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Sep 29th, 2022

後者抬眼瞥了她一眼,輕哼一聲。

扔下兩個字:「隨便。」

居然沒拒絕?

答應的這麼痛快,沈懷琳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看到陸晨,她頓時瞭然——哦,對了,畢竟是心肝小寶貝提出來的,總不好駁了他的面子。

倒是沒看出來,霍城這麼狗的人,還挺會討人歡心的。

「既然霍總你誠心誠意的邀請我,我也不好讓你下不來台,就勉為其難的去你家裡借住幾天吧。」

「不必勉強、」霍城沒什麼好氣。

「嗐!都這麼熟了,勉強不勉強的,不過是個樂子罷了。」

順桿往上爬,沈懷琳最會了。

這是她的強項!

霍城瞥了她一眼,輕嗤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季宏博倒是鬆了口氣:「這樣最好不過了,要是你去了姐夫那裡,我爸我媽肯定不會說什麼的。」

「我晚些時候打電話告訴他們一聲,你回去的時候,先不要說,只告訴他們不用等我吃飯就好了。」

「好。」

問題解決,沈懷琳當即美滋滋的吃起飯來。

胃口大開。

別看手受傷了,但是為了吃,她可以暫時忘記傷痛。

拿筷子還是拿勺子,毫不含糊。

只是動作到底有些不流暢,半天夾不起來一塊肉。

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霍城伸手奪過她手裡的餐具。

「想吃哪個?」

「水煮魚……」

霍城二話不說,夾了魚肉,送到她的嘴邊。

沈懷琳看了看他,又垂眸看了看那塊魚肉,驚恐萬分。

這,這是自己能夠有的待遇嗎?

giegie,現在不需要演戲,你家小寶貝還在旁邊呢!

「愣什麼呢,張嘴。」

見她半天沒動作,霍晨眉頭輕蹙,沉聲提醒。

沈懷琳一激靈,當即張開嘴,一口吞了下去。

嗚嗚嗚,緊張的吃的太快了。

都沒嘗到味道!

。 這話太不入耳,里正將臉一沉,「趙二狗,你說什麼呢?」

趙二狗不以為然道:「我也沒說錯呀!她原來不就是夏家買來的媳婦嗎?」

不管里正難看的臉色,他轉到一邊去直接面向宮玉,更為無恥地嘲弄道:「喲!宮玉,難不成你離開夏家以後,就能跟夏家把關係撇得乾乾淨淨的嗎?」

宮玉冷眸瞪著他,只聽他那張狗嘴又道:「怎麼可能啊?自古一女不嫁二夫,你都嫁給夏家了,還想從夏家出來另外嫁給別人?切!誰還會撿你這種破鞋啊?」

「你說什麼?」宮玉眸色一狠,五指微微收緊。

趙二狗倒是感受到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機,就是想起自己被她和夏文樺丟在山林里而最終使自己的腿瘸了的事,他就氣不打一處來地梗著脖子繼續讓她難堪。

「你不承認那也是事實,你都是夏家三兄弟用過的女人了,誰還瞧得起你啊?」

白眼一翻,他還覺得自己的眼光挺高的。

里正怒道:「趙二狗,你給我閉嘴,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趙二狗鼻中一哼,「我哪裡胡說八道了?我只是把別人敢想卻不敢說的話都說出來了而已。不信,你去村裡轉一圈,問問看,看別人的想法是不是和我的一樣。」

里正氣得顫抖,偏偏趙二狗那張嘴還不饒人。

「切!原本她就是夏家三兄弟用過的女人啊!難不成她還能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這話說得真的是太過分了。

宮玉咬緊牙關,一字一句地道:「有本事,你再給我說一遍。」

趙二狗不怕死道:「我說十遍都一樣,說十遍你還是夏家三兄弟用過的破爛貨。」

這話一出口,他以為宮玉會氣死,心中更覺得爽快了。

不料,他這才得意妄行地咧開嘴笑,下一秒,嘴上就傳來劇烈的疼痛。

「啊——」

趙二狗下意識地捂住嘴巴撕心裂肺地慘叫。

里正還在氣得想要斥責趙二狗,但話還沒出口,便見到趙二狗捂住嘴巴的手指縫中流出血來。

他一怔后,這才醒悟過來趙二狗被打了。

感覺趙二狗是得到了報應,他不可憐趙二狗,反而認為趙二狗活該。

不過,宮玉是何時撿的石頭,又是怎麼出手的,他似乎都沒有看到。

而實際上,宮玉打人的石頭就在腳邊,趙二狗實在是讓她忍無可忍了,她用腳一勾,那石頭便到了手中,緊接著就拍到趙二狗的嘴巴上去了。

跟嘴碎的人,她真是連跟他爭吵的心思都沒有,直接打得他滿地找牙就是了。

趙二狗慘兮兮地叫了半天,放下手一看,滿手的血,而且手中還有三顆牙齒。

趙二狗嚇呆了,他的牙齒啊!就這麼掉下來了。

「你,你……」他怒不可遏地指著宮玉,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宮玉淡定自若地蔑視著他,「有本事你再說一句試試?」

敢再說一句,趙二狗就不只是掉幾顆牙齒那麼簡單了。

「你,你太狠了,說你幾句,難不成你還想殺人嗎?」

沒有了門牙,趙二狗說話都漏風。

也因此,宮玉並沒有聽清楚他在表達什麼意思。

掉牙的牙根不住地流血,趙二狗說完又趕緊捂住嘴巴。

里正看不慣他那樣,瞪他一眼,怒斥道:「你個丟人現眼的東西,還不趕緊滾嗎?真是的,都快三十歲的人了,還一天在外晃蕩,你娘的身體不好,你也不知道幫著她干點活嗎?」

「我,我的牙齒……」趙二狗可憐巴巴地哭慘。

「報應,你還好意思說?」

旭斌 哪怕是本家人,里正也看不慣他整天那弔兒郎當的樣,有人教訓教訓他也好。

趙二狗又看了看自己滿手的血,憤恨地朝宮玉威脅道:「你給我記著,早晚有一天,我要你好看。」

他全身上下最能引以為傲的就是他家「兄弟」了,若是可以,他恨不得把宮玉壓在身@下,像對待夏文桃那樣蹂@躪,要是弄死她就更好了。

怕自己的血流得太多,他傳達了自己的怒氣,趕緊走人。

趙小舟挑著水回來,遠遠地看了一場好戲。

「這趙二狗,真是越來越放肆了。」跟趙二狗同姓,趙小舟都覺得丟臉,「宮玉,你別理他,他就是那樣,整天正事不幹,逮著誰咬誰,像是誰都跟他有仇似的。對了宮玉,你是來買地基的嗎?」

宮玉點頭,「嗯。」

看趙二狗離開,她的火氣就慢慢的消散了。

你还在吗 趙小舟挑著水桶進門,「那你等一下啊,我跟著你們一起去。」

里正和趙小舟帶宮玉去看的地基,一處是離龍井不遠的那邊有一塊地,把房子建在那裡的話,吃水就方便了。

還有一處是在後山挨著荷塘的那邊,只是那裡稍微偏僻了一點,唯一的好處是價錢便宜。

里正讓宮玉自己選擇。

宮玉站在荷塘前,一雙清澈明亮的美眸都暈染了喜色,那荷塘她曾經在晚上的時候來過,只是晚上看不清,這白天過來一看,真是美不勝收。

宮玉含笑問道:「趙爺爺,這邊的地怎麼賣呢?」

里正道:「這地基是屬於官家的,賣了也要上交給府衙,所以價格也是府衙的大人給定的。」

這麼告訴宮玉,就是說他沒有幫宮玉壓價的資格。

宮玉會意地點頭。

里正又道:「這邊稍微偏僻一點,一般情況,要賣三十兩銀子一畝。若是我剛剛帶你去看的那邊,得五十兩銀子一畝。」

宮玉詫異道:「地基這麼貴嗎?」

「是挺貴的。地基是用來建房的,建了房就不能再種糧食了,所以官家把價格都定得挺高的。若是買來種糧食,那一般二十兩銀子都能買到最好的地了。」

宮玉:「……」

難怪那麼多人建不起房,就這地基的價格,哪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

目測這邊雖然偏僻,但也有比較平坦的地方可以建房,看來……

正想著,夏文樺的聲音忽然從側面傳來:「趙爺爺。」

聽聲音,三人朝那邊看去。

夏文樺來得挺快,到了宮玉的面前,他不跟宮玉打招呼,卻是著急地朝里正道:「趙爺爺,這地基我那天也看過了……」

。 「海妖當面吃人,這得多大心臟,才能承受得住如此折磨?」直播間內,有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引起無數人討論。

旭斌 「換我肯定承受不住,整日擔心受怕,會被海妖折磨的發瘋!」

「我也是,遭受這樣的精神折磨,我寧願去死。」

「高通一行人遭受海妖塞壬偷襲的直播畫面我看了,當時他和另外兩名軍人,也是和閑哥等人一樣,意外來到這座島嶼,然後被山洞中的歌聲吸引入迷。不同的是,閑哥和菲兒沒有沉迷,只有曉麗姐一人中招,他們還有反抗能力,而高通一行人沒有,只能淪落為待宰羔羊。」

「等待死亡,比直接被殺還要殘忍。」

「是啊!」

「高通真不愧是我們的炎黃子弟兵!」

「看了這麼久的直播,目睹那麼多人犧牲,可我想進入獵場的心,依然沒變。因為我不想成為米蟲,一直接受閑哥等人拼死拼活帶來的資源,我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這一切……」

該觀眾的發言,讓彈幕冷卻了不少。

是啊!

如果有自力更生的機會,沒人願意當米蟲,心安理得享受本國獵人拚死競爭回來的資源,雖然進入獵場可能會死。

可進入獵場也不一定馬上就會死,死之前,可以看一眼碧草連天的美景,或者蔚藍色的海洋,總好過一輩子呆在資源匱乏,綠植少的可憐藍星,重複日復一日的工作。

不是誰都會怕死,都能心安理得接受饋贈。

……

蔚藍大海上。

高通跟隨尖峰戰隊,獵殺了一些異獸,等級提升至8級,身上的傷勢、精神方面的疲勞,瞬間消失一空。

殺死最後一隻海獸。

滿血復活的高通上前道:「閑哥,讓我來開吧!」

「好。」

潘閑巴不得有人接手,將駕駛位交給高通,自己回到乘客座,習慣性的擼起菲兒的尾巴。

馬曉麗看著俏臉緋紅的菲兒,微笑道:「小閑,擼菲兒的尾巴,你是舒服了,可你有沒有想過,尾巴可能是狐族的敏感部位?」

「……」

潘閑愣了一下,轉頭看向菲兒。

小丫頭臉紅的厲害,可能還真是,於是他小聲問道:「菲兒,我摸你尾巴,你會不會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