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這些大人物,我去跟人家說,我一個小蜜,跟我睡覺太多,耽誤了課程,你們托個門路跟學校領導打個招呼讓她及格吧?

Posted On
Posted By rethaperl8476

我丟得起那人嗎?

再說,大學里的事,跟單位不一樣!

單位是一級壓死人!

大學里的任課老師,要是不想陞官的,校長也拿他沒辦法!

。「這個巴頓,他現在在哪裡?」

「怎麼,你想現在就去找他嗎。」

「你說呢,時間再拖下去,會長她們的性命會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都不知道!」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對方的老巢非常的隱秘,至今都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裡。」

「你也不知道嗎。」

「你認為呢。」

王末沉默了,怪不得自己完成感知不到會長她們的位置。

「那就先這樣吧,既然知道了對方的名字,以後再慢慢尋找。」

·

此時,一間昏暗的房間之……

《我不想當魔王》第271章.自然源地 國內,一一時不時的打噴嚏,她還以為是霖想她了,一到住處,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整理,就趕緊的給楊昭霖打了個電話報了平安。

「老公,我到酒店了,不要擔心。」

電話那端的楊昭霖,放下手中的筆,起身走向落地窗,透著玻璃仰望天空。「好,在外面注意安全,有什麼事給我帶電話。」

「好,你一個人在家要準時吃飯,我和楊伯說好了,他會每天給你拿飯監督你吃完的,你可要好好聽話,回去給你獎勵。」

「獎勵?什麼獎勵?」某人嘴角勾起一抹壞壞的笑。

「……」一一被他似笑非笑的提問給問住了。

她沉默了許久,電話的結束的前幾秒嬌羞的說了句,「秘密」便掛斷了電話。

聽着她軟糯甜美的聲音,楊昭霖揚了揚嘴角,盯着手機屏幕上的照片發了會兒呆,收起手機,重返辦公桌。

「總裁,分公司的視頻會議在十分鐘之後開始……」

「嗯,我知道了。」

楊昭霖調整了下情緒,拿着手機起身走出辦公室,來到會議室。

視頻會議已經連線,他前一秒坐下,后一秒王鍇就把會議要用到的文件放到他的面前,而另一位特助呢,則是在調試設備。

一切準備就緒,會議開始,他們坐在一旁一絲不苟的做會議記錄。

「媽,今天劇組不開機,我陪你出去逛逛怎麼樣?」

放好行李,一一跑去問了製片人和導演,確認了今天沒有行程,這才回來邀請老媽的。

她想着一旦忙起來自己自然是一點功夫都沒有的,而今天雖然只有半天了,但不失為一個好機會。

但另外幾位當事人卻不是這麼想的。

說來玩不過是借口,實際他們是為了保護一一,況且,一一工作特殊,劇組一旦開機,忙的連覺都睡不夠也不是沒有的。

「今天算了,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有點累,還是待在酒店裏好好休息休息吧。」

心疼女兒的蘇曉,也不說讓女兒留下休息,乾脆違心的說是自己累了。

可一一明明看到媽媽在飛機上全程都在睡覺,根本不可能累,她猜出這其中的貓膩,很可惜來不及說話,就有人搶先。

「確實,昨晚半夜才睡,今天一大早趕飛機……確實有點累,姐,媽我們倆先回房間補個覺,晚點一起吃飯。」

說完,邵承宇強勢的拉着邵承昊頭也不回的走出她們的房間。

兄弟倆回到房間哪還有剛剛打哈欠的樣子,哪是要睡覺樣子。

如果一一跟過來,就能看到倆弟弟精神抖擻的模樣了。

倆人坐在沙發上拿着手機組隊玩遊戲,玩的那是一個痛快。

「媽?」

「不去了。」蘇曉擺擺手,拿出行李箱裏便攜的水壺,接水燒水。

「可是媽,我今天有空,明天就不一定……」

蹲厕唱忐忑 「沒事,看你們拍戲比逛街有趣,再說了,那倆臭小子都去睡覺了我們要是去逛街,誰幫我們拿?」

迫不及待的催促着,「姑奶奶,我們快點出發吧。」

就這樣三大倆小從莊園里出發,前往最大的商場,任由倆小的選禮物。

說來也奇怪,明明他們還只是個孩子,可不知道為什麼這倆孩子比他們還精明,選的都是昂貴的。

當然,他們這些人也不在乎這點錢。

最主要的還是他們太溺愛這倆孩子了,只要是他們選的,二話不說就讓人開單付款了。

可認真的核對一下就會發現,倆小傢伙選的給媽媽的東西偏多。

嘴上說給外公外婆買禮物,實際呢!大多數照着媽媽的喜好挑選。

不得不說,這倆孩子還真是時時刻刻,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的媽媽啊。

「奶奶~」

聽到寶貝孫子的叫聲,劉玉韶連忙止步垂眸看向懷裏的孫子,目光平移,落在它所指的方向,發現是男士手錶店。

微微挑眉「這次又是誰喜歡的?爸爸?」

小芝士搖搖頭,眼巴巴的瞅著自己選中的東西,「不是,爸爸喜歡媽媽買的,這是大伯喜歡的。」

他這話倒也不假,昭霖確實更喜歡一一買的東西,其他人買的,不算喜歡也不算不喜歡,他的反應並沒有太強烈,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

那就是沒有驚喜可言,即便對方是他自己的兒子。

「看看我們家芝士豆包,真是倆個好孩子,買禮物還不忘帶上自家大伯的。」女人捏捏孩子們的小臉,轉頭看向劉玉韶。

「嫂子你們把芝士豆包教育的太好了,不行我要好好和你討教下經驗,等到……」

「這你就找錯人了,」劉玉韶垂眸一笑,摸摸孫子們的小腦袋,「這倆孩子雖然是我照顧的,但是教育一直是一一和霖兒負責的。」

「一一,霖兒?他們不是都要上班的嗎?」女人半信半疑的看着自家嫂嫂。

「是啊,本來是這樣的,但是現在一一不是不去公司,在家寫劇本了嘛?其實就是為了方便照顧到倆孩子……」

「這樣啊,看來,這教育方法我是討教不來了。」女人故作失望的垂下眼帘。

劉玉韶溫柔的拍拍她的肩,「沒事,等我們回去,你在家裏多待一段時間就明白了。」

「什麼意思?」女人疑惑的看向她,看到她眼底的笑意,頓時明白了。

「霖兒夫妻倆還和你們住一起?他們沒有搬去新房子嗎?」

家裏人都知道這倆人婚前是單獨住的,也知道楊昭賢送了弟弟一套別墅作為結婚禮物。

由於許久不回去了,他們還以為孩子會走路會說話之後,他們就搬過去的,真的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沒有。

要知道,在國內,這一輩的成家之後很不喜歡和老一輩的住一起的。

這着實讓她驚訝了。

「暫時還沒,等孩子們到了上學的年齡,他們就會搬回去了。」

「到時候嫂子你就要感到家裡冷清了。」

「是啊,他們這還沒搬呢,一想到我就覺得心裏空落落的,」劉玉韶說着說着,情緒有些低落了起來。

女人一看不好,連忙打岔。。璇風瓑浼氬啀璇.. 「綠野部落,這是熊地精們自己對他們部落的稱呼,人口不多,呆在綠湖邊豺狼人營地中的不過50來口,除去20多口地精、大地精意外,真正有戰鬥力的熊地精不過10來口子人。」

夜.道格之前對綠野部落偵查時,同樣詫異這樣實力的熊地精是如何戰勝遠超過他們的豺狼人的,因此才在綠野部落中呆了2-3天仔細偵查。

「不過我聽說,他們的族長被路過的人類商隊給雇傭了,帶走了族中大半精銳,如此的話他們能夠擊敗豺狼人也說得過去。」

可惜熊地精不識數,從他們嘴裏聽到的言語又往往詞不達意,讓偵查情報的夜甚至都懶得用逼供的招數,只是躲在暗中偷聽熊地精們的抱怨、喃喃自語便大致清楚了部落里的動靜。

「人類商隊雇傭熊地精,什麼時候的事情?」

碎骨者更是上心,狼牙他們的失蹤便是追逐一隊人類商隊而去,現在又有人類商隊雇傭熊地精,這其中的關係可是不小。綠湖周邊偏僻荒蕪而產出不多,可不是一般商隊會選擇的道路,一年到頭能有個十數商隊路過便已算幸運了,幾乎不會出現兩隻商隊前後腳出現在這片土地上的事情。

「這個、您也知道,熊地精都是群蠢笨的傢伙,哪裏知道計算日子,不過按照我的估算,還有隨後跟蹤人類商隊痕迹來看,差不多是半個月之前吧。」

夜.道格為了這次任務,很是努力,尋找到點蛛絲馬跡便不放手,所獲雖然不多可也有很多有價值的消息。

「人類商隊應該沒有剿殺狼牙他們獵隊的實力,但是加上熊地精的部落,卻說不定了。」

碎骨者作為部落中的智者,腦海中仔細分析著種種可能。

「但是狼牙他們也不是弱者,就算憑藉人類商隊加上綠皮的人馬,也不可能往狼牙他們完全失去蹤跡。不,應該不是他們。否則當時人類商隊就不會被咱們給趕回去了,若不是後來骨火那群沒腦子的傢伙出來攪局,說不定我們早就將人類商隊給拿下了。」

碎骨者一番分析,看似極為有理,但是他卻沒有想到自己在為其尋找借口開脫的目標,正好就是狼牙他們失蹤的原因。

碎骨者的術士等階進階更多是像艾倫那樣,依靠天賦緩慢提升,雖然早年間他也曾遠遊過荒野其他部落,可是天性謹慎小心且愛抱團而居的狗頭人心性,讓碎骨者在荒野中闖蕩沒幾年便回到了自己的部落中。故而它雖然在部落中見多識廣,可對於各種職業者、魔法的想像力和可塑性上,都缺乏足夠的認識。

荒野施法者職業本來就相對較少,且綠湖周邊活動的部落實力不算強大,強大的部落大多佔據着荒野中心繁華的商道附近,誰願意來這窮鄉僻壤生活。

「不過,就算這群綠皮沒有能力對付狼牙他們,可是也不意味着他們沒有嫌疑,夜你再跑一趟去搜尋下人類商隊的蹤跡,我要確認下被雇傭綠皮戰士的數量。」

碎骨者抬起頭,再一次吩咐道。

「是。」

夜躬身應了下來。

「你趁這個機會,再鍛煉鍛煉,狼牙失去消息以後,未來就需要你來撐起大梁了,眼看着你距離進階只有一步之遙。有咱們族裏積攢的精鐵,再讓族人們這兩個月辛苦辛苦,到時候差不多能湊齊你進階職業所需要的物資,我陪你走一趟雷霆部落的神廟,早點幫你把進階職業確定下來,順便學幾個有用的戰技。」

對於進階職業,荒野並非一定像艾倫這樣自己摸索,強大部落之所以恆強便在於他們擁有一些進階職業的傳承,如雷霆部落作為狗頭人的強大族群,他們修建祭祀庫爾圖馬克的神廟,便擁有庫爾圖馬克傳授的十餘種進階職業傳承,能夠為其部落提供源源不斷的強者。而其他非雷霆部落的狗頭人想要通過雷霆部落神廟獲取進階傳承,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需要付出價值不菲的物資,方能從神廟中獲取傳承。

碎骨者的龍脈術士進階,同樣是其早年間在雷霆部落獲得的傳承,甚至他如今修行的冥想法也是在雷霆部落所得到的。乃至狼牙的狂戰士進階,也同樣是在雷霆部落完成,如今狼牙失蹤,為了碎骨部落後續延續,碎骨者便不能不提前為夜.道格這個族中僅存的乾材做好準備。

「謝謝長老!」

夜.道格欣喜若狂,若是這番能夠進階刺客,那麼對於一個前期沒什麼強大戰鬥力的盜賊而言,實力提升卻是極大的。尤其是在碎骨部落中,誰能成為繼碎骨者之後的第二名進階者,便會是未來碎骨部落的繼承人。

荒野部落的傳承,從來都是按照實力強大為原則,碎骨部落里其實絕大多數血脈都是源自於碎骨者,真正不屬於碎骨者的血脈一直處於部落底層,做着諸如挖礦、採集等等低下的工作。故而對於碎骨者來說,不管將族長之位傳承給族裏那個天才,也都是流着自己血脈的孩子。

「不用客氣,只希望你能一直對咱們的部落負責便好。」

碎骨者慈祥地看着年輕的夜,彷彿看到了當年同樣年輕的自己一樣。

「當然,這也是你應得的,努力吧,我的孩子。」

「是。」

夜離開之後,碎骨者心中的直覺讓綠野部落的名字一直在腦海中回蕩。

「不管這個綠野部落跟狼牙他們的失蹤到底有沒有關係,都得給綠皮們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這片土地上到底是誰做主的。綠湖那片土地也還算肥沃,未來我族人口若是繼續增長的話,可以考慮往那邊遷移打獵,早點將這群綠皮趕走也是不錯。」

「只是一直不知道到底是來自哪裏的危險,讓狼牙他們全部消失了,短期內我們部落還是暫且安分一點的好。等到夜打聽消息回來,我帶着他把進階職業完成以後,時間應該便差不多可以對這伙綠皮動手了。」

碎骨者記着夜報上來綠野部落綠皮地精們的規模,然後喃喃自語地說着,一個人做出了影響綠野部落的決定。 最近葉崢嶸一直忙着,很久沒有帶着沈茜一起出去吃東西了。

剛好聽說一家不錯的飯店,又恰逢今天下班早,所以葉崢嶸想帶着沈茜出去吃個飯,順便逛一逛,給孩子買點東西。

作為新手爸爸,葉崢嶸在沈茜懷孕之後,畢生的購物慾在此刻達到了巔峰。

他彷彿是忘掉了之前寧修羽的那回事兒,開始做好了一切當爸爸的準備,小玩具,小衣服,兒童房……

他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只等著自己的孩子降生在這個世界上。

沈茜每次孕檢的結果,他都會仔仔細細的看。一次又一次的確定寶寶在她的肚子裏安穩無虞,就是葉崢嶸最最幸福的事情。

天氣好,心情也不錯,所以他帶着沈茜去吃了頓她一直以來心心念念的小火鍋。

隨着肚子大起來,沈茜的胃口也越來越好,可以吃的東西也越來越多樣化。

葉崢嶸喜歡帶着她去品嘗各種美食,讓他們的寶寶,還在母親肚子裏的時候,就可以見多識廣。

天氣很好,不冷不熱的。

沈茜穿着一件白色的長款秋裙,毛茸茸的衣料,質感很好。裁剪得也很寬鬆,恰到好處的遮住了她的孕肚。

車子緩緩駛出別墅苑子的時候,沈茜忽然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她往後視鏡里看了看,然後便問:「怎麼感覺怪怪的?」

「嗯?」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