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要知道,當時他可是帶著我和余菲菲兩個人,還拖著大師伯的屍體,從兇險重重,九死一生的仙人洞里出來。可以說為了我倆,他差點搭上自己的性命。然後又養育了我十八年,我沒有任何理由怪他。

Posted On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我和三戒從葉知秋店裡出來,天已經黑了,我沒叫陸飛開車來接我,原本是打算自個兒叫的士回去,現在既然三戒也來了,自然是他開車送我回去。實際上,我正好也兩件事想向他確認,一是關於他的身世,二便是關於那件墨氏祖傳之寶——玄冥印的歸宿。

師父曾經交給我半塊玉佩,是大師伯臨終前給他的,據說大師伯的兒子身世,有另外一半。我一直懷疑,三戒是我大師伯的親孫子,所以另外半塊很可能就在他的身上。

至於玄冥印,我曾經答應過那位鎮魂,會幫他找到墨氏後裔,然後將玄冥印以及他的陰魂,一同交到墨氏後裔的手裡,而三戒就姓墨,所以他極有可能就是我要找的墨氏後裔。

在回我家的路上,我對三戒說道:「戒哥,有件事其實我一直想問你,只不過以前你記不得以前的事,我覺得問了可能也是白問,現在既然你已經大部分恢復記憶,我覺得該問問你了。」

「什麼事?」

「我記得你本名是姓墨吧?」

「是!」

「那你父親也是姓墨?」

「自然。」

「所以,我說你是真正的墨氏後裔,沒問題吧。」

「沒問題。」

「那麼,你見過你爺爺嗎?」

「沒有。父親活著的時候曾經說過,他很小的時候就跟我爺爺失散了。不過據他說,我爺爺是玄門中人。而他之所以會和我爺爺失散,是因為仇人的追殺。」

聽三戒說到這,我幾乎已經可以肯定,三戒就是我大師伯的孫子,因為無論他的年齡,還是他父親的經歷,以及他爺爺是玄門中人這一點,都跟大師伯十分吻合。更何況他也姓墨,如果他不是大師伯的孫子,那就真的是太多巧合了,我可從來不相信巧合。

我定了定神,說道:「我想我知道你爺爺是誰了。」

我話音剛落,三戒一個急剎,將車停了下來,我身體往前一傾,腦袋差點撞到前面的副駕台,好在我系著安全帶。

三戒猛地轉頭看向我,雖然他戴著墨鏡,但我知道,他就是在看著我。

「我爺爺是誰?」三戒直截了當問道。

我也沒打算跟他拐彎抹角,回答道:「我的大師伯。」

「你大師伯?」

「對!」

「他在哪兒?」

「已經去世了,不過他臨終前,曾經交給我師父半塊呈半圓形的玉佩,他說這半塊玉佩其實是一塊玉佩一分為二,至於另一半,在他兒子的手裡。」

聽我這麼說,三戒立刻從身上取出來半塊中間鏤空,雕琢十分精美的半圓形玉佩,與師父當初拿給我的半塊玉佩幾乎一模一樣。

「是不是這樣的玉佩?」三戒問道。

我立刻點頭道:「沒錯!就是這樣的玉佩,而且那半塊玉佩現在就在我家,待會去了我家,我可以拿給你看看。」

「好!」

三戒收起玉佩,立刻發動車子,驅車往我家方向駛去,相比剛才,他明顯加快了速度。

雖然他沒說什麼,臉上也沒什麼表情,但我感覺得出來,他心裡其實很迫切想知道真相。

不到二十分鐘,我倆便趕到我家,余菲菲和夏冰早就回來了,兩人正在客廳里看電視,見三戒跟著一塊來了,余菲菲有些驚訝,但她也沒多問。

我領著三戒去了書房,然後將師父交給我那半塊玉佩拿出來,與三戒手裡那半塊玉佩剛和能夠拼成一塊。

三戒許久沒有說話,倒是也沒什麼表情,不過我能感應到他氣場的波動。這說明他的情緒其實受到了很大影響。

過了好一陣,三戒才抬起頭來沖我問道:「我爺爺的墳在哪兒?」

「在川南,我師父住的地方,他一直幫大師伯守著墳。」

「等你有時間,帶我去看看。」

「好,看到你師父一定很開心,師父的一大心愿,就是幫大師伯找到他的後人。」

我說著,話鋒一轉:「對了,除了這件事之外,我還有一件事。」

「何事?」

「你等等。」

我從柜子里將玄冥印找出來,遞到三戒面前,問道:「你認得這個嗎?」

三戒接過玄冥印,翻來覆去仔細看了一會,說道:「這是一枚法印,我見過。」

。「明天早晨六點半,道場等我,不許遲到,否則——」

臨睡前,鳳緋池送沈汐禾回她房間,在她房門外,他拉著一張臉,表情臭得很,冷冰冰地開口。

「不會遲到的。」

沈汐禾定定地點頭,「晚安,師兄。」

然後將門一合,準備睡覺。

「等會兒。」

鳳緋池額角黑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第362章暴走蘿莉不想拜師(17)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大丈夫能屈能伸,假庄睿為免受皮肉痛楚老實交代所知一切情報,這時候認個慫沒什麼可丟人的。

「你千里迢迢投奔啥都沒帶?」

羅非非常懷疑,既打算投梁山不交投名狀怎麼想都是有問題的,起碼沒有誠意。S級武器不偷摸一件半件的,A級的防護道具好歹也要弄半袋子吧。

「我倒是想撈點好東西,問題我沒這個時間。」

假庄睿稱第一時間發覺不對立即主動打申請出任務偷渡過來,由於資歷淺薄,服化部連一套像樣的軀殼都沒有下發。由此可證穿越廳的科員根本不招其他科室待見。

「也就是說你這次來除了提供一個可有可無的情報外,你對我沒有任何的用處。」

「喂你夠了,我冒極大的風險過來通風報信,你一句謝謝不說居然挑剔老子?!」

這擱誰身上誰受得了,假庄睿暴跳如雷,猛地拉開辦公室大門。在外偷聽二人組一時不備摔進來,齊齊以吾皇萬歲萬萬歲的姿勢趴地不起。

假庄睿一回身,食指畫出一個漂亮且不做作的弧度,準確無誤指向羅非所站立的方向大吼一句。

「老子要是再回來老子跟你姓!」

「記住你的話。」羅非揮揮手作為歡送。

皇甫雲追着假庄睿去了,羅富搞清楚來龍去脈也馬上追出去,幸好倆人都沒有走遠。

「她那張賤嘴你心裏還沒數,你現在走了又能去哪裏。好啦,彆氣啦,跟我回去吧。」

「我不!除非她求我回去!」

「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要奢望。」這種情況直至宇宙毀滅都不會發生。

皇甫雲一臉莫名,「你們到底在吵什麼?誰能好心告訴我一下下,你們抱團孤立我很過分。」

假庄睿沒工夫搭理皇甫小可憐,用力把人撥到旁邊,對着無辜的羅富猛噴唾沫星子。

「全世界都在通緝的傢伙現在有什麼驕傲的,她憑什麼看不起我,我好歹也混到正式事業編製,不像她現在是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他已經徹底打聽過一遍,總局提起CC0202的沒一個不搖頭的,業績好頂個鳥用,情商低,嘴巴欠。

「活該被封殺!你跟着她也不會有好下場!」

羅富苦笑出聲,早早上了賊船現在是想下都不來的,只能一條道走到黑。

「罵了這麼久你氣也差不多消了,看我的面子和我回去吧,我們討論討論下一步怎麼辦。」

「…我回去豈不是要和她姓羅!不行!」回去面子往哪裏擺。

羅富笑笑安慰道:「她自己一向說話不算數的,你幹嗎要當真,和她認真你就輸了。走啦走啦~」

連哄帶拽的羅富又把人拉回辦公室,羅非看到去而復返的人哼笑一聲。

「喲~這不是羅睿嘛~怎麼回來了~」

「拜託你任性分分場合給我閉嘴吧!」

怒吼一嗓子的是羅富,真是難得霸氣這麼一回。

入夜,羅富為羅氏一族的新夥伴接風洗塵。為了慶賀此次順利會師,羅富特地在研究所外的空曠草坪上搭架子燒烤。

結果野外BBQ的提出者親自實操搞的周圍是烏煙瘴氣,嗆的在場所有會餐人員流淚又咳嗽。羅富慶幸此刻羅非不在,若在免不了冷嘲熱諷。

「總部正在監視這邊的一舉一動,她這時候跑出去幹什麼?去哪裏也不說。」

「放心,她不會丟下我們的。」

羅富其實大概知道羅非要去哪裏,不過在監視階段無法說破。反正羅非一定會回來接自己,根本不用着急。另一個小夥伴的話就不一定,得看有無利用價值。

「現在我比較擔心的是沒有我看着,她可能又會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比如釣魚執法什麼的。

无端猜测 圍繞監控視頻的大光頭們愁眉不展,CC0202再次時空穿梭。目前進入哪個空間需要排查才能重新鎖定。失去目標人物,擬定的計劃暫時無法執行。

「通知技術部所有科室聯線所有時空比對腦波追蹤。」

「這不現實,技術部除了一科和二科負責維護,其他科室全力修復時空漏洞。」

「還項工作沒有完成嗎?已經這麼久了…」

「你什麼意思?你質疑技術部的工作能力完全可以發起投訴。」

技術部大佬離座,其餘幹部級視線一致看向穿越廳廳長。哪壺不開提哪壺。

這個穿越廳啊,以前總仗着業績好從來不把其他協作部門放在眼裏。這次闖大禍,科員居然接連叛逃下界,無形之中增加全局上下的工作量。現在怎麼有臉指責技術部的工作進度,雖然事實就是這樣。

「今天先這樣,散會。」

下課鈴聲一響,學生們如出圈的羊群一窩蜂湧出灑滿大街。女學生們一邊往嘴唇上補色一邊討論今天去哪一家商場消遣,她們青春活潑各個魅力十足,所經之地每每能吸引不少目光。

當然也有例外的,有個女學生從始至終保持距離,謹慎小心的走在樹蔭底下,身上穿着灰藍色的舊毛衣完全不起眼。偶爾聞見張揚的笑聲,她會不受控制的抬起頭飛快偷看幾眼,眼裏帶着羨慕。

笑聲最清脆的女孩是全校有名的可人兒,容貌出眾成績也很優異,身邊有不少追求者。那些環繞在旁的女學生也各個都是白富美級別,人以類聚,發光體總是和發光體扎堆的。

「那個怪人又再偷看,噁心死了。」

「偷偷摸摸真是讓人倒胃口。」

「是那個有名的怪怪女。」

「我知道她,聽說她六年級的時候還不知道什麼是胸罩,一直都是穿背心。」

乐乐 「開玩笑吧,這也太蠢了。」

爆笑聲四起,被稱作怪人的女孩敏銳的覺察正遭到嘲笑。斑駁的樹影投在倉皇而逃的背影上,充斥嘲諷之意的笑聲如影隨形。

女孩一口氣跑回家,來不及回到自己的房間,一個中年婦人擋在過道上。婦人的發色和瞳孔顏色和女孩一模一樣,五官卻不太相似。表情極為嚴肅,眉頭緊皺看女孩的眼神帶着幾分厭惡。

「你今天晚了。」

「對不起,媽媽。」

「現在去做禱告。」

輕聲應下,女孩跟在婦人的身後一起進入客廳開始做禱告。

月亮爬進樹梢,夜晚格外的寂靜,街頭尋不到半個人影。直至午夜凌晨,一戶獨棟的老舊房子前顯現出一抹身影。

鞋子每踩一級台階都會發出輕微的吱呀聲,呼吸聲在門把手處徘徊,一隻蒼白的手撫摸著窗框。片刻后是一串輕柔的敲擊聲,一下,兩下,一下,兩下…不斷循環著。

睡夢中的女孩突然驚醒過來,拉開床頭燈四處尋找聲源,女孩很快發現敲擊聲是從窗外傳來的。

无端猜测 「誰在哪裏?」

無人應聲,敲擊聲依舊不斷。女孩爬下床戰戰兢兢的靠近窗邊。

「是誰?」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