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對於楊桐丹來說,要幫占骨師澄清這個事實是很容易的事情,就像是占骨師最開始說的那樣,她位高權重。但是……她若是這麼容易的就幫忙了,占骨師還會記得她的情分嗎?

Posted On
Posted By shelasingletary

不會!

至少不會印象深刻!

所以,她才弄得一副很為難的樣子,讓占骨師知道這件事情非常困難,這樣她再次努力解決,占骨師才會感激她!

她要一步步設局,讓占骨師一步步進來,等到她發覺的時候,就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接下來的幾日,不知道是誰先放出話來,占骨師是被冤枉的。

但是人太少,很快就被所有神的口水淹沒了。

這個聲音似乎是一直都沒有放棄,很是鍥而不捨的繼續放出這種話來,還有幾分要抗爭到底的意味。

這就有些意思了,這些神們紛紛的關注過來,才聽到了事情的原原本本的真相,但是說是一回事,相不相信又是另外一回事。

這群人又是沸沸揚揚的鬧騰了好久。

有同情占骨師的,也有罵她博取同情心的,總之說什麼的都有,占骨師自己躲在自己的寢宮裏沒有出來,她怕自己真的會被罵死。

但是不久之後,這又傳來占骨師的水晶球確實是被攻擊的碎掉了,不信的可以去驗證一下。

這群無聊的神終於又來了興緻。

據說占骨師的水晶球堅硬無比,就連她自己都無法破壞掉。而且如果破壞了,占骨師本身會遭受很大的侵蝕和傷害。

如果水晶球是真的破了,這群人是真的相信的。

於是……

這群人就湊熱鬧似的全部都聚集在了占骨師的寢宮裏。占骨師不明所以,拚命的反抗,但是很可惜,門被大力推開,然後直接衝到了她放水晶球的地方。這才……

安靜了。

浅若夏沫 所有人都能看到,那水晶球已經碎的不能再碎了,一片片的晶瑩剔透,看起來很是心疼。

這群神沉默了一陣,就一鬨而散了,再之後,就再也沒有聽說過關於占骨師的不好的消息了。

占骨師對楊桐丹那叫一個感激涕零,就差沒直接以身相許了。

她們兩個又說了很多話,直到深夜才道別。

楊桐丹說,現在占骨師可以自己出來說話了,因為人們已經相信她了。最好是把自己說的慘一些,這樣,這些神就會對她更加同情,對藍曦若更加憤恨。

占骨師果然照做了。

所有的神都開始震驚起來,他們覺得作為一個區區人類,大陸上的人,對占骨師居然公然挑釁簡直是太可笑了。

有些神更是無聊,將藍曦若的各種資料調查過來,傳閱開來之後,全場嘩然。

「哎哎哎,你們看見沒,這個藍曦若居然還是混沌靈力!」

「是啊是啊,還是空間召喚師,看起來很是厲害啊!」

「難怪有膽量挑釁占骨師,看起來自我感覺不錯。」

「那是當然,在大陸,她這兩把刷子也夠她混的風生水起了!」

有些神無聊的聚集在一起,鬨笑着。

當然,他們完全不把藍曦若放在眼裏,畢竟……她是個人,再厲害,還能翻天不成?還能打得過這麼多的神?以往所有和他們作對的人,都死的很慘。

占骨師自然也在這個行列,不過她很聰明的沒有附和他們,而是裝出一副惶恐的樣子,生怕藍曦若來打她一樣。

這些神一見占骨師這樣子,心裏有些不屑,但更多的是憤怒。他們看占骨師再不順眼,那也是他們神的一員啊。欺負了占骨師,就是欺負了他們所有的神啊!

所以說……

這群神是真的不痛快了。

「占骨師你放心好了,我們絕對把藍曦若那小毛孩給抓來,讓你親自懲罰,如何啊?」

「就是就是,我們神怎麼着也比一個人厲害吧?」

「你就好好看看水晶球的事情怎麼辦比較好,等着我們的好消息吧!」

所有的神都開始躍躍欲試起來。

。 林天成深吸一口氣,伸手探入虛空緩緩收入神魔劍,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大陣。

「我還就不信了,劍氣斬不斷,我就拿你沒辦法了?」

「神魔之體!破碎虛空!」

一時間,林天成的狀態瞬間變化成最強形態,宛如猛虎下山一般一拳轟向了大陣,如果不能破陣,就無法解封這最後的南極靈源。

只見一股強大的能量瞬間朝着大陣的方向轟去,強大的力場瞬間讓四周的虛空都在震顫崩碎。

只是,讓林天成有些絕望的是,自己這最強一起轟在大陣之上,不但沒有瞬間粉碎大陣,反而被反彈了不少力量,為了避免受傷,林天成急忙退避開來。

緊接着就聽見了一聲脆響,彷彿玻璃破碎的聲音,林天成知道是自己剛剛那一拳有所建樹,當即心中暗喜!

看樣子是應該破解了一些大陣的根基!

果不其然,原本牢不可破,星光璀璨的大陣此時已經出現了些許的裂紋,這也讓林天成頓時信心大作。

怕就怕這大陣真的像烏龜殼一樣讓人無從下手,只要能有擊潰它的可能,林天成就不再擔心。

事實證明,這個世界上沒有完全牢不可破的大陣,也沒有什麼大陣是一拳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拳!

片刻后,林天成氣喘唏噓,短短的時間裏他已經轟出了無數拳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的破碎虛空!

此時的大陣在經過一番摧殘之後也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彷彿即將到達臨界點要爆裂開來一般。

「還差一點!」林天成喘著粗氣,眼睛盯着大陣之中的某處發光點,只要擊潰那處陣眼,此陣必然被破!

林天成深吸一口氣,再次一拳轟出,強大的力量瞬間湧入大陣之中,陣法瞬間顫抖發出一聲嗡鳴,旋即光芒開始暗淡了下去。

緊接着,一道漆黑如墨的猛虎從中破開大陣帶着殺伐之氣仰天長嘯,轉身瞧了一眼林天成,眼神中帶着些許戲謔之色,然後劃破虛空消失不見。

林天成知道那是最後一隻獸王的殘影,也是對方的力量復甦的異象,可依舊還是沒忍住一陣心驚膽寒。

「四大獸王的封印都被我解開了,它們也都恢復了不少實力,估計現在都已經聚在一起了,我得抓緊時間趁著靈源沒有爆發前趕緊修鍊!」林天成皺着眉頭急忙盤膝坐在大陣遺址中。

周圍的靈氣果然開始逐漸濃郁起來,漸漸的林天成也再次進入了修鍊的狀態。

然而就在林天成潛心修鍊之時,突然感受到一股來自外界的神識正在查探自己,當即林天成瞬間威壓外放雙眼宛如鷹一般犀利。

「不要緊張,我沒有惡意,只是感受到此處的封印被破特意過來查看一下而已!你繼續修鍊,不要浪費這麼好的機會!」

話落,只見一道虛幻的身影浮現在他的面前,對方降臨的只是意志而非本體。

不過對方溢散出來的實力非常恐怖,甚至超出了林天成見過的黑龍,黑麒麟這些獸王!

「你是誰?」聞言,對方淡然一笑,「我?我也很好奇我究竟是什麼,不過你之前不是稱我為太極陰陽魚嗎?我覺得這名字不錯,以後我也就叫這個名了!」

聽到這裏,林天成傻眼了,一臉難以置信,「你……你是活的?」

「呵呵……難道我不應該是活的?」太極陰陽魚道,「我在數萬年前就有了神智,只是因為我不喜爭鬥所以隱居海底,沒想到竟然被你發現了我的存在!」

「這次我也是感受到這裏靈源復甦所以才好奇的來看看,沒想到又遇見你了!」

林天成皺着眉頭看着眼前的太極陰陽魚,對方這個時候突然現身,究竟懷着怎樣的心思?真的只是好奇?

「不要緊張,我說了我沒有惡意,相見就是緣分,你身上我感受到很多駁雜的本源之力,是沒辦法融為一體?要不要我幫你?」

「為什麼?」林天成皺着眉頭,「為什麼要幫我?」

「呵呵……你就當是我看你比較順眼吧!」太極陰陽魚笑道,「好了,你現在好好領悟一下我演化的力量,至於你是否能有所感悟融入所有本源之力還得看你自己的造化!」

說罷,太極陰陽魚就開始演化自己的道,儼然是已經邁入了九星道祖無敵境的存在。

林天成也顧不得感慨對方的強大,迅速盤膝而坐,進入無我狀態…………

東淵國。

輕語一臉疲憊的坐回自己的房間,最近這個月異獸大軍活動的越來越頻繁,讓她疲於奔波,結果依舊沒有阻止得了異獸造成的混亂。

不過一些強大的異獸也在輕語的帶領下被斬殺,沒有造成什麼比較嚴重的損傷。

就在剛剛,她剛分佈下去命令,讓幾位強大的仙門門主前往新發現的幾處異獸匯聚的點。

而今,唯一能稱得上是好消息的就是那些年輕的天驕似乎得益於靈源解封,境界突破的人就超過一掌之數!

相信在有些時日,剩下的那些年輕才俊也會相繼突破!

然而,最讓輕語放心不下的還是靈石礦脈,現在黑龍已經不再將目標放在靈石礦脈之上了。

不知道是真的被東淵國的謹慎給震懾住了,還是……它如今已經不需要靈石恢復實力了!

如今,四大獸王相繼出世的消息已經傳開,唯獨剩下那最強的獸皇還沒有顯露身形!

書房內,輕語長嘆一聲,這一次的劫難也不知道人族是不是能頂的住,雖然此時所有人都十分的團結,但有的時候實力才能決定一切!

此刻輕語難得的休息片刻,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一道熟悉的身影,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

一想起林天成,輕語就想起前端時間飛雪城守將的事,竟然有人趁機收取難民的財物作為進城的費用,這就讓她當場斬殺了那位死去的降臨的靠山,飛雪城副統領直接被斬了。

不過,讓她想不通的是,林天成明明回到了東淵國,為何不來投奔自己,而且自己也派人去了屠振國和小霞他們落腳的地方,也沒有發現林天成返回去過。

就在輕語沉思之時,外面的護衛卻通報,說是有一群人正在尋找林天成。

「把人帶過來,我親自盤問!」輕語淡淡的道,事關林天成,她必須要親自過問,這也是為何護衛一收到有人在打聽林天成就第一時間通知他的原因。

很快,數十名修士在護衛的押解之下來到了廳堂之內,此刻的輕語正高居上座。

「你們是何人?為何打聽林天成的下落?」輕語厲聲質問。

「你個小娘們……」血屠大帝當即有些不滿,多少年了沒人敢對自己大呼小叫的,要不是王夢欣不讓自己動粗,現在就將這些護衛全部打骨折了。

「回稟大人,我們是林天成的朋友!」王夢欣行禮道,一邊拉住了想要動手的血屠。

輕語瞳孔猛地一縮,剛剛血屠溢散出的威壓讓她感覺到了危險,不過王夢欣的態度還是不錯,所以也沒有發難。

「你說你們是他的朋友?」輕語皺了皺眉,「如何證明?」

王夢欣淡然一笑也不說話,輕語知道對方是在判斷自己和林天成只見的關係。

「你不用擔心,我和林天成也是朋友,如果你們說的是真的,日後在東淵國境內我都會庇護你們!」

聽見這話,王夢欣才算是鬆了口氣,就連之前有些不耐煩的血屠在看向她的時候眼神也良善了不少。

…… 第1099章引起天道的注意

花琉璃想到今後的艱巨任務,只覺擔子好重。

看來還得加大力度培養人。

那些蟲族的復甦的太快。

這些人的修為速度趕不上人家的復甦速度。

這就有點兒難辦了。

小空間:「現在想那麼多沒用,你空間里有不還有個狼妖?到時候讓狼妖帶一隊人,悉帶一隊人,花語跟魔尊各帶一隊人進行滅蟲。你現在要做的是給那些人爭取足夠的時間。」

實在不行它還有一種辦法。

不過這辦法用起來有點兒……

咳咳~

「說的容易,加上我,加上司徒錦才幾隊人?全世界的靈氣都在復甦。」

「你無需擔心,只要天道發現這裡有異於常人能解決的情況出現,就會出面制止!」

天道?

她怎麼就忘了這麼個牛掰存在?

只要引起天道注意,那些蟲族跟魔族豈不是……

要知道所有世界的法則都是天道定的。

一旦有超出它控制範圍的東西,它就會派劫雲擊殺。

想到此,原本沉重的心情瞬間多雲轉晴。

「在你想要吸引天道以前,首先得將小黑的龍珠找到。一旦天道得知道這個地方的情況,小黑的龍珠很可能也會被誤擊。」

花琉璃點頭,看來接下來她要抓緊時間去對付蟲族以及突然衝出來的魔族了。

看著花琉璃陷入沉思,魔火竟有些無奈,道:「守著本魔火大爺你竟然還糾結那些魔氣,你直接問本大爺不就行了?」

花琉璃看了眼飄在自己肩膀上的魔火道:「你知道那些魔氣?」

「當然知道,本莫火大人就是從那個地方逃出來的。」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