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結果無論他走的多快,張妮都堅定的跟在身後,而且拼盡全力哪怕摔了傷了也咬著牙綴在後面不掉隊。

Posted On
Posted By issaccardone20

離著張妮原些生活的村子越來越遠,容正和就沒辦法真的不管不顧走人了。

容正和抬手趕了趕惱人的蠅蟲,再次開口勸道:「妮子姐,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回家啊,那張叔怎麼辦,你忍心就光留他一個人在那嗎?」

這話容正和不是第一次說,張妮也不是第一次聽,早就免疫了。

收了笑容,轉頭倔強地看著他,不言不語。

就在容正和心下哀嘆的時候,張妮突然說道:「有你留下的銀子,我爹都可以另外再找兩個婆娘給他生兒子,傳宗接代。沒有我,還更高興一點。你那些銀子在他看來就是買我的錢。」

容正和:……

過了好一會,容正和才正色道:「妮子姐,既然你鐵了心要跟我出去,那我先說明了,這一輩子我只想娶的人只有她一個,沒有她,也不會有別人。我可以把你當自己親姐看待,出去后,我會給你找個好婆家的。」

再次聽到他這樣類似的話,原本張妮還犟著,可是看著他眼中的認真,張妮突然發現他說得一切都是真的,這輩子她都沒希望嫁給他了。

那他幹嘛要倒在自己跟前,還偏偏長得那麼好,讓人心動的無法拒絕?

滾燙的眼淚就不要錢一樣一顆接著一顆滾落下來。

面對她的眼淚,容正和這次沒有和以前一樣心軟,而是依然堅定地看著她。

大有她不同意,他也絕對不會妥協的意思。

張妮最後咬了咬唇,帶著最後一絲希望說道:「那,那如果我說我願意給你做小呢?」

說著滿眼都是希冀地看向容正和。

容正和頓時皺眉,聲音里滿含不悅:「妮子姐,這種傻話以後不要再說了。你覺得你給我做小是委屈,可在我看來那是委屈了她。我不會讓她受一絲一毫的委屈的,而且有了她,我也分不出一丁點兒心給別人。」

前世今生,林小四都快成為他的魔障了,哪裡掙得脫,何況他也壓根沒想過要遠離她。

張妮這下子是真得絕望了,委屈的同時心裡又升起了無窮的好奇心,到底是怎樣的女子,能夠讓他如此維護?

雖然她是山野村姑,可是十里八鄉就沒有長得比她更好的。

要不然她也不會那麼有自信可以讓容正和娶她為妻。

結果……

一切都只是她的妄想嗎?

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了。

家,肯定是回不去了,她爹得了那麼多銀子,早就起了買幾個女人給他傳宗接代的心思,她回去,他爹就會為難。

而繼續跟著眼前的小男人,她又怕自己會不甘心,到時候連最後一點情分都給鬧沒了。

容正和看著她面露糾結,由著她自己想明白。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還執迷不悟的話……

說實話容正和也沒什麼好辦法,頂多就是回了大梁,讓人好好照顧她,他自己是絕對不會再出現在她面前招惹她的。

報恩方法千千萬,他沒必要去選一個會讓他以後日子雞飛狗跳的方式。

林小四啊林小四,你可知道我為了你可是拒絕了左擁右抱的日子,要長點良心好好補償我啊……

。 第二天晚上9點。

貓眼咖啡廳營業時間結束,來生姐妹收拾好餐具正式下班,然後來生淚上了二樓換了一身乾淨利索的服飾,紅色外衣和九分褲,之後出了門。

「大姐約了朋友,這個朋友好像挺有錢的,開的敞篷車啊。」

二樓,來生愛透過窗戶,看到了馬路邊停著一輛敞篷車,來生淚上了那輛車。

「9點了,還不睡,明天不是要上課嗎。」來生瞳坐在沙發上,吃著葡萄。

「是,是,是。」

…….

司徒凡今天開了一輛車,因為金幣實在是太多了,機車根本不好攜帶,要是半路上掉下去,搞不好就惹來麻煩,所以跑去租了一輛車過來。

不過他也打算買一輛車,方便以後下雨天出門。

旁邊副駕駛,來生淚單手撐著下巴,歪著頭,「喂,白乾,你是不是想弄死我。」

「啊?來生淚,你在說什麼。」司徒凡有些疑惑。

來生淚翻了翻白眼,「大晚上的戴墨鏡開車,你是第一個敢這麼浪的人,這不是想把我送走嗎。」

司徒凡無奈摘下了墨鏡,事實上他是打開了鷹眼技能開車,夜晚就跟白天一樣的視線,且眼睛看到的東西更清晰。

「話說,我這些金幣在哪裡換錢?」

昨天只說了時間,沒有說買家的信息,今天前往的地方叫波特飯店。

「賭場。」來生淚隨口道。

原來波特飯店28樓開了一間秘密賭場,是某個黑手黨份子開的,無論是金銀珠寶還是名畫古董都可以在那裡換錢。

簡稱,走黑市地下通道。

司徒凡一下子感覺自己又多了一個知識,不得不說大姐的見識比他豐富,當然指的是東京地下的情況。

真論姿勢,咱也不虛。

一萬五千枚金幣,大概值6億,賭場能不能拿出這麼多現金,他有些擔心。

但來生淚說沒問題,6億不過是人家幾個小時的流水賬。

波特飯店的賭場並不是人家總店,這隻不過是分店,真正的賭場是海上,據說是一艘大游輪,可以容納數千人,上面有各種娛樂設施,但主要是賭。

別小看這艘大游輪,每日行程的地方遍布各國,每天都有人上船下船,簡直就是一隻吞金獸。

都知道十賭九輸,贏的幾率非常小,但還是有人樂不疲此。

很快,波特飯店賭場到了,司徒凡將車停在了停車場,然後去飯店要了一個推車,從後備箱里把裝著金幣的箱子放在推車上,兩人就這樣向著飯店走去。

搭乘電梯28樓,但到了這裡卻沒有開門,來生淚在電梯鍵上按了15、18、19三個號碼。

叮咚,開了門。

原來是需要密碼才會開門,不然是打不開電梯門。

司徒凡想想也是,在東京不能明目張胆的開賭場,畢竟賭是被禁止的。

門一開,前方就有兩名高大黑衣男子守著,男子後面是一排瀑布流水,像是一個旅遊景點,但又像是酒店的裝飾。

司徒凡若有所思。

來生淚推著推車走出去,近到黑衣男子面前,淡然道:「來這裡玩一下,順便賣點東西。」

兩名男子對視了一眼,然後其中一名男子拿起對講機,「兩名貴客。」

大概十多秒鐘,那一排景點瀑布突然停止了流水,隱藏在瀑布內的大門露了出來,隨後開了門。

司徒凡跟在來生淚後面,兩人進入了賭場大門。

剛一進門,彷彿是來到了另一個新的天地,這裡就好像拉斯維加斯賭場。

Somnus玩笑 數不清有多少娛樂,大廳里少說有數百人在玩,每個人臉上表情都不一樣,有興奮有失落有笑語有苦惱…..

兩人站了一會,有一名兔耳朵女郎走了過來,邀請兩人去了會議室。

一間靜室里,見到了這裡的老闆路易斯。

「兩位是要來賣什麼?」路易斯坐在椅子上打量著兩人,剛才就聽到手下彙報了此事。

來生淚沒有出聲,使了個眼色給司徒凡,後者打開推車上的箱子,「有一萬五千枚金幣。」

路易斯眼前驟然明亮,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推車前,抬手拿起一枚金幣,摸了摸,咬了咬。

通病,看到金幣就想咬。

「一萬五千枚金幣!?」

路易斯眯起眼,看著推車上的箱子,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又扭頭看向司徒凡和來生淚,有些好奇問,「這幾天新聞爆料了義大利強盜集團,至今一萬五千枚金幣仍在丟失中,莫非是你們拿了?」

「路易斯老闆。」來生淚眉頭一皺,忍不住開了口,「這裡有規定要打聽賣家的信息嗎?」

路易斯訕訕一笑,「抱歉,一時好奇了,東西的來路我們不管,自有我們的出手。」

路易斯說完,隨手把金幣丟進了箱子里,接著說道:「如果是一萬五千枚金幣的話,大概值6億,但是,我這裡不會以這個價格來收,5億,怎麼樣。」

減1億相當於少了100萬美金。

司徒凡和來生淚都很平靜,來之前就已經談過了,走黑市地下通道出手,會被吃掉很多,兩人都有了心理準備,而這個價格意在兩人接受範圍。

但還是想討價還價。

一番溝通后,以5億2000萬賣出了6億的金幣。

路易斯雙手一拍,門外走進來三個人,路易斯接著說道:「你們清點一下這些金幣。」

接著又打了一個電話,讓手下準備5億2000萬現金。

大概半小時處理完畢。

就在兩人打算離開時,路易斯笑著說道:「兩位來了這裡,要不要進去玩一下。」

是啊,玩著玩著錢又回來了。

司徒凡和來生淚對視了一眼,然後來生淚點頭,「好啊。」

這婆娘想幹什麼?

司徒凡面色一頓,好想拉開自己的易容面具,然後雙手放在來生淚肩膀上,搖醒這個婆娘,賭是敗家的行為。

可沒一會,真香。

搖骰子這一桌,司徒凡鷹眼開啟下,丟了個勘察給目標骰盅,搖骰子的杯子。

「目標骰盅,杯子,骰子三個朝上6點,4點,2點…….」

沒錯,勘察還能報出骰子的數字,驚呆了司徒凡。

而勘察:可看到目標身上攜帶的東西,一次只能對一個目標使用。

就這樣司徒凡贏了不少,但他也很低調,贏一點輸一點,不要惹人注意就行。

假設654,下大就多下一點,然後下一次是545,下小就少輸一點出去。

另一邊,來生淚在賭場逛了一下,突然發現了牆壁上的一幅畫,頓時愣住了。

「危險的女子?」

認真仔細打量了一遍又一遍,來生淚心中激動,不會錯,這就是她爸爸海因茨的畫。

可是怎麼會在這裡?

賭場牆壁上有著不少畫,都是在裝飾這裡,襯托出這個地方的不俗。

帶著這個疑惑,來生淚回到了司徒凡身旁,剛一到那裡,就看到桌前堆滿了籌碼。

「你….你….這都是你贏的?」來生淚美目一驚,籌碼少說也有上千萬了。

這才多久,半小時不到。

司徒凡點頭,「是啊,運氣不錯,贏了一點點。」

來生淚抿嘴一笑,「看不出,你這人長得不咋樣,運氣倒是挺好,那句話怎麼說,人丑運氣好。」

呃…….

司徒凡有些不開心了,他這張臉不醜好不好,易容下的臉也是選的大帥哥。

「聽我說。」來生淚突然湊到司徒凡近前,發出只有兩個人聽到的聲音,「賭場有一副畫,是我需要的畫,你有沒有把握多贏一點,引起賭場的注意,跟賭場來一次賭局,把那副畫贏到手,事後,那副畫賣給我。」

海因茨的畫都是名畫,一般不缺錢不會出售,就算來生淚想要從賭場買下那副畫,賭場是不會賣的。

司徒凡知道這個道理。

但更多的是認為貓眼不會去買畫,而是通過畫,查出她們爸爸的線索。

至於來生淚這麼說,應該是不想挑明貓眼的目的。

。 0609落仙山

隨後,人們就看到了,麒麟雙娣的軒轅素蓮和譚嵐嵐、東劍楚弘、南嬌苗曉曉、北僧惠通、曹家曹蒙等也都上榜了,他們都是能夠躋身十二小高手行列之一,僅次於前面八人。

而像歐陽慧倫等人,則是名聲不顯,特別是歐陽慧倫,在這方天地知道的人太少了。

當然,這也只是一個開始,榜單第一次出現而已,這並不代表最終的勝利。

「十六強已經出現了,每隔一個時辰都會有變化的。」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