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諸將領命離開御書房,兵部尚書蕭恆面帶興奮而來,將募兵處集結百姓爭先恐後入軍的事情告知楚帝。

Posted On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蕭恆的到來,算是這段時間楚帝聽到的最好消息,新軍選拔從三軍中抽取十萬強兵,既然百姓踴躍參軍,楚帝決定招兵十萬,正好補齊三軍的空缺。

「蕭愛卿聽令,募兵十萬,交給楊林,定彥平,武松,林沖四人,告訴他們這十萬大軍交由他們訓練,半年之後朕希望他們可以進入戰場為國建功。」

「微臣領命,這就前往通知四位將軍,讓他們一起抵達募兵處挑選新兵。」

百姓踴躍參軍讓楚帝龍顏大悅,他終於明白,只要為君者心繫百姓,不敢什麼時候百姓都不會拋棄國家。

當真驗證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東瀛姦細接連製造的霍亂,適得其反,沒有破壞楚國安定,反而讓百姓更加團聚。

古有得民心者,得天下,楚帝臉上陰霾盡失,噙著興奮的笑容,這是第一次擁有百姓歸心的感覺,他心裡不禁有一絲感動。

…………..

五天時間轉眼即逝,洛陽城內百姓皆以入軍為榮,十萬新兵招募結束,可募兵處仍是人山人海,很多人因為沒有成功參軍,情緒低落,心灰意冷。

楚帝在白起,李靖,岳飛,冉閔四將的陪同下親臨募軍處,看著激情高漲的百姓,執著的想要為國效命,遠赴沙場。

他愈發覺得要給天下百姓一個太平盛世,讓他們逍遙無憂的生活下去,遠離戰火的摧殘和荼毒。

「蕭愛卿,傳令戶部,凡是沒有加入軍團的百姓,分別發放五兩白銀,同時頒發皇榜,未能參軍者,可前往軍事學院和帝國學院學習。」

楚國軍師學院和帝國學院早已建成,院長分別是姬老和諸葛亮,各部三品以上將領都可前往兩大學院授課,講解行軍打仗的謀略,戰場拼殺的士氣,排兵布陣的策略,刀槍劍戟,十八般武藝的切磋。

一直以來兩大學院都是三軍將士學習的地方,今楚帝決定向全國百姓開放,凡是可以通過選拔之人,皆可進入學院學習。

言訖。

楚帝沒有逗留太久,因為十萬新軍已經選拔結束,白起,李靖四將陪他一起前往新軍軍營查看。

十萬新軍乃是楚國未來最強大的軍團,楚帝將軍營設立在正陽城關,殺神白起,軍神李靖,戰神冉閔,岳飛四人為新軍四大統帥。

楚帝根據四人的推薦,他們麾下所部將交給,楊再興,姜松,異辛,宋無缺四將統領。

正陽關是距離神都最近的一座小城,準確來說並不算是一座城池,往昔梟雄曹操在正陽關內囤積糧草輜重,軍備器械,當楚帝要為新軍選擇軍營時,諸葛亮最先想到就是正陽關。

時至冬初.

天地一片蒼茫,草木凋零,枯葉飄飛,荒野古道上人影寥寥,楚帝一行策馬飛馳,掀起萬丈塵埃襲空。

昨日楚帝收到天門傳來消息,經過西門吹雪,玄冥二老的不懈努力,華佗和葯尊者終於被找到,兩人跌落山崖大難不死,但卻身受重傷,這段時間一直東躲西藏。

天門找到二人,護送返回皇都,葯尊者一身修為強橫,可為了保護華佗,被十二道君擊成重傷,倒是華佗傷勢較輕一點。

楚帝賜下丹藥,讓兩人在帝都養傷,同時他將煉藥師傳承卡使用在華佗身上,並且在系統的幫助下,在華佗和葯尊者體內種下神火,一舉助二人都成為煉藥師。

此舉乃是楚帝計劃之一,新軍選拔結束,要想讓他們修為快速提升,除了堅持不懈的訓練外,丹藥的輔助必不可少。

有了華佗,逍遙兩位煉藥師,新軍將士再也不用為丹藥發愁,楚帝有信心在最短時間內,訓練出一支無往不勝的尖兵刀鋒。

三個時辰的路程,轉眼間就過去了。

此時。

楚帝同四將已抵達正陽關下,寒風微涼,孤山兀立,兩側山腰上枯木殘葉隨風而動。

「正陽關,軍師推薦的地方的確不錯!」

讚許聲響起,楚帝抬首微眯眼眸,環顧四周,臉上浮現滿意的笑容。

「入關!」

雄渾之聲響起,五人嘶風縱馬飛奔向前,鎮守關隘的守軍將大門敞開,五道身影飛縱戰馬進入。。 看着月光戰袍附帶的專屬技能,宇恆的眼睛都快瞪圓了。

夜間比賽?

攻防兩端全體成功率?

提升5%?

宇恆此刻就差朝着天空放聲大喊還有誰。

同屬黑色裝備的大力球襪NB吧,可是在月光戰袍面前就顯得有些黯然失色了。

進攻鼓舞固然可以讓球隊短時間內攻勢大增,但畢竟只是在某一方向起到效果。

與之相比,月光之舞的綜合效果就要強上太多了,攻防兩端所有的成功率均提升5%,一場比賽疊加下來,至少將實力提高了一倍。

见色起意 至於技能所要求夜晚比賽的前提,宇恆絲毫沒有擔心,和大多數運動項目一樣,足球正賽通常會被安排在晚上進行。

…………

美滋滋地穿上月光戰袍,宇恆特意跑到了鏡子前照了照,可惜系統裝備在現實中根本不會顯示,宇恆臭美的想法最終只能作罷。

裝備的事情告一段落,宇恆又重新翻起系統的技能欄,鑽石技能提升器一直放在手中,不使用掉宇恆心裏總有些奇癢無比。

雖然宇恆現在已經擁有了多個帝王級特技,但抱着蚊子腿再小也是肉的想法,獲得鑽石級特技貌似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認真翻找了一通,宇恆最終還是把目標鎖定在【倒三角傳球】上,作為最初接觸到的幾個特技之一,宇恆對這個技能有種說不出的獨有情鍾。

選擇!

確認!

提升!

技能欄中,【倒三角傳球】特技上閃過一道金黃色光芒,等宇恆再次查看,技能已經提升到了鑽石級。

【倒三角傳球(鑽石級)】

說明:此技能僅限於足球比賽中在對方底線附近時使用,傳球的精準度以及弧線角度受玩家屬性影響可上下波動。

技能效果:在對方底線附近,可以傳出精準的反向傳球,對宿主身體素質要求極高,處理不當易受傷。

面對歐美級級及以下水平的後衛將有95%的傳球成功率,對手實力每提升一級,傳球成功率下降5%。

宿主跑動時速超過35時,有12%受傷率。

體能消耗:18

……

技能裝備雙雙豐收,宇恆已經很久沒有享受到這樣的待遇了,此刻他正偷偷溜到陳靜妍的房間,嘴上還哼著小曲。

「咱老百姓,今兒晚上真呀真高興」

「咱老百姓,今兒晚上真呀真高」

「咱老百姓,今兒晚上真呀真高」

這一夜註定難以入眠,人們或是興奮,或是難過,又或者經歷了一場場翻雲覆雨。

…………

拿下歐聯杯,宇恆一刻也不敢停歇,第二天天剛亮他就乘坐最早的飛機趕到北部國家——瑞典,因為兩天後有一場生死攸關的官司將要等着他去打。

對於這場H公司赤裸裸的陽謀,宇恆也沒有過多的辦法,受迫於對方給予的壓力,他甚至連律師都沒有請到。

宇恆當然不會放棄為自己正名的機會,但大多數人乃至中國球迷都不看好他,畢竟是在對方的老窩審判,法官情感上偏向H公司是絕對的事情。。 第496章

第一天酉時三刻,陳瑜等礦奴交出一天收穫,正在各自貪婪地平躺在地下河裡。一為洗去身上灰塵,同時也為讓自己喝足了水。

地下河是活水,陳瑜這次沒有特立獨行,而是跟孟元璋、董會以及陶昆等礦奴躺在一起。一日勞累,陳瑜佔了肉身強悍的便宜,至少白皙的身上只有汗,未出油。

這一日,陳瑜只挖到二百五十餘顆原石,本以為會受到什麼處罰,四下向其他人的竹簍打量,發現自己的收穫還算豐富,而以為的處罰並沒有出現。

董會住在陳瑜左手位,孟元璋住右手位、陶昆住他對門。晚上吃水煮帶殼高粱時聽陶昆說,丁礦六區其實很受重視,但這個礦區的出產始終不高,便是擅長尋脈探穴的高手修士,沒說不出具體原因。

再者,其他礦區的礦奴動輒上千,似六區這樣才百十來人,林隊正甚至葛礦監等人,也不會隨意處罰。

「對了陶大哥,林隊正、張什長還有那位葛前輩都是什麼境界?」陳瑜想了想問道。每個新礦奴都會對逃離抱以希望,而且了解身邊情況,乃是修士的本能行為,陳瑜認為打聽這些,並不會暴露自己的秘密。

哈哈的笑聲自三人口中傳出,不止他們三人,其他人同樣發出難聽的笑。

「葛前輩是結丹初期境界,樟木礦場的隊正和什長,全都是築基境界,只是實力有所區別。」陶昆透過原木門縫,向陳瑜意味深長道:「另外,劉貴平等監工手裡,都有探察靈氣、法力以及神識波動的法寶,此寶不甚靈敏經常出錯,但稍有蛛絲馬跡,他們會立刻知道!」

竟還有這種寶物?

陳瑜下意識地想摸摸綁在臀股間的幽光劍,至少現在,此劍還沒有被發現。他在如意宗收集的大量玉簡里,並沒有對這種寶物的記載。實因此寶正如陶昆所說不甚靈敏,而且其最大的用途,是為了防止劉貴平等監工中飽私囊。

也就是說,那種能夠探察氣息的寶物,更多的是針對靈石而去。至於說到其不甚靈敏,這裡是礦場,靈氣之充裕簡直令人驚訝,在這種環境探察靈石,能靈敏就真的見鬼了。

陳瑜有白玉戒,以小花出神入化的空空之術都不能取,白玉戒里的靈石當然足夠安全,但陳瑜卻大感憂慮。

這一晚,陳瑜躺在厚厚的稻草上,閉上眼睛於心中推衍著驚天一劍、心中有訣以及擒龍手、碎星拳,更是暗自於心中依著紫陽真訣的運轉,想象著一身法力正在被他催動。

儘管身陷囹圄,陳瑜作為修士的自覺,繼續刻苦修鍊而不敢荒廢。況且,他確實比這裡其他修士更有優勢。

第二天,還是昨天的孔洞。寅時末,陳瑜精赤的身上開始泛起紫霞之際,就意味著他終於有了法力可用。確定劉貴平等監工再次聚在河邊喝酒閑聊,迅速更深入孔洞,數次施展土遁術下潛數十丈深,祭出幽光劍任其沒入石壁,這才著手逼出丹田金針。

有了昨天的經驗,金針取出的很順利。丹田一陣輕鬆,儘管早有所料,陳瑜仍然忍不住心中歡喜。握拳,感受著體內雄渾的修為之力,這種渾身充滿力量的感覺再次令他迷醉。

稍稍平復心緒,陳瑜寶相莊嚴,右手食中二指捏著劍訣點向自己眉心,紫霞照耀了狹小的洞府。一盞茶的工夫,終於自行取出禁錮神識的金針。

長舒口氣,再次睜開眼睛時,這個滿是岩石,入目滿是灰暗的洞府變得清晰明澈。神識深入這些岩石全力擴張,他再次清晰的察覺到周身十二丈範圍里的一切。

比如,洞府中正在歡快跳躍的濃郁靈氣,比如,深藏於岩石之中,數十顆極不規則的靈石原石!

終於重新和這個世界融為一體,陳瑜此前從未意識到,修仙竟是如此美好!

忍著眼淚,平復心緒。陳瑜氣沉丹田,抱元守一,開始今日最重要的事情,晉陞境界!

陳瑜乃紫陽宗親傳弟子,他的師父更是大長老,平日修鍊自有師父和師姐操心,他無須像內門、記名弟子那樣拼盡全力只為功法。因此,他有大量時間和機會,可以接觸到傳功殿收藏的各種典籍。

在傳說中的古老時代,凝氣境其實只有十層境界,修士到了凝氣十層即可著手築基。只是歲月流逝的同時,令很多事情發生了改變。如今的修士即使有傳說中的靈丹妙藥,也必須直到凝氣十五層才能築基。

陳瑜已經是凝氣十二層修士,他此時,晉階的是凝氣十三層。

其實自凝氣十層,丹湖化海以後,接下來境界的晉陞,除了令一身法力更精湛之外,唯一的標誌是神識範圍的擴大。

以凝氣十層,神識擴張可籠罩十丈範圍為例,只要神識可籠罩周圍十三丈,即可算是晉階成功。

狹小洞府內紫霞璀璨,陳瑜被籠罩在內,從外面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但此時,陳瑜心神下潛內視己身。

無邊無際的丹海,似燒開的水一般已經沸騰。磅礴的法力亂而有序的,湧入全身經脈洗髓伐骨。那縷真火,仍然在潛入海面,然後從另一頭躍出。若是將真火移動的所有軌跡相連,可以發現,這些軌跡其實是個球體。

意識繼續下沉,直沉入海底,陳瑜再次看到那顆紅提的殘留。

這裡是礦場,異常悶熱,連劉貴平等擁有法力神識的修士,長時間在這裡逗留都滿身油汗。陳瑜進入的這個孔洞更顯悶熱,洞口不遠處還有挖掘過的痕迹,今日深入之後,一路上岩石非常完整,說明沒有人能承受這裡的高溫。

可陳瑜被禁了法力神識,進入之後除了悶熱再無所覺。這說明他的身體承受力非常驚人,甚至超過了劉貴平等正常修士。

陳瑜認為,他的特別,應該源於那顆紅提,也就是丹海底部這些殘留的果漿。

如今以意識靠近,陳瑜終於察覺到當日陸臨風所說的,那股非常隱晦的氣息。他的見識有限,無法判斷這種氣息究竟是什麼。

但他心中有些明悟,這股氣息,非常神聖!

晉階凝氣十三層非常順利,不到一個時辰,陳瑜腦中一陣轟鳴。神識散開時,所籠罩的範圍終於十三丈!

不過,晉階之前出現在他神識里的那數十顆靈石,此時看去少了幾顆。但是第十三丈範圍,又多了五顆。

睜開眼睛,今日的修鍊即將結束。陳瑜一邊平息著仍在激蕩的法力,另一邊,目光看向躺在地上,那兩顆金針。

劉貴平等監工擁有探察靈氣、神識和法力的法寶,這是一個巨大的隱患。紫陽真訣在隱匿斂息方面非常出色,職方司弟子並沒有掌握完整的功法,但是依靠這種特性,仍然可以潛近敵人以打探各種隱秘。

但陳瑜不敢冒險,特別是初晉凝氣十三層,境界尚不穩固,身上難免會有修為波動。其次,身為修士,只要開始思考神識就一定會出現波動,這種波動非常隱晦,陳瑜不敢冒險。

最後,作為修士,其實時時刻刻都有天地靈氣湧入體內,同時每時每刻,都有濁氣被排出體外。也就是說,自踏入修仙界的第一刻,自第一次成功引靈入體開始,修士其實時時刻刻都在修鍊。

只要修鍊,就一定會產生修為波動。若因此被那件法寶發現,結局如何已經無需多想。

「大爺的風臨城羅氏,我定要你城破人亡!」猶豫良久,陳瑜心中發狠。撿起地面兩枚金針,站起身施展碎星拳,在這個小洞府一陣發泄。

但是最終,他只能無奈的撿起數十顆原石,施展土遁術離開洞府。然後,找一無人處,捻起兩枚金針,帶著更深的屈辱,一枚插入自己眉心,一枚插入丹田!

陳瑜平生第一次施展三元鎖神術,為自己!

施術已畢,陳瑜委屈地差點哭了。這次,他是被自己蠢哭的。

剛才只顧著晉階,只顧著痛恨風臨城羅氏,陳瑜忘了從白玉戒里,取出其實也維持不了幾天的靈果以及糕餅小吃。

摸摸眉心再摸摸肚子,金針入體,他再次沒了法力沒了神識,直到明天修鍊的本能出現,他對這兩枚金針無能為力。

義無反顧的,中午陳瑜吃完了所有高粱飯。感受著口中酸餿,陳瑜將自己這次遭遇,再次算在風臨城羅氏的頭上。

這一天晚上,離開礦場時陳瑜沒有帶走幽光劍。

從這一天起,陳瑜每天晚上都會潛心推衍驚天一劍、心中有訣、擒龍手和碎星拳。同時每天早上開工,他都尋找其他避靜孔洞,借著此地濃郁的靈氣刻苦修鍊。幾日之後,靈果和糕餅終於消耗殆盡,陳瑜只能每天都努力的,將水煮帶殼高粱全部吃完。

如此日子已經過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來,小花始終沒有出現。陳瑜從初時的期待,終於慢慢變成了擔憂。

小花沒死,這一點通過魂血陳瑜可以確定。但它很可能遇到了麻煩,以致於這麼久還沒有過來救自己。

時間再過一個月,陳瑜輕鬆的,晉階到凝氣十四層境界。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