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李天之三人的飛升之力根本就沒有多大作用。

Posted On
Posted By shelasingletary

一直被吸扯著漸漸往下滑。

「該死!」

李天之看向了剛剛那個洞口。

只有洞口那邊沒有吸力。

似乎這洞口就是留着給李天之三人避難的。

那麼,去還是不去?

。 凌斯晏手裏的信死死抓緊,滔天的懊悔和內疚,以及再也彌補不了的事實,都如突如其來的深水一般,要將他徹底吞沒。

太上皇繼續道:「如今蘇錦已經不在了,這些東西我也沒有再瞞着你的必要了。

司馬將軍是難得的武將奇才,論領兵打仗,這大周無人能出其右。

但這樣的武將,你身為皇帝,最怕的就是他功高蓋主,起了謀逆之心。

你拿着這些書信,以後就是讓他不得不絕對忠誠於你的籌碼。」

凌斯晏什麼都聽不清楚了,腦子裏只反反覆復著太上皇的那句話。

蘇錦跟司馬言是假成親,只是為了逃避跟大皇子成親。

所以,他們更不可能有過任何的夫妻之實。

當年她在地牢裏生下的永安永樂,那兩個一次次被他罵作「野種」的孩子,是他凌斯晏的親生孩子。

可如果司馬言一直在邊關養兵,那跟司馬言長得那麼相似的燕太子,難道就真的只是燕太子嗎?

如果當年蘇錦跟司馬言真的沒有發生過什麼,那為什麼他從敵國回京后,和她第一次發生關係時,她卻不是處子之身了?

凌斯晏越想越亂,腦子裏一下一下刺痛,但他清楚得很,事到如今,太上皇不可能騙他這種事情。

之後的話他都沒怎麼聽進去,太上皇再交代的,也就是要他好好打理朝政、節哀順變,再是對後宮妃嬪雨露均沾之類的話。

直到後面發現凌斯晏根本就沒在聽,太上皇這才沒再多說了,吩咐曾公公送凌斯晏出去。

凌斯晏往外面走,走到門口時,突然停住了步子,回身冷眸看向病榻上的人。

「所以,父皇就是故意讓兒臣跟蘇錦之間生了誤會,直到如今兒臣逼死了她。

父皇終於如願以償,所以告知兒臣真相好讓兒臣明白,兒臣終究不是你的對手。」

太上皇被戳中了心思,有些心虛地說了一句:

「皇兒啊,你就是還年輕,這些情情愛愛的,聽父皇一句勸,早些放下的好。

身為皇帝後宮佳麗三千,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何必給自己徒增惱?

這當皇帝啊,還是管好家國子民,才是重中之重。」

凌斯晏掌心攥緊:「兒臣的人,一定還會回來的。

至於管好家國子民,兒臣肯定不會讓父皇失望。父皇就在這裏好好養老,安度晚年吧。」

太上皇到底是沉不住氣了,怒聲說了一句:

「這樣軟禁自己的父皇,這就是你當皇兒的孝道?為了個女人,你看看你現在成了什麼樣子?!」

凌斯晏淡應:「父皇喜歡清靜,這丘寧宮是皇宮裏難得的清靜之處,這就是兒臣的孝道。」

他話落,出了殿內再跨出宮門。

旭彪 他一出去,厚重的宮門關上,整個丘寧宮恢復了一片死氣沉沉。

凌斯晏直接回了養心殿,叫來明月姑姑問話。

他想起蘇錦曾經跟他說,四年前他領兵出征的前夜,他喝多了,他們之間第一次發生了關係。

說來也是可笑,以前他也沒信過她說的那些。

可現在她死了,他突然覺得,她什麼話都該被相信了,至少,他要好好地仔細地查一查。

明月姑姑進來,凌斯晏一問起當年的事情,她立刻想起了蘇錦曾經也問過她。

她如實稟報:「蘇姑娘也曾經問過奴婢,關於那晚的事情。

她還問起第二天早上,陛下您的床褥是誰整理的。

奴婢說看到她晚上離開了,第二天奴婢也沒有整理床褥。

奴婢想起來,她當時的反應似乎有些失望,隨後又笑說,也不重要了,只是想讓自己死個明白。」

凌斯晏握緊了手裏的茶盞,一些隱隱的猜想開始浮現到腦海里:

「那天晚上,你看清楚了,蘇錦真的離開去了別的院子裏睡下了?」

明月姑姑記得有些模糊,多回想了一會:「奴婢記得,當時天色黑。

奴婢到殿外時,只是看到了蘇姑娘離開的背影。再進去后,是玲……溫妃說,蘇姑娘已經去別的院子睡了。」

凌斯晏冷聲道:「所以你那晚並沒有看到離開的人的臉,你確定那是蘇錦,是因為玲瓏告訴了你。

朕沒記錯的話,第二天朕的床,理應也是玲瓏整理的。」

明月姑姑點頭:「陛下,是這樣。之前蘇姑娘問了奴婢一次,奴婢就該跟您說的。是奴婢該死,事後忘記了。」

凌斯晏手裏的杯盞砸在了矮几上,眸色猩紅:

「玲瓏,原來你的那些心思,從那時候就開始有了。去把她叫過來!」

旭彪 他話音剛落,殿外傳來瓷碗落地的聲響。

隨即是侍女珍珠的聲音:「溫妃娘娘,您怎麼了,沒燙到手吧?」

凌斯晏冷笑:「來得巧了,讓人進來吧。」

玲瓏從殿外進來,清楚當年的事情是瞞不住了,跪到地上面色煞白地磕頭:

「陛下,妾該死,當年是妾騙了您騙了明月姑姑,妾真的,只是太喜歡您,一時昏了頭。」

凌斯晏冰冷的目光落到她身上:「怎麼,溫妃一向楚楚可憐能說會道,說起來還有個太后撐腰,這時候都不狡辯一下了?」

他起身,一步步走近過去:「也是,當年清楚真相的下人,朕隨便想點辦法,就一定能查出真相。

何況如今就憑蘇錦當初一句話,說那晚她留在朕的內室了,就夠朕定你的罪了。」

玲瓏慌亂地在地上拚命磕頭:「陛下,妾當初確實犯了錯。

但妾對您,一直是真心喜歡的。妾以後一定會好好服侍您,妾會將功抵過的……啊!」

她話音未落,眼前人一腳狠狠踹向了她心口。

玲瓏劇烈咳嗽了一陣,忍着劇痛倒了下去。

跟着她過來的珍珠,嚇得跪在地上,一聲都不敢吭。

太后聞訊也趕了過來,一進了殿內,就沉聲道:「晏兒,這玲瓏好歹是你的妃子。

母後知道她確實過分了些,但你還是多少饒她一命吧。」

凌斯晏本還沒想到要賜死玲瓏,見太后維護她,更加來了怒意。

想到玲瓏也不過是個賤婢出身,當初這樣算計了蘇錦,現在直接處死了也好,算是還蘇錦一個公道。

他直接抬手叫來了侍衛:「母后提醒得正好,溫妃言行下作卑鄙。

當初身為朕的侍女,還暗裏替先皇后辦事,簡直犯了大忌。直接拖出去,亂棍打死!」

太后就是故意來點火的,她之前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玲瓏幾乎都知道。

如今凌斯晏是要給蘇錦好好主持公道了,這個時候不弄死了玲瓏,太后擔心火會燒到自己身上來。

凌斯晏下令賜死玲瓏,太后倒是不大說話了,只假模假樣無關痛癢地再勸了幾句。

玲瓏被侍衛拖向外面,算是看出來了,這太后簡直跟當年的皇后如出一轍,都是過河拆橋,只顧著保自己。

反正是死路一條了,玲瓏咬牙索性豁出去了:

「陛下,玲瓏還知道很多事情,蘇姑娘受的冤屈還遠不止您知道的這些。

玲瓏願意將知道的盡數說出來,只求將功抵過,能保一條性命。」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最新章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梨子果果、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全文閱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txt下載、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免費閱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梨子果果

梨子果果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回來后養老任務、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

。 唐寧不在乎什麼書山。

論修行,他已有了扶桑青木訣,且他並不認為自己在修行上當真有什麼絕艷天賦。

若非要說有,不過是前世浸泡無數圖書館、見識了前世無數的前輩天才大能的知識積蓄,因此在理解世界一道上更加周全、眼界更加寬廣罷了。

但前世那個世界是沒有真正的修行的……起碼對於普通人而言是沒有的,他自認比不過從出生就浸染在修行為上氛圍之中的天之驕子,更遑論那千年才出一個的君成東皇。

所以他不指望能在書山領悟什麼比之扶桑青木訣更高級的東西。

而除了修行方面,他不覺得那所謂的書山能教會自己什麼。

畢竟那位前輩也說了,忘川學宮立世兩千多年,想必學子無數,可也沒聽說、沒見過有人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太大的變化。

但那前輩最重要的意思,顯然也並非讓他去學到什麼,而是求那「正統」二字。

對於這個,唐寧其實更不在乎。

然而據那前輩所言,湖畔二十六部並非東皇山死忠,甚至龍宇東皇在時,湖畔二十六部才是距離東皇山最遠的部族聯盟。

這裡的「距離」不單指物理意義上的距離,更代表著統屬關係。

不良小子 如今二十六部之所以豎立東皇山正統的大旗,不過是收攏人心、求得東皇山那些真正死忠的擁護幫助罷了。

只可惜看現狀,這效果很顯然並沒達到,由此也足可見得,明眼人都瞧得出來他們並非東皇山真正的擁護者。

而唐寧缺的,就是這個——一個足以讓那些隱匿者出山的名分、理由,或者說……契機。

在這些龍神特使來此之前,大抵是先遇到了那前輩,所以那前輩才會特意尋到自己說出這樣一番話。

可他大抵沒能猜到,這「邀請書」原來是一份定罪書。

從心底深處,唐寧是不願去翰州的,畢竟從各種傳聞之中,他知道那裡稱不上是個好地方,如今又有這麼一份「定罪書」,還是龍神親筆,嘿,也不知翰州又有怎樣的機關算計等著自己。

可,他不能不去。

「至於借東皇山之名的話,以後再也不要說。你要記得,如今的你,就是代表著東皇山,你已是東皇山最後一位真傳弟子,也是東皇之位唯一繼承者。而若有一天……你當真死了,東皇山也就真的滅了。所以與你而言,最大的負責人,就是活著,活到東皇山重新歸來的那一天。」

這是那位前輩的原話,也是他所有的勸誡、囑咐之中,唐寧唯一記得清清楚楚的話。

因為很不幸,這話竟是他娘的真理——自己死了,東皇山也就沒了。

而他是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不為別的,只為那個連死都必與東皇山同眠的月下仙子……

……

這一走就是一夜,當雙月東西低掛、旭日東升之時,唐寧就瞧見北方原野之上鐵甲森森、刀槍如林,赫然是足足四個巨大軍隊方陣。

那亮銀色的鎧甲映著旭日,只顯得沉凝厚重、殺氣騰騰。

唐寧心中一寒,暗道了聲:雷神竟早有布置……

卻聽朵南果嘿然笑道:「白戟軍果然名不虛傳,單這陣勢、軍容、殺氣,就足可號稱強軍了。」

唐寧聞言一愣:「這就是金州白戟軍?」

朵南果點頭道:「回殿下,正是,白戟軍以明光鎧、銀龍長戟、惑月弓陣步戰縱橫天下,揚名大荒已久。往昔龍牙衛也曾與他們交手,臣當時曾在軍中任十人隊隊正,故而對他們最熟悉不過。」

唐寧瞧著那威嚴軍陣,心中不禁讚歎:「難怪當年與龍牙衛號稱大荒四大強軍,如此一看,就已頗有名不虛傳的意味了……」

不多時,果然見一匹雪白龍馬脫離軍陣疾馳而來,龍馬之上坐著的,赫然正是君尚。

唐寧見他奔到近前,不禁笑道:「原以為我們先到,還需等你,沒曾想你竟先到了。」

方禹瞧了那軍陣一眼,只心中暗暗算計,若自己的鐵蛩獸騎兵與之遭遇,孰勝孰負。

想了半晌,便不願再想了……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