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耳邊還有著陣陣尖叫聲、爭吵聲,讓她本就疼痛的頭更加疼,一股戾氣、不甘直衝心頭。

Posted On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肖笑皺緊眉頭,本能捂住疼痛的頭,手上那粘糊糊的感覺,告訴她自己的處境很不好。

這個任務看來是不太友好啊!剛進入身體,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故,她是不是應該慶幸受傷后,沒有再被人惡意針對。

陣陣鑽入腦中的聲音,以及原身所擁有的情緒之下,肖笑怒喝出聲:「閉嘴。」

瞬間,安靜了。舒服多了!

可下一刻……

一道尖銳的女生就響了起來:「司葉!別以為你受傷了,我們就……」

肖笑睜開雙眼,冷冷地看向了正說話的女生。

那女生正要將兇狠的話出口,被這一看,身子一涼,話也咽了回去。

肖笑那難看的神色,稍緩和了一些,看向正圍著她的女生們。

沒錯,這些就是女生,其面貌、身形都透著稚嫩,最多不超過二十歲。

面對著肖笑的目光,有的朝她露出了譏笑,有的則是不屑,也有的心虛地轉移開了視線。

「要是你們不想擔上殺人罪名的話,就送我去醫院就醫。」肖笑冷聲道。

其中轉移開視線的扶住了肖笑。

「張薇,你氣也出了,司葉流了很多血,就不要再為難司葉了。」

「我什麼時候為難了?分明是她自己站不穩。」為首的女生沒好氣地道,「快走,快扶她去醫務室。別想將殺人犯按在我的身上。」

……

醫務室

肖笑的傷口已經包紮好,處於觀察期,那送她來醫務室的女生,已經回去上課。

經校醫診斷:傷口不大,卻是有些深,還有著腦震蕩。若是情況不好,還該去到醫院去治療才行。

肖笑卻是覺得:她的情況很好,除了身子虛弱,以及傷口一抽一抽的疼,以及頭暈。

不過……她現在什麼都不了解,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

【009,傳輸劇情。】肖笑命令道。

【是,宿主。劇情傳輸開始】

一抽一抽的疼,變成了脹痛,無數的信息朝著她湧來,如進入了夢靨。

無數或陌生、或面熟的臉,在她的腦海中晃蕩。

無數的的惡言紛至沓來。

「呀!豬八戒妹妹長心了!」

「吃吃吃,不知道自己多胖嗎?還吃!」

「小心點!再胖可是會被殺掉的哦!」

「司葉!你怎麼能叫司葉呢?你哪有葉子那樣輕盈?不如……以後就叫司肥肥好了。你看,那跟你多配啊!」

「司肥肥,離校草遠一點!」

「……」

而她?不,是原主司葉抱緊了自己,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隨後才是原主司葉的記憶,從小到大被人惡言包圍著長大的司葉。

五分鐘后……

劇情、以及原主的記憶,接收完成。

世界劇情是一個學霸與學渣的愛情故事,卻與原主無關。原主不過是連一集都沒活過的小炮灰。

「真是可憐的孩子。」肖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嘆道:「怎麼就跟自己過不去了?再怎麼樣,也要吃飯啊?看看,這餓得沒力了吧!被人一推就倒了吧!沒命了吧!」

司葉是這個校園劇中,男主簡年的同桌,引來了簡年迷妹們的嫉妒,推搡途中,餓得沒力了的司葉撞在了窗角處,失血過多而死。

原以為那種虛弱的感覺,是因為失血過多的,哪想到……哪想到竟然是餓出來的?

「不就是胖了點,再加上矮了點,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怎麼能夠不吃飯呢?體積大,就應該多吃一點。」肖笑一邊念叨著,一邊聯繫著009。

【給我顆辟穀丹。別找借口,我塞了30顆辟穀丹進系統空間,就是為了這時候用的。】

沒有靈力,精神力太強,不敢隨意使用。帶過來的儲物戒指也不好打開。

【宿主,這不是修仙世界,不能使用丹藥】

【你確實?】肖笑笑問,威脅意味濃厚:【我吃飯也是可以的,就是身子虛弱的時間長了一點。但我心情不好了,就會對師傅……】

靈台內的綠色光球抖了抖,弱弱地說著【宿主,真不行的!】,但肖笑要求的辟穀丹,卻是出現在了肖笑手中。

【放心!這一次之後,我不會再要求使用修仙界的物品。】

肖笑將辟穀丹扔入了口中,還不忘記安撫系統。

誰叫司葉的身體太虛弱,再加上胖子的沉重感,實在太難受了。

。 「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竟然讓你去那裏住,你在家裏住多好?還要收拾被褥,說句實話讓你住在那裏,我真的有點兒不放心。」小智的母親這個時候說道,她一邊說一邊幫助小智收拾東西。

「媽,住到那邊也方便,我騎自行車到那邊至少要一個多小時,坐公交車的話,有時候堵車也會晚點,所以不如住在那裏方便,而且聽說那裏的飲食非常的合理,對於我的身體發育也非常的有好處,所以您就不用擔心了。」小智說道。

「你說的倒輕巧,把你交給那些人我能不擔心嗎?小智,那些人沒有欺負你吧?」小智的媽媽說道。

「沒有,媽,你放心吧。對了,媽,剛才他們的負責人給我打電話,說手續已經幫我辦好了,明天的話我去育才小學辦一下手續,然後就轉到雲夢小學里去了。」小智說道。

「你這是幹什麼呀?去那邊兒住也就算了,為什麼連你的學校也要轉,不行,我絕對不同意。」小智的媽媽說道。

「媽,你難道沒有聽說過雲夢小學嗎?小學里的籃球水平在全區都是數一數二的,而且他那裏出了很多當代的籃球明星,只有在那裏深造我的出路才會大,媽,可不要因為你的私情而耽誤我的前程啊。」小智說道。

「那你也要跟你的教練說一聲啊,你不是在育才小學籃球隊練球嗎?」

「放心吧,剛才我已經給他打電話了,反正我在這個小學里也是替補球員,有我一個沒我一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小智笑着說道。

小智的媽媽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她知道小智很熱愛籃球,對於籃球的熱愛超過了一切,其實這是好事,比那些小小年紀就每天圍着電腦手機轉的孩子要好一些,起碼在身體發育這一塊兒要比他們有優勢。

第二天小智來到了育才小學的籃球館里和他的隊友還有教練告別。

說是告別,其實主要是跟教練說一下,他和隊友們的關係其實都不太好,因為很多的學生以為他是個單親家庭沒有爸爸,所以經常的嘲笑欺負他。

「小智,你小子真是交好運啊!以後到了那個小學要好好練球,千萬不要辜負我對你的期望。」教練王建國說道。

「放心吧,王教練我一定會努力的。」小智點了點頭說道。

「哼,也不知道這小子交了什麼好運,竟然能被調到雲夢小學里去,聽說那個小學有很多的籃球高手,我們這些球員去了,連人家的三線球員都夠不上。」這時就聽育才小學的隊長李敏重說道。

「可能他是走關係進去的吧。」中鋒陳小希說道。

静可 「我看啊,他就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走運了。」首發控球後衛劉海屏說道。

「真是有些不甘心啊!我們的球技比他的好多了,為什麼那些雲夢小學的管理層就不過來挖一下我?」李敏重說道。

「我看八成是走關係,要不然就以他這個實力,人家肯定不要的。」陳小希說道。

「喂,我們待會兒出去問問他。」劉海屏說道。

幾個人點了點頭。

就在小智拿着自己的東西走出籃球館的時候,陳小希他們出現在了小智的面前。

「咦?隊長?你們怎麼在這裏啊?」小智看着李敏重說道。

「我說小智,你能不能實話告訴我們你是怎麼進的訓練營?一般的訓練營我們也都能進,不過紅星訓練營的話想要免費進,我聽說需要很高的天賦才行,不過你的球技在我們這裏也不算是特別好的,為什麼會享有這種待遇呢?」李敏重說道。

「我並不是免費進去的隊長,我也是交了錢的,只不過這個錢是訓練營的叔叔幫我交的,而且我也是從三隊開始。」小智說道。

「訓練營的叔叔?哪個叔叔?我看你就是走關係走後門兒進去的,自己沒有本事專門兒靠關係。」陳小希這個時候笑着說道。

「不是的,不是的,那個叔叔說他看中了我身上的天賦,所以說就是先幫我墊付,我肯定會把錢還給他。」小智急忙說道。

「那你為什麼現在不把錢還給他?而且他好像還幫你轉學,還幫你提供地方住宿,你還說你和他們沒有關係嗎?唉,看來那個訓練營也不是什麼好地方,非常的一般嘛。」李敏重笑着說道。

「就是啊,我看着也一般,要不然怎麼會給你提供這麼優厚的條件,以前我還對這個訓練營吧有好感,但是現在這種好感完全崩塌了。」劉海屏說道。

「他們以前都是我爸爸的隊友,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讓我那麼做。」小智臉漲紅了說道。

「你自己什麼實力你自己不知道嗎?你憑什麼要受那麼好的待遇?肯定是有關係啊!你看,現在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吧?你的爸爸和他們有關係,哼,我們的籃球絕對會被你們這群人給搞壞了。」韓敏重冷笑一聲說道。

「你說我可以,但是不許說我的爸爸!」小智指著韓敏重大聲說道。

「說你的爸爸怎麼了?」陳小希這個時候點了一下小智的頭說道,「你還能把你爸爸叫過來怎麼樣?你爸爸還能過來嗎?」

「沒錯,就算你爸爸過來了又能怎麼樣?哼!」劉海屏也說道。

「我再警告你們一遍,不要說我爸爸!」小智大聲指着他們說道。

「哼,走關係靠門路,耽誤國內籃球的大好發展,要是都像你這樣,咱們的籃球肯定完!」韓敏重說道。

「說的沒錯,都像你這樣的話,籃球肯定完!」

「沒想到你能進那個訓練營,你這小子真是太可惡了!」

「為什麼越沒本事的人運氣越好呢?」

……

眾人紛紛地指責小智。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小智這個時候放下手中的東西,然後直接撲向了他們三個。

然而他的身體素質和另外這三個主力球員就目前來看,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別說是打三個人,就算是打他們其中一個人,他也討不到便宜。

很快小智就被他們三個人摁到了地上。

「快說,你就是個懦夫!」陳小希摁著小智的頭說道。

「我不說!就不說!」小智大聲說道。

「說你是個笨蛋!」劉海屏也說道。

小智沒有說話。

「說你是個窩囊廢,快,要不然我們繼續欺負你!」韓敏重冷笑一聲說道。

「不說!就不說!」小智依舊不服氣地說道,他拚命地想要掙脫,奈何他們三個人的力氣實在是太大,所以沒有辦法掙脫開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一雙大手抓住了韓敏重和陳小希的頭髮,然後用力將兩個人提了起來。

「你們三個傢伙玩兒的挺嗨啊,身為一個男子漢,三個人打一個弱小的人,算他么什麼本事?」就在這個時候穿了一個小智非常熟悉的聲音,平時的時候他聽到這個聲音會非常的害怕,但是現在他好像遇到了救星。

「哎呦疼,疼疼,你是誰呀?快放手。」

「你是誰呀?是誰呀?」

陳小希和韓敏重捂著腦袋說道。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過來接小智的展御。

只見他的表情肅穆,兩眼充滿一種憤怒的情緒,他的眼神連大人看了都嚇得不敢動彈,更不用說這些小學生。

「叔叔!」看到展御,小智等於看到了救星,然後急忙躲到了展御的後邊。

「快走!這個人不好惹。」韓敏重這個時候對劉海屏還有陳小希做了一個眼神,三個人剛想跑,突然被展御的腳絆倒,展御一把揪住了韓敏重和劉海屏,然後絆倒了陳小希。

「叔叔,我們是和小智鬧着玩兒的,您千萬不要介意。」韓敏重這個時候急忙說道。

「就是啊,叔叔,我們剛才是鬧着玩兒的,你可別往心裏去啊。」劉海屏也說道。

「很好,鬧着玩兒是吧,那我像你們剛才那樣和你們鬧着玩兒怎麼樣?把你們按在地上,然後……」展御做了一個掄拳頭的動作說道。

三個人頓時嚇壞了。

「我問你們三個,為什麼要以多欺少?」展御說道。

「叔叔,他們說我走後門進入的訓練營,說我沒有本事,耽誤我們的籃球,是這樣的嗎?」小智難受地說道。

「小智,不要聽這些傢伙胡說八道,像這種沒有品德自私膽小懦弱的人,就算是花三倍的價錢進我訓練營,我都不要。」展御瞪着韓敏重冷笑道。

「什麼,你的訓練營,難道你是……」韓敏重驚訝地說道。

「我想起來了,我在電視里看過他,他就是紅星訓練營的負責人,天吶!我怎麼把他給得罪了?」陳小希大聲說道。

「不是吧?」劉海屏也嚇了一大跳。

「你們這三個傢伙,如果不改變自己的品行,以後在賽場上絕對不如他有出息。」展御指了指小智對韓敏重他們說道。

「大叔,你憑什麼說我們沒有出息?我知道你和這個小智有關係,我們再沒有出息,難道比這個走後門兒的還差嗎?」韓敏重鼓起勇氣說了一句。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