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帝毫無徵兆的出手,身影化為一道劍海,直擊黑袍老者過去。

「人劍合一?」

「你竟達到人劍合一之境,現在本尊改變主意了,交出她們二人,本尊收你為徒。」

「休想!」

楚帝怒喝聲回蕩在蒼穹之下,一道劍海開天闢地,橫貫九天,落下。

唰。

一劍斬落,蒼穹顫抖不息,彷彿隨時會破碎,化為虛無。

老者瞳孔微微一縮,一抬手,一道虛影從身上脫離,前行中,虛影瘋狂擴張,眨眼之間,高達數丈。

「好久沒有遇到你這般劍道高手,今日本尊就陪你好好玩玩!」

話音落下。

巨型虛影手臂張開,高舉迎上斬落的劍海。

轟隆!

轟隆!

炸天巨響傳開,虛空劍海破碎,楚帝身影在無窮的氣浪下倒飛出去。

這一飛,足足百丈之遙。

一口鮮血飛濺而出,楚帝目光錯愕。

本以為率先出手,攻其不備,可以有一線機會。

現在看來老者強大程度,非他能夠撼動。

人劍合一神通,尚且被他一擊攻破,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將他擊敗?

楚帝身影跌落地面,緩緩穩住身形,昂首朝著黑袍老者看去。

此時。

洛璃突然沖了上去,沖著黑袍老者暴喝道,「你要抓的人是我,放過他們,我這就隨你離開。」

「否則,你只能帶回去一具屍體。」

「你是在威脅本尊?」

「你以為沒有了你,神魔域就奈何不了大夏帝了?」

「想死,屍體也可以!」

黑袍老者陰狠毒辣,詭譎的笑意騰起,身影一閃,掌中暗藏無窮的力量,凌空落下朝著洛璃拍打過去。

「爾敢!」

楚帝暴喝一身,身影騰起,朝著洛璃暴掠過去。 0031千幻面具

歐陽慧倫悠閑的看著滿場的眾人爭先恐後的押注,沒有一個人壓自己贏,心裡那叫一個喜啊。

隨後小鐲靈的消息,讓高興的歐陽慧倫更加激動不已,這不僅僅是發了,簡直大賺特賺啊。

原來,洪星波不識貨,那面具竟然是一件能夠進化型的頂級仙器,只不過目前是受損狀態需要修復,但也在頂級靈器級別;可以收入體內溫養慢慢修復但需時太長,想快的話就得需要找天材地寶煉製修復了。

使用也很簡單,滴血認主即可隨心而動,水火不侵,帶上能夠防神識或精神力探查,也具有防禦型,防禦精神攻擊,同時具有幻化功能,變換成另一張臉;另有一個附加作用,避水避火避毒環境可自由呼吸。

我去,這面具也太逆天了;連忙手放入懷中悄悄的滴血認主,將面具收入精神世界內溫養。

千幻面具,頂級仙器,仙界百變星君之物;一場大戰後,百變星君失蹤,其面具被打落後下落不明。

沒想到,竟然在這得到。

歐陽慧倫默默不語,看來這個世界不簡單啊,以後找機會定要好好查探一番。

人群漸漸散開,賭注下完,總計價值超百萬兩黃金,不愧是驚天賭局。

對此賭局,解石人已緊張得直冒冷汗,顫抖的手遲遲沒有下刀。

洪星波見狀,不耐的走過去將其趕走,拿出一柄小刀,親自操刀起來。

石屑紛紛落下,石塊很快就小了一圈;歐陽慧倫暗暗稱奇,緊緊盯著洪星波解石的手,將其手法記住,在腦海中不斷演練推敲,吸收其精華融入自身的感悟進行改進;良久,渙散的瞳孔從新聚攏起光芒,一套屬於自己獨有的解石手法成。

時間恰恰好,就在歐陽慧倫剛回過神來;然群眾便傳來驚呼聲「出了,出了,好大一塊陽綠,頂級的淺陽綠,算得上中上品玉石,無限接近上品了。」

歐陽慧倫望向洪星波,果然,收刀的雙手中拿著一塊碗口大小淺陽綠。

洪星波見到歐陽慧倫的眼神,笑而不語,揮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歐陽慧倫起身緩步走到自己的石塊前,伸手入懷從乾坤鐲中隨便拿了把上品靈器的匕首,抬手就是一刀切了下去,順便一大塊角邊便剝離而出;隨之,手揮舞得越來越快,小碎石塊很快落滿一地。

看到歐陽慧倫如此下刀,眾人臉上肌肉抽搐,心裡狠狠一抖;第一次見到如此粗暴解石的,也不怕直接把料切沒了。

解石,越到後面越慢越細,得慢慢磨才不會發生切壞料的事情;可這位八王子倒好,直接拿刀大開大合的切了起來。

收起來,那手中的匕首貌似很厲害啊,削鐵如泥,切礦石跟切豆腐玩似的。

沒一會,一人高的石塊便剩的只有面盆大小了;這時歐陽慧倫才稍稍慢了下來,切下的也不再是碎石塊,而是一張張像紙一般薄薄的石皮。

隨著歐陽慧倫再次一刀的滑落,一抹泛著幽綠的黑色光芒閃現;出貨,歐陽慧倫將手速完全的慢下來,緩緩的一層層削著石皮。

漫長的煎熬總算結束,離得最近的洪星波突然雙腿打顫倒坐在地,一臉的不可置信,用手指著那切出的料哆嗦道:「頂…頂級…..墨…..墨玉。」

「啊,頂級真玉,墨玉,,完了,完了,輸了。」

「一天連續出奇迹,這八王子也太好的運氣吧;這下輸慘了。」

「不弱於帝王綠的墨玉啊,還是這麼大塊頭的,僅次於八王子手中那快帝王綠,早知道壓八王子就好了。」

人群頓時一下炸開了鍋,哀嚎聲四起。

呵呵,你們要壓我了,我還賺個毛線呀。

一局贏下超百萬兩黃金,還得到珍貴玉石,真是不錯,以後有機會再搞一把。

收起心思,心情大好的歐陽慧倫開口道:「這局,是我贏了,沒有問題吧?」

洪星波癱坐在地,歐陽千翎和歐陽慧清也全呆愣住,無力的趴在桌上。

見到沒人做聲,開口說道:「既然無人反對,那就是認同我贏了,夢兒,收拾起來,回府。」

「是」柳如夢也高興的不得了,甜甜的回了一聲,麻利的收拾起戰利品來。

等待柳如夢收拾好,暗中給軒轅素蓮傳了個音,便牽起夢兒的小手在眾多目光的歡送下飄然離去。

沉浸在大輸的痛苦心情中的眾人,都沒注意到,場中,少了一位絕色佳人。

。 原來,這裏的金屬人在大約一萬年前開始出現,壽命相對較長,最早的一批大多還存活着。

金帝便是那最早一批開啟靈智的一個,一路慢慢強大起來,成為了這裏的帝王。

那時候的它還只是低級靈尊,直到數十年前,金元素再現世間,它吸收了大量金元素,才快速變強,達到了高級靈尊。

而原本這裏只有它一個靈尊,另外三個低級靈尊也是在金元素出現后,才突破的。

金帝感受到了秦楓的強大,以及他體內的金靈體,深深臣服。

秦楓催發金靈體,以金之力灌注進入金帝體內,同時祭出仙源石等寶物,散發仙氣,並牽引四周靈氣與金元素,令得金帝吸收。

短短一個月,金帝的實力便突飛猛進,達到了初入九重天靈尊之境。

金屬人不需要對於天道有太多的感悟,只要攝取足夠的能量,便能強化它們的身軀,強大力量。

只見那金帝身上散發出耀眼的金屬光芒,身體堅韌無比,秦楓以凌天劍斬在其上,只能留下淺淺的傷痕,想要破開,必須動用全力。

見此,秦楓頗為滿意,將其收入玄魂戒中,卻是繼續以金之力蘊養,希冀着它能變得更強,成為靈仙般的存在。

只不過,這需要漫長的時間。

隨後,秦楓便離開了那裏。

又過了一年時間,經過了數片海域,他終於望見了天靈大陸,將要回歸故鄉。

青雲龍舟劃過海面,朝着天靈大陸快速駛去,沒多久,便是抵達海岸邊。

再次回歸天靈大陸,秦楓頗為開心,畢竟這裏才是自己的故鄉,自己的根。

天靈大陸曾遭遇大陸之戰,陷入魔靈與仙靈之手,而如今有着一部分已經重歸天靈,段天仇等人已然回來,開始重建。

秦楓曾聽到過傳來的消息,天靈在漸漸發展,走上好的道路。

他騰空而起,快速飛行,尋找著人煙。

不一會兒,他便發現了一座城市,到那裏詢問一番,得知了想要的消息。

當初,聖仙宗出面,與魔靈大陸、仙靈大陸以及段天仇等天靈高層達成了共同協議,天靈大陸的三分之二已歸還,主要是東邊。

段天仇等人回歸后便沒有再劃分國家,而是統一管理,都城立在聖保羅,一干高層都在那裏。

他們修建了天宗府與軒轅府,經歷過浩靈大陸上多年的修鍊,以及見識了聖靈大陸,加強了二府的修鍊條件與模式,對於年輕一輩有着更高的要求。

茶糜少女 同時,在大陸各處構建起了不少傳送陣,加強交流、便利交通。

得知了段天仇等人所在之處,秦楓沒有多停留,徑直向著聖保羅行去。

沒幾日,他便來到了聖保羅城外。

這裏曾經也蔓延戰火,被摧毀,後來被魔靈、仙靈之人霸佔,得以修建。

而現在,此城重歸天靈眾人之手,被再次修建,變得更為宏偉,四周佈置著不少禁制、陣法,加強了防禦力量。

千年之內,魔靈與仙靈不得再對天靈出手,但千年之後,定會迎來恐怖的侵襲,故而天靈已經在着手準備,加強防禦,積極備戰。 庄塵對於這樣新奇的技能表示很喜歡,與六隻小黃狗的談話都讓他有些膩歪了。

他想要出去嘗試與更多的動物,交流來驗證自己。

不過很快他便發現,這些技能只能夠與一些從死亡之洞裏面,逃脫出來的動物進行交談。

那些變異的動物已經有些狂暴不堪,完全沒有辦法正常溝通。

這就讓他覺得有些頭疼,看來這個技能還需要大大的升級。

畢竟這是一個喪屍與怪物的末世。

庄塵在得出結論后就匆匆的離開。

正當他要離開這裏的時候,發現一個殘缺的大廈下面有着一個小小的物體。

他貓著腰穿過那些重重的怪物、喪屍。

在遇到的喪屍面前,他又蹲下身子保持不動,隱藏着自己的身形。

他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強者氣息。

但是很顯然看他的這一個動作,很顯然已經非常的熟練。

應該不是第一次這樣做。

庄塵饒有趣味的雙手環胸,坐在樓頂搖晃着自己的雙腿。

將下面的景象盡收在眼底,他將目光放在那小小的物體上面。

只是對方把他的容貌給遮掩起來,他無法辨別他的性別。

「吼……」

一陣劇烈的震動,嚇得那一團小小的物體不敢動,躲在暗處瑟瑟發抖。

眼看那一個喪屍,就要扭曲著自己的步子向他緩緩靠近。

越來越靠近的氣息,還有眼前出現的哪一個鞋子,小傢伙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喊出聲來。

「砰!」

就在喪屍的伸出手要觸碰到他的那一刻,突然喪屍的身體被一道力量給控制住。

一把將他強勢的扔了出去。

庄塵一個瞬移來到了男孩的身邊,拉住了他的手臂逃離了這個地方。

身後卻有着喪屍追趕着他們。

男孩微抬起頭看向庄塵,眼淚在他的眼眶裏面打轉。

看着身後那一批喪屍,心中有種后怕的感覺。

庄塵帶着他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躲了起來,順利的將這一批的喪屍給甩掉。

眼前的這個十一二歲男孩臉上塗抹著泥巴,遮住了他原本的容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