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無恥啊,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無恥之人!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在場的神醫們都恨不得衝上去把北冥拓暴打一頓,當初北冥拓犯下大錯后,可是整個江東醫學界把他驅逐出去的,公羊神醫豈會暗中教唆?

公羊神醫臉色潮/紅,一口鮮血忍不住吐了出來,若非陳玄在旁扶著,對方只怕已經氣暈過去了。

「怎麼,老傢伙,看來是被我說中了吧。」北冥拓一臉快意,說道;「原本我以為這一屆醫道盛會,以你這老東西的實力,勉勉強強能拿個冠軍,到時候我在出面把你踩下,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如此不中用,垃圾!」

「混賬東西,如此欺辱自己的授業恩師,簡直豬狗不如,大公子,我提議把此人趕出去!」台下,眾神醫憤怒到了極點。

在場前來觀摩學習的人也是有些忍受不了北冥拓的猖狂,即便已經被逐出師門,但那畢竟是曾經的授業恩師,太過分了!

台上,穆天齊有些為難,說道;「按照規定,如果醫道盛會有人出面挑戰,冠軍必須應戰,所以,我沒有權利把他趕走。」

「呵呵,還是大公子明事理。」北冥拓看著台下一臉憤怒的眾神醫,冷笑道;「想把我趕出去,怎麼,莫非你們醫學界的人怕了嗎?不過也對,在本神醫的眼中,你們都是垃圾,不僅你們是垃圾,今日來參加醫道盛會的所有神醫,你們全部都是垃圾!」

。 林昭先是一愣,隨即眼前亮了起來,「樂樂!」

鄭邦民見林昭反應過來了,點點頭,繼續自己的話題。

「咱們的第一個店面,咱們到東甌開店,甚至是分店連鎖店,這一個又一個的主意,又都是誰出的?還不都是樂樂那丫頭,這些想法,可不都是輕易脫口而出的,肯定是經過詳細琢磨的,那可都是咱們女兒一步一步帶着咱們從長安鎮走出來的啊,你現在,還覺得樂樂想要創業是意外嗎?」

林昭並沒有因為鄭邦民的話感覺到驕傲,反而更加的心疼了起來。

「這個丫頭,唉。」

創業可不是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就能做到的事情,其中所背負的太多,就連一個大人都不一定能扛得住,更別提一個孩子了。

鄭樂樂的決定從來不只是說說。

鄭邦民半夜起夜,剛出門,就被守在門口的一個身影被驚了一下。

「爸。」

等聽出來是鄭樂樂的聲音,鄭邦民狠狠一瞪眼。

「你這丫頭,不聲不響的,是要嚇死你親爸啊。」

鄭樂樂躊躇的走過來,因為長時間站着,聲音有點僵硬,還差點摔倒,被鄭邦民扶了一把才站住。

「爸,你能借我十萬塊錢,和幫我開個戶嗎?」

鄭邦民蹙眉:「樂樂,開一個廠子,十萬塊錢肯定是不夠。」

「我知道,所以,我想要開股市賬戶。」

千玺 鄭邦民一下子驚住了。

「你這孩子,這是胡鬧,而且那是十萬塊錢呢。」

「爸,只要一個月,一個月後,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收手,而且和您借的這十萬,我可以和銀行利率一樣,給您利息。」

鄭邦民瞪眼:「你這孩子說的很么話,你和你爸張口要錢還要什麼利息,不過十萬,的確不是小數目,而且股市那……」

鄭樂樂卻堅定的看着鄭邦民:「爸,我心裏有數。」

鄭邦民看着鄭樂樂,一咬牙,拿出一張卡來。

「行吧,這是廠子這幾個月全部的收益了。就先拿給你用了,但是樂樂,廠子要是沒了這十萬,可意味着什麼,你懂得吧,一個月時間,是爸能給你最大的許可權了。」

鄭樂樂接過卡,伸出手抱了抱鄭邦民。

「爸,謝謝你。」

這個世界上,能不顧一切的去關心你,支持你的人,只有家人。

——

第二天開始,鄭樂樂便去機電一體化聽課。

不管做什麼生意,了解都是第一步,她至少得知道自己今後是要從事哪方面的事業。

她雖然不懂得電器,但是在上課了解的過程中,知道華國在這方面的空缺。

空缺意味着什麼?意味着機遇!

而且比其他人多活了二十年前的鄭樂樂,更加知道電在未來對於人們的重要性,而只要是有電的地方,就有生意。

她聽的越來越認真。

這天鄭樂樂剛上完自己的課,就要朝着機電一體化的教室走。

高雨曦:「樂樂,你現在還記不記得自己到底是什麼系的啊。」

鄭樂樂笑了笑:「放心,這個忘不掉。」

「唉,要我說,你乾脆去把機電一體化的學位證書也考出來算了。」

聽的鄭樂樂卻是眼前一亮:「這個可以考慮,雨曦不說了,快上課了,我先走了。」

而鄭樂樂這個新『插班』來的小學妹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再加上她長得好看,學習也認真,老師乾脆把她當自己班的對待,在佈置作業的時候還特意點名鄭樂樂也得做。

班上其他人鬨笑,鄭樂樂卻十分認真的點頭。

等到上課的時候,也將作業拿出來,驚壞了一班人。

現在小學妹都這麼拼,他們這些當學長的好意思浪費時光?

一時間整個班級的學習氛圍都高漲了不少。

這邊鄭樂樂為了創業在做着準備,而另外一邊,鷹國皇家學院會議桌上,華國參賽隊坐在一邊,而另外一邊是鷹國代表團。

這是由鷹國皇家學院的參賽隊提出的私下解決,卻只邀請了蕭言等人。

鷹國代表是一個金髮碧眼的男人,這男人穿着鷹國皇家學院的校服,精緻的校服和胸章耀人眼,男人的眼裏都是倨傲,他推過來一張支票。

「這裏有三千萬,只要你們離開鷹國,這錢就歸你們了。」

蕭言冷笑,看着這錢:「這算什麼?封口費?」

對面男人一拍桌子:「蕭言,我知道你有能力,但是這裏是鷹國,你乖乖走人,我們可以既往不咎。」

蕭言:「威廉先生,這錢我們不會要,而且,現在要追究的人可不是你們了,而是我們。

從全鷹國口誅筆伐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但為什麼兩個參賽作品不公開對比,讓所有人看看,我們到底剽竊了貴方作品哪一點?就因為我們不是鷹國人,所以基本的公平都不給於嗎?這是華國學術界的挑釁。」

威廉冷笑:「這還用對比嗎?就你們華國那落後的國家,憑什麼和我們比?就憑你們人多嗎?」

話一出,周圍人都哈哈哈笑了起來。

蕭言的表情徹底的冷了下來,然後站了起來。

「既然這樣,那就法庭上見吧。」

說着轉身就要走。

等蕭言走出去幾步,威廉卻是用華語開口:「我記得你們華國有一句話叫,敬酒不吃吃罰酒。」

蕭言冷笑一聲:「華國還有一句話,不知道威廉先生以及你的團隊有沒有聽過?」

「什麼?」

「多行不義必自斃。」

蕭言等人離開,一開門,就見鷹國媒體圍了上來,蕭言冷眼看着,表情冷漠,並沒有因為眼前的突然情況慌了手腳。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提前安排好的。

「蕭言,你們對於自己被指控剽竊有什麼話要說嗎?」

蕭言卻是看向那個媒體:「華國人,從來不屑剽竊。」

「據說你們收了三千萬的賄賂,請問是真的嗎?」

蕭言盯着那個媒體,然後重複了一遍他們的名字。

「鷹日報,雖然這裏身處鷹國,但是,我同樣也享有法律權利,請您等著接收法律函。」。 第五百六十一章上座率百分之百!

無數的庫爾人民感到無比的親切,《瘋狂的石子》,註定將成為庫爾最為標誌性的一部電影。

無一例外,一個早晨MS影院的《瘋狂的石子》上座率,達到了百分之百。

真正的一票難求!

無數的市民排隊購買等著進場,這的確是不多見的!

這邊的《霍原甲》和《金剛記》,卻是恰恰相反的。

很多上座率也沒有《瘋狂的石子》那麼厲害。

院線第一時間調整了排片!

全國各地,庫爾絕對是個例外,下午每個影院都自發的將《瘋狂的石子》排片提計到了60%,但即使是這樣,上座率依舊居高不下。

很多人甚至就是沖著《瘋狂的石子》而來,至於《霍原甲》和《金剛記》,已經不是庫爾人民的首選。

庫爾18家影院門口,全都掛起了《瘋狂的石子》的巨幅海報。

上面主打的一句話就是一一庫爾人民自己的電影!

劉浩哲看着海報直搖頭,但不得不說,院線方面的這個推廣,效果還是相當不錯的。

劉浩哲等人一直忙一直忙到了晚上,才有空一起坐頓團圓飯!

「多少票房了?」

寧皓劉浩哲狼吞虎咽的吃着飯。

問著身旁的工作人員!

「破9000萬了!」

劉浩哲的臉上滿是喜色,這個票房對於眼下的市場來說,

絕對是超級大片的節奏,甚至.很有可能打破最快破億的電影紀錄。

一億票房。

眼下,《瘋狂的石子》加上點映的4500萬,一天就接近了1億票房。

零點場1500萬,首播日當天3500萬,絕絕子!

「我去,還是沒有破億啊!」

一旁的老徐在那嘆著氣,事實上所有人都沒想過《瘋狂的石子》可以破億。

「太慢了吧!」

幾乎全國的電影院《瘋狂的石子》場次都是爆滿,

但就是這樣,第一天還是只獲得3600萬的總票房這當然跟排片和影院數有關!

影院太少,排片也只有40%,這樣的一種情況,3600萬已經是讓無數人都感到仰望的數字!

畢竟《霍原甲》只得到了1600萬的票房,而金剛記更是只有1300萬!

同樣是40%左右的排片率,這一比較差距直接就出來了!

「明天的排片呢?」

劉浩哲湊到了寧皓面前,老寧把手機的短訊遞到了他的面前!

庫爾65%的排片,其他地區變動不大,並沒有大幅度的波動,

主要院線方面還有一個考慮那就是《瘋狂的石子》確實是小成本電影。

很有可能,今天的觀眾都是沖着劉浩哲來的,說不定明天人就少了。

這當然是院線方面處於謹慎考慮,畢竟之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這樣的情況。

《頭文子》,第一天就是很多觀眾沖着周結倫去看的…

結果第二天票房就直接降了上座率也直接驟降了20%,眼下的劉浩哲絕對有可能媲美周結倫,畢竟春晚的熱度還在那繼續上漲。

「.加油加油明天爭取破億!」

劉浩哲對《瘋狂的石子》還是有信心的,網上的口碑也因為今天的這一批新觀眾,而得到了再一次的發酵。而且評分系統已經出來。

《瘋狂的石子》:9.6分

《霍原甲》:7.8分1

《金剛記》:8.5分

《瘋狂的石子》無論評價還是口碑,都是遙遙領先的。

「明天去哪裏參加路演?我可能要請一天假!」劉浩哲突然看着老寧,老寧有些欲微一愣:「請假?幹嘛去,回家啊!’」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