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之前……

八個人等在這裡,原本都是打算放狠話的,在菲戈被伊姆大人殺死之前,出那麼一口惡氣,解掉憋屈了這四五個月的鬱火。

但現在,卻是無力說出話語!

甚至在菲戈走近時,最是厭惡菲戈憎恨菲戈的拉伊奧拉聖,都忍不住後退了半步,旋即漲紅了臉!

好在,退開的不止他一個。

“呵呵,你們是來給我加油打氣的嗎?”菲戈走到他們中間,八人已不由自主給他讓出一條通道。

聞言八人一個個攥緊了拳,扶住刀柄,菲戈又笑:”怎麼,你們還想陪我熱熱身?勞爾,你說他們七個都是天龍人,但你呢?你總跟着湊什麼熱鬧,不怕被波及死?”

被菲戈的氣勢單方面針對,勞爾額頭不禁滲出汗水,最初還能跟菲戈過兩招的他,如今已幾乎無法作爲菲戈的一合之敵!

菲戈呵呵笑了一聲,放過了他這位老朋友,繼續向前走去,只留給示威(示弱)八人組一道寬闊的背脊,漸漸消失在他們的視線裡。

直到這時,八人才紛紛長出了一口氣,尼爾博羅聖咬牙道:”難道這傢伙……已經真正地點燃了燈火?還是純粹以身體點燃的?”

“不,應該還沒有,但恐怕他已很接近天王和海王最強狀態的程度了。”柴爾羅林聖沉重道:”做好最壞的打算吧,幾位!”

最壞的打算……衆人默然。

與此同時,繞過聖地建築的菲戈還稍微有些遺憾,如果不是來到聖地後,就被一道氣機給牢牢鎖定住,他肯定要先抓捕一下八個人混一波經驗,但畢竟裡面有四個大將級,即使年老的柴爾羅林聖和勞爾都只有SSR5,也得費一會兒時間。

裡面那傢伙恐怕不會答應。

在見聞色的捕捉下,一股淡淡的致命危機縈繞心間,比25年前薄弱一百倍,但仍然是致命危機!

但這次菲戈不準備轉頭離開。

他逐漸步入一座巨大的花園。

違反季節、芬芳四溢的各種花朵花香瞬間撲鼻而來。

這香味過濃,有些刺鼻。

眺望過去,有一道身穿白色輕紗、頭戴三指王冠的身影正坐在花園中間,背對着菲戈。

他坐着的高度還要比菲戈高出幾分,粗略估計應有四米身高,右臂忽輕柔探出,在月色下白皙光潔的手指尖,主動落上了一隻蝴蝶。

不,不是他。

是她。

女人?一母?

菲戈邁步走近。

“奇怪,上一次你來的時候,身上還沒有普魯託的氣息,這一次爲什麼有了?”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從她的口中傳出,入菲戈耳。

當然是因爲我選擇了洛克斯的冥王之力收益。哦?這告訴我冥王是船靈的情報,是真的?

菲戈站到她身後十米之外,鼻子輕動,嗅了嗅空氣。

一股濃郁的花香夾雜奇特的體香從伊姆的身上傳遞過來。

但這,掩蓋不了一股惡臭!

“原來如此。”菲戈說。

他對伊姆實力的判斷出現了極大的錯漏,根據海賊王動漫離結局篇不遠路飛的表現,菲戈覺得最終Boss伊姆不可能拔升到UR。

因爲路飛沒道理打贏UR。

但他忽略了距離劇情開始還有五十多年,也忽略了這種情況。

伊姆身上那股花香掩蓋不住腐壞屍體一樣的氣息告訴菲戈,永生手術恐怕也不能真正永生,她活了太久,身體已經開始腐壞!

恐怕不用多少年,伊姆就要從UR等級掉落到SSR9了。

炎汉 可現在,仍是UR!

但……那又怎麼樣呢?

菲戈忽然笑了起來,上半身的肌肉猛然膨脹,脹碎了衣服!

“別背對着我裝神弄鬼了。怪不得那些天龍人直到現在還對你有信心,來吧,別廢話,先試試你能不能打死我,再裝逼。”

“打不死我,我就捶死你!”

——————————

PS:(碼字速度飄忽不定,唉,又晚了好多,以後晚上更新,不定準確的更新時間了,但肯定會有,在晚上九點到十二點之間。) 張柳霞坐在副駕駛上,哼著小歌,心情相當愉悅。

秦鵬一會兒一扭頭,奇怪的看著張柳霞,「媽,你剛剛不是還誇江燁嗎?」

「怎麼這麼快就把他推給別人?」

而且這個人還是廖蓓。

張柳霞瞪了一眼秦鵬,「你懂什麼?」

「再說了,那可不是別人,是江燁的弟弟。」

江燁坐在後座上,一言不發。

秦鵬從反光鏡中,看見江燁窩囊的樣子,咂咂舌。

果然還是廢物,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帶走,這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秦鵬把張柳霞送到家門口,拐個彎,直接朝地音酒吧走去。

他一隻手開車,一隻手拿著手機,撥出一個電話號碼。

「喂。」

嘈雜的聲音混合著一個男人的亢聲,重低音的旋律刺激,秦鵬嗤聲,離手機遠了些。

「我靠!你們幾點就開始了?」

對面的笑聲鑼鼓喧天,「當然越早開始越好了,就差你一個人,趕緊來吧。」

金毛男人掛掉電話,隨著音樂,甩動頭上的縷縷長發。

身子一蹦一跳的沉浸其中。

幾個長發飄揚的女人湊到黃毛面前,「黃毛哥,秦哥什麼時候來呀?」

「快了,快了,馬上就到。」黃毛語氣有些不滿,「你們這些騷娘們,就只認識你們秦哥,不認識我。」

麗麗呵呵一笑,「不是。我們當然認識黃哥了。」

「秦哥那車可是最新款的艾迪拉!我都想買好幾個月了。」麗麗扭動肩膀撒嬌。

「秦哥說了,他願意把這輛車送給我。」

黃毛嗤鼻,「得嘞,哥明白了。」

他的胳膊挎過小蘭的肩膀,「我就知道,還是我家小蘭最喜歡我。」

卷著黃髮的小蘭珉珉嘴角,不好意思地推開黃毛的胳膊,「黃哥。上次秦哥說要帶我出去,好好玩一次呢。」

「你也知道,我都好久沒有出去玩過了。」

黃毛臉上的笑意逐漸發冷了,點頭說服自己,「行,你們都背叛我。」

秦鵬的車停在低音酒吧門前,熟門熟路的穿過前廳,來到大堂左邊角落的沙發上。

黃毛一屁股坐在秦鵬旁邊,「秦哥,你怎麼才來?」

秦鵬把車鑰匙扔在桌上,頭頂的燈光打在鑰匙上,明晃晃的閃光,刺瞎別人的眼。

黃毛留戀的從鑰匙上收回視線。

秦鵬嘆了一口氣,「家裡出了點事,去了一趟法院。」

「法院,出什麼事兒了?」黃毛感覺比較嚴重。

「沒什麼大事,都已經擺平了。」秦鵬身體向前攏攏,「你知道嗎?新街心的杜總親自撐場面,沒一個人敢反對。」

「後來星空集團的廖總也來了。這不,請我姐吃飯去了。」

秦鵬越說越帶勁,金毛滿是羨慕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麗麗和小蘭望見沙發上的秦鵬,不滿的撅著嘴向秦鵬討回公道。

「秦哥,你一來都不知道跟我們打招呼。」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們了?」

秦鵬旋即左擁右抱,嘴邊的笑容咧到了耳朵根,「我這才剛來,屁股還沒坐熱。你們就聞著味兒過來了。」

「說,你們是不是在我身上安什麼定位了?」秦鵬指指兩個人的鼻尖。

麗麗嬌寵的撅起嘴巴,「我倒是還真想在秦哥身上按一個定位,真巴不得24小時守著你。」

小蘭攀上秦哥的脖子,「你說,你都多長時間沒來看我了?」

黃毛這邊空無一人,蕭蕭條條,真是可憐。

「走,咱們去包間。」秦鵬站起,幾個人跟在身後,熟門熟路的進了一個包間。

秦家大門口。

秦鵬開車離開,江燁叫張柳霞,「媽,我有點事,出去一趟。」

張柳霞一百個不情願,「你能有什麼事?你又不管公司,也不管家裡的事,只做個飯,天天比總經理還忙。」

江燁已經習慣了張柳霞的諷刺加惡毒。

他全當沒聽見,朝著後院進去。

開著車在張柳霞身邊按了按喇叭,便揚長而去。

張柳霞眉毛豎起,朝著江燁離開的方向破口大罵,「我說讓你走了嗎?開著一個破車,像是多大的老闆?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秦奎推開房間的門,望著張柳霞的背影。

張柳霞罵夠了,回過頭撞見秦奎,氣不打一處來。

她走到門口,瞪了一眼秦奎,「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讓道。」

秦奎無奈的嘆一口氣,「江燁做的已經夠好了,你別難為他。」

張柳霞瞪向秦奎,「你想幹什麼?」

「這個家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

秦奎無奈的嘆息一口氣,搖搖腦袋,怯怯跟在張柳霞身後。

江燁開著一輛破車,闖進王家的別墅。

王家家主正坐在沙發上,管家踉踉蹌蹌的稟告。

「家……家主,不好了。」

王家家主放下手中的茶杯,呵斥一聲,「慌什麼慌?」

管家縮著身子,畏首畏尾。

他細細回想,江家的一個廢物,何至於如此慌張?

到底還是家主有氣魄,有胸襟。

「說,什麼事兒?」王家家主眼神掃過管家。

雲淡風輕,卻又不著痕迹。

管家抬起腦袋,「秦家的上門女婿,廢物江燁,開著一個小破車橫衝直撞,闖進咱們王家。」

王家家主手中的茶杯,咣當一聲掉在地上。

管家應聲跪在地上,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王家家主站起,「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把這些清理了。」

他不過只是一時手滑了,一個小小的冤孽,何止於方寸大亂。

「召集王家的所有保鏢,待命。」王家家主吩咐一聲。

看著管家出去,他屁股一沉,坐在沙發上。

江燁大腿跨進門,高大的身子拔地而起。透著光亮,照進了半個客廳。

王家家主抬起眼帘,掃了一眼江燁,「你也是太不把王家放在眼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