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就像是原劇中的那樣,在那片靈異空間中的老人都能夠提前給自己安排一個喪事的流程,沒理由同樣也是民國存留下來的馭詭者會連這都不知曉。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這其中肯定有隱情!

蘇遠不由得想到了敲門詭,他的死同樣也充滿了謎題,他的可怕從其死後厲詭的復甦就能看得出來,絕對也是一個頂尖的馭詭者,並且還疑似是詭郵局的管理者。

這樣的一個人會死於跳樓自殺,簡直就是無稽之談,滑天下之大稽!

猜不透啊猜不透,人知詭恐怖,詭曉人心毒。

這種燒腦的問題,還是留給聰明人去解決吧

蘇遠搖搖頭,轉身走進了夜幕下的黑暗中,他沒有動用詭域,而是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慢慢的走著。

在路燈下,他的影子被拉的老長,但始終能看出,那是一個女人的影子,默默得跟隨他的步伐前進。

恐怖從未遠離! 「回,回皇上話,柳伯宇剛愎自用,毫無為君者風範,我等將其斬殺獻給皇上,只想皇上饒我等一命!」

聽著令狐傲顫顫巍巍的聲音,楚非梵臉頰上厭惡之色更勝,聲音冰冷蝕骨:「令狐傲,汝身為禁衛軍統領,負責柳伯宇的人身安全,也算是其身邊的重臣,看看汝現在的樣子,還有一軍統帥的樣子?」

「為將者遇敵不戰,棄城而逃,為臣者毫無作為,懦弱自私,如此國家可苟延殘喘至今,真是讓寡人驚訝!」

「星洛皇帝有爾等這樣的臣子,就算寡人不蕩平他的天下,遲早也會斷送在爾等手中!」

「皇上,我等只是不想戰火延綿,百姓塗炭,我等臣服皇上,一定恪盡職守為皇上效忠!」

「恪盡職守?」

「爾等身為臣子弒君,此為不仁,此乃罪一也,本應滅九族,凌遲處死!」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爾等身為星洛重臣,食君之祿,卻絲毫不為君分憂,此為不忠,此乃罪二也,本應五馬分屍。」

「斬殺自己的主子,並將他首級獻給寡人,賣主求榮,此為不義,爾等如此陰險歹毒,不忠不義之人,竟說要效忠寡人,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楚非梵龍顏大怒,鋒芒四射的眼眸中殺意長存,森寒的聲音傳遍整個大廳之中。

「皇上,這三人將如何處置?」

「如此賣主求榮的奸詐小人留之何用,盡殺之!」

白起得令,聲音雄渾有力:「來人,將他們全部拖下去,斬首!」

「皇上饒命啊!」

「皇上饒命啊!」

「皇上饒命啊!」

三人聲嘶力竭的大吼,求饒聲回蕩在大廳之中,三人拚命的掙扎著,左丘業尚未被脫出大廳就已經暈死了過去。

美人泣楚 楚非梵見三人被拖走,抬手示意諸將落座,聲音淡然:「星洛國土現已盡數被我紫楚吞併,吾紫楚江山至少綿延數百里土地。寡人慾班師回朝,返回盤龍城徹底將風雲國所有的城池全部蕩平。」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

「現在星落諸多城池都需要士兵鎮守,諸將聽令!」

「唰!唰!唰!唰!」

眾將紛紛跪地,神情敬畏的注視著楚非梵。

「龍琰領兵一萬鎮守龍安城!司馬諱領兵五千鎮守永安城!熊晃領兵五千鎮守蓬安城!百里俊雄領兵五千鎮守惠安城!凡朔羽林將軍五千鎮守晉安城!」

「諸將定要恪盡職守,不可大意,星洛雖亡,可周邊其他八品帝國可是虎視眈眈,怕是早有吞併星洛之意,所以諸將切不可大意。」

「諸將鎮守各大城池,必須謹遵三道詔令!」

「第一,掠奪百姓者,殺!」

「第二,強搶民女者,殺!」

「第三,縱情酒色者,殺!」

「諸將鎮守一方,就算是各城的百姓的衣食父母,一定要愛護百姓。可在各自城池中招收新兵壯大自己,還有所有兵將的訓練絕對不能荒廢!」

「諸位愛卿聽明白了?」

「我等謹遵皇上詔令,誓死保衛各城池安慰!」

………..

「白將軍傳令下去,大軍在永安城中修整一晚,明日班師回朝!」

「末將領命!」

大廳中,諸將陸陸續續離開,只剩下羅世信和楚炎龍兩人尚未離開,楚非梵身影驟然騰起,臉頰上噙著笑意:「星洛江山如此波瀾壯闊,現已是寡人天下,兩位愛卿陪寡人一起出去走走吧!」

「皇上,城中店面緊閉,酒肆關門閉客,怕是要掃了皇上的興緻!」

聽到楚炎龍的聲音,楚非梵輕笑:「無妨,如畫江山,綠遍山原,爾等陪寡人四處走走便是!」

說罷。

兩人緊隨楚非梵身後向府外走去,長街上除了寥寥數道士兵的身影別無他人。

放眼望去長街一覽無餘,只有聳立在兩旁的亭台樓閣外,看著眼前古香古色,頗有韻味的建築,感受著它們散發出來的蒼老氣息,楚非梵心中不禁有一絲觸動。

「唰!」

忽然,一道強勁的風聲傳來,地面上的塵埃旋轉而起瀰漫在虛空之中,楚非梵神情一凝,嘴角騰起邪惡的笑容,身影上縈繞著濃烈的真氣波動。

「沒想到柳伯宇已死,這永安城中竟然還有漏網之魚。」

虛空中勁風肆虐更加狂暴,猶如風暴來臨的前奏一樣,楚炎龍和羅世信同時感受到虛空中瀰漫而來的殺氣,身影紛紛轉動將楚非梵擋在了背後。

「皇上,永安城中怕是暗藏著武林高手,臣還是先護送皇上回府。」

「星洛天下都是寡人的,還害怕區區幾個武林之人?」

「炎龍,無需擔憂,他們竟然趕來,寡人將他們斬殺便是,他們藏在暗處無時無刻都要警惕,現在將他們斬殺免得以後勞心勞力!」

楚非梵一副雲淡風輕,神色從容淡定,根本沒有將眼前的危局放在心中,給人一種輕描淡寫的感覺。

「唰!」

「唰!」

「唰!」

數十道身影凌空飄落而下,他們黑布遮面,手中長劍寒光四射,周身上縈繞著磅礴浩瀚的真氣波動。

「高手啊!」

「好大的手筆,一次竟然出動如此多高手前來刺殺寡人!」

蹉跎年华到海角 楚非梵如劍般鋒利的眸光從眾人身上劃過,一眼就看出了他們的修為境界,十三名武師巔峰的強者,如此陣容怕是九品帝國中很難見到。

「楚非梵,汝之性命今日我等收了,受死吧!」

邙山十三鷹身影輕靈飄逸,長劍揮舞而起,無數道劍光縱橫在虛空之中,快速向楚非梵三人吞噬而來。

「好快的劍法!」

劍影迎面襲殺而來,楚非梵絲毫不敢大意,腰間湛盧長劍飛出,身影掠動而出,手中長劍九絕劍技快速釋放而出。

羅世信手執鑌鐵槍,大睜的瞳眸中怒火沸騰,大步跨出,長槍大開大合,狂暴的向迎面襲殺來的兩名黑衣人轟殺過去。

楚炎龍身影飄忽若神,雙手緊握龍鱗匕,浮光掠影而出,接連幾道碰撞聲響起,他已經和兩名黑衣人酣戰在一起。

十三人手中劍法張弛有度,配合的天衣無縫,雖然分開同時攻擊三人,但密不透風的劍光還是絲絲相扣,猶如一張籠罩蒼穹的天網,籠罩在楚非梵三人的身影上。

任由楚非梵三人如何拼殺,可還是節節敗退,十三人修為本就強橫,再加上他們迎面上來釋放的就是最強的合擊之術,這套合擊劍法可是邙山十三鷹最強的底牌。張老師拿着錢,感覺這筆買賣還算合算,估摸著要是那個傢伙樂意,多踹幾腳,他能夠為了錢讓那個小子踹破產了。

美人泣楚 「鄭梅!」何艷芬死死握著拳,每個月四萬塊飛了!

單單是想想,都讓何艷芬痛苦萬分。

一出門去,那些個學生家長馬就將……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五百六十六章我中了七百萬 聽到系統的提示,沈鴻心下一喜。

將地圖放到百寶囊后,他又開始繼續前進。

有了地圖,他打算去東海琉璃宮看看。

海族的人居住在那,或許他能夠混進去。

當然他並沒有想要和他們起衝突的想法,而是打算去探聽探聽情況。

照着地圖的顯示,他要想要去東海琉璃宮的話,還得往這方向前進將近六百多公里。

而按照他現在每小時只能前進將近八十多公里的速度來算的話,少說得十多個小時。

不過沒辦法,如今想要了解這個世界的真實情況他就得去海族的看看情況。

遊了將近十多個小時,沈鴻已明顯的感覺到體力透支。

他畢竟不是真正的海洋生物,就算是之前的本體是巨蜥,現在在水流湍急的海裏頭逆游將近十多個小時,還是吃不消。

不過好在看了看地圖顯示的地方,他很確定自己已經快要到達東海琉璃宮了。

東海琉璃宮位於這個世界的東北端。

而這個世界跟地球的情況幾乎大同小異,自昨天傍晚又到今天早上。十多個小時,他發現這兒的太陽也是從東邊升起,晚上也會有月亮。

遊了整整一夜,頭頂的太陽再次至東邊升起。

看了看周圍逐漸變深的海水,還有各色的岩石,以及這兒最獨特的一處冰川,更加確定這兒距離東海琉璃宮僅僅只有將近十多公里了。

確定方位沒錯,沈鴻加快速度。

沒一會兒就到了所謂的東海琉璃宮。

遠遠的就見到了處理在其中的一座宮殿,宮殿是由貝殼之類的殼身類堆積而成的,周圍到處都是亮閃閃的珍珠。

周圍到處都是遍佈的岩石,而那些岩石則十分巧妙的在四周框起了足約將近三十米高的岩牆,正好擋住了外頭的生物進入。

而在整個東海琉璃宮上頭則籠罩着一股金色的光。

那金色的光忽閃忽閃的,看樣子應該也是抵禦外敵用的。

這不就是他常在電視劇裏頭看到的龍宮嗎?若不是自己真正有了十多個小時到這,小文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或者是自己是不是來到了劇組。

而見到東海琉璃宮裏頭出來的傢伙,和沈鴻頓時就明白了為什麼小海魚說他長得更像是從東海過來的生物了。

這兒的傢伙長相獨特怪異,各有特色。

有的更像是長了犄角大陸生動物,卻是生活在這海裏頭的。

而沈鴻的形態雖和它們不相似,但相對於其他海洋生物來說沈鴻卻更加的貼近。

沈鴻躲在一岩礁後頭正窺視着,突然間感覺到背後一涼,回頭就只見一傢伙正一手搭在自己肩上。

沈鴻被嚇了一跳,猛的後退一步。

那傢伙卻是上下打量着他,問道:「你怎麼在這,不進去嗎?」

沈鴻有些遲疑進去,難不成要他進東海琉璃宮?

那傢伙仔細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似乎是已經確定了自己跟他是同一種類的生物。

一拉着沈鴻就要進去。

沈鴻沒掙扎,只是身子有些僵硬。

在進入東海琉璃時,沈鴻更加緊張起來。

但門口兩個守在外頭的大傢伙突然嗅了嗅沈鴻身上的味道,旋即不耐煩的擺擺手,「進去進去。」

見他們放自己進去了,沈鴻既驚訝又意外。

難不成他們沒發現自己並不是東海琉璃宮的生物,或者說也並不是這塊海域的生物。

但他確實進去了,而且進去的過程無比通暢。

他想不通理由,不過進去后沈鴻就被震驚的忘了這個問題,這和比他想像的龍宮更加富麗堂皇,周圍到處都是鑲嵌的珍珠寶石。

狡魚在一旁引路,邊說邊介紹自己。

「你叫什麼呀?你這樣子的我還是第一次見!」狡魚說完之後指了指自己,「不過我這個形態的在整個海域也是第一個!」

狡魚說話時臉上不免泛著得意,沈鴻猜測在這越是稀缺的生物應該是越受歡迎。

順着他的話,沈鴻應道:「我這可能也是第一個吧,反正我沒見到我的同類!」

只是因為同類較少實屬是寂寞,狡魚竟把沈鴻帶到了自己家。

有一塊巨大的礁石,礁石裏頭有一個大大的洞穴,而這個洞穴就是狡魚的家。

進去后狡魚從裏頭拿了一些海藻製作的餅類放到桌前。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