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竟是將時間節約到四分之一。

「哈哈,精神力提升就是爽啊,煉製金魂丹的時間,直接縮短四倍,爽死了。」

秦無爭站起身來,精神抖擻的說道。

「老大,這第一爐你先服用吧,我還有餘力,我在煉製一爐。」

「第一爐歸你,第二爐歸我。」

秦無爭很豪爽的說道。

說着便將裝有金魂丹的瓷瓶交給葉天傾。

著一爐丹藥,足足煉製十枚。

「上次你只是煉製成功六枚,就耗費八九個小時,這次煉製成功十枚,卻只是用了兩小時,看來這精神力的提升,對你煉丹還是有很大幫助的。」

葉天傾由衷的感慨說道。

他將三枚金魂丹,交給黃泉。

「黃泉,你也服用吧,這三枚金魂丹,可以讓你的精神力,提升一倍……我服用剩下的七枚,足夠了。」

說着,便是將金魂丹給了黃泉。

而後便是走到一旁,準備將剩下的七枚服用。

但就在他準備服用的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響起鈴聲,取出一看,乃是小姨子,李子雯撥打過來的。

他也沒有多想,立即就接通電話。

「姐夫,姐夫……你在家嗎,你在不咋家啊,我被人堵住了,你快來救我啊,我就在藍莓酒吧這裏。」

「你來救我好不好啊,有兩個傢伙,把我和姐妹攔住了,不讓我們走。」

電話剛接通,李子雯的聲音就響起。

葉天傾眉頭登時皺緊。

「你在藍莓酒吧?天北市嗎?」

他不知道藍莓酒吧在哪裏,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但是,李子雯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求助,那就說明她大概率是在天北市的。

「是啊,我,我……我在天北市。」李子雯有些心虛。

葉天傾聽她還有功夫說話,便知道,李子雯現在遇到的麻煩,並不是很棘手,否則的話也不可能打電話過來求助。

他深吸口氣!

將金魂丹收起來,對着手機問道:「你不是出差去了嗎,怎麼回來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我……就,下午剛回來……」

「說實話。」

聽到她結巴的聲音,葉天傾不苟言笑的道:「你跟我說實話,我去救你,要不然……我可不去。」

「啊,姐夫,你一定要來啊,你要是不來的話,我們今晚可就走不掉了。」

荔希 「我,我說實話還不成嗎,我就沒有去出差,我,我撒謊了。」

「後天,就是姥姥生日了,我就是害怕老爸讓我過去……所以,我就撒謊要出差,這幾天我一直都在外面躲著那,準備生日過去后在回家。」

李子雯說道,如實交代。。「這傢伙,倒是蠻有意思的!」蕾婭嫣然一笑道。

與此同時,楚秦和墨熙已經返回了海神島。繞了一大圈,又和千仞雪墨熙大戰了一番,楚秦自然不能繼續和墨熙大戰,會慣壞她的,而墨熙因為要調養身體,便是先行離去了。

而楚秦,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做些什麼了。如今他的女人們都在奮發向上,楚秦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560海女求見 一眾村民愕然瞧著將那天際都氤氳成紫色的雷霆驟然之間大放光彩,繼而又驟然之間,綻放出一道猶如白晝的漣漪出去,而後立馬熄滅於無形之間。

再次定睛望去,卻已再也瞧不見那位白袍男子的蹤跡,天地之間,唯有那座像是被人憑空一拳轟開的環狀陰雲,從那破洞處逐漸灑下一抹抹的皎潔月光,洋洋洒洒撞在一眾村民眼中,向這些尚未從震驚之中緩解的村民們昭示著這件非同尋常的事情之真實性。

村民們你看我我看你,確認彼此尚且存活,禁住未定驚魂,卻禁不住地歡呼雀躍。

忽然反應過來有那白袍男子的存在,所有村民一雙雙充滿希望的目光投向天際那道破洞處,一縷縷月光逐漸凝聚,依稀之間,好像在那破洞處可見一位月華所凝的白袍男子靜靜矗立於雲層之上。

只是眨眼之間,這位偶然逗留人間的白袍客倏然便化作白華散去,人間視線,再不能瞧見其絲毫。

村長激動得無以復加,一下子跪在地上,行那五體投地大禮,情緒激動,聲音顫抖,「恭送上仙!」

終於反應過來的眾民一下子匍匐地上,嘴中不斷悼念著上仙慢走。

只可惜那位踩雲而來的白袍上仙,好像當真從此消散於天地之間,沒有與他們作任何回應,就連那演繹小說之中所云:仙人已乘長風去,化作天際一道雲。

諸如此類的神仙跡象,這位來去如風的白袍上仙,當真是丁點兒沒有施展。

……

遠方半山之畔,一位渾身焦黑,一張臉龐除了一對眼睛算是雪亮,其餘全部黑乎乎一片。

他將那對仍舊雪亮的眼眸投向那座小村子所在,不由滿臉的無奈,心中所欲言,一下子如鯁在喉,不得言語。

倏然有風動,感受到身後女子的存在是,渾身焦黑的李清源扭頭過去,咧嘴一笑,於是露出了另外一片潔白。

沐雪兒蹙起好看的眉頭,「逞英雄,好玩?」

李清源搖頭道:「無關逞英雄一事,其實多少還是我自己有點…」

女子坐在李清源身旁,扭頭看向男子一張黝黑的臉龐,歪頭柔聲道:「有點?」

李清源伸手抹了把臉龐,於是原本就黝黑的臉龐,愈加模糊不堪起來,禁不住笑道:「用我們那邊兒比較時髦的話講,叫做:意難平?」

沐雪兒蹙起細長眉頭,滿臉寫著疑惑,「時髦?是什麼毛?意難平?」

李清源哈哈大笑起來,惹得沐雪兒氣悶悶坐在原地,小臉兒氣鼓鼓,「哪裡有你這樣的人!」

李清源正要說話,沐雪兒忽然一手抓住李清源的手,沉聲道:「當真沒事兒?」

李清源搖頭笑道:「自然沒事兒。」

感受到握住自己手的那雙手微微用力,抬頭望向那對通紅眼眸的李清源不禁一怔,咧嘴一笑道:「再壞能壞到哪兒去?我一身靈炁都已經不能運轉,如今更是勉強御風都做不得了,可是這不妨礙我做的事情嘛,若是我不來,真要讓這些村民以及李囡承受這天劫?」

沐雪兒一對纖細手掌在自己臉上胡亂抹了把,於是白皙臉龐成為烏黑一片,蹙眉道:「小囡囡這一劫,來得有些快。」

似是在努力回想這一劫來臨時候的種種細節,最後沐雪兒抿嘴道:「小囡囡在虛無縹緲峰里,經受住了幾位師傅的輪番禁制壓制,就是為了防止太過於順應天意的小囡囡破鏡太快,以至於導致與她氣運相連的這片叢林因為無節制的提升靈炁程度,而導致天地之間的不平衡。」

李清源震散手上烏黑一片,撫在女子另一手上,輕聲道:「我知道的。」

沐雪兒眨了眨眼睛,忽然伸出一手攬在李清源肩膀,不由分說將李清源頭顱依靠在自己肩頭,「那就先不要再想這麼多,先休息會兒。」

身旁早已經傳來微酣聲,沐雪兒啞然失笑,不再理會原本只是裝睡,最後卻果真自己睡著的李清源,不知想起了什麼,掩嘴偷笑不止。

若是有人能夠從正中央看向兩人,就會發現有趣一幕,一位身段大致容貌皆美若天仙的女子,一張臉龐烏漆嘛黑,身旁更是相依著一位像是黑炭雕塑而成的男子,雙眸緊閉,僅僅留下一張嘴巴雪白,擱那裡咧著,嘿嘿笑個不停,讓人奇怪這人怎得不會笑醒?多少有些滑稽。

「不要現在回去,等我,稍微好些。」似睡非睡之間,李清源不忘言語道,在一旁的女子輕輕拍打著李清源的後背,輕輕點頭回應道:「嗯。」

想起男子在撫上自己手的時候,還不忘運作那僅剩的幾滴靈炁震散手上灰塵,女子不由再次白了眼已經睡著的男子,咋滴?在外風塵僕僕闖蕩江湖那會兒,你滿身血污濺了我一身,那時候我嫌棄了?怎得如今牽個手還娘娘們們兒,磨磨唧唧的?

……

葬神窟空中樓閣處,一襲青衫的秦仙風望向眼前那個坐在瀑布下面,任由那千里瀑布砸在自己身上渾然不覺的赤膊男子,輕飲一口茶,朗聲笑問道:「決定了?」

目光森森然的男子輕輕從瀑布之中走出,一對眼眸不停閃動藍綠光芒,點了點頭,倏然出現在青衫男子身旁,身勢方才下落,就被一襲青衫的秦仙風一把擒住,老人笑著搖頭道:「好徒兒,行這禮數作甚?我又不是苗蹈古那循規蹈矩,迂腐不堪的傢伙,沒這麼頑固不化的。」

……

距離李清源走訪那座如今正是改名謫月村的已經過去月數有餘,在此期間,李清源的一身傷勢,也好了大半,只是仍舊不能調動靈炁,每每靈炁流淌加速,渾身血脈都會因此而隱隱發漲發痛,更謬論按照鴻蒙經的脈絡運作靈炁了。

好在這段時日,李清源也沒有閑著,除了將《太初》、《太易》兩卷熟爛於心這之外,更是將那刻在自己靈台之上的一個個金色文字謄寫於一本小冊子上,在某次忙忙碌碌而歸的孫子權休息之際,被他放於枕邊。

之後的李清源更是著重於修鍊肉身體魄,對於煉體一事,李清源逐漸有了計劃,開始依循軌跡,依次點亮自己體內大星周圍的小星,以期達到「群星璀璨」的目的。

在這期間,李清源更是一有空就去往那九層碉樓裡面,與最後四層已經生出自己靈智的樓靈們攀談,當然後果就是李清源總是要灰頭土臉的被丟出來就是了。

其中最為樂於做這件事情的,便是渾身都纏繞火焰的小童子,回回見到李清源都會大失所望,接連擺手道:「滾滾滾,他奶奶個腿兒的,你小子哪裡沾染的這如山因果?」

反正每次見到這位當初登樓時候,最對自己「寄予厚望」的小童子,李清源最後都會碰上一鼻子灰罷了,如此一來,以至於李清源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小童子所謂的「因果」到底為何物,為何會讓小童子都談之色變,事後請教老酒鬼,老酒鬼卻每次都笑顏稱無事無事。

李清源便只得將重心轉移到體內那顆北斗七星形狀的大星上,依次閃亮,不斷遙指丹田附近的那顆北斗星,忽明忽暗,似是在抱怨這位主人的「厚此薄彼」。

好像這位主人將它們修成之後,就一直不曾再理會它們?有這麼暴殄天物,棄人體寶藏於不顧的?關於這一點,李清源自己心中也不是沒有愧疚,好在如今好不容易閑來無事的老酒鬼及時指出了李清源此處不足,李清源自己本身也發現極快。

如此修行的李清源,反倒讓眾人極其不適應,為此解潮為首的幾人甚至還特地跑來一趟,解潮,楊玲兒,丁良星,三顆大腦袋湊在李清源身旁,將方才打坐完畢的李清源給嚇了一跳。結果反倒是三人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拍了拍胸脯,是真的李清源欸!天地老爺欸!李清源居然肯老老實實地待在這裡整整一個月數有餘了!這是怎樣的奇迹?大抵能與三位美嬌娘師父們三天不打自己一樣稀罕了!是件值得慶祝的事情!

意識到苗頭不對的李清源急忙制止了三人,開玩笑,鬼知道繼續讓距離變成「酒鬼」只差一個「鬼」字的三人這麼下去,會不會直接演變成女兒國多個夜夜笙歌,月出不眠的習俗。

當然,之所以如此果斷,是因為身旁的沐雪兒同樣眼睛閃閃亮,一眨一眨地看著三人,意識到又有一人即將由「仙」及「鬼」的李清源急忙搖頭,言辭拒絕,忽然記起什麼,李清源忽然湊近解潮,促狹道:「近日可忙?」

解潮便神色慌張,打著哈哈,滿面赤紅,狼狽逃竄。

緣由所在,是當初那位頭戴帷帽的女子終於找到了這位高手,詢問是否可以將那一些武器鍛造法,賣與武林堡?

當然從李清源那裡得知女子買此方法緣由的解潮嘿嘿一笑,反問女子,「用錢可買不到。」

不待女子變色,解潮就急忙補充道:「得用心學。」

眼見女子差點兒欲泫欲泣,解潮心裡差點兒將出餿主意的李清源痛罵一通,哪裡有這樣惹人家姑娘生氣的?關鍵是還是這般好看的姑娘!

李清源老神在在,一個白眼,就這還跟我斗?小同志還得不斷學而時習之啊……他瞥向身旁的女子,笑問道:「這一記白眼,可得你幾分神韻?」

端坐一旁,眼巴巴望向不知如何就落荒而逃的那一抹身影,女子扭頭望向身旁得意洋洋的男子,呵呵一笑。。 黑暗之中,趙匡洪蜷縮成了一團,躲在了角落裡面恐懼的感覺,將他緊緊包裹了起來,讓他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尖叫聲,嘶吼聲,嘲笑聲,在他的耳邊瘋狂的響徹著,那些落在皮膚上面的疼痛的感覺,讓他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想要讓自己逃離出來,可他發現,自己腳上只有巴掌大的位置,前後左右都是觸手,不停的往他身上纏。

曾經以為那些已經過去的過往,就隨著時光的流失消失了。

只是事實卻如此的殘忍,他們只是掩藏在記憶之中,卻似乎永遠不會消失一般。

在那些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會復活的噩夢,在這一刻,再次纏在了趙匡洪的身上。

趙匡洪將自己裹在了被子裡面蜷縮在角落的位置,希望給自己帶來一點點安全感。

這個時候,後窗,被打開了一個縫隙,一個人從後窗翻到了房間裡面,緊接著,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趙匡洪。

她的步伐有些輕,可落在木地板上還是發生了清響。

落荒 趙匡洪沉浸在自己的恐懼之中,對外來的人,聲音,沒有絲毫的察覺。

那隻手,在黑暗之中觸碰了一下躲在被子裡面的趙匡洪。

明明是輕輕的觸碰,卻像是觸碰到了趙匡洪最敏銳的神經一樣,他立刻尖叫了一聲:「啊~啊!」

緊接著,他掀開被子,拿起旁邊的玉枕頭猛地揮打向了來人:「別過來,別過來,滾開,滾開!」

驚恐的尖叫聲,引起了門口的姜一的注意,姜一的心中一緊,一種恐慌爬上了心頭。

姜一立刻推開門走了進去,點燃了蠟燭:「殿下。」

當燈光亮起來的是時候,姜一愣住了,趙匡洪拿著一個枕頭拚命的揮舞了,依瑪兒站在旁邊,手捂著額頭,指縫裡面滲出了一絲絲的鮮血。

姜一立刻喊道:「殿下,是皇子妃,是皇子妃。」

依瑪兒鬆開了自己的手,看著自己掌心的猩紅,皺著眉頭說道:「你發生瘋,我不過是來看看你而已。」

趙匡洪鬆了手,抬頭看了一眼依瑪兒,眼中劃過了一絲冷漠說道:「你來做什麼。我不想看到你,我不需要你們關心我,我也不需要你們同情我,走,都給我走!」

依瑪兒瞧著趙匡洪的情緒實在是過於激動了,她皺了皺眉,轉身離開了,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又回頭看了一眼蜷縮在床上的趙匡洪:「你沖著我發火有什麼用,你以為有些事情,你不去面對,它自己就會慢慢消融,解決么?我告訴你,不會的,你不想辦法解決,它永遠也不會自我解決,你就是一個躲在龜殼裡面的懦夫!」

「你懂什麼!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你有什麼資格說我!滾。」趙匡洪咆哮了一聲,聽到額頭上青筋暴起,眼眶瞳孔,面目猙獰無比。

依瑪兒瞪了一眼趙匡洪直接轉身離開了。

走到門口,依瑪兒看到了顧知鳶和宗政景曜。

依瑪兒問:「你們是來看他的么?別去了,跟失心瘋一樣會打人。」

依瑪兒覺得自己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才回去查看趙匡洪的情況,她本來想安慰一下趙匡洪的,沒有想到他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突然發瘋了。

依瑪兒低頭看著自己手上的血跡,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本想着,一鼓作作氣,一天不落地更新完第十三卷,以給大家留下個不是懶人的好印像。沒辦法,周一周二兩天又出了趟門,自己開車辦自己的事,累的夠嗆。猛睡一夜后,又來了精神。今天雖然事還很多,但無論如何也要更新這一章。讓書友們有點好印像,痛痛快快地去看我的新書。說句實話,我不是賴,真是時間緊。再寫新書時,一定要想辦法解決這個矛盾。)

吳江龍提着槍,狂風裹卷般衝上了這片山坡。

別看吳江龍心裏着急,跑的很快,但他的警惕性一點不小。如果換成個生手,早就喊上了,「李威,李威,你在哪?你哪裏有事嗎?」如果這樣大聲小叫的話,萬一是真有情況,不僅給會李威帶來危險,自己也會陷入絕地。

你想啊!如果李威找的真是越南特工,他們能這麼傻地呆在原地等著來人抓嗎?如果不老老實實等在原地,那就事先做好埋伏。因此,這樣進入他們伏擊圈的人。十個去了,必是十個回不來,全軍覆沒。何況現在有人這麼大聲吵吵,越軍特工就更加明白了。噢,原來這裏就一個人。再加上來人,也不過是兩個。那特工們還怕什麼呢?

吳江龍畢竟有着與越軍鬥了四五年的經歷,不堪稱是越戰專家,但能出其右者也沒有幾人。有過親身經歷,又經過特殊培訓。既會當兵,又會當幹部。死在他手下的越軍究竟是多少,他自己也說不清。不過,不吃越軍特工的虧,這點還是瞞有把握的。

因此,一路上來,吳江龍閃轉騰挪,在草叢與叢林間施展着各種動作迷惑動作。如果不緊盯着他的話,稍稍發楞的工夫,這個人肯定會在你眼前丟掉。

就這樣,吳江龍很快接近了李威殺野豬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