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姜柔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盯着他們多看了幾眼。

可是有個很尷尬的事情,就是他們這裏的人竟然沒有能夠聽懂他們的話。

姜柔有些猶豫,她到底要不要站出來,她剛好就能聽得懂。

慕言感覺到姜柔有些猶豫,「怎麼了?」

姜柔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慕言讓她等會,先看看情況在說。

等了一會,發現跟本就沒有人,沒有辦法,既然沒有人出來,慕言就站了起來。

「你別去。」

慕言不想把姜柔暴露在人前,萬一到時候那些人問姜柔是怎麼會說這些話的,她要怎麼回答。

他就不一樣了,他是王爺,會說這些也沒有什麼。

慕言站出來,很流暢的說了一段那邊的語言,那使臣就愣住了,顯然是沒有想到大離竟然真的有能聽懂。

慕言把剛才使臣說的話跟皇帝說了。

原來他們來這裏,是想要跟大離合作。

他們手裏有好的東西,想要賣給大離的人,然後在去買他們需要的糧食。

皇帝就問慕言,他們的東西都是些什麼。

慕言把皇帝的話轉述給使臣。

使臣先是跟慕言介紹了一下自己。「你好,我是阿馬爾,我們帶來的東西是這些,你看。」

慕言就走過去拿了一個過來,發現竟然是玻璃那些東西。

而且還有一面鏡子,想到姜柔一直都很嫌棄這裏的銅鏡,慕言果斷的就拿起來那面鏡子。

看的慕言一下就拿起一面鏡子,阿馬爾有些奇怪,沒有想到慕言竟然喜歡這樣的東西。

那鏡子不過是他隨意放進去的。

他覺得自己這一次肯定能賣不少的東西出去,然後買很多其他的東西。

慕言拿起來就發現阿馬爾看着自己。

「這鏡子做的有些粗糙啊。」

阿馬爾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慕言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他以為慕言第一下拿的東西,因為是最喜歡的才對。

沒想到是因為有瑕疵。

阿馬爾這下又有些不確定了。

皇帝手裏已經拿了一個玻璃瓶,他覺得這個東西看着挺好的,還能看到裏面放了些什麼。

但他是一個皇帝,就算心裏有驚訝,也不會表現出來的。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餘生皆是你最新章節、餘生皆是你天空的翅膀、餘生皆是你全文閱讀、餘生皆是你txt下載、餘生皆是你免費閱讀、餘生皆是你天空的翅膀

天空的翅膀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玉擒顧縱[風聲同人現代版]、餘生皆是你、

。 「中了嗎……中了嗎……」李國英渾身顫抖,手尤其抖得厲害。此時的他口乾舌燥,腦袋兀自有些嗡嗡然,心臟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他趕快咽了口唾沫,壓一壓,若不如此,再張大點嘴巴,心臟便要蹦出來了。

高明瞻和王明德也是十分焦急地在千里鏡中死死盯着對面。那裏仍然煙霧繚繞,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

戰場上的趙良棟更是心急如焚,他感覺自己應該是射中了,但是又不肯定。此時他和他的親衛都已經停止了動作。整個戰場上似乎都凝固了,被濃煙固着得一動不動,廝殺儼然已經停止。

一分鐘前,清軍神箭手在趙良棟的帶領之下對着李存真實施了一次「狙殺」。

明李火槍兵朝着清軍重騎兵不斷地開槍,黑火藥燃燒爆炸而形成的煙霧籠罩了整個戰場。導致明清兩軍都看不到對方。但是李存真的旗幟卻立得老高,雖然也被煙霧籠罩,但是畢竟跳得高所以還是隱約能夠看見一些,而李存真本來就在大纛和旗幟旁邊。這是所有人都看見了的。

其實,即便沒有大纛和紅旗,趙良棟和他手下的神射手也都已經暗自記住了李存真所在的位置。對李存真實施的狙擊本身就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戰場陰謀。

趙良棟和他的神箭手一直隱藏在重騎兵當中。重騎兵分成兩隊,一左一右,過了明軍子時陣后,清軍騎兵很快便到了中陣的南北兩側。而趙良棟和三十四名神箭手已經在神不知鬼不覺中包抄了大纛紅旗。

戰場上響起的特殊的聲音其實正是趙良棟提醒神射手行動的信號。一聲號音是瞄準,梆子響是射擊。

當號聲響起,趙良棟和神箭手們立刻舉起鐵臂弓,將鐵骨狼牙箭搭在弓弦上。

趙良棟自己使用的狼牙箭是吳三桂送給他的,一壺十隻。因為趙良棟在與西營的戰鬥中立了大功。吳三桂想要籠絡趙良棟便送給了這利器。趙良棟根據這些狼牙箭又仿製了兩百多隻。分成三十四份,每份六隻一壺,給了自己從甘肅帶出來的神箭手。

這些神箭手有的是漢人,有的則是蒙古人和不知道哪個民族的人。這些人天生便具有成為神箭手的資質,稍加培養后不能說如蒙古「箭神」哲別一般,卻也個個都能百步穿楊。在飛馳的駿馬上照樣能夠射中移動的目標。這些人便是趙良棟的「殺手鐧」。

鐵骨箭沉甸甸的,狼牙倒刺上泛著隱隱的褐色,有的則顯得黑乎乎的。是的,鐵箭的箭頭都在毒藥水中浸泡過,個個帶毒。毒便是紅礬,俗稱「鶴頂紅」,也就是不純的三氧化二砷。為了能贏,一代名將李國英、趙良棟已經開始不擇手段了。

當下又是一聲梆子響。趙良棟和所有的神箭手全都綳直身體,站直雙腿,然後一扭腰腹,把手中的強弓拉出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后猛地向後一坐,藉著身體下墜的勁頭,硬是把看上去都快折斷的弓又拉滿了幾分。

「中!」

伴隨着弓弦聲響起,「呼」地一下,趙良棟鐵箭如同一隻迅猛的獵豹,磅礴而出,閃如流星,周圍的空氣都被帶飛了幾分。其他三十五隻狼牙箭也如流星般激射而出。三十五隻塗了劇毒的狼牙箭從八個方向一起扎向李存真……

只聽得「鐺啷啷」幾聲清脆的金屬碰撞聲。趙良棟大叫:「中了!」

果然,三十五隻狼牙箭有四隻射中了李存真。一隻打在頭盔上,一隻打在胸口,一隻打在背後,一隻打在左側肋下。李存真當即便被射倒。

李存真此前從周培公那裏得知了清軍的伎倆。因此,穿了兩層鎧甲。此時板甲胸甲的厚度在一毫米到三毫米之間,李存真的是三毫米的胸甲,兩層便是六毫米。胸甲正面比側面厚一些,側面則是一點六毫米。後背則厚兩毫米。

這一天明李士兵們看到的是什麼?他們看到李存真可不光是穿戴了胸甲,而是穿戴了全身板甲,手臂、手背、膝蓋、小腿全都護住了,頭盔是加厚了的,可以說此時的李存真根本就是全金屬外殼。只是他又在鎧甲外面穿了罩袍。

罩袍是個好東西。它是身份的象徵,文武雙佩;也可以抵擋陽光直射鐵甲發熱;避免灰塵和寒氣;同時也能起到一定的防禦作用。李存真穿了罩袍主要是為了避免被士兵和敵人看出他穿了兩層鎧甲。而且,罩袍是紅色的,非常醒目,讓士兵看到他更能激勵士氣。

在這個時代,板甲本身其實是對弓箭免疫的。箭矢不僅無法穿透板甲,而且打在板甲上的時候,箭矢通常要麼劃到一邊去,要麼就如撥輪般被彈飛了去。所以,穿着胸甲的明李士兵根本不需要盾牌。李存真對自己的鎧甲有信心,況且他還穿了兩層,那就更沒什麼可擔心的了。清軍又沒有狙擊步槍,怕什麼?

李存真的想法符合現實,十七世紀時的板甲確實極為堅韌,便是一百年前,十六世紀的時候,弩箭無論如何都穿透不了板甲。不論是三百五十磅也就是一百六十公斤拉力的輕弩,還是九百七十六磅也就是肆佰肆拾貳公斤拉力的絞盤弩都打不穿它。英國長弓拉力是一百二十和一百三十磅,那就更打不穿板甲了。不僅如此,此時的鳥槍質量不高動能不足且是鉛彈的話一樣打不穿板甲,三眼銃就更打不穿了。除非是瑪斯科特火槍這種重型火繩槍,線膛槍或乾脆是鷹揚銃才能打穿板甲。

李存真因此信心百倍,故意立起大纛和紅旗,自己又站在旁邊就是向讓清軍用箭射他。當箭矢被他的鐵甲彈開之後,他便可以再一次「裝神弄鬼」告訴士兵自己是神仙附體,或者告訴士兵他們的胸甲是多麼的強悍,總之是想以此激勵士氣,然後使明軍能夠一鼓作氣擊敗敵人。

然而,李存真把事情想得太簡單,太絕對,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他忘了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箭叫做穿甲箭,有一種箭頭叫破甲錐。

趙良棟和他的神箭手們使用的鐵骨狼牙箭便是穿甲箭,古人知識可能沒有他李存真豐富,但是並不愚蠢而且十分睿智。

清軍的狼牙箭的箭簇是純鋼打造的,箭鋌長十二厘米,插入箭桿十二厘米,如此箭頭便非常之重。箭簇很細,是修長的凌錐形,截面不大於箭桿。鐵骨箭而不是白蠟桿的箭桿,保證射中目標后不會折斷還會繼續追加動能。

清軍的弓是鐵臂弓,威力極大,不要說英國長弓不能比,便是反曲複合弓也比不了。神弓配神箭,又有精妙的戰術,李存真自然難以抵禦。

南明總|理王大臣李存真不是第一個中招的人。順治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豪格命鰲拜對張獻忠發動突然襲擊。二十七日清軍與大西軍遭遇,張獻忠驚訝於清軍來得如此之快,在河畔瞭望清軍陣容。叛徒劉進忠認出了張獻忠。豪格便立刻佈置對張獻忠的狙擊。為了防止大西王的護衛以身擋箭,鰲拜命十二名弓箭手躲在陣后,從不同方向瞄準張獻忠。一聲令下,前面的清軍蹲下,恰在此時射出箭矢,一秒不怠。十二箭射偏了十一箭,卻偏偏白甲雅布蘭的一箭正中張獻忠面門。失了大西王,大西軍軍心大亂,被清軍擊敗。

擊敗張獻忠時,李國英就在清軍中。豪格、鰲拜等人的手法讓李國英感到十分震撼。從那以後便也開始培養神箭手。多年以來訓練出二十四人。

技術和戰術都是會擴散的。趙良棟本身也聽說過張獻忠被狙殺的事,多方打聽,習得戰法,自己也訓練出了十幾人。今日大戰李存真。李國英把自己的神箭手送給趙良棟做親衛,目的就是為了再現「鳳凰山之戰」的所謂「傳奇」。

其實,此法雖是陰謀卻並不齷齪。狙殺敵軍大將本來就是戰場上該有的行為。銀山大戰的時候,明李神箭手,十三太保之一的何天驕以長弓三次狙殺江南提督管效忠也屬此類。

當下,濃煙之中,一陣狼牙箭雨落下,李存真中箭倒地。穿甲箭破開第一層板甲,把第二層板架打得凹陷了下去。由於前胸後背和左肋都中了箭,板甲變形,導致李存真呼吸困難,又一箭打在頭盔上,如遭一錘。李存真立刻倒下不省人事。

「殿下!殿下!殿下!」

狼牙箭雨打中李存真,也打中了身邊其他五人,其餘人也顧不得是否能再放箭,紛紛衝到台上。見叫不醒李存真,眾人便趕快舉起了盾牌防護,同時七手八腳把李存真拖下指揮的土台。

。。 「你說什麼?」

一聲驚呼,引得街上的人們紛紛側目,順著聲音的方向一看,只見一個身穿短袖T恤的年輕小伙,正跟著一個漂亮的長發姑娘跳著腳喊著。

見到這一幕,周邊的人紛紛笑了起來,年輕小姑娘小夥子處朋友嘛,一驚一乍在所難免,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見得多了…

注意到周圍人的視線,陸小千沖著周圍抱歉一笑,拉起傻妞柔軟冰涼的手,轉身向著一旁的一個公園跑去。

看到這裡,周圍人更確信了自己的猜想,呵呵一笑,繼續忙起了自己的事情,至於這一幕,或許會留作茶餘飯後懷念青春的談資吧。

此時的天氣已經熱了起來,公園裡,綠樹蔭下,並沒有什麼遊客,兩邊隱約有蟬鳴聲回蕩著,為寧靜中增添了一抹暑趣。

背著一個鼓鼓囊囊的黑色單肩背包的陸小千,左右環顧一眼,見公園裡四下無人,扯著傻妞來到一個角落,壓低聲音,緊張的詢問起來。

「…你是說,昨兒晚上那仨掉井裡的,是沖著我來的?」

「是的,小千哥哥,經傻妞探測,昨天白天的時候,那三個人在衚衕里來來回迴繞了好幾圈!

每次經過小千哥哥家的時候,都會似有意似無意的在門口停頓一會兒,觀察院落里的情況,他們肯定是沖著您來的!」

傻妞一邊說著,一邊在斜上方投射著昨日里那三個小偷的監控視頻,看到視頻里三個人窺探自己家時那覬覦的模樣,小千心裡頓時升起一種難言的驚惶感。

「這怎麼回事啊?我也沒記著得罪過人啊…」

超凡力量可以一朝而得,但是與之相匹配的心理素質,可就不是什麼可以速成的事兒了。

陸小千當了二十多年的普通人,哪怕如今有了傻妞,擁有了普通人難以匹敵的力量,但碰見這種事的時候,還是無法擺脫心裡的恐懼感。

那種不安,就好像黑暗的森林裡有無數雙窺視的眼神盯著他似的,令他感到由衷的恐懼。

身為超凡力量來源的傻妞,不僅無法為他提供任何安全感,反而正是他不安的來源。

害怕危險,更害怕自己變回那個無力的普通人,在這種患得患失的煎熬的摧殘下,讓他原本就脆弱的神經更加敏感了三分…

這也是為什麼三個陌生的小偷,便能讓他這個以懲奸除惡、打擊盜版為己任的飛人反應過激的緣故。

沒辦法,患得患失與缺乏安全感是每一個獲得金手指的人都會得的通病,無葯可醫…

或許,這就是獲得金手指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吧…

長椅上,陸小千頹廢的坐著,衣著清涼、容貌妍麗的傻妞,乖巧的坐在他的身邊,二人全都獃獃的望著前方的綠樹蔭,不知在想些什麼。

「…先是黃眉,后是游所為,現在又來了三個陌生人,我怎麼這麼倒霉啊…」

陸小千嘴裡抱怨著,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坐直身子,轉頭看了安靜的坐在那裡的傻妞一眼,納悶的問道:

「不是,傻妞,我就納悶了,你說那三個人到底是因為什麼盯上我的?總得有個原因吧!」

「小千哥哥,傻妞也不知道原因,但是傻妞根據與您發生過矛盾的人,做下這件事的概率進行計算。

何藍佔比百分之二;肖楚楚百分之三;范有財百分之十二;王學斌百分之二十六;游所為百分之五十五;其他百分之一…」

看著傻妞給出的餅狀圖,陸小千整個人身子一顫,下意識的緊了緊手裡的黑色單肩背包。

任誰也想不到,這個衣著普普通通的小青年,隨身攜帶,一刻也不肯離身的黑色背包里,竟然會裝著整整一百萬的現金…

一百萬現金,二十來斤的分量,陸小千就這麼走到哪背到哪,絲毫不敢有一丁點疏忽大意。

2006年的一百萬…把陸小千賣了也賠不起…一旦這一百萬丟失,他手裡的傻妞是不賣也得賣了…

「不賣…傻妞…他們仨是沖著錢來的!」

想通了一切的陸小千猛的站起身來,臉色十分的難看,牙齒咬的咯咯作響,但他卻絲毫未覺。

「媽的!這個游所為果然不是好人,他一開始就沒安著好心!這三個人絕對是他派來的,他就是想逼著我不得不把你賣出去!」

一旁的傻妞看見陸小千起身,也跟著站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依舊是那麼乖巧,好像陸小千談論的買來賣去的東西不是她似的。

扭頭恰巧看見這一幕的陸小千,心裡的火頓時不打一處來了,上下打量著傻妞,咬牙說道:

「傻妞,說你呢,游所為逼著我是因為要把你買走,你怎麼還在這兒傻笑呢!」

對於陸小千的無名之怒,傻妞並沒有在意的意思,仍舊微微一笑,乖巧的說道:

「小千哥哥,傻妞只是一部手機,無法決定自己的主人是誰,只要是小千哥哥的選擇,傻妞不會有任何意見!」

聽到傻妞的話,陸小千的心裡頓時一個抽搐,一種複雜難言的感覺翻湧激蕩,讓他差點沒哭出來。

『原來…對於傻妞來講…我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想到這裡,陸小千整個人更加的頹廢了,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在想,要不然乾脆把傻妞賣了得了…

就像游所為說的那樣,獲得傻妞到現在,他本人不僅沒有得到什麼實質性的好處,反而還惹來了一堆麻煩,少不更事的他,實在是有些難以應付了…

「…傻妞…你說…」

「陸小千!!!」

從天而降的暴喝聲,打斷了陸小千的自怨自艾。

而在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陸小千整個人頓時打了一個激靈,一個翻身,戒備的看著聲音傳來的地方。

「傻妞!功能轉移!」

一聲令下,傻妞化作兩道綠色熒光,射入陸小千的雙眼,轉眼之間,原本衣著普通的陸小千,化作飛人的模樣,與來人緊張的對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