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特別是你看他這體形,哎!

Posted On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凡楊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真的有這樣差嗎?我也不是班上最後一名。

恩,不是全班最後一名,但是年紀倒數第一名,而班級倒數第一名是因為別人沒有考試,所以作為零分處理的,但全年紀的別人不是。

那也不是最後一名。

「算了、算了、惹不起,我還是不說話了,總感覺只要我一說話,你們都來懟我,寶寶心裏苦啊!你們這樣太不人道了。」

我們這也是為你好,我們打擊你,總比外人打擊你強吧!如果我們的打擊你都受不了,外人的打擊就更受不了了。

「別人能打擊到我嗎?我也不在意他們如何說。」

好吧!我們錯了,不該打擊你,可是這不完全是我們的錯吧!不打擊你,那你也得弄個不讓我們打擊的機會啊!

你說要是你理解能力強一些,我們會在這點上打擊你嗎?不會的。

「比如說你能吃,這點上我們打擊你,你會在意嗎?或者說我們說你比豬還吃得,你會在意我們說的話嗎?」

當然不在意,你本來就是說的事實,能吃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就算說得像在罵人,但是這又如何,這就是明顯的妒嫉。

那為什麼同為打擊,你一個不在意,一個很在意呢!你想過是為什麼沒有。

這個能有什麼為什麼,不是一樣的嗎?

「不是一樣的,我們在吃的方面打擊你,你一點也不在意是有原因的,打擊別的方面你會很在意,也是有原因的。」

能直接說明嗎?我有些懵了,總感覺聽得腦袋嗡嗡的。

「好吧!我們打擊不到你,是因為你在這方面比很多人都強,所以你不以為恥,反到以此為榮,那樣別人越打擊你,你反到越開心,因為就像你說的,這是一種妒嫉的表現,你在這方面很自信。」

可是在別的方面呢!就是因為你在別的方面不自信,所以別人在同樣打擊時,你會生氣,你會惱火,也會不開心。

如果你將別人的打擊點提升到你吃的方面一樣,那你將是無敵的,也沒有人能夠打擊到你,你也將會發生脫變。

發生脫變,這時大家都感起興趣來了,對修行者來說,修行就是不停的脫變,不停的變強,而凡楊居然說這樣會變強,他們如何不感興趣。

「果不然王波聽到這個詞后,兩眼一亮說道:可以可以發生脫變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的值得一試。」

還沒有等凡楊回答,王波就立即說道:那個我先去一邊想想你說的事情,總感覺有些多,一時半會消化不了,你們慢慢看,我去那邊閉關了,記得考核時叫上我,別忘記了。

「放心去吧!我們不會忘記你的。」

見王波離開,萬書恆傻笑的對凡楊說道:那個凡小哥,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雖然感覺你說得有道理,可是總感覺有些不對。

你說他完全不怕別人的言語攻擊后,是不是靈魂得到了升華,然後成為精神念師了。

「這個還真有可能,不過可能性不高,這個主要是增加防禦能力的,當然對精神方成的增幅也是不少的!」

至於說成不成了得精神念師,這個就真的不知道了,但是肯定要比一般人覺醒的機會要大,必境臉皮厚的人,都很精神。

真的有這樣神奇嗎?要不你們也試試打擊我看看,說不一定就像今天小胖子那樣,就突破了,就算不能突破,來個脫變也是很好的。

不過這種辦法靠譜嗎?總感覺有些不太對。

「當然靠譜了,這種方法叫做心之防禦,是一種難得的精神方面的防禦,如果你修到大成之境后,你會發現就算精神念師,也很難攻入你的內心世界。」

精神念師不是只能控制工具戰鬥嗎?還能進入別人的內心世界,是不是有些太神了一些,要知道精神可是無形的。

「無形的,可以這樣說,但這個世界有多少是有形的,只是聚集到一定程度后的具現罷了。」

其實不管是我們生活中的水,還是火、或者說木、都可以說是無形的,而我們覺醒的能力,你們會發現比現實中你認知的東西,更純粹就是因為這個。

而我們看到的金、木、水、火、土,其實都是無形的,只是因為和別的一些東西結合在一起,才有了你們看到的東西,就像火,他要燃起來必需得有一個依託,他是不會單獨存在的。

「也許你們會說,這裏面就只有火是無形的,別的都是有形存在的,那如果你們這樣認為的話,那就大錯而特錯了。」

水,如果你將裏面雜質全清除了后,你會發現水就不見了,土也同理,我們的土系異能,他並不是土,而是一種能將這些固體結合起來的能量。

「金和土同理,不過相對土來說,金屬性更喜歡選擇性的結合某些特別的物質,不像水和土,對所有東西都具有包容的特性。」

那木呢! 片刻后,他輕輕地搖了搖頭,笑罵道:「於尊啊!於尊!你可是畏手畏腳之人?」

繼而,眼神再次變得堅定,天地乾坤,縱有奇象,終是過客,任由繾綣,輒思玄度。

他的眼神中,迸發出一道厲光,他緊緊地握著圓月彎刀,喝道:「來罷!命運!」

玉石天梯不知通往何方,只是仰頭遙望,卻依舊是一片綿延不盡的路,他咬著牙根,身體再次蓄滿了力氣,他輕輕一彈腿,躍過數十石梯,他如一隻隼,輕盈的身體,凌風而立。

周圍的星光,溢滿了雙眼,他不知天梯的盡頭在哪裡,他如一頭田裡的耕牛,勤勤懇懇,可他的心底,卻充斥著一片不屑之意。

漸漸地,眼前的光景,在腿速不斷變快的過程中,開始幻變。

他看到了一片片桃花,桃花從天畔上,輕輕地散落下來,清淺的香氣,令於尊心底為之一動,「這桃花自何處而來?」

桃花片片,如同一層粉紅色的雪花,隨著風,搖搖擺擺地墜落下來。

他伸手接過一片桃花,可轉瞬間,那桃花便化為一片液體,他嗅了嗅,清香中帶著一絲甘醇,「這……是桃花釀?」

他一臉愕然地望著長空,他快速的捕捉到一片片桃花,然後他的手中,溢滿了醇香的液體,「是誰?」

這明明是一片甘醇的酒水,這哪是甚麼桃花吶?

「這酒水卻比凡間的酒水,更為清冽,也更為醇香啊!」他輕輕地嘆道。

「這倒有意思多了!」他笑吟吟地望著長空,「隱在暗處的前輩,應是一位嗜酒之人罷!」

他的腳步變得更輕盈了,似是拜這些桃花所賜,腳步的章法,變得不再傳統,而是於意念之間,變得輕盈而又靈動,他嗅著這片醇香的氣息,自身則猶如飲了一瓶瓶佳釀一般,這倒令他更有力氣了!

恍惚間,不知何時,他的腳下已不是一塊塊白玉石梯,他的身體,漸漸地懸浮了起來,他並未使用武道,可他的身體也確是浮上了半空。

低頭向下望去,玉石天梯,離他越來越遠了,可他的身邊,卻懸浮著一片片桃花,它們圍著於尊的身體,疾速地旋轉著,速度變得愈來愈快,而那絲清冽與醇香的氣息,也變得愈來愈濃郁了。

清冽的酒香,令於尊的心神,略有些恍惚。

置身於此,任何人都會有一分微醺之意,而世間之人,心底多是貪婪,也免不了深吸幾口氣息,那醉人的酒香,便入了體內,繼而化為了一口清冽的酒。

桃花散,淡淡的酒香,卻未散去,微醺間,世界已變了模樣。

他的腳下是一面羅盤,而這面羅盤,卻較之尋常的羅盤,更瀚闊了些,至於瀚闊到甚麼程度,或許要用千里之遙來形容罷!

腳下的羅盤上,刻畫著密密麻麻的符文,那些符文懸浮在羅盤的表面,符文中是一片微弱的光,它們圍繞著羅盤,靜靜地旋轉著,而令於尊感到驚愕的是,這面羅盤上,竟樹立著無數的十字架。

湊近些看,不免令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十字架上,竟皆是些血淋淋的屍骨。

濃稠的血液,砸在羅盤的表面,而隨著每一顆血珠的墜落,都會有一片清淺的光,微微爍動一番。

於是,這千里之巨的羅盤,從空中向下遙望,則是一片零零星星的微光。

他走在羅盤上,當腳尖落在地上時,一次刺骨的寒意,順著腳掌向整個身體,瀰漫開來。

「這……」他啞然失色地望著腳下,當他的腳,落在地面上時,同時亦有一片微光,微微的閃爍著。

片刻后,他似乎漸漸地領悟了,這寂寒的地表,倒似是一種饋贈罷!

他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他闔上了雙瞳,靜靜地盤坐在地面上,隨之他調動出蒼梧氣,此時,他的體內,業已有了數量可觀的蒼梧氣,但他卻不滿足,這與他的心裡預期,差得還有很多。

而今,他將蒼梧氣引入地表,霸道的蒼梧氣,如同一片龍息,流淌進這片羅盤內里,似乎很輕鬆的樣子,而此刻,也正如他所料及的那般,未曾被煉化的蒼梧氣,亦隨著已被煉化的氣,游入地層之中。

可漸漸地,令他感到驚愕的一幕是,那冰冷的地表,竟緩慢的融化了,他若仔細看一眼,則忽恍覺,那片漆黑的大地,實則是一片漆黑的雪。

而那片漆黑的雪之下,則是一片厚厚的冰層,他也未料及到,這蒼梧氣,竟然會霸道到這種程度。

浸了冰漬的蒼梧氣,較之之前,倒是溫馴了些,很顯然,那些黑色的凍土,乃是極為寒冽之輩,寒冰猝火,寒冰融化,火勢自然變得微弱了些。

之後,他看到了一片片濃稠的氣息,自凍土中,翻湧而出,他當即入定,將那些剛馴服的蒼梧氣,引入體內。

他笑了,很滿足的笑了,他的身體,亦在此時,靜靜地垂升上了天空,望著腳下的那片羅盤,此刻,羅盤的真實模樣,亦顯現出來,巨大的羅盤,乃是一片青銅所鑄,而今那深暗的青銅上,業已覆滿了一片片銅銹。

而那些被綁在十字架上的屍骨,此刻竟從死境中清醒了過來,只是恍然一瞬,他們的骨架上,便生出了血肉,他們飽滿的肌肉,以及如同虯龍般的青筋,這一切令他們看來無比強壯。

而他們身後的那片十字架,則在他們暴戾的嘶吼中,開始瘋狂地顫動。

漸漸地,十字架再也抵不過凶神瘋狂暴戾的折磨,它們終是碎裂了,彷彿是一個個迷惘的嬰孩兒,當十字架破裂開后,他們反倒立於一片古銅色的光線之下,茫然四顧。

異變仍在繼續,羅盤開始旋轉,巨大的羅盤,足有千里之遙,於是立在這片羅盤上的人,恍然間,漸覺這片世界亦在旋轉。

而隨著旋轉的速度加快,羅盤的中央地帶,則出現了一道刺目的光柱,光柱半徑足有百米之巨,光柱頃刻通天,似是在接引神異的到來。

而令人頗感意外的是,天幕上已多了一道黑暗通道,可那條通道,卻並非給予於尊機會的一條暗道。

因為,那座黑暗的通道里,隱沒著無數的鬼氣,這倒恍似他心中的鬼泉。

而亦是此刻,那些從十字架上掙脫開的凶神,開始瘋狂地嘶吼,他們的眼中,是一片片暴戾之色,他們的目標,似乎並不是於尊!

震天的嘶吼聲,是對世道的不滿,是對生命的渴求,他心底念道:「難道這些凶神,亦如玉石天梯上的金色骨骸,乃是前往此境尋找奧義之人?」

他輕聲呢喃道:「也不知斬天前輩此刻身在何處!」

不僅僅是羅盤在旋轉,那片璀璨的星空,亦在旋轉,或許是他的錯覺罷!

但總之,他心底只覺天旋地轉,羅盤瘋狂地旋轉著,星空亦在旋轉,他的身體,脫離了地表,立於高天之上,他靜靜地闔上了瞳子,乾脆不再留意四周的異狀。

然後,天地就開裂了,亦是此刻,遠方不知何時,亦多了一片片羅盤,只是那些羅盤,卻有些乃是白銀的,有些乃是黃金的,有些則是黑晶石的。

這羅盤意味著甚麼?

微光在羅盤的表面上,靜靜地流淌,這片光雖微弱,可於尊總覺其中有些許奧妙。

而此境的羅盤,皆開始瘋狂地旋轉,而隨著羅盤的旋轉速度愈來愈快,天幕上一條條黑暗通道,從中溢出了一片難以言說的氣息。

很遙遠的氣息,枯朽、腐臭、荒陳。

黑暗通道里,究竟隱匿著何等生物?不僅僅是於尊的心在動,那些脫開了束縛的凶神,心亦在動。

此刻,他們已有神志,只是令於尊不解的是,那些凶神,為何會醒來!

突兀的,一個想法,令他感覺有些難以接受,難道是蒼梧氣?

他自是知曉,蒼梧氣乃是鬼蜮的十大鬼氣之一,他亦知此境乃是荒古時代鬼蜮的一處殘缺的世界,可他仍舊有些不敢確認,若是這蒼梧氣能生死人肉白骨,那琪兒豈不是有救了?

可片刻后,他打消了心底的這個念頭,他忽又看到高空上,飄搖而下的粉色桃花,那片片桃花,紛紛揚揚,他忽覺,或許是這些桃花的作為罷!

而事實,或許恰是如此!

當漫天的桃花,落在各個羅盤上時,羅盤上的十字架,皆被傾覆了。

但這漫天遍地的桃花雨,卻不急待褪去。

此刻,只覺天地之間一片顫動。

頭頂上的黑暗通道,開始發生異變,看到一片片異界的植物,從通道里,延伸而出。

墨綠色的枝葉,倒與凡間的植被,沒有特別另類的異處。

只是,那枝蔓中流淌的液體,似乎是一片殷紅狀的汁液。

耳邊只覺,一片片噗通噗通的心跳聲,心道:「難道這些異界的植株負有心臟?」

恍然間,墨綠色的植被,從通道中,蔓延而出,而細些看時,心底不免有了一絲顫動,那植被的正央,竟站著一位身披紫袍的青年,而青年的手中,則握著一條青藤所制的鞭子。

異狀突變,這倒令於尊的心底,有一絲不妙的感覺。

幾乎是一瞬間,他身邊的凶神,便被那條青藤所制的鞭子,奪去了生命。

而此刻的於尊竟沒有看清青年的動作。

只是恍然一瞬而已,而立在植株上的紫袍青年,臉上的表情始終是冷冰冰的。

而此刻,不僅僅是青銅羅盤上,那白銀羅盤,黃金羅盤,以及黑晶羅盤上,皆發生了異變。

較之青銅羅盤,那白銀羅盤上,則出現了一位身裹銀袍的少年,而黃金羅盤上,則多了一位身披黑金龍袍的老者,至於黑晶羅盤上,則是一位身披黑袍的中年男子。

此刻,於尊倒有些迷惘了,難道老者引他來此境,不是為了拯救斬天?

而斬天究竟在哪裡?此刻,漸變成了一團謎。

那些從十字架上走下來的凶神,倒也並非那麼好對付的!

可他們出現的意義又是甚麼?

當他們的腳尖,輕觸羅盤時,羅盤霎時間,閃爍出一片片微光。

而當微光連成一片時,於尊驚覺,這些微光,竟是一道符文。

而隨著符文的出現,羅盤亦開始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羅盤旋轉的速度愈來愈快了,漸漸地符文,開始發生幻化。

一片片黑暗氣息,從羅盤的紋路中,升至高空。

黑暗氣息,變得愈來愈濃郁了,而身處於高天之上的於尊,明顯感觸到了此境的奧妙。

一股股黑氣,從羅盤的四周,升騰向高天,而站在異界植被上的幾人,似乎在等待這一刻的來臨。

微光依舊在羅盤的表面上,靜靜地閃爍著,可不知何時,那微光也漸漸地消失了,而令人感到驚駭的是,那片十字架,也再次樹立在羅盤上。

那些凶神,也再次化為了一片片枯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