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千一邊說,一邊開心的揮舞著自己的小爪子說道:「我感覺我還可以,肯定能行的!」

顧知鳶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試了,一會兒六皇子妃和十七皇子妃她們會過來,你們仔細伺候就可以了!」

顧知鳶對店鋪的佈置十分滿意,每個洗臉的位置都是單獨的,這樣以來也保護了大家的私隱,這個年代的女子,肯定不好意思躺在大庭廣眾之下讓別人給自己洗臉,所以屏風設計的非常好,這個是雲千自己加的。

顧知鳶說:「雲千,你比我想像之中還要能幹!」

「師父,那是自然的!」對於顧知鳶的誇獎,雲千表示十分開心,整個人的眼中都閃爍著光芒:「師父,你放心,我一定會把這裏做好的!這是師父給我的機會!」

雲千說的十分堅定,那雙眼睛寫滿了認真,對這個店鋪的未來好像充滿了幻想一般!

顧知鳶拍了拍雲千的肩膀,笑着說道:「我知道你,一定可以!」

雲千被顧知鳶誇獎了一句,頓時心情好得不得了:「師父,十一月初六是個好日子,適合開業!您怎麼看!」

顧知鳶算了算現在到初六還有十天左右,可以試營業,沒問題的話初六便可以開業了:「可以,做些漂亮的請柬,送給秦曉曉她們,讓她們送給自己的朋友,過來試試看,沒問題的話,初六開業!」

「是!」雲千笑了起來露出了幾顆可愛的小虎牙。

顧知鳶掃了一眼屋子裏面的眾人,這些人都是經過精挑細選出來的,王府裏面手腳麻利的丫鬟們,就算其他人出了問題,她們也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雲千的臉上帶着漂亮的笑容:「師父,您先回去吧!」

顧知鳶點了點頭:「各位都辛苦了,這個月月錢翻倍。」

眾人一聽差點沒有激動的跳起來,一個個十分興奮地說道:「謝王妃!」

顧知鳶在眾人的歡呼之中走了出去。

回到王府的時候,天已經全部暗了下來,暴風雪即將侵襲而來。

秋水在門口走來走去一臉焦急,看到顧知鳶的時候,激動地撲了過去說道:「王妃,公主還在裏面跪着!」

顧知鳶:?

顧知鳶猛然反應了過來,自己走的時候,趙姝婉正在和自己鬧脾氣,跪在地上不起來!

宗政景曜問:「怎麼回事?」

顧知鳶一邊大步往內室走去,一邊回答:「姝婉這個丫頭,像是跟我杠上了一般,非要讓我給皇后治病,我都說了皇後娘娘沒病了,她就是不相信,說我不給皇後娘娘解毒,她就跪着不起來。」

宗政景曜眼神一暗,緩緩垂下了眼眸說道:「這丫頭真的是執著。」

「腦袋不轉彎的,一根筋。」顧知鳶搖了搖頭說道:「我進去看看她。」 連續的兩道劍道意境斬過去,配合的還有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

她動用過時空道的大道之力,對時間和空間的領悟,已經不能同日而語。

這樣的功擊,君擎天絲毫不敢大意。

說來也是諷刺,他竟然到了小心明奚淺的地步。

這個死丫頭真是,以前怎麼不知道她是變數!

把他的界面之心和混沌青蓮的蓮莖都給弄走,還破除了他的血咒,讓他神魂遭受反噬,重傷。

還重新打通了飛升通道,滅了他的分身,斷了他給自己準備的退路。

君擎天越想越氣,眼裏帶着無邊無際的悔恨和殺意。

魔族多少高手斷送在她手裏!

「唰!」

君擎天眼神猩紅,它身後突然出現的滅心魔炎的顏色都變了變。

黑色的霧氣吞噬了一半意境之力,剩下的奔涌到君擎天的面前,被滅心魔炎擋住了。

奚淺眼睛微眯,心神一動,紅蓮業火就放了出去。

紅蓮業火作為混沌初開,最為強大的火焰,哪怕是滅心魔炎,也只能是絆住它片刻,要說吞噬紅蓮業火,它做不到。

奚淺正要再次出手,君擎天就先她一步動手了。

他心裏明白,不能一直給明奚淺主動的機會。

何況他心裏不好的預感並沒有消散,反而越來越強烈了。

君擎天餘光看到旁邊虎視眈眈的幽熒,心底冷哼了一聲,功擊的力量又增強了幾分。

「轟——」

兩人的力量在空中相遇,猛然推向奚淺,速度極快,她瞳孔緊縮,趕緊後退。

雖然她已經是化神後期,比起君擎天,依然還是有所不足!

砰!

黑色的力量落在奚淺胸口,她瞬間倒飛出去。

「噗!」奚淺微微弓著身子,吐了一口血。

「幽熒,你去,給我拖一下時間。」奚淺用神罰之劍穩住身子,當機立斷的開口。

幽熒領略到她的意思,驟然出現在君擎天對面。

看到幽熒過來,君擎天心裏的危機更甚。

心裏的預感很強烈,他立刻給屬下傳音,讓他們過來。

幽熒並不知道他的動作,只是根據奚淺的意思,和君擎天戰成一團。

兩人的對戰,相當於是神武大陸最強大的交手。

不說已經成為廢墟的西月城,就是西月城四周的山脈,也受到波及,不少靈植全部枯萎,山頂被削平。

一個個巨大的深坑出現!

奚淺看了眼空中對戰的兩人,深吸一口氣,吃了一顆丹藥,然後盤腿坐在地上,雙眼緊閉。

半個時辰后。

她「唰」的一下睜開眼睛,眼裏閃過一道彩色的流光。

心神一動,她傳音給周圍的人,讓他們撤出去。

隨後,身影出現在空中。

神罰之劍被她收了起來,她雙手大開,手訣捏了一個又一個,一頭栩栩如生的紫金色「鳳凰」出現在身後。

她卻沒有停下動作,繼續捏着手訣。

一刻鐘后,一個龐大無比的紫色圖騰出現在腳下,瞬間蔓延過去進入到幽熒和君擎天的戰場里。

幽熒和奚淺很有默契,幾乎是在圖騰過去的瞬間。她就猛地一下消失了。

自然,君擎天的反應絕對不慢,不過,圖騰蔓延的速度,也不是能想像的。

反正他用了最快的速度,依舊被圖騰籠罩住,瞬間腳下就傳來了吸附的力量。

君擎天的臉色終於有了變化,他豁然抬頭,看向奚淺的眼神帶着不可信。

「你……」怎麼可能。

奚淺卻不想再給他說話的機會,從古至今,大戰中廢話多的時候,都會出現變故。

「尊主?!」

看吧,就算沒有廢話,依然有變化,奚淺沒有回頭看身後來了什麼人。

心神一動,烈焰幾個從靈獸空間出來,對上了奔過來的幾大長老。

专属限量版 二長老被她殺了。

現在的魔炎宗長老堂,還剩下四個長老。

當然,除了烈焰,其他幾個就只有風馳可以抵擋一陣,赤血和風零的實力和幾大長老還是有一段差距。

好在這時候,出去打架的穆清璃、漱心,夜擎回來了。

他們一直不放心奚淺這邊,都關注著呢。

看到四大長老過來,立刻就現身。

「廢物!」

看到四人被絆住,君擎天眼底湧現起怒意,罵了一句。

奚淺嘴角微勾,在君擎天冷冽的眼神中,她從手鐲里緩緩拿出一個東西。

「吧嗒!」

盒子被大開,頓時一道金光閃現出來,刺眼奪目。

功德金蓮?!

君擎天眼睛一瞪,心裏不好的預感達到了頂端。

這玩兒意她怎麼還有?

奚淺拿着功德金蓮,眼神瀲灧,她倏然一下,把金色的蓮台拋向空中,然後落下來,正好落在紫色圖騰的正中間!

「唰!」

金色的光芒瞬間蕩漾開來,鋪在紫色的圖騰上,熠熠生輝!

看起來壯觀又絢麗。

但這樣的美景,就連奚淺,我沒心思欣賞。

她心裏最大的想法,就是把君擎天徹底抹殺!

功德金蓮裏面的佛力和功德雖然都被她用來破除了血咒。

到它本身就是先天靈寶,裏面僅剩的功德金光和佛力的餘威,若是利用得當,滅殺了君擎天也不在話下。

奚淺心裏快速轉過無數念頭,眼裏卻不肯露出分毫。

趁著圖騰的吸附之力,奚淺拿出神罰之劍,又斬過去一道「歲月如歌。」

君擎天瞳孔一緊,就想躲避,哪知,奚淺的劍法並不是沖着他而去的。

而是落在他們兩人的中間,寂靜無聲的融入到圖騰里。

君擎天開始還不明白她的用意,直到腳下傳來越來越濃的吸附之力。

他倏然抬頭,看着奚淺的目光帶着點點驚駭!

「你竟然領悟到了時間意境的未來之力?!!」

奚淺挑眉,沒有理他,把紅蓮業火放了出來。

藉助紅蓮業火的力量,控制功德金蓮。

看到功德金蓮在她手裏起了變化,君擎天臉色大變。

他心底,湧現起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明奚淺,你敢?!」

奚淺眼裏帶笑,速度又快了一倍,看到君擎天開始掙扎

她微微閉了一下眼睛,身上的時間法則之力源源不斷的注入到腳下的圖騰里。

然後看着君擎天的眼睛,用口型說了一句:你看我敢不敢。

。 見劫雲盡去,天地恢復一片清明,此時正是曜日東升,光線溫暖而不燥熱。

玄空子知道該自己上場了,緩緩起身一步踏出,身影猶如瞬移一般,就已經來到石台上空。

這些都是丹塔的未來啊……目光掃過眾人,玄空子臉龐噙著欣慰的笑容。

直到慕骨出現在視線之內,笑容收斂顯出威嚴之色,欣慰更是轉變為厭惡。

「現在所有人都已經完成煉藥,將丹藥都放出來吧,由老夫,以及場中萬千觀眾,一起做個評判!」

話音落下。

場中,以蕭炎,宋清為代表,總共十二人,各自拋出手中的丹藥,丹藥懸於半空,猶如夜明珠般熠熠生輝。

濃郁的葯香,逐漸的瀰漫開來,不過現場卻沒有多大反應,畢竟剛見識了八品丹藥出世,七品丹藥已經看不上眼了。

雖說這十二枚丹藥,盡皆都是七品高階(七品高階以下的丹藥,根本拿不出手,來競爭這十強之位),可就是這麼現實。

玄空子輕笑著點了點頭,對這些人還是挺滿意的,別看比不上柳席等人,這已經是難得的天才了。

只要認真培養培養,還是有望突破另一個層次的,進而成為丹塔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