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馬糞海膽的內臟是不能食用,但是它的膏非常的香。我們食用的就是它的膏,這個膏雖然看起來有點像是雞蛋黃,但是它吃起來口感更像是龍蝦的蝦膏一樣。」

吃完海膽就是今天中午的重頭戲了,小青龍。李方用力的把小青龍的頭給掰下來,去除蝦尾上的殼,白白的蝦肉散發着誘人的光澤。李方張大嘴巴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還沒吃下去,就忍不住驚嘆道:「這小青龍,我連鹽都沒加,但是它吃起來又香又嫩又鮮又甜,這味道無法言語,來海島之前不是沒有在飯店裏吃到過,但是吃起來完全沒有這種感覺。這小青龍沒有添加任何調味料,吃起來卻不輸那些大飯店裏做出來的味道。」

吃着沒有添加任何調料的海鮮,喝着新鮮的椰子汁,李方感到無比的滿足。

看着李方一副無比滿足的樣子,可饞壞了直播間里的觀眾,彈幕里全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這野生的海螺真大啊。」

「這一口小青龍下去,看着就爽。」

「你們難道沒感覺到嗎,方子在這海島上,除了沒有吃到動物的肉以外,什麼都吃到了。之前是椰子和石斑魚,現在是大海螺和龍蝦。」

把椰子裏面殘餘的一點兒椰子汁喝光,李方拍拍肚子滿足的坐在竹床上。

「吃的好飽,現在的我只想躺在這竹床上,吹着海風好好的睡一覺,這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

李方正準備睡覺,突然一道黑影從樹林中飛出來,叼走了李方扔在圍欄外面還沒來得及埋掉的龍蝦頭。

李方被嚇了一跳,那東西速度太快,以至於李方根本沒有看清楚是什麼東西。

「你們有看見剛才是什麼東西來過了嗎?」李方對着攝像頭問道。

有的人說不知道,有的人說應該是只鳥。

不過剛才攝像頭是對準海面的,剛好把那個黑影拍進去了,直播間里剛好有諾諾安排錄製視頻的人把它錄製進去了,他通過回放把這個黑影給調查出來了。

「方子,剛才來的這是紅隼,是隼科的小型猛禽之一,屬於國家II級保護動物。分佈範圍很廣,非洲、古北界、印度及中國,是比利時的國鳥。」

「嚇了我一條,原來是只隼啊。不過這紅隼也太不是東西了,盡然搞突然襲擊,嚇死我了,還以為是什麼呢。」

「看方子這被嚇的,臉都變白了。」

「不知道方子有沒有尿褲子,哈哈。」

「讓你們失望了,尿褲子到是不至於,不過的確是被嚇了一條。不過看見它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之前在水潭邊洗的黑鯛是不是也被它給叼走了。上次黑鯛消失不見的時候附近一個腳印都沒有,如果不出意外應該就是它的傑作了。」

這時,那隻紅隼不知道怎麼想的,可能是光龍蝦頭還沒有吃飽,所以飛了回來,停留在了離庇護所不遠的一個樹上,還發出刺耳高叫聲aakyakyakyakyak。

李方這下子看清了,這是一頭體型不大的小紅隼,李方氣它嚇自己,撿起一塊小石頭就扔了過去,不過純屬泄憤而已,那石頭連紅隼毛都碰不到。

不過小紅隼還是被嚇了的飛了起來,飛到空中轉了幾圈見沒有什麼危險以後又飛了下來。

李方見小紅隼被他扔的石頭嚇的飛起來,哈哈大笑了起來。

初衷模样 小紅隼還是在那裏發出刺耳高叫聲,李方估摸着它應該是餓了,從養著石九公的竹筒裏面抓了一條石九公,遠遠的扔給了它。

這隻小紅隼一開始還警惕的看着李方,不過見李方沒有靠近以後,一下子從樹上飛了下來,叼起了石九公在庇護所頂上轉了兩圈以後飛走了。。 以一敵多,最講究一個「快」字。

先以最快速度解決一個或多個敵人,減少敵人數量,起到震懾其餘的敵人的效果。

甚至能做到不戰而勝。

周離殺到還飛在半空的食肉屠戶身邊,施展三十六路連環刀,第一刀,第二刀,第三刀……在恐怖肉身力量的加持下,原本勢大力沉的重刀,被他用成了速度快到難以看清的快刀。

其威力自然不言而喻,要遠超規規矩矩施展數倍!

初衷模样 漫天刀影瞬間爆發,一大片赤色怒焰瘋狂傾瀉,空氣中水分大量蒸發,變得無比乾燥,一同被蒸發的還有食肉屠戶滿身的陰氣戾氣。

轟!

第十六刀狠狠劈下,巨大的力量貫到地面,宛如平地起炸雷,食肉屠戶被狠狠砸進地面,大地猛地震顫,土石飛濺,原地直接被砸出一個人形土坑。

食肉屠戶身上出現了許多深可見骨的傷痕,刀痕中有赤芒閃爍,每一刀都攜帶着赤霞真氣,不斷打入其體內。

鐺!

第十七刀,意外發生,食肉屠戶舉起一隻手臂,看似是血肉之軀的手掌,卻堪比銅牆鐵壁,生生接住這一刀,震得氣浪翻飛。

食肉屠戶雙眼血紅,怒吼一聲,手掌猛握,試圖將長刀捏碎。

周離速度更快,迅速抽刀,讓食肉屠戶一把握空,繼而毫無縫隙地再度銜接刀法。

砰!

碎石飛濺,食肉屠戶見徒手碎刀不成,不顧一切強行起身,身上頓時多了數道傷痕。

它的肩膀被一刀劈開,骨骼破碎,能清晰看到肩頭一片血肉模糊,滿是碎肉碎骨,但卻無法對其行動造成太多影響。

食肉屠戶伸手從背後抽出一柄煞氣凜凜的殺豬刀,陰氣瀰漫,隱隱傳出無數人的慘叫哀嚎,不知道殘殺過多少人。

當!

空氣中火星迸濺,長刀與殺豬刀碰撞,尖銳的金鐵交擊聲掀起一圈肉眼可見的衝擊波,如勁風橫掃開來。

咚咚咚!食肉屠戶身形暴退,每一步都踩爆石磚,碎石四濺飛射。

它承受不住刀上傳來的巨大力道!

「你究竟是人是鬼!」

食肉屠戶開口說話,無比暴躁。

為什麼人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他又不是修士,幾乎沒有半點法力!

哪有人類單憑肉身之力,就能與鬼怪相提並論!

這不可能!

周離沒有回答,冷漠出手,刀法再劈,簡直勢不可擋,一刀刀疊加下,威力爆發無匹。

鐺!鐺!

鐺!鐺!鐺!

長刀連劈,鋒利的風罡吹颳起周圍大量土石。

食肉屠戶感覺刀上的力道越來越恐怖,它越發沒有招架之力,只能不斷倒退,連連倒退踩出大坑。

空氣爆鳴,一片虛影間,周離連斬至三十二刀。

砰!

炸裂聲響起,食肉屠戶一隻腳踩爆石磚,深陷進了地里,一個踉蹌險些失去平衡。

刀光再舞,帶起灼熱火焰,產生極端高溫,燒得食肉屠戶身上冒起黑煙。

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

噗嗤!

食肉屠戶手臂上的血肉炸開,只剩下森白色的手臂骨骼握著殺豬刀。

殺豬刀上也出現了裂痕。

第三十六刀!

長刀上繚繞着赤色火芒,洶湧澎湃,帶着至陽至強的氣息,勢不可擋地猛劈而下。

一張完全被染紅的血紙錢忽地飄落,正正好擋住這一刀。

轟隆!

陽氣與陰氣碰撞,原地瞬間產生大爆炸,血紙錢頃刻間粉碎,殺豬刀也咔嚓一聲爆開。

白色氣流+2。

一道來自殺豬刀,一道來自血紙錢。

殺豬刀是一件邪器周離並不意外。

但那張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血紙錢,也是一件邪器?

血煞書生居然付出一件邪器為代價,救下了食肉屠戶。

原本必殺的一刀被分散了力道,導致食肉屠戶找到了逃跑的間隙,付出一條手臂,成功脫離了周離身邊。

它站在遠處,雙眸血紅,神色暴怒,一隻手臂空空蕩蕩,一隻手臂只剩下白骨,手掌部位的骨頭還被粉碎了。

「你覺得,真的能救它嗎?」

周離平靜望向血煞書生,意念一動,赤霞真氣,引爆!

只見食肉屠戶身體里亮起赤芒,那光芒越來越亮,從無數傷口中透體而出,逸散出火焰。

它的軀體不斷膨脹、漲大,終於到了極限。

轟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食肉屠戶原地炸開,如煙花般,碎肉碎骨被赤火燒得一乾二淨。

僅有一塊拇指大小的血肉最為堅挺,數個呼吸的時間才被赤霞真氣焚燒為灰飛。

隨後,一道綠色氣流飄了過來。

綠色的?

周離又驚又喜,迅速想到了一個可能。

食肉屠戶的境界是八品,所以爆出的氣流才發生了變化,變成了綠色。

這麼說,他全力爆發下,有能力殺八品初期。

他現在有所消耗,但也尚有餘力。

或許可以嘗試勾引一番,引出閻七。

想到這,周離結束燃血秘法,氣息頓時衰弱了一大截,表現出消耗嚴重的模樣。

見到他氣息衰弱,剩下的四隻厲鬼想也不想,瞬間撲殺而來。

紙人抬着的黑棺開啟了一角,探出一隻長滿蛇鱗的乾枯手掌,朝着周離拍來。

水女新娘長發如萬千根針,洶湧絞殺。

水鬼船夫催動玄煞黑水,化作一柄長刀,隔空斬來。

血煞書生取出一支染血毛筆,對着周離輕輕一劃。

趁你病,要你命!

這一刻,血煞書生感覺虧了,它看出來周離的難纏,於是救下了食肉屠戶,不想它們被逐個擊破,要是早知道周離只能爆發那一小會,就不浪費一件寶貴的邪器去救食肉屠戶了。

轟隆!

響亮的爆炸聲響起,煙塵如土龍般衝天而起,周離衣袍裂開,倒飛出去,身上有一道血淋淋的掌印,那是黑棺中的厲鬼所拍,脖子上有一道血痕,是血煞書生一筆劃出來的。

其餘的攻擊都被護體真氣擋住。

實際上他能全部避開,但既然要演就得演得真實些,不受傷,怎麼說明他氣數已盡。

亲亲我嘛 接下來就是在搏殺中爆種,將這四隻厲鬼一一幹掉,但自身也受了重傷,瀕臨死亡,從而引誘出閻七——周離把劇本都想好了,前提是閻七真的躲在暗中。

正當他用長刀撐起身子,準備進行慘烈搏殺的時候。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忽然席捲全身,讓他全身寒毛倒豎,肌肉緊繃,彷彿被洪水猛獸盯上。

不只是他,四隻厲鬼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險,水鬼新娘甚至炸了毛,全都停止了對周離的襲殺,滿是不安地看向一個方向,彷彿在等待什麼降臨。

噗通,噗通……

周離心跳加速,他也感受到了,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要來了。

遠處,一個扭曲的、模糊的高大魔影出現。

咚、咚、咚。

它如同一座魔山,每走一步,都會震得大地顫動。

伴隨着它的出現,那個方向有數不清的孩童聲音傳來。

「我好痛……我好痛……」

「為什麼我會在這裏……」

「爹、娘,你在什麼地方,我好想你們……」

「是誰,是誰殺了我們……是誰……」

周離眼神微眯,看清了那究竟是什麼東西,背脊不禁升起一陣寒意。

那是一個由黑霧組成的人形鬼怪,鬼怪身上有無數張孩童面孔,密密麻麻,表情各異,恐慌、害怕、憎惡……他們各自說着各自的話,組成令人煩惡的吵鬧聲。

成百上千孩童所融合而成的厲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