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怎麼這麼陰陽怪氣的?

Posted On
Posted By shantaecoughlan

他的要求那麼低,只要別離開他,什麼都好說,怎麼就過分了?

。 中芯國際的建立,其實很大程度上已經影響了國內晶元市場。

在商市,有了葉軒的幫助,張權的晶元工廠很快就建設了起來,用時不過是兩個月,在各方的努力調度下,工廠已經初具規模,只是各類設備,還是沒有運送回來。

秦雅已經親自去了一趟荷蘭,不過似乎關於光刻機這些設備,並沒有和對方談妥,張權此刻已經在飛機上了,這一次的目的,也是要去荷蘭和秦雅會面,並且將設備帶回來。

染雲手機公司的晶元儲備已經不足,現在面臨著停工的風險。

張權只能分秒必爭,儘快的讓晶元工廠開始生產。

……

荷蘭這地方沒有什麼特別的,和歐州的其餘國家相比,其實荷蘭似乎也沒有多少經濟上的優勢,不過這裡的環境倒是很不錯。

張權前世並沒有來過這裡,因此他對這裡的情況也不了解,好在是出發的前一刻,給秦雅打了個電話,下了飛機以後還是有人接應的。

「秦雅。」

秦雅已經在機場外面等候了,張權一走出去,就看見了一個穿著羊毛大衣的女子,不用多說,這就是秦雅。

這一刻的秦雅氣質很獨特,看起來落落大方,有些難言的貴氣。

當張權走近的時候,秦雅笑著走上去挽住了張權的手臂。

不少出入機場的荷蘭人都是有些艷羨的看著張權,畢竟一個如此美麗的東方女人,即便是他們這些西方男人,也是心動不已,只可惜,秦雅註定是他們得不到的女人。

「你總算是來了,我這一個月來都要鬱悶死了。」

秦雅有些抱怨的對著張權說到,這段時間張權和劉菲兒在商市倒是混的風生水起,不過在荷蘭ASML公司談生意的秦雅卻反而沒有多少進展,這個荷蘭的光刻機公司,他們實在是難纏,即便秦雅用盡了渾身解數,也無法將生意談下來。

不然,也不需要張權親自來一趟了。

「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張權好奇的看著秦雅問道,隨後兩人上了一倆車,直接去了荷蘭機場旁邊的酒店,這段時間秦雅其實就住在這裡。

「目前我們已經和ASML公司談好了一些事情,他們也願意將光刻機賣給我們,不過嘛,這個價格我覺得他們是漫天要價,實在是有些過分。」

秦雅撅著嘴巴,似乎有些不滿的表情,張權呵呵一笑,秦雅這小表情讓他一時間有些愣住了。

「怎麼了?」

秦雅似乎是發現了張權不對勁,頓時睜著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張權,等到兩人四目相對的時候,這時候一股莫名的情愫在兩人之間升溫。

「混蛋,看什麼呢。」

秦雅有些嬌嗔的翻了個白眼,隨後錘了張權一拳,在秦雅那件羊毛大衣下方,波濤洶湧竟然沒有幾塊布料遮擋,張權嘴角一抽,心中倒是有些感慨了。

「你要是真想看,到了酒店,我給你看個夠。」

秦雅臉色羞紅,看來張權還算是個男人,有點正常的男人反應,以前張權總是裝出一副超然的樣子,不斷的拒絕秦雅,都讓她懷疑張權是不是有些心理上的疾病了。

「你誤會了,我是在想事情呢。」

張權連忙解釋道,不過這時候的解釋都無比蒼白,秦雅沒好氣的又錘了張權一下,也不再多說什麼了。

「他們ASML公司開的價格是多少?」

張權直入主題,淡淡的說到。

其實張權對這個年代的光刻機並沒有多少映像,不過在後世,荷蘭ASML公司隨便一台光刻機,怕是也要將近一個億的價格,這種恐怖的賺錢能力,全都仰仗他們公司的技術。

當然,在這個年代,張權倒是並不認為會有這種恐怖的價格出現。

「目前和我接觸的是ASML公司的詹姆斯副總裁,我的出現其實也得到了他們的最高待遇,他們那邊給我們染雲集團的產品是PAS5500光刻機,至於價格嘛,他們目前的定價是在四千萬一台。」

秦雅拿出了一些資料,遞給了張權。

在九十年代末期,雖然全球的經濟發展增速很快,但是一下子拿出四千萬購買一台光刻機,這幾乎算是全球最昂貴的產品了。

張權眉頭微微皺起,如果說是後世,那麼這個價格張權有多少要多少,但是考慮到年代的問題,其實張權還是感覺有些貴的。

這也是秦雅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談下來的原因所在。

價格,才是制約中芯國際現在都沒有光刻機的原因。

張權並不是吝嗇錢,而是他現在必須要考慮到這個代價值不值得。

「這個價格確實是有些虛高了,聯發科,灣機電他們在這裡拿光刻機的價格應該是遠遠低於我們的吧。」

張權揉了揉太陽穴,有些無奈的說到。

「是的,根據我的了解,就這產品,荷蘭ASML公司給聯發科的價格是一千五百萬一台,所以這才是我比較無奈的地方,他們把我們染雲當成了待宰的羔羊。」

下了車,這時候秦雅又挽著張權的手臂了,一路上走進酒店,秦雅邊走邊說。

「我個人認為,如果這個價格我們能夠控制在兩千萬,那麼我們就能夠直接出手了。」

聽著秦雅的介紹,張權心中也是這麼想的,這一次建立中芯國際,張權要滿足自己染雲手機公司的晶元需求量,必然是要求要多購買幾台光刻機的,因此這樣積累下來,光是購買光刻機的錢就十分的昂貴了。

到了房間中,張權這才看見,秦雅為了這一次的事情,做了很多的準備,房間中到處都是資料。

秦雅有些不好意思的走過去收拾了起來,不過張權卻拉住了秦雅的手。

「秦雅,辛苦你了。」

張權淡淡的說到,眼中滿是疼惜的色彩。

「不辛苦,為了你而已。」

秦雅小聲的說到,隨後直接抱住了張權,兩人在異國他鄉,或許已經成為了彼此的藉慰,這一刻張權也沒有阻止秦雅的舉動,只是輕輕的拍了拍秦雅的肩膀,為她將一縷髮絲夾在了耳後。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褚臨沉將秦舒送到小區門口。

兩人分別時,他遞給她一抹蘊含深意的眼神,輕聲叮囑:「注意安全。」

「嗯。」秦舒淡淡點頭。

她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神色如常地回到家裏。

楊平瀚和夏明雅看到她回來,彼此快速交換了一個眼神,而後迎了上來。

「嚯,咱們女兒回來啦!」

「小舒這一趟出差辛苦了,累不累呀?先去洗個澡吧,我去給你做點兒好吃的。」

兩人臉上帶着熱情慈愛的笑容,跟秦舒寒暄。

秦舒應付了幾句,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兩人。

夏明雅說道:「對了,今天早上小褚來找你了。你出差怎麼也不跟人打聲招呼,可把他急壞了。你跟他聯繫了沒有?」

秦舒點點頭,「剛才就是他把我送回來的。」

未来与你们 記住網址et

她剛說完,楊平瀚就問道:「你這次,是去哪兒出差啊?怎麼就你一個人去?」

秦舒轉頭看着他,想了想,淡然地說道:「漢城。」

聽到她的回答,楊平瀚臉上沒有露出絲毫破綻,笑着說道:「怎麼跑漢城去了,早知道,咱們也跟你一起去,正好回家一趟。」

反倒是夏明雅神色明顯一滯,有些緊張。

「我是去出差的,時間比較緊。」秦舒無奈地攤了攤手,而後,她彷若隨意地提起:「這次去漢城,聽人說了不少爸的事兒,原來我爸是個大善人,還捐贈過鄉村小學呢。」

楊平瀚謙虛一笑,說道:「咱們家歷來就有積德行善的傳統,這是從你太爺爺那時候傳下來的。」

「這樣挺好的。」秦舒附和地點頭說道,心裏卻猜測著:他們和那個刺殺自己的刀疤男到底有沒有關係?

只從他們剛才聽到她的話的反應來看,似乎並不知道她去了漢城。

傍晚,楊平瀚和夏明雅吃過晚飯後,照例出門散步。

秦舒看着兩人離開,沒有跟出去,而後進了他們的房間。

房間里收拾得異常整潔,床頭上連一根頭髮絲都找不出來。

秦舒一無所獲,面色沉然地退了出去。

光線昏暗的房間里。

楊平瀚和夏明雅隔着桌子,和一襲黑色斗篷籠罩着的女人相對而坐。

聽着女人緩緩說完一席話,夏明雅率先白了臉色,「秦舒居然悄悄跑到漢城調查我們,這女人戒備心也太強了!」

對面的女人低嗤了一聲,有些不悅,「我早就提醒過你們,秦舒不好對付。如果不是你們幾次三番露出馬腳來,又怎麼會被她懷疑?」

楊平瀚聽到這話,不禁埋怨地看了夏明雅一眼,皺眉說道:「要不是你表現得太激進,也不至於把事情搞成這樣!」

夏明雅立即瞪向他,面色憤然,「這事兒怎麼能怪我?哼,我看你是想提前把責任推到我身上來,免得老闆處罰你?」

「那你敢否認你對金子倩和金夫人做的事情嗎?」

「我……」

眼看兩人就要吵起來,女人一掌拍在了桌面上,雪白的手背上青筋微跳。

「夠了!」

她冷喝一聲,唰地抬起頭來,一張巴掌大的臉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十分陰翳,雙眸迸射出怒火,「在這兒爭執有什麼用?這次要不是我的人及時攔著,你們倆個早就暴露了。沒用的東西!」 黑牛聽了點了點頭。

「嗯!這個事兒我知道了。

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莫非我連這個事都不明白嗎?」

我說兄弟,乾脆咱們倆分頭行動吧!不就是這麼幾個鳥人嗎?

解決他們那成什麼問題呀!」

「嗯,這樣也行!

行動的時候咱們一定要快速,你可要注意好了,在解決那些人的時候,那燈籠千萬別弄滅了。

如果一旦院子裏一旦黑燈瞎火的話,那更容易引起人們的注意呀!

如果外邊亮着燈的話,一般的人還不會在意的。

你沒有發現嗎!這個地方可能太平的時間比較長了,因此,這幾個巡夜的人也不是太在意。」

黑牛聽了點了點頭。

「嗯,你說的還真是這麼回事。

既然咱們兩個分頭行動,那咱們倆就趕緊動手吧!

等把這幾個巡夜的都解決了以後,咱們馬上找那班布爾善去,今天晚上不弄死他的話,我看咱們倆是發不了財的。」

說完,黑牛立刻持劍就消失在了夜幕中了。

趙飛宇把這個燈籠掛在了道路旁邊的一棵小樹枝了,然後也向下一個目標摸了去了。

解決這幾個巡邏的十分順利,用了連半頓飯的功夫都沒有,這幾個巡邏的人員就被兩個人都給解決掉了。

趙飛宇解決最後一個巡邏的人的時侯,他已經發現了,這個巡邏的人員身邊的屋子,那是最漂亮的。

因此,趙飛宇判斷那班布爾善就在這個屋子裏住着呢。

正在這時,黑牛也悄悄地持劍來到了趙飛宇的身邊了。

「我說兄弟,你找到那班布爾善的住宅了嗎?」

「黑牛哥哥,你瞧見了沒有!這處兒住宅是最漂亮的,而且還在這個莊園的正當中呢!

那班布兒善如果真在這個莊園里住着的話,那他一定會在這個地方住着呢。

咱們到裏邊聽聽動靜,然後咱們再採取行動吧!」

「那好吧!現在都後半夜了,如果班布爾善睡著了的話,那咱們哥倆是什麼也聽不見的。」

趙飛宇聽了微微一笑。

「聽不見拉倒唄!反正我就認準了這個院子是那班布爾善住的,咱們聽聽他到底在哪個屋子裏住着呢吧!」

兩個人持劍悄無聲息地走進了院子裏,然後向著正屋的窗戶摸了過來。

你也別說,正屋裏還真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了。

「我說班布善老爺,你天天在外邊打野食兒吃,你怎麼現在還這樣厲害呀?」

「我說夫人呀!那些漢家的母驢,他們又怎麼能跟你比呢?

你是那太師妥妥的侄女,我之所以在這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那不全是沾了你的光了嗎?

如果不是你給我罩着的話,我也不會有今日的風光呀!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