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而其餘嬪妃的屍體則被抬到了東華門外給眾臣們悼念,還讓人特意給大明皇帝以及皇後娘娘洗乾淨身體,繼續穿上冕服~翟衣躺在棺材里。

Posted On
Posted By issaccardone20

第二批來到此處的悼念前明官員們不是很多,大家都是陸陸續續來的,而且都不太表現得十分傷心,偶爾有幾位官員默默哭泣而已!可能是怕被流寇看出來會惹來殺身之禍吧?

有些官員則不動聲色的插完香祭拜過後就遠遠的離開了!哭泣者多為文人士大夫,有些甚至還是京城百姓。

世臣戚臣方面有;明宣武伯:衛時春、明新樂侯:劉文秉,他倆哀悼完〈大行皇帝〉靈位之後就回去全家自盡了!

就連明樂安公主駙馬都尉:鞏永固,在給大行皇帝上了三炷香,又哭泣了半個時辰之後,也憤然回去府中拿起佩劍刺死了妻子明樂安公主:朱徽媞(明光宗泰昌貞皇帝:朱常洛,皇八女,明毅宗的皇八妹。)

只留下四個孩子坐在大堂內不停地哭泣,府中的奴僕被明樂安公主駙馬都尉給嚇得全都逃走了,唯有一個老僕人安靜地坐在院子里。

好奇的明樂安公主駙馬都尉就走過去問道「你怎麼還不走?」

只見這個老僕人答道「小的在這等著服侍駙馬都尉您,好給您收屍!」難得在這紛亂的府中,居然還有人願意留下來收屍實在難得,故此明樂安公主駙馬都尉在把公主殿下的屍體放進棺材之後,就在她的棺木面前擺下三杯酒。

並朝著北方高高端起酒杯說「這第一杯酒,敬皇帝陛下、第二杯酒,敬我亡妻公主殿下、第三杯酒,敬我自己。」

敬完酒之後明樂安公主駙馬都尉就把自己12歲的次子:鞏梁,叫來身邊說道「你姐姐已經嫁給襄城伯的公子了!而此刻你是咱們李家最大輩分的男子,又是公主殿下的兒子,堂堂大明皇帝陛下的外甥,你們決不能受辱!包括你身後的弟弟妹妹們,今日爹爹我就要維護你們的尊嚴。」

你听风在吹 說完他就用黃繩將這四個子女全部捆在棺木上,還把全部的酒都灑在棺木上,又拿出僅存的公主遺物以及全部字畫文章來緊緊抱著看了一眼,很無奈地說道「永別了!」

隨即放下火摺子讓大火把他們圍住全家跟公主殿下的屍身一起自焚而死!死時才31歲。

文臣方面明東閣大學士:范景文,祭拜時忍不住哭泣他對世界以無任何留念,便猛地起身朝雙塔寺內走去,淚流滿面的他用石塊在牆壁上寫下「誰言信國公(文天祥)非男子,延息移時何所為?身為大臣不能滅賊雪恥,死有餘恨!」就這樣毅然的投井自殺。

其中明禮部尚書:倪元璐,祭拜過後徑直站起來,拍拍身上的浮塵對著大行皇帝的靈位說道「南都尚可在,然死也!吾雖在然亡也,勿以衣衾斂暴我屍,滿腔熱血無以為報!」

說完之後就朝南而坐,還取下腰帶自縊而死。

來祭拜的還有被大行皇帝生前賜封的狀元明翰林院修撰:劉理順,他帶著家丁一起來焚香,還向靈位前敬酒並說道「陛下,臣蒙聖恩眷顧成仁取義,孔孟所傳文山踐之,我何不然!」字字句句說道十分悲壯,回去之後就帶領全府十八口闔門自縊殉國!

在皇城外躲著的明都察院左都御史:李邦華,聽聞大明皇帝死訊之時,他非常的震驚!當即就對著廟裡的宋太子少保信國公:文天祥,的木像作了三個揖說道「邦華今日當死於國難,就請跟隨先生一起到墓下去吧!」

並寫下一首絕命詩稱道「堂堂大丈夫今日拜聖賢為師,忠孝禮節謹記在心!國破山河碎我誓死不易,臨危授命我不能對不起自己。」接著明都察院左都御史就找了個地方,系好白綾絕望的上吊自盡了。

。夏茴有多潤?

陸安一開始是不知道的,一個搓衣板,看到都嫌棄。

但是上手之後。

誒!

和想象的不大一樣。

她是那種很特殊的……

反正和現在的阿夏是有很大不同的,常年生活在這樣一個環境,不說軟軟香香,硬板板的身材偶爾還會硌人。

「那時和現

《黎明之劫》第18章:蜷起來的何清清雷之國境內……

昏迷的達魯伊,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

茫然的望著眼前的景象……

沒有一寸土地是完好的,宛如天災。

緊緊是攻擊的餘波就將他和奇拉比震飛了出去。

這時達魯伊猛的反應過來了,奇拉比人呢!

不會被九尾追上來殺了吧!

不顧傷勢急忙

《木葉之快樂鳴人》第兩百六十章挖墳 綜合了一下原著的描繪,加上至今搜集到的信息,蕭玉寒基本可以斷定白瑤身體內那個女人是一位妖族的大佬。

原著描寫是妖神轉世,但之後的女帝劇情也只是提起了她因為覺醒了前世力量而變得無比強大,這一點倒是對上了,她體內的那個女人是真的很厲害。

還有一點,她結丹是引來了火象至聖的鳳凰,想來要麼是因為白瑤的血脈尊貴,要麼那鳳凰就是她前世的魂魄,所以上次蕭玉寒才會在查看白瑤體內金丹時被傷到。

而且今日那虎妖對白瑤有著一種莫名的恐懼,明明一個都已經不在乎生死的妖,他為什麼還會恐懼?想必應是血脈的壓制,所以白瑤身體里的那個女人很有可能是妖族的帝王。

這麼一想,蕭玉寒又陷入了另一個疑惑之中,那就是「它」、蘇離、白瑤身體里的那位妖帝、還有系統之間到底是一個怎樣的聯繫?

現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它」和系統是死敵,不死不休那種,而今又從白瑤體內的妖帝口中得知,還有一個「她」,蕭玉寒的腦子越來越亂。

此時,突然傳來的敲門聲,蕭玉寒輕聲說道:「進!」

只見白瑤端著不知從何處弄來的銀耳湯,走到蕭玉寒面前:「師父!給!」

蕭玉寒接過銀耳湯喝了兩口放到一旁,「那小姑娘好些了?」

白瑤點了點頭,說道:「已經睡下了,風曦姐姐沒事的,她一定能想明白。」

「那你也早點休息吧……」蕭玉寒有些心不在焉。

但白瑤沒有聽話離去,反而是一臉擔憂看著蕭玉寒,「師父……今天風曦姐姐說,她的娘親是一個很善良的人,卻沒想到會親手養大一頭惡虎……」

蕭玉寒看著白瑤,不知想到了什麼,無奈感嘆道:「人皆有命……」

「師父……人族為什麼要憎恨妖族呢?」

聽到這個問題,蕭玉寒不知該怎麼回答,若是按著他天劍宗長老的身份,這個問題無非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回答,但他畢竟不是蕭玉寒,被那麼多文學作品影響過的他不敢輕言哪一方就一定有錯,思索許久之後說道:「丫頭,別去想這麼多,為師只能說這是一種陣營對立,因為什麼對立已經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清楚,為師認為,任何族群都有善良的生命,也有邪惡的生命,戰爭也從來都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立場的問題。」

「師父,今天風曦姐姐告訴我,在小蓮華寺的時候,我變得不是我了……」

聽到這兒,蕭玉寒這才明白白瑤為什麼今天會這麼行為古怪,原來她是已經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常,蕭玉寒不知道該怎麼向白瑤解釋這個問題。

可此時白瑤竟然眼含淚光,「師父……上元燈節那天回山之後師父身受重傷,是不是因為瑤兒?」

蕭玉寒看得有些心疼,「不是!」

「可這次師父又受傷了,我仔細想過,今天在場的無一人能傷到師父,是不是因為瑤兒?」

蕭玉寒伸手撫摸著小丫頭的腦袋,笑道:「你呀,想傷到為師起碼再修行一百年,可別胡思亂想了!」

白瑤似是有些不相信,「師父你在騙我!你說謊的時候眼神會躲閃,瑤兒知道!」

蕭玉寒有些無奈,心想這丫頭什麼時候這麼難糊弄了,當即說道:「瑤兒,不要胡鬧!為師只是最近有些累!」

白瑤心中不敢確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但身體里多了另一個靈魂她多少是能感受到一些異常的,所以越發懷疑的問道:「師父,那瑤兒為什麼會變成另一個人,而且明明那時我被虎妖偷襲暈了過去,為什麼醒來之後卻是在離蓮華寺那麼遠的地方?」

「那是因為他的同夥想將你抓走威脅為師!」蕭玉寒急中生智解釋道。

「可是風曦姐姐說今天沒有出現過其他的妖物!」

蕭玉寒一拍腦門兒,有些急躁的說道:「她們那點兒道行怎麼可能發現厲害的妖獸,怎麼?現在連師父的話你都不相信了?趕緊回去睡覺!」

沒想到白瑤立刻哭了起來,抽泣道:「瑤兒是怕……是怕因為我的原因傷到了師父……瑤兒感覺到自從……自從結丹之後身體就……就時常出現一些奇怪的變化……瑤兒是不是個怪物……」

看著小丫頭一邊抽泣一邊解釋,蕭玉寒心裡越發不是滋味,「不許哭!」

沒想到白瑤越哭越凶,蕭玉寒心想這好歹以後也是要做女帝的人,怎麼就是個愛哭鬼?

真是又氣又好笑,可蕭玉寒還是不厭其煩安慰著,直到許久之後小丫頭不哭了。

蕭玉寒知道想要瞞她似乎不再像以前那麼容易,也為了讓她安心,所以再次解釋道:「瑤兒,你不是怪物,相信師父,終有一天你會明白,錯不在你,你身體里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她會在你危險的時候保護你,但你從沒有傷害過師父知道嗎?師父真的是在自己專研心法,還記得上次血王蠱的事情嗎?龍小玉的修為都強加給了為師,所以身體中兩道靈力一直不能完全融合,這才時常讓為師受傷,不過問題不大……」

聽完蕭玉寒的解釋,白瑤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些許,她很是擔心的看向蕭玉寒:「原來師父是因為上次留下的病根嗎?真的不會有事嗎?」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可……可是瑤兒體內的那力量真的不會傷害到師父嗎?」

「傻丫頭,那是你的力量,你會傷害師父嗎?」

白瑤眨巴眨巴眼,這次她很是堅定的說道:「瑤兒不會傷害師父!」

「那不就行了?趕緊休息去吧!還有,關於你身體里的力量,一定要保密,不管對誰都不能說起,明白嗎?」

白瑤其實並不是很清楚關於自己身體里隱藏的力量,但她知道一定有什麼東西在時常影響著她,所以蕭玉寒若是依舊瞞著,那定是騙不過她。

倒是這半真半假的話,讓小丫頭安心了許多。 。

於是蘇興思又將三皇子給懟了一頓之後,神清氣爽的回去了!

等到他離開之後,三皇子卻是氣的一整晚都沒有睡覺。

第二天蘇月見到三皇子的時候,剛準備上去給他打招呼,結果還沒有走近那三皇子就臉色大變,轉頭離開了。

就好像她是什麼毒蛇猛獸似的。

她剛準備伸出的手,再一次收了回來。

這三皇子今天的表現怎麼那麼奇怪。

按理說,她大哥昨天已經登門道過歉了!他也不應該是這種表現啊!

莫非是……

該不會是她大哥將事情給搞砸了吧?

想到這裡,蘇月忽然覺得自己真相了!

但現在人已經離開了,就算想知道原因她也沒有辦法詢問。

要不然還是等回家的時候問問她大哥到底是怎麼回事才行!

想到這裡,她忽然覺得自己的背後有一雙眼睛在看著她。

蘇月回頭就對上了一雙驚喜,而又微微發愣的雙眸。

面前的男人衣衫襤褸,頭髮看起來如同稻草一般,亂糟糟的盤在頭上。

臉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洗了,看起來臟黑臟黑的。

如果不是那雙眼睛的話,她說不定都認不出面前的這個男人。

沒錯,他就是溫潤公子王子安。

這王子安他怎麼像是從難民窩裡回來的一樣?

之前她還好奇,王子安為什麼沒有在風雅苑裡,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他。

當時白雪松並沒有將王子安去二郎鎮找她的消息告訴蘇月,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王子安是從二郎鎮回來的。

「子安哥,你怎麼弄成這幅模樣了?」

蘇月臉上充滿了疑惑,王子安卻是滿臉的苦笑。

再次見到她,他有千言萬語,卻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

從都城去找她的一路上,還算是非常的順利。

但是從二郎鎮回來的路上,可謂是歷盡千辛。

這一路上他遇到了很多難民土匪,看到他的眼神都像是看到了肉似的。

儘管他武功高強,但隨身攜帶的一些財物和吃食都被那些強盜們給搶走了。

這也是為什麼他看起來渾身髒兮兮的模樣。

他也是好不容易才來到都城的,提到這裡他就感覺到一把辛酸淚。

但是親眼看到她平安無事就可以了,王子安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

「蘇月妹子,你沒事!太好了你什麼時候來的都城?」

他的內心對此十分好奇,同時也鬆了一口氣,只要看到她沒事就好了。

隨著王子安靠近,一股說不出的餿味傳到了蘇月的鼻腔中,這讓她微微皺眉。

她再次好奇,王大哥究竟遇到了什麼事情,才將自己搞的這樣狼狽。

敏感如王子安見到蘇月皺了一下眉,往後退了兩步,滿臉訕笑道:

「不好意思啊,蘇月妹子,這幾天一直在趕路,也沒有來得及洗漱。」

聞言,蘇月滿臉好奇的詢問:「王大哥,你這是去哪了?怎麼將自己弄得像個難民似的。」

原諒她真的不知道王子安是因為找她才搞的這樣狼狽的。

所以才會如此的好奇。

王子安……

他能說自己是因為擔心她的身體,所以去找她了嗎?

理智告訴他不行!絕對不能讓她知道是這個原因。

否則他們兩個連朋友都沒得做。

想到這裡,王子安壓下心中的悸動:「沒事,我就是出去玩了一下,結果路上出了一點事情,結果就成了這個樣子。」

王子安隨口扯出一個理由,再次將話題轉到了蘇月的身上: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