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藏鋒,此世間唯一不會產生創傷的劍,經歷上千年的時光,依舊不曾改變的一把劍。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除此之外,沒有一把劍可以像藏鋒一樣,在極致的力量撞擊之下,閃耀劍的光芒發出了顫動,終於在一記撞擊的時候,徹底斷裂。

「怎麼會……這樣?」

大叔愣住了,他看著手中劍,頓時喪失了自信,慌亂之中拿起另外一把劍,徐錦猛地一甩劍,直接將這把劍彈下了擂台,接著又是下一把,當大叔所有的劍都掉到了外界,他已經沒有再戰的力量了。

「結束了大叔。說實話,你這樣小偷行為,真的讓人看著不爽。」

徐錦的劍對著他的脖子,這一刻,他是必死無疑,裁判也已經宣判了大叔的失敗,因為徐錦剛剛做了一個下刺的動作,那個意思就是,大叔已經被他殺了。

「我確實是掠奪了很多人的劍,唯獨那把閃耀劍,卻是別人送給我的,可為什麼,它還是斷掉了。」

大叔的眼神相當迷茫,好像他的理想跟著閃耀劍一起破碎了,徐錦搖了搖頭。離開了,這個大叔已經沒救了。

「沒事吧。」

回到觀眾席的徐錦差點摔倒,若不是徐石拖住他,他就砸到旁邊的人了。

「沒事,就是有些用力過度了,那傢伙的實力不弱。」

「看出來了,他會的很多。」

剩下時間,徐石都坐在位子上休整著,使用的力量這麼多,他自然也會累。

他不知道的是,徐石此刻正在總結,徐錦的各項能力判斷,他一直在暗中坐著統計。

藏鋒倒是看到了,徐石這小子把所有人都當成了對手,他不允許自己在不了解別人,他要準備一套對付所有人的招數。

時間很快的過去,後續的比賽遠不如剛開始的精彩,戰鬥的人實力再強,也沒有辦法在底牌盡出情況下堅持太久,剩下的人都是到了現在還沒有展示出全部實力的人。

「我會對上青鳳,是你沒有打敗的人呢。」

「那就看你能不能打敗他吧。」

「我只能說儘力而為。」

徐石還是像往常一樣謙虛,藏鋒看著徐石的背影,頓時饒有興趣。徐石的天眼心神,和青鳳的無塵劍心,到底誰更強,他還想要看一下呢。

徐石緩緩的走向擂台,青鳳從對面上去,兩人的臉上都掛著微笑,不過,徐石的微笑比較僵硬,而青鳳的微笑更顯得自然一些。

「徐石兄,這場戰鬥,我期待已久了。」

「彼此彼此。」

青鳳將自己的劍拔出劍鞘之中,對著徐石。

「你不拔劍嗎?」

「啊,這個劍可是拔不出來的。」

「是嗎,我還做不到讓你拔劍,你果然足夠強大,拿來吧,我會用實力證明,我值得讓你拔劍!」

青鳳此時說的話,比他平常說的話多得多,看來,遇到了對胃口的對手,即使是十分高冷的人,也會變成話癆吧。

徐石笑笑,他不能告訴青鳳,自己的劍是銹劍,裡面是碎掉的利刃,就算拔出來也不會有什麼作用,這樣會使他受到打擊的吧。

裁判宣布比賽開始,青鳳和徐石同時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半空中,兩人的速度都是很快,劍法也都是十分迅速的,兩人從半空中打回地下,又從地下大刀擂台的另一邊,不斷的轉移戰鬥的位置這場戰鬥,已經超出人類的範疇了吧!

。 換完衣服,洗簌完后的汪蠻蠻就已經從樓上下來,同一時間,陳晨也已經起床,刷牙洗臉換好衣服坐在了餐桌后。

「陳晨姐,早啊!」看見陳晨姐出線,汪蠻蠻微微一笑,跟她打了一聲招呼。

「早。」陳晨回應了一聲。

汪蠻蠻坐在了陳晨的身邊,輕聲一笑。出聲問道:「陳晨姐,昨晚睡得怎麼樣?還能習慣嗎?」

「挺習慣的,真的是謝謝你啊。蠻蠻。」陳晨看着汪蠻蠻,輕聲一笑,點了點頭回答道,「這段時間我呆在這裏,就得給你添麻煩了了。」

「哎呀,陳晨姐。別這麼說呀,你能夠呆在這裏,是我的榮幸,你想要住多久就住多久,最好是一輩子住在這裏,這樣我才能夠更加的高興呀!」

汪蠻蠻伸出手握住了陳晨的玉手,笑嘻嘻地開口說道。、

「我要是一輩子住在這裏的話,恐怕某人都會不樂意呢!」

說着這句話的時候,陳晨還特意抬起頭,撇了一眼剛剛從廚房裏走出來的「某人」。

「這房子是我的,可不是某人的,某人要是敢有什麼意見的話,我第一時間就把他趕出去!」汪蠻蠻並不是一個傻子,很快就理解到了陳晨口中所說的「某人」是誰,所以她也是非常霸氣地說道。

剛剛從廚房裏走出來的許隊長頓時一臉懵逼,看着兩人,開口說道:「你們在說些什麼呢?」

「沒說什麼,早餐好了沒有?」汪蠻蠻淡淡開口。問道。

「還有一些,我進去拿。」

許林拿了一些油餅出來,放在了餐桌上,開口說道:「好了,就這些,吃吧。」

陳晨看了一眼餐桌上的早餐,俏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對着許林說道:「小林,你挺厲害的的啊你。我還以為你只是對於正餐挺有心得,沒有想到這種早餐茶點你都能夠做得這麼厲害,看樣子你偷師學藝了不少啊!」

聽到陳晨的話,許林只是笑呵呵一聲,開口說道:「這些年走南闖北,所以就跟了不少廚師學了一些東西。」

「行了,不要誇你一下你就驕傲起來了!」汪蠻蠻沒好氣的白了許林一眼,怪裏怪氣地說道。

聽到這話,許林哭笑不得。頗為無奈的在心裏說道:「什麼啊,我哪裏有驕傲啊?」

哎,女人啊,真的是跟她們不能夠講理的啊!

在吃着早餐的過程中,許林見只有汪蠻蠻和陳晨二人,讓他的臉龐上露出了疑惑之色。開口問道:「對了,怎麼就只有你們兩個?奈奈呢?」

這座別墅里,除了在場的許林、汪蠻蠻還有陳晨外,還有陳柔,張瑩以及潘忠義都是住在這裏的。

後面奈奈也是為了要照顧汪蠻蠻,所以也住在了這裏。

反倒是袁夢,她到是有着自己住的地方,所以並沒有住在這裏,不過在別墅里也是給她預留了一個位置。

只不過。張瑩在公司里加班,而陳柔自然也是需要在她的身邊保護她,所以她們兩人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來別墅里住了。

哪怕是回來。也只是拿一些換洗的衣服,然後匆匆離開。

至於潘忠義,昨晚吃完飯因為自己的公司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需要處理。所以並沒有在家裏。

那麼今天家裏應該就剩下他們三人還有楚奈奈,那麼楚奈奈人呢?怎麼沒有見到?

聽到許林的詢問,汪蠻蠻的心情頓時就變得不好起來,斜着眼眸看着許林,語氣變得有些冰冷起來:「怎麼?一大早起來就想着你的奈奈了?」

聽到汪蠻蠻那語氣里的酸味,許林摸了摸鼻子,開口說道:「什麼啊,她不是現在也住在這裏嗎?那她怎麼會沒有來一起吃早餐呢?再怎麼說她也是來照顧你的好不好?」

「哼,誰知道你心裏想的是什麼?」

汪蠻蠻努了努嘴巴,心裏暗暗想道,旋即俏臉上露出了冰冷的神色,淡漠地開口說道:「她今天有課。所以早早就到學校里上課了。」

「上課?」

聽到汪蠻蠻的回答,許林愣了一下,問道:「上什麼課?」

汪蠻蠻回答道:「關於護士的培訓課程,怎麼?那麼想念她不成?用不用我把地址告訴你好讓你去找她啊?」

汪蠻蠻酸溜溜的話語讓許林訕訕一笑,急忙搖了搖頭,開口說道:「啥啊。我就是問一問而已,你不要那麼緊張嘛!」

「切,誰緊張了?我有必要緊張嗎?我沒事幹嘛緊張?」

聽到許林的話,汪蠻蠻就像是被踩到了腳跟頭似的一樣,急忙辯駁了起來。

聽到兩人的對話,坐在一旁的陳晨忍不住一笑,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兩公婆真的是有趣,有必要在這裏互懟秀恩愛嗎?」

陳晨的調侃讓汪蠻蠻的俏臉上瞬間就飄過一絲霞紅,旋即嬌嗔一聲,說道:「誰,誰跟他是兩公婆了,陳晨姐,你可不要瞎說,我,我還沒有答應要嫁給他呢!」

許林在這個時候也是露出了驚訝之色,問道:「不是吧?咱們都已經訂婚了你還不嫁給我?」

「訂婚了又怎樣?訂婚了又不代表結婚了,還是可以反悔的好不好?更何況現在還有人結了婚又離婚的呢!」汪蠻蠻口中發出了一聲嬌哼,旋即又是說出了這一番言論。

聽到汪蠻蠻的話,許林頓時目瞪口呆,看着她開口說道:「還能這個樣子?」

汪蠻蠻口中發出了一聲嬌哼,出聲說道:「怎麼不能這個樣子?怎麼?真的以為我就必須得跟定你了是不是?」

許林頓時就變得有一些慌張起來,怒聲說道:「你敢!除了我你誰都不能跟!」

「你想得有點多!我想跟誰那是我的事情,用得着你管嗎?」汪蠻蠻嬌哼著說道。

這個時候,陳晨看着汪蠻蠻一副認真的模樣,也不由得着急起來:「蠻蠻,你不會是認真的吧?這種事情可不能夠隨便開玩笑啊!」

見陳晨居然真的着急起來,汪蠻蠻也是哭笑不得起來。

。 于勒都自然不願硬攻步度根,只是戰場之上,他並非真正主帥,而如今主帥的狼煙一直上升到天野,全軍將士都收於眼底,如此明顯的軍令于勒都無法裝作視而不見。

而他其實也清楚,呼廚泉不會不顧大局,城中的情形大概也確實不容樂觀,但如今援軍未至,如何讓于勒都以弱勝強?

呼廚泉並不會告訴他。

是夜,呼衍于勒都在山林中燃起火焰,大火如浪潮般在荒山裡捲起層層火海,燃燒的樹炬在黑夜中猶如赤色的炭石,在熠熠閃爍著光芒,無論馬邑城上還是城下,皆被這熊熊火光所吸引。

于勒都則命令軍中全部熄滅火把,調轉方向,從西北方靠近浴水,繞了一個大圈,從步度根南側繞到了他的西側,隨即沿著浴水一路西行,月光下粼粼的波光指引著他們奔向敵營。

等到距離步度根營寨三里處,遠遠能看見營中搖曳的火光,于勒都傳令全軍驟然點亮火把,隨後他振奮士氣,在戰前進行演說道:「如今敵軍身處浴水兩岸,南岸不過萬餘,而此前我軍數擾敵於南,今夜襲於西,敵軍必然不備!勝機好似鷹鷂,不中則無影耳,諸君當隨我速戰速決!此戰若勝,鮮卑師老無功,必然北還!」

他高呼道:「萬勝!」諸將士也齊呼道:「萬勝!」

當下全軍提速,于勒都作為主帥鞭馬賓士一馬當先,大軍如同一條鐵流湧入步度根營中,眾人高舉著斫刀,拉滿了弓弦,只等著鮮卑人出現在眼前,將這滿腔殺意化作一地鮮血與冷嚎。

但匈奴人撲了個空,營寨固然燈火通明,但大軍殺入后卻發現空無一人,刀與劍都無處砍殺,只有茫然地面面相覷。

呼衍于勒都駕馬停下,他下馬進入一座營帳,焦躁地打量著帳內的布置。帳內幾張胡床收拾地井井有條,兵戈架上也空無一物,看到這裡,于勒都如何還不明白敵人已經看穿自己布置。

鮮卑人的布置會止於避戰嗎?一股懊惱的情緒湧上心頭,他出帳重新上馬,命親族傳令下去:「撤軍,撤回廣武!」呼衍于勒都顯然顧不上呼廚泉安危,此刻他不再撤軍,恐怕城外這兩萬餘將士都有性命之危。

但戰場上一旦踏錯一步,很多時候便來不及改正。入營打亂了匈奴人的陣型,將二萬人拉成了一條毗鄰浴水的長蛇,而于勒都此時要做的,便是將這條蛇盤起身軀,向東南方快速撤軍。

只是他已經沒有時間。在匈奴人的一片喧嘩中,浴水北岸漸漸亮起星星點點的火焰,隨之而來的是熟悉又攝人心魄的馬蹄聲,那正是鮮卑人的大軍。

鮮卑人的出現令形勢更加紊亂,軍中不少當戶喝道:「敵軍在北岸,我軍在南岸!」,這才勉強令士卒們收斂情緒,但這僅僅維持了一小段時間。在南岸匈奴人訝異的眼神中,前陣的鮮卑騎士與馬匹渾身鐵甲,竟然踏入浴水之中。

如今正是枯水期,水深不及馬腹。鮮卑大馬們嘶鳴著衝上南岸的河床,在月光下鐵甲發生噌噌的摩擦聲,在匈奴人聽來,好似刀刃與刀石之間的磋磨之聲。

領頭的乃是鮮卑新起的勇士樹洛於齊光,他第一個殺入匈奴軍陣中,手持長戟接連捅殺三名匈奴士卒,戟刃上卷著淋淋的血腸,他再發出如山魈般的怪嘯,在匈奴人眼中當真如惡鬼一般可怖。

隨他一併過河的甲騎也隨之趕上,並駕齊驅結成方陣,甲騎的速度並不快,遜色於無甲騎,但仍比步卒要強。如今匈奴人陣線長而薄,指揮極為不利,甲騎只以這種速度,就如一把堅硬的鈍刀,一刀插入匈奴大軍的腰腹,並不銳利卻無可阻擋,一往無前地打斷長蛇的脊骨。

匈奴軍隊被分為兩截,當於悅情知此刻已到了最危機的時刻,他呼喚親隨,大聲道:「死戰者生,怯戰者死,匈奴勇士,怎能背身覓死?」數百人為他的勇氣所激,便又調轉馬頭,一齊踏馬沖入浴水中。

冬天的浴水寒冷徹骨,幾乎令他打了一個寒顫。但他握緊長矛,領著親兵迎著鮮卑人的弓矢衝擊鮮卑人的側翼。他們接連刺穿幾匹馬的脖頸,那些鮮卑騎士跌落水中,后隊的馬蹄便徑直踩在身上,死者的痛呼被淹沒在河水中,只有黑紅的血液在水面匯聚。

這一度阻撓了鮮卑人涉水的速度,魁頭見狀不由笑道:「不意匈奴人中仍有勇士,族中可有人願與其斗勇?」宿六斤黑躂上前說道:「我願為之!」說罷,也不等魁頭下令,他便戴好兜鍪上馬前去。

宿六斤黑躂乘的是黑背馬,名作勒夜騏,通體黑毛,在黑夜裡如同乘空而行。他手持的是七尺長刀,在月光下彷彿一身瑞雪,他乘馬入水,水花四濺,水珠滴在鋒刃,光芒在其中縈繞,長刀又不似雪,而似一團燃燒的白炎。

當於悅看他遠來,當即大喝用勁,甩開幾名正與他纏鬥的鮮卑騎士。又扔下手中長矛,從隨從手裡提出一把鐵制鉤鑲與一柄長戟。鉤鑲形似盾牌,可上下各鑲有鐵鉤,即可用作防禦,也可橫持殺敵。

他兩手並持,打算用鉤鑲擋住長刀,再用長戟刺死敵手。宿六斤黑躂卻面色坦然,只加快馬速,在浴水中,兩人相撞一處。

宿六斤黑躂出刀,當於悅出鉤鑲,兩者在碰撞間閃爍出迷人的光華。當於悅確實擋住了這一刀,但他吃力之下,幾乎無法夾穩馬腹。宿六斤黑躂用刀刃順著鉤鑲的長鉤,將當於悅壓在馬背上,不能動彈分毫。

隨後他刀挑鉤間,一股巨力將當於悅從馬上挑到空中,還未掉落水中,宿六斤黑躂劈刀入水,這名匈奴骨都侯便被分為兩截,血液從偌大的創口中噴發在半空,又淅淅瀝瀝地落入浴水中,宿六斤黑躂的甲胄上斑斑點點,宛如下了一場血雨。

當於悅的死宣告匈奴人的垂死掙扎完全失敗。南岸的大軍幾乎完全喪膽,于勒都見狀自知敗局已定,勉強收攏了三四千人,便不再留念戰場,飛速向東南方撤去。

新任骨都侯須卜師子遠不如須卜車酉,既不敢繼續迎戰,也不知收攏隊伍,只自顧自調轉方向,帶領幾名親隨下意識逃向恆山,剩下的匈奴主力也便隨著他一起南逃。

等到他須卜師子意識到南方是正熊熊燃燒的火焰山脈時,魁頭已經率領鮮卑騎兵追逐在後,封死了匈奴人其餘的退路,接下來的選擇便是,要麼逃入正燃燒的恆山中,要麼掉頭迎戰。

但這種情況下迎戰實際已無可能,好在須卜師子知道一條山溪,他便用麻布沾了溪水包住面孔,沿著山溪一路穿越恆山,而大部分的匈奴部眾便在恆留山西面被殺盡了。

從於勒都發起進攻,到魁頭追逐匈奴軍隊直至恆山,一直從天黑戰到日落,遍地的鮮血也無法撲滅燃燒的林火,魁頭駐馬恆山山腳,抬首看見密密麻麻的焦屍,不由得對麾下諸將說道:「今日之勝實無足道,全賴佛狸自入刃前。」

隨即掩鼻離去,下令將山中匈奴屍首盡數焚毀。此時恰有一親族從林中拖出幾頭烤炙成熟的麋鹿,魁頭欣喜說:「洪濤失鹿,恆山得之,豈非天意?」

呼廚泉於城中眼見得于勒都敗北,卻也無能為力,魁頭城外僅留有五千士卒,盡數堵截於南門,呼廚泉出城兩戰而退,皆不能有所得,只能眼睜睜看著于勒都前來又遠去。他幾乎絕望了,如此情形,幾乎便是十死無生了。

餘暉下,他又看見西南方遠遠醒來一支絳色的漫長行伍,他遠望還以為是得勝歸來的鮮卑軍隊,但再等少許,方才看清昏暗天幕下,最前方的旗幟飄揚著雲紋,雲紋前綉有一隻御風的飛虎。

那旗幟他在龍山下多次見過,正是劉備的雲紋伏虎旗。

劉備在路上已經走得煩了。如今東平軍仍沒恢復人人配馬的局面,只有車營勉強完成了重建。而太原至雁門的路途上,儘是蜿蜒狹窄的陡峻山路,他幾乎是日夜兼程,卻還是比預想中晚到了一日。

終於見到馬邑城,但城前出乎意料,沒有什麼鮮卑大軍,只有五千敵軍扼守在馬邑城南,堵住了他入城的道路。

張飛策馬上前至劉備身側,豪言說道:「這些年盡殺些蟊賊小寇,還得殺這些鮮卑狗,才顯得出我老張威風。」 傅君年:「……」

被她的無恥和無賴給震驚到了。

溫妤也往余卿卿的臉上看了眼,卻沒有說話。

她覺得自己跟余卿卿也說不著什麼,她要的是愛情,是傅君年這個人。

而自己,最在意的是傅君年究竟能夠幫自己順利收購LT集團。

宝睿 至於能否將這個男人留下來歸自己享受,她也在意,但卻並不會強求。

電梯在相對樓層停了下來,傅君年立即伸手,抓起余卿卿的手腕,快步朝外面走去。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