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姬無命的視線在眾人身上掃過,儘可能的使自己平靜下來。

Posted On
Posted By cathrynradford5

「周圍都探查過了嗎?可有可疑蹤跡?」

一修士道:「大人,方圓五里都已經查過了,沒有發現異樣。」

姬無命點點頭,他總有一種感覺,對方沒有殺死自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必然在暗中窺視,卻是又尋不到蹤跡,那個人八成是斬風口中的某個宗門秘密培養的核心弟子。

「派人再查,擴大範圍到十里。」

有修士領命而去,只是半個時辰后,回報的答案與之前一樣,並沒有發現異樣之處。

難道人真不在?

姬無命皺著眉頭,神色莫名,寡淡道:「我們先離開此地,等將人手聚攏全了再做計較。」

一伙人簇擁著姬無命離開了,除了地上的死屍外,一片寂靜。

但在斬風身下地底十丈深度,秦有道幽幽的嘆了口氣,刺殺失敗了,他沒想到這個姬無命反應那麼快,而且實力也那麼強,如果正面對上,自己恐怕沒有勝算。

這也罷,關鍵他身體的抗毒性也那麼強,秦有道對自己配置的毒太了解了,即便毒不死,也不是其單單砍掉臂膀就能化解的。

難道是因為他半妖的體質?

秦有道也能歸納到這個上面,不過這個姬無命,他殺定了,原因是對方先想讓他死,又經過這一劫,更沒有迴旋餘地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另外,斬風已經向姬無命描述過自己的樣貌,修士擁有強大的五識,完全可以憑藉描述在心裡勾勒出立體畫面。

秦有道覺察到姬無命一伙人離開了,但他沒有現身,謹慎如他,見過太多套路,正好他可以借這時間恢復下消耗,這一路急趕,差點耗空他。

月亮悄悄滑落雲端,天色驟然暗了下來,距離姬無命等人離開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就在這時候,卻有一個黑影悄悄出現在這裡,探尋一番又悄悄離去。

扯婆 又一個時辰后,東方的天際泛起了昏黃之色,天色處於似明還暗的狀態,黎明之前,林中更靜了,一處不起眼的地方又有一道黑影悄悄離去。

十裡外,一個修士出現在姬無命面前,對著他搖搖頭。

姬無命長長吐出口氣,看來那人真不在這裡,擺擺手,「走吧,去下一個目標,沿路留下標記,好讓我們的人跟上。另外,派人盯緊羽仙宗,一旦有勢力攻擊他們,你們就擇機而動,務必奪回問心果。」

不過就在這時,樹叢一陣晃動,眾修士的神經又一下綳勁了。

「是誰?」

回應他的一陣哼哧哼哧的聲音,接著一個小巧的靈獸鑽了出來,它張了一個豬鼻子,一出現就直接跑到姬無命腳底下,撒嬌似的拱他的腿。

姬無命眼睛一亮,將小獸提了起來。

這時反應快的修士說道:「大人,之前斬風在那人隨行女子身上下了引子,我們如果能找到那女子不就能找到那人了?」

在場之人都知道這件事,之前就是斬風帶著小獸去尋那人的,只是小獸一去不復返。

沒想到現在竟然找了回來,可以說是意外之喜。

姬無命臉上終於帶了一絲笑意,不過他現在也謹慎了許多,思忖片刻,指了兩個人,「你們二人隱藏蹤跡的本事最大,就由你們跟著尋蹤獸去,一旦發現目標不要輕舉妄動,及時稟報對方行蹤。」

說完后冷笑一聲,他想當然的將秦有道看作與他不相上下的勁敵,吃過虧了,自然不會再莽,他決定等自己的人聚齊了,將他一舉拿下,再好好料理他。

幾分鐘后,一伙人兵分三路,眨眼就沒了蹤影。

再說秦有道,經過一夜的恢復,神清氣爽,修為的損耗已經補了回來,他並沒有直接回到地面,而是慢慢的向上潛,在距離地面三丈時停了下來,靜靜感受地面的動靜,在確認安全之後才跳出地面。

天光大亮,林中五彩的花植爭相鬥艷,美不勝收,但美中不足的是,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幾十具屍體。

秦有道看了眼身旁的斬風的屍體,又在其他屍體上掃過,這些屍體都是陸地宗門的,他甚至還發現了幾個身著大衍宗服飾的屍體,他急忙走過去,看到不是自己認識的才鬆了口氣。

扯婆 再回首看了一眼斬風,微微有些可惜,挺好用的一傀儡,他為了做的逼真些,特意將斬風「重造」了一番,雖然下手重,但效果卻很逼真。

秦有道本想著斬風能一舉殺掉姬無命,然後再收回控制他的絲線,能不能逃的了性命就看他的造化了,這就是秦有道承諾給他的一線生機,雖然秦有道從心裡覺得失敗的可能性大。

儘管心裡已經有了預測,但動手那一刻,還是被姬無命的強大給驚訝了。

秦有道還是遵守道義的,將斬風入土為安了,之後向著一個方向飛去。

他對問心谷不熟,沒有目的亂闖是很危險的,所以他現在只能奔著一個目標去,也是他現在唯一獲知的問心果線索,那就羽仙宗的紮營地。

昨晚他其實來了一會兒才動的手,因此將姬無命之間的對話都聽了進去,既然有人想要實行驅狼吞虎之側,那麼他不介意做一個虎口奪食的禿鷹。

一個時辰后,秦有道來到羽仙宗紮營的大概位置,這是一處山澗,卻是一個人都沒有看到,不過從現場留下的痕迹,證明確實有多人曾在這裡駐留過。

秦有道根據遺留的痕迹一路找過去,在行出七八里的時候,沒找到羽仙宗修士,卻是看到七八個人正在圍攻兩個修士。

秦有道本來不想理會,悄悄離去,卻又不得不停了下來。

「景師兄,靈念?」

秦有道赫然發現,被圍攻的兩個修士正是大衍宗修士,還是兩個熟人,而且其中一個是他不得不救的。

圍攻二人的最低築基二層,最高築基四層,而靈念和靈景都是築基二層,哪怕二人身為大衍宗的天才弟子,此刻也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好幾次都險象環生。

但這幾人對於現在的秦有道來說,雖然不是土雞瓦狗,但意思也差不多。

眾人戰鬥正酣,秦有道突兀的出現在一旁,築基四層的修為讓幾個圍攻的修士大為警惕,其中一人喊道:「道友可是路過?請不要插手我們之事……」

「師弟!」

毫不相干 那人話沒說完,靈念就打斷了他,一聲師弟,讓幾人吃了一驚。

秦有道也懶得跟這些人廢話,直接御刀而出,刀勢化作一道黑弧快速在眾人之間劃過,對於眾人來說只是眨眼的功夫。

但當斬厄刀再次回到秦有道手裡的時候,畫面上黑線留下的殘影尤未散去,如同拿著筆在紙上胡亂畫線一樣,只是眾修士剎那間停止了動作。

下一秒,噗通噗通的聲音響起,一顆顆人頭滾落地上。

靈景呆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秦有道,心裡一陣發顫,一時思緒萬千。

這他娘的還是人嗎?

這才分開多久?

怎麼這麼厲害?

這可是八個築基修士,不是八顆西瓜,殺的也太隨意了吧?

靈念也驚呆了,他知道秦有道厲害,能力拚築基七八層修士,但這些築基三四層修士修為雖低,就是築基九層修士對上他們也不會這麼輕鬆吧。

看著二人的表情,秦有道淡淡一笑,「師姐,景師兄,你們沒受傷吧?」

靈念輕輕搖頭,眼睛看著秦有道,即有驚訝又有驚喜。

靈景也反應過來,他看怪物一樣的打量著秦有道,「師弟,你現在什麼修為?也太變態了吧,你讓師兄我情何以堪?」

秦有道無奈一笑,「師兄,我現在築基四層。」

「嘶……」

靈景抽了抽嘴,「這才幾個月,你是怪物,你們都是怪物,我積累了那麼久,一舉突破築基,連升兩層,本想和大師兄比一比,結果靈念師妹一回宗竟也是築基二層,現在你又築基四層,看來宗門這次真是做錯了,竟然錯失你這麼天才的弟子。」

然後又神經質的搖搖頭,「不對不對,即便你築基四層,這些人殺的也太輕鬆了吧?」

秦有道也有些納悶,也沒有太久不見,這個景師兄明明是一個翩翩公子,怎麼現在變話嘮了,真的受打擊了?

這時靈念道:「景師兄,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我們儘快收拾下現場,離開這裡再說。」

「對對對,別再碰上那些幻海的修士,都是一群瘋子。」

靈景急忙點頭。

三人簡單收拾了下現場,由靈景帶路,徑直去了一處山地,在一個很隱蔽的地方有一處天然的山洞。

進了山洞,二人明顯鬆了口氣,秦有道這時候問道:「師姐,你們說幻海修士怎麼了?」

靈景搶著道:「是這樣的,幻海的勢力發布了懸賞令,斬獲任何一個陸地宗門弟子,以身份玉牌為憑據,可找七島任何一島勢力換取最低一千下品靈石,斬殺的人修為越高獎勵越多。」

秦有道點點頭,他倒是知道七島在獵殺陸地宗門修士,沒想到竟然用了這個方法,那陸地宗門這次損失定然小不了。

「我聽說一些消息,七島修士也在試煉,以問心果和陸地宗門弟子的身份玉牌為任務品。」

「干!」

靈景一拳揮在牆上,「果然是這樣,我和靈念師妹其實也大體猜到了。」

秦有道不禁疑惑問道:「你們知道七島哪來的底氣嗎?這麼大肆獵殺陸地宗門弟子,不怕陸地宗門報復?」

靈念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靈景想了下道:「我倒是聽過隻言片語,好像是陸地宗門和幻海有過約定,頂尖修士不能隨意越界,而且聽師傅說,幻海似乎隱居不少大修,陸地宗門輕易不敢招惹,這也是此地成為三不管的原因。」

「這樣啊,難怪。」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秦有道很理解七島的做法,陸地宗門弟子大批量湧入問心谷,無疑是在搶奪幻海的資源,換做任何一方勢力,恐怕都不能容忍。

「對了,你們可知羽仙宗的蹤跡?」

二人皆是搖頭。

靈念無奈道:「師弟,我們自進問心谷就在此處了,出去尋找了宗門弟子三次,就遇到了三次劫殺。」

:。: 第692章後面的路得你自己走

「李庶哥,謝謝你了!」

隨著洪爺的壽宴結束,這一次張馨可謂是大獲全勝。

正如此前胡茂軍挑釁的時候所說的話。

參加一場宴會,突然莫名其妙就有個人出來送一整個公司。

現在張馨手握兩家大型公司,未來可期啊!

「謝什麼?你是我的馨妹妹,我做哥哥的怎麼能不幫忙呢?」

李家與張家,多年來都是相敬如賓的外姓親戚。

雖然兩家並沒有任何血緣上的關係。

但是,兩家因為同為純善之人,又相互欣賞。

最終,兩家成為了關係密切的親人。

稍微一出手,幫幫妹妹把事業給拓展開來。

此等小事兒,何須言謝?

「李庶哥,自從你回來之後,我張家一切都變了。」

「父母住上了大別墅,弟弟學籍解封。」

「而我更是一連拿下兩個公司,事業徹底起飛。」

「這一切,可都得歸功於李庶哥。」

「所以,對你說一句話『謝謝』,是絕對不能少的。」

受了李庶如此大恩,即便自己將李庶當做是自己的親哥哥一般對待。

但是,該有的禮數也絕對不能少。

至此,張馨特意轉過身子看去李庶。

躬身而下,以九十度的大鞠躬,向李庶投以了最為誠摯的感謝。

「好了!你我兄妹一場,只要你以後努力工作就行。」

「那就是對我這個哥哥最大的回報。」

「現在我幫你擺平了初期的困難,但後面可就得靠你自己了。」

一家公司要想長久的發展下去,拿下大量訂單還只是第一步。

後面才是關鍵所在,而且絕對不能大意。

李庶幫張馨搞定了開頭,至於後面李庶就得退出了。

一切,還得張馨自己去拼搏。

「放心!我一定會跟傲雪姐一樣,成為沈西一名出色的女強人。」

金傲雪的名號,不僅僅是在牧東響噹噹。

在沈西,尤其是像張馨這般有事業心的女性心中。

傲雪簡直猶如一尊神明一般,備受張馨這類的女性推崇。

因為在她們眼中看來,女性是可以同男性正面較量的。

在事業上,也絕對不比男性差。

現在,自己就是要向所有的人證明,女性專心搞事業絕對不差。

「既然你要拿傲雪做榜樣,那就得收起你平時的小性子。」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