白老大與李清源一起與那身子隱入升騰而起的白色雲霄之中的赤龍對峙。

兩條水火巨龍呈現對峙之勢,只是那頭火運巨龍仍舊閑暇打量那頭雪白巨龍,正在小心提防而已。

並且不時有一道粗壯火焰躥起,用來防止那一道長劍熠熠生輝的李清源偷襲。

赤龍的目光之中有戲謔,一身三昧真火,最是適合燒灼泯滅元神,想來那年輕人不至於失心瘋到主動沾染。

雪白巨龍瞅見那赤龍的眼神,張口就要嘯出一團雷雲閃電了狂風暴雨,只是卻被李清源伸手阻止。

站在水龍頭頂的李清源即使身上不斷有大片白色大霧升騰而起,不斷燒灼著元神小人兒,但他仍舊微笑望向那頭赤色大龍緩緩道:「我的家鄉有聖人詩曰:東山東畔忽相逢,握手丁寧語似鍾,你可知下一句是什麼?」

那頭赤龍猛然瞪大了一雙有火焰熊熊燃燒的龍目,難以置信!

因為那年輕人居然主動提劍投身自己身側的火海之中,手中寶劍,劍氣如瀑!

李清源唯劈砍而已,一道劍氣如虹,割分天地,猶如「陰陽割昏曉」之中分割昏曉的陰陽之間那一線,驟然自那赤色巨龍之間劃出一道赤色長痕出來。

手中屠龍劍砰然炸碎,渾身也染上那三昧真火,置身火海的李清源雙手附后,唯微笑爾。

劍術已成君把去,有蛟龍處斬蛟龍。。 同時身穿儒服的明太常寺少卿:吳麟征,在皇城東華門外面遠遠的看着街道旁停放的兩具棺材,久久不敢靠近!

站了許多他才離去在召集之前逃難的家屬們,商議道「我輩人都遇險接受命令,我不去做難的又有誰願意去做?我與你共同合作生死與共,簽訂好條約,不會忘記直到入土的時候,這祖先270多年的歷史,到了現在這個地步雖然你也知道錯了!妻兒也在水深火熱之中,我雖身在要位但卻也改變不了什麼!按照法令我必須服從,待我死後要用角巾青衫在穿上單衣,用來表達我的哀愁。」

就這樣明太常寺少卿也準備解開腰帶上吊自盡,卻被家屬救了下來!眾人圍在一旁哭泣道「待祝孝廉至,一訣可乎?」

實際上明太常寺少卿早在城破之前就用石頭把西直門給堵住了,還招募死士抗擊過流寇,如今要是追究下來他全家必定會遭屠殺,所以他才決定要一死,所以順軍士兵們在挨家挨戶檢查倖存者以及病人之時,基本上大多數人家都被劫掠,唯獨吳府沒有被動過。

順軍士兵們走過府前還讚歎道「真不愧是好男子,真忠臣也!」

而明戶科左給事中:吳甘來,見到滿街都是流寇軍隊四處搜查之際,他禁閉府門題詩在府中大堂上寫着「到底誰遺四海憂,朱旗烈烈鳳城頭。君臣義命乾坤曉,狐鼠干戈風雨秋。極目山河空淚血,傷心萍浪一身愁。洵知世局難爭討,願判忠肝萬古留!」寫完詩句之後他就提起放着的佩刀,先殺死了全府家人,在朝府門外走去。

上前就往街道兩旁的流寇士兵們砍去,左右揮舞著砍死了兩個流寇,卻被流寇長矛兵刺死在街上。

明兵部職方武選清吏司主事:金鉉,在皇城國子監附近帶領本部最後5百人與搜查到的流寇短兵相接,激戰了一盞茶功夫后,所率明軍全部陣亡!他無奈只得跳入護城河內自盡而死。

他的母親、妻子得知消息后,紛紛哭泣道「我等命婦,焉能辱入賊人之手啊!」隨即兩人相繼投井而亡。

其弟:金汝潛,替兄長收拾了母親與兄嫂的屍體之後,也隨着一起投井而死!城破躲避戰亂的宮女,有些為了保住貞潔也都成群結隊自殺或者跳河自盡!

隨同一起殉國的還有;明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施邦曜、明大理寺卿:凌義渠、明刑部右侍郎:孟兆祥、明進士:孟章明、明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周鳳翔,與他的兩個妾,明翰林院檢討:汪偉,與他的夫人耿氏、明都察院左僉都御史:王章、明都察院右僉都御史:陳良謨,與其妾時氏、明都察院右都副御史:陳純德、明太僕寺寺丞:申佳允、明吏部員外郎:許直、明兵部武選清吏司郎中:成德,與其母張氏、妻張氏及長子:成茪。

睽微 明光祿寺寺丞:於騰蛟,與夫人林氏、明中軍都督府左都督:文耀,及妹:文莉菊,以及子孫男女共十六人、明惠安伯:張慶臻,與全府上下男女老少、明北鎮撫司錦衣衛指揮僉事:王國興、明南鎮撫司錦衣衛指揮同知:李若珪、明北鎮撫司錦衣衛千戶:高文采,和一家十七口人。

明順天府知事:陳貞達、明中城副兵馬使:姚成、明中書舍人:宋天顯、明兵部車駕清吏司主事:滕之所、明工部虞衡清吏司郎中:阮文貴、明都察院經歷使:張應選、明順天府經歷使:毛維、明武學教授:張儒士、明僧錄司左善世:張世禧,以及二子、明南鎮撫司錦衣衛百戶:王崇、明長州生員:許琰、明順天府儒學教授:張應鉉,等眾官員們此情此景可謂是非常壯烈,可讓成千上萬的降臣們羞愧而死!

遺憾的是大順帝為了防止西宮的宋親王以及其餘被俘藩王們趁機脫離自己掌控,所以就沒讓他們前來吊念大明皇帝,還讓人封鎖消息不許他們知道。

如今大順帝在看着前明官員們有些忠烈有些則奸詐,其中明詹事府少詹事:項煜,在上香時非但沒有哭泣,反而還指著大行皇帝的靈位大罵道「無道昏君!廢臣子、誅武將、用人不才!處事不周,實乃真真正正的大昏君也!竟還想把一切責任都推到群臣身上,而你卻自盡一了白了?」

這話讓大順帝聽后很是不爽,他連忙走過來問道「為何要罵大明皇帝?他哪裏對不起你了!至死之前都在心心念念百姓的大明皇帝,在你心中就是這樣的昏君?」

被謾罵的明詹事府少詹事,依舊不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而是繼續抬杠想在大順帝面前立威,並義正言辭的說道「大丈夫名節既以不全,就當立蓋世功名如春秋齊國相國:姬管仲、唐帝國丞相:魏徵,那般竭盡全力輔助君王。」

然而大順帝自然是不會聽從這種小人的拍馬屁了,他認為這些朝臣們今日可以背叛大明,萬一他日自己身敗名裂那朝臣們又是否會背叛大順呢?在回想起宋親王:朱慈烺,說的一番話,又加上有大順汝侯、大順綿侯等人的竄掇下,最終大順帝決定對前明官員們進行追贓。

午時過後大順丞相就拿着聖旨走到正陽門外宣佈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大順皇帝有令凡京畿之內前明各官員俱要到西華門外清點人數,以便次日朝見聽封,朝見后願去者隨之,願留者任之,若但敢有抗違聖令不來者,斬之!欽此。」

一時間這份聖旨就在京城內外傳開了,前明官員們紛紛報名前往請求覲見,也好加官進爵報效朝廷。

卻萬萬沒有想到早已落入大順帝設計圈套中,的百官們在來到西華門外時看到的不是加官進爵的儀式場面,而是周圍站立着的層層刀斧手,中間身穿紫色常服坐着的大順帝,揮手大順丞相手執花名冊,打開一一點名,還對台下的文武百官們嬉笑怒罵,讓他們恩威不測?

但是大順帝才坐一會兒就不耐煩了,他與大順汝侯起身離去,忽然之間,台下的前明各官員們就被大順重甲兵們拖着,全體拉到宣武門外。

途中眾人愕然之餘都以為是要遭受集體屠殺?而讓不少人嚇昏過去,儘管如此大順重甲兵們還是拿棍棒敲打,如驅趕牛羊一般把百官攆過去。

正當他們絕望之際,一個騎馬的順軍傳令兵來到前面發話道「奉陛下旨意,前朝犯官俱送汝侯大人處聽侯發落。」

於是這一大批人又轉而,被驅趕到大順汝侯霸佔來居住的田府,這位將爺正擁抱着娼妓歡笑,還拿起酒杯飲酒為樂,絲毫不把百官與士兵的彙報當回事,只是不輕易的揮揮手讓士兵們把百官全部押回軍營內待審。

就這樣百官們都被換上了監獄號服,還被捆綁在軍營的馬棚附近待處理,他們餓了一天多,沒有任何送來糧食給他們吃!

次日百官們全部被帶到大順汝侯這裏聽審,本以為有機會可以申冤了?結果大順汝侯根本就不審,也不問任何事情,只是讓人向百官們傳話道「眾人聽令,百官皆以官位獻銀,一品必須獻銀過萬、其下必須過千,痛快獻銀者立刻放人,對於匿銀不獻者大刑伺侯。」

這話一出立馬讓明內閣首輔:魏藻德,首先向大順軍獻財,他一出手就是5萬兩白銀,著時讓大順汝侯高興了一把。

但是根據銀票拿到銀子之後,大順汝侯卻又不高興了!他心想;堂堂一個大明帝國的內閣首輔,絕不可能才這點銀子?便又繼續吩咐順軍對他用了仗刑。

受不了刑法的明內閣首輔開始喊冤道「別、別、別打!老夫門下有一個14歲待着閨中的女兒,願嫁與汝侯大人,還請汝侯大人網開一面放過老夫吧!」

貪財好色的大順汝侯當即讓人前去魏府把千金小姐:魏雪瑩,給送入汝侯居住的田府,等待晚上的侍寢。

由於投降的前明官員實在太多,導致大順汝侯所住的田府(汝侯府)容納不下這麼多人,便把其餘諸人轉送至大順右果毅將軍:田虎、大順前鋒都督:李遇,這兩人的府中拷打。

一時之間棍杖狂飛、炮烙挑筋、挖眼割腸,基本上把北鎮撫司錦衣衛詔獄裏面的十八般刑法全部用在了,前明官員們身上目地只有一個,那就是追贓索要銀兩,不管有罪沒罪!貪污與否甚至有些商人也被捲入其中。

使得京師城內四處都有前明官員的慘嚎之聲,就連城中平民的薪米,也被大順軍搶掠來充當軍用,使得疫情未散的京師附近餓屍遍野!

忙活了一天大順汝侯就索要得80萬兩銀子,他讓手下記入賬本,又標明了官員人數之後,就回去府中來到寢室推開門。

只見坐在床榻上長得如花似玉的年輕貌美女子,她被嚇得連忙抬起頭看着流寇將領回答「我爹爹他還好嗎?」

大順汝侯坐在桌子旁倒了杯酒一飲而盡,說道「你爹他很不好!現在沒折了就想拿你來抵押。」

魏府千金就問道「爹爹他到底欠了你們多少兩銀子?為何要被關在大牢裏面?」

喝了一杯酒的大順汝侯就回答道「你爹,乃是堂堂的內閣首輔,你們府中銀兩至少有30萬兩銀子?而你爹才捐了5萬兩銀子,按照布穀的規定首輔官員至少得捐10萬兩銀子,所以剩下的5萬兩銀子,就由你來還吧!」

隨後大順汝侯就一步步的靠近魏府千金,上前一把摟住她就往床榻上按倒,開始拖去襦裙的衣裳,還用手壓住手臂親吻她的嘴唇,使得魏府千金很是抵觸,她不停地反抗著,畢竟眼前的流寇將領歲數都這麼大了,而且還有鬍子人又難看。

但怎奈掙扎不過力氣大的流寇將領,就這樣眼睜睜的流着淚,被流寇將領侮辱了一次,這還不算完事後,大順汝侯還招來下人道「來人吶!把魏府千金送入軍營內充當軍妓,另外在去把魏府給布穀查封了。」

。 待周圍煙塵散去,奚淺才看清戰場的情況。

金毛鼠群損失慘重,兩隻四階的被炸成重傷,其餘的全部斷了生機,但是五階的那隻卻沒多少傷痕,突然它暴怒發狂,沖向赤血蜂王。

蜂王本就比它傷得重,此時更是不及它,其他赤血蜂也因為受傷幫不上忙。

奚淺心神一動,對蜂王傳音,「你答應和我契約,我就幫你」她挺喜歡赤血蜂的。

「你做夢,我不可能和人類契約」蜂王很生氣,這個人類居然乘火打劫,果然人類都很無恥。

「你看,和我契約,不僅你不用死,你的族群也不會死,難道你不想救它們嗎?剛剛可是赤血蜂自爆救你們的」奚淺無恥的說道,為了契約,她也是拼了。

赤血蜂咬牙,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確實如此,「如果我們契約,我的族群你也能善待它們嗎?」

「那是肯定,這個我可以像你保證」奚淺沒想到還有贈送,簡直不要太興奮。

「好,那你怎麼幫我,還不快點,我快支持不住了」

「等著,一會兒我攻擊它的神魂,有一息的時間,你抓住機會,我們聯手殺了它」

奚淺運起神月訣「就是現在」,她和赤血蜂一起動手。

「噗!」赤血蜂的翅膀直接穿透金毛鼠的腦袋,瞬間金毛鼠沒了氣息。

其他金毛鼠見此紛紛撒腿就跑,奚淺像四周扔了十幾張爆裂符,再補上一道流月劍,原本就受傷的金毛鼠全都倒地不起。

奚淺轉身看向赤血蜂王,其他赤血蜂戒備的盯着奚淺。

「怎麼,想反悔?」奚淺調侃的看着蜂王。

「誰反悔了,只有你們人類才會出爾反爾」蜂王激動的口吐人言。

「你會說話??不是才五階嗎?」奚淺被蜂王嚇了一大跳。妖獸都是五階開靈智,能傳音交流,七階才能開口說話的。

蜂王白了她一眼,「不小心吃了一顆果子,就能開口了,廢話那麼多,還要不要契約得」

「要,怎麼不要」奚淺趕緊上前,在識海里畫了一個平等契約,手抵在蜂王的額頭,嘴裏默念口訣「契」,瞬間神魂多了一絲聯繫。

蜂王複雜的看了一眼奚淺,沒想到她結的是平等契約。

「怎麼樣?你的傷丹藥有用嗎?」結契后奚淺問。

「低階丹藥對我沒用,不過對它們有用」蜂王指著其他的赤血蜂。

「吶,這個應該有用」奚淺遞了一瓶四品回春丹給蜂王,「它們能用這個嗎?」

蜂王結果玉瓶打開,瞬間一股濃郁的藥力飄出來,「可以,妖獸身體不比人類」它覺得跟着眼前這個人類似乎還不錯。

奚淺聞言,給剩下的十多隻赤血蜂都發了一顆回春丹。讓它們療傷后就去收割戰利品了,把金毛鼠的內丹全都挖出來,又把屍體都收進儲物袋,反正她儲物袋都空着,這些妖獸屍體能賣不少靈石。

等她收完,蜂王也睜開了眼睛,「你還真是,連二階金毛鼠都不放過」

「你不懂,那可是靈石」奚淺一副你沒見識的樣子。

「對了,你們怎麼跟我走?它們也可以住在你的靈獸空間嗎?」

「當然可以,我們赤血蜂和別的妖獸不同,只要我和別人契約,那赤血蜂群能和我一起的」蜂王回答。

「那好,你們把要帶走的東西收拾好,我們準備離開」

。 很多人的眼睛都已經紅了,大家吵吵嚷嚷,一邊揮舞手裡的工具,向村西頭走去。

其實村民當中也有一些懂事的,不想去鬧的,但是他們看見大多數人都要鬧,便也跟著去看看熱鬧。

於是幾乎滿街的村民,浩蕩盪的出了村子。

猛少得意地笑了一笑,沖手下一揮手,「上車,我們回縣裡!叫他們狗咬狗一嘴毛,明天,我們派伐樹車來,把大樹全放倒!」

「猛少真高!不用我們動手,那個姓張的現在不好辦了!弄不好的話,被村民們直接砍倒!」

「猛少,您太擅長用計了!」

打手們恭維著。

猛少相當得意,鑽進了車裡。

打手們紛紛跳上汽車。

剛要發動,忽然有一輛吉普車從村外急駛而來。

吉普車在村委會大門前「咔」地一聲停下來,相當寫意地一停。

車門打開,從車裡鑽出來一個人。

是仙風道骨的歐道人!

「你們不能這麼就走了!」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