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就在宇恆即將向右手邊跳出去的一瞬間,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不聽使喚了。

Posted On
Posted By violazick66

「恭喜宿主激活被動技能【極限撲救特技】,技能進入黃金級后,如若使用,系統將短暫地控制宿主身體。」

宇恆剛開始確實被嚇了一跳,他本來還以為身體出了問題,還好有系統的提示聲,否則宇恆就算沒毛病也會被嚇出毛病。

既然是系統技能的控制,宇恆也就不再用意念抵抗什麼,他所做的無非是觀察系統如何完美地利用自己的身體完成撲救。

…………

由於距離宇恆最近,貝爾將前者動作上的變化看的一清二楚,他張了張嘴,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剛剛看到的畫面。

震驚?

不,是震撼!

貝爾本來利用射門的時間差發現宇恆有向球門左側移動的跡象,這才臨時選擇打一個反角。

這種反角射門只要不是質量太差,按道理講門將根本無能為力。

不過,成功率如此之高的射門方式為什麼在比賽中應用非常少,主要還是因為太考驗球員的腳法。

畢竟是在一瞬間的調整,若是球員腳法或者技術沒到位,臨時的改變很有可能打亂個人射門節奏,當然以貝爾的能力並不在此列。

踢出一腳滿意的反角射門,貝爾怎麼看也能殺死比賽。

然而,現實就擺在眼前,貝爾沒想到宇恆在起跳的一瞬間竟然以右腳為支撐突然扭轉了身體,撲向了自己射門的方向。

雖然沒有親自嘗試,但貝爾能感覺到以他的腹肌力量恐怕拼盡全力做不出像宇恆這樣的動作。

看着皮球被宇恆在橫撲過程中單掌劈出,貝爾有些懊惱地掀起衣服將腦袋悶在其中。

…………

或許是宇恆極限撲救鼓舞了氣勢,在隨後的一輪點球中,赫塔菲的隊員輕鬆命中。

與之相反,靠後主罰的皇馬球員由於背負的壓力太大,竟然不用宇恆撲救自己將球打上了天。

至此,持續了140多分鐘鏖戰終於到了謝幕的時候。

憑藉宇恆多次救主,赫塔菲奇迹般地戰勝了實力強大的皇家馬德里俱樂部!!

雖然這只是國王杯的第四輪比賽,但對於赫塔菲球迷來說,這場勝利的重要意義一點不亞於奪冠。

陸續有主場球迷從看台上跳下來慶祝,剛開始保安或許還會稍加管理,但看到效仿的人越來越多,他們索性脫下制服,加入慶祝的人群。

畢竟他們也是赫塔菲的球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風水先生?」

老頭望著我,臉上的表情,卻並沒有多少相信。

我微微一笑回道。

「也可以這麼說,至於剛才,真的是無意冒犯,本來不想冒昧觀察您的面相,但出於無奈,我只能這麼做,還請您別生氣。」

独影自命 老頭的臉色開始變化起來,不過,卻並沒有直接將我轟出門外。

我心中一動,繼續道。

「既然冒昧看了您的面相,那我也就斗膽跟您說上幾句。」

說這話的同時,我暗暗觀察著他的神情,發現他並沒有阻止,便說。

「關於您的兒子,其實您不用擔心,我看您子女宮也就只是一時晦澀,相信也就一兩年的時間,他就會出來。」

「而且我這幾天發現,這周圍的人好像從來都不跟你搭話,估計也是因為您兒子的緣故。」

「這些您也不必擔心,您兒子吉人自有天相,後半生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絕對是衣食無憂,您也可以安享天倫之樂。」

老人望著我,臉上表情,多少有點吃驚,我沒有說話,就只是等待他的反應。

至於剛才的話,我並不是信口胡說,而是從他面相來看,的確就是這樣。

「你具體想問什麼?」

最終,老人望著我道,不過語氣還是生硬無比。

我心中一動,趕緊說道:「叔,您知不知道,那個部落,具體怎麼走?」

當我問出這話,老人的臉色瞬間一震,隨即搖頭道。

「你們走吧!」

「叔,」我心中一急,趕緊說,可話還沒出口,就被他擺手打斷。

他望著我和顧宛如,最終嘆了一口氣道。

「實話告訴你吧,即便你是風水先生,那個地方也不是你能去得了的。」

「聽我一句勸,趕緊回去吧。」

被他這麼拒絕,我瞬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但同時,我心中對那個哈古巴部落的好奇,卻更加深了幾分。

整個小鎮的人都裝做不知道,好不容易找了一個肯說的老頭,卻就被這樣拒絕。

說實話,就這樣離開這裡,我還真是心有不甘,可不走的話,好像也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再讓他開口。

最終,在他一臉決然的姿態中,我和顧宛如從老頭的家中離開。

但我並沒有放棄,因為這是唯一的突破口……

過後的一段日子裡,我和顧宛如長住在了曲水鎮,而且每隔兩天,我都會來到老頭這裡。

時間一久,也就逐漸熟絡起來,雖然每次都被他拒絕,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頭最起碼不像先前那樣冷眼相對,而是好言相勸。

在我軟磨硬泡,和給他家選了一個好的陰宅,遷了祖墳之後。

最終,一個月後的一天,他答應了我,而且是直接答應送我們去哈古巴部落。

不過,他倒不是全程送我們,而是在到達一個地方之後,他就會返回,剩下的路,就由我們自己去走!

這天,晴空萬里,艷陽高照,我們踏上了老頭租來的一條小船。

他說,要去哈古巴部落,只有一條路,那就是順著雅魯藏布江一直往南走,等到了那能望見連的綿不絕的大山山腳下時,才算是剛剛找到了門路。

而他,也就會在這裡搖船返回。

雖然今天太陽很好,但寒冬臘月的天氣,卻並沒有讓人感覺到多少溫度。

我們仨人在雅魯藏布江上緩緩飄行,老頭出奇的沒有說話,一路上就只是沉默的搖著雙槳。

他不說話,我也就沒有多問,坐在小船上,望著四周那因為冬季的緣故,略顯蒼涼的風景。

想必老頭作出送我們的決定,也是下了大決心,當然在這一個多月來,我也知道了曲水鎮的人,為什麼要全當作不知道哈古巴部落了。

其實原因並沒有我想的多麼複雜,追根究蒂,曲水鎮的人就只是不想惹禍上身而已。

幾年前,一隊自駕游的年輕男女,通過曲水鎮進了哈古巴部落,但進去之後,就沒有再次出來。

在此之前,小鎮的人也全都是將引路這行當,當作了外款的來源。

也就是說,他們明知道那是條進去了就永遠都出不來的地方,但只要給錢,他們就會將你送往這條通向死亡的路。

反正不管是失蹤,還是死亡,都沒人知道,更何況還有錢拿,何樂而不為?

不過發生了幾年前的那起事故之後,這個小鎮的人,就徹底收斂了,更是從來都不給外人提及有關哈古巴部落的事情。

我想如果當時這個小鎮有人會認車牌的話,估計打死他們,也都不敢將這隊年輕男女送往哈古巴部落,更別說給錢!

事情發生后,這個小鎮當時開船送行的那幾人,全都被警察抓走,甚至就連後來托關係打聽,也打聽不到任何消息!

至於老頭的兒子,也就是當時LS的二把手,也正是因為這件事,而身陷囹圄!

古人說,人心不足蛇吞象,還真是這個道理,貪慾太多,終究是害人害己罷了!

隨著小船在雅魯藏布江上緩緩飄行,兩個多小時后,我們終於到了老人所說的那個叫做古德拉山的大山腳下。

望著眼前連綿不絕的大山,我深吸口氣,和顧宛如踏上了岸邊,至於老人,則是低聲一嘆,搖船返航!

老人的搖船的身影,在雅魯藏布江上漸漸遠去,顧宛如望著我,我點點頭,開始按照老人所指的方向,穿梭在了這大山之間!

這裡的山勢很大,我估摸著應該是唐古拉山的支脈。

不過由於是冬天,大多花草樹木的葉子凋零,前行的路,也就相對好走了很多。

山中的寂靜讓人感到無比孤寂,不過還好有顧宛如在,隨時都可以說說笑笑。

茫茫大山中,我倆越走越深,等到太陽西斜時,已經不知道到了哪裡。

放眼放去,除了枯枝落葉,就是枯枝落葉!

天已經快黑,我心中不由著急起來,按照老頭的說法,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直走,走個大約四五個小時,應該就可以看見哈古巴部落。

可現在,四五個小時已過,前方卻已然還是望不到盡頭的山林!舉起的劍,遲遲沒有落下。

秦獻詫異地看向自己的右手,那手臂彷彿已經不受自己控制。

他轉向花,怒道:「你做了什麼?」

而緊接着響起的,卻是他自己的聲音。

「只是做了一些我能夠做到的事情而已。」

似乎是讓他受到了驚嚇,秦獻猛地朝後躍開,落地之後,他卻是仿

《綻靈記》第270章.夔林斯文卻是沒想到,子敬開口就先開口起來。「林姐姐,我先跟你說個事,你可別生氣。」

對於在這個副本里的身份設定,林斯文還是很清楚的。

要是跟王爺的子嗣生氣,基本上就是嫌棄自己活的太長了。

即便是她現如今看似在王府里很吃香,更是被未曾謀面過的主子們看重,可是林斯文的身份

《系統滾粗,我靠裝慫就能封神》104食物懲罰 「打一架?」

賽羅看著前面和他一模一樣的這個賽羅,眼神里充滿著警惕。

林晨可沒有讓他猶豫,直接沖了過去。

賽羅見他衝過來,一抹鼻子,笑道:

「既然你想打,那就陪你好好玩玩兒!」

兩個賽羅的各自砸在了對方的胸口,將兩人都打退了出去。

「艾梅利姆切割光線!」

林晨(賽羅)頭上的綠色能量燈射出一道綠色能量光線,賽羅見狀也同樣的射出了艾梅利姆的切割光線。

兩道光線碰撞,誰也不讓著誰。

基地里,鳥語來葉對萊姆問道:

「萊姆,你知道他們誰才是賽羅嗎?」

萊姆道:

「通過分析可以得出,他們兩個都是賽羅奧特曼。」

「都是賽羅奧特曼?什麼意思?」

鳥語來葉沒明白萊姆的意思,什麼叫都是?難道說賽羅本來就有兩個?

萊姆解釋道:

「通過林晨之前所說,可以分析出,林晨他是另一個時空的賽羅。而這個賽羅,可能也是另一個時空的,簡單講就是平行宇宙中的賽羅。」

鳥羽來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又看起屏幕里還在戰鬥的兩個賽羅。

林晨現在微微的處於上方,賽羅有些力不從心,而且賽羅時不時的捂著自己的肚子,不知道是幹嘛了。

「喂,還可以嗎?」

林晨看著半跪在地上賽羅問道。

賽羅緩慢爬起,說道:

「賽羅集束光線!」

林晨一驚,也同時使出了集束光線。

兩到光線碰撞,林晨的集束光線逐漸的衝破賽羅的集束光線。

「砰!」

林晨的集束光線衝破賽羅的集束光線,射在了賽羅的身上。

「啊——」

賽羅捂著胸口,氣喘吁吁的看著林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