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如此優秀的外孫,怎麼就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啊!

Posted On
Posted By rethaperl8476

好恨啊!

原本,他應該是南宮世家的驕傲的!

但現在,卻親自動手,抹除南宮世家。

無盡的悲憤和悔恨洶湧的襲來,南宮博胸中再次氣血翻湧。

「噗!」

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南宮博彷彿瞬間老了十歲。

「老頭子,別生氣,別生氣啊!」

任桐華扶住他,不住的勸說道:「咱們的女兒還活著,她還活著啊!」

「我們能有這樣的外孫,我們應該高興才是啊!」

「就算南宮世家被拆分,就算家族子弟全部入軍籍,以我南宮世家這些兒郎的本事,定然也能在軍中大放異彩!」

任桐華不住的勸說著,自己卻早已淚流滿面。

有激動,也有悲憤。

她心中明白,將軍難免陣上亡!

南宮世家這些人加入軍籍,必有損傷。

白髮人送黑髮人,只是遲早的事情。

但她不能說出來,只能儘力安慰南宮博,免得他活活氣死。

「我等著南宮世家這些子弟在軍中大放異彩的那一天!」

林羽淡淡一笑,無鋒戰刀再次抬起。

任桐華心中一慌,顫抖哭喊,「羽兒,你還要幹什麼啊?」

「我說過,斷他一臂。」林羽冷漠回道。

「你已經斷他一臂了啊!」任桐華痛哭道。

「不。」

林羽漠然,「你可能還不理解,何為一臂!」

話落,林羽不再啰嗦,一把將任桐華拉開。

無鋒戰刀,再次飲血。

「啊!」

一聲慘叫,南宮博倒在血泊之中。

他那本已殘廢的手臂,齊肩而斷。

林羽說到做到。

及肩處,才能稱為手臂!

「錚……」

一聲嗡鳴,林羽收刀入鞘,不理任桐華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冷漠轉身,「念你失血過多,怕你馬上死了,待你傷愈,再廢你丹田!」

說完,林羽馬不停蹄的來到南宮玉樹面前。

南宮玉樹早已從廢墟中站起。

看著眼前的林羽,卻不再害怕,反而縱聲大笑。

「等你笑完,我再廢你丹田,免得你笑岔氣而亡。」

林羽靜靜的看著南宮玉樹,臉上波瀾不驚。

南宮玉樹大笑不止,「就算你廢了我,就算你覆滅了南宮世家,你的身上,還是有南宮世家的烙印!」

「無妨,我就當時被狗咬了一口。」林羽淡然一笑。

「可惜,你做不到。」

南宮玉樹縱聲大笑,高聲道:「南宮世家所有人都給我聽著!我以南宮世家上任家主的身份宣布,即刻起,玄孫林羽,繼任南宮世家家主!林羽不死,我南宮世家便永不消亡!」

聽到南宮玉樹的話,眾人紛紛大驚失色。

南宮博也陡然停住慘叫。

愣了片刻,南宮博掙紮起身,朝著林羽躬身大笑道:「南宮博,見過新家主!」

「南宮翎,見過新家主!」

「任桐華,見過新家主!」

「……」

霎時間,南宮世家所有人紛紛向林羽躬身行禮,認可他的身份。

他們都明白了南宮玉樹的意思。

將南宮世家交到牧北王手中,南宮世家的子弟入軍籍,便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這算是舉家從軍!

本是被拆分,卻瞬間變成一種大義。

就算林羽不領家主這個身份,也無法改變他已經成為南宮世家家主的事實。

只要他活著,南宮世家便不會消亡。

聽著耳邊此起彼伏的行禮聲,林羽臉色陡然變得鐵青。

果然是老奸巨猾啊!

到頭來,自己竟然被這老東西繞進去了。

「很好!」

林羽咬牙看向南宮玉樹,「你們可以當我是家主,但我告訴你們,我不會為南宮世家做任何事,也絕不會為任何人徇私!」

話落,林羽不再啰嗦。

真氣湧入,一掌落在南宮玉樹丹田處。

丹田被廢,南宮玉樹頓時痛苦倒地。

即使痛苦得滿臉扭曲,南宮玉樹卻沒有發出一聲慘叫,反而還看著林羽,強行擠出猙獰的笑聲。

林羽不再看他一眼,轉身走向寧亂。

當林羽將寧亂抱起之際,寧亂哭笑不得的問道:「老大,這算是怎麼回事?」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林羽沒好氣的說著,邁步朝外走去,又沖南宮世家的人吩咐,「滾來鄰水居領人!」 公主府內。

後花園里。

楚帝和沈墨卿兩人端坐在涼亭內。

兩人目視對方,並未開口說話,這一刻,空氣好像凝固了一般。

「兩月之期,朕如約而至,龍唐使團已經不復存在,你可願意隨朕一起離開?」

楚帝詢問聲響起,沈墨卿神情黯然,出言道:「長孫無忌和裴炬身死,龍唐帝國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玄天帝國怕是要遭受滅頂之災。」

「眼下大秦,大漢,幻雲三國公子齊聚玄天,明日將在宮內巨闕台相見,卿兒要是和相公離開,怕是玄天帝國將會同時遭受四國征討,父皇和母後會身陷危難之中,玄天數百萬子民都會遭受戰火荼毒。」

「卿兒,想與相公離開,但卻放不下他們,孑然一身離開,將會成為罪人。」

「卿兒,現在就是不祥之人,要是隨相公前往楚國,同樣的事情楚國也會發生,所以…………..」

沈墨卿倩影騰起,轉身背對着楚帝,聲音有些哽咽,俏臉上梨花帶雨,往昔火雲山火窟中,她與楚帝已有夫妻之實,一直以來,在她心裏已經將自己當成楚帝的女人。

東方七夜悄悄前往楚國尋找楚帝,一開始她是不知道的,後來知道了,雖然心中擔心楚帝安危,可她心裏還是希望楚帝可以前來玄天帝國,救他於水火之中。

現在。

楚帝來了。

她的確滿心歡喜,至少表明楚帝心裏一直有自己,可一想到因為自己的原因,將會給玄天和楚國帶來戰火,沈墨卿便心生退意。

冷風清徐,青絲飛揚,沈墨卿一襲白色衣裙在風聲中搖曳,楚帝起身移步上前,站立在她一側,將其攬入懷中,輕撫其秀髮,抓着她的香肩,抬手將她臉頰上淚水擦拭。

「墨卿,你是朕的女人,朕豈會讓你嫁給其他人。」

「什麼不祥之人!」

「龍唐,大秦,大漢,幻雲四國都想與玄天聯姻,他們根本就不是為了你,而是想獲得天啟者的幫助。」

「你不管嫁給任何人,玄天帝國都無法避免戰火的洗禮,龍唐帝國想要進攻吾楚,必將先取玄天,至於其他三國,他們的想法怕是和龍唐帝國一樣。」

「百國大戰,亂世爭鋒,玄天帝國註定無法逃過戰火的摧殘,相信玄天皇應該知曉當前玄天的處境。」

「只要你答應隨朕離開,沒有人正阻擋朕帶走自己的女人!」

霸道之聲響起,沈墨卿破涕為笑,心裏非常甜蜜,雖然和楚帝相處很少,聚少離多,但她心裏卻有一塊地方,一直屬於楚帝,且根深蒂固,揮之不去。

「相公,黃昏時分隨卿兒入宮,卿兒帶相公去見父皇和母后。」

「到時,卿兒說服父皇和相公結盟,到時楚國大軍進入玄天,合兩國之力,一起對抗四國的進攻。」

沈墨卿在楚帝沒有出現之前,腦海中想過成千上百種方式,本以為楚帝不會出現,她做了最壞的打算,想着遠嫁大秦帝國,利用秦國之力遏制龍唐。

可楚帝出現,她的心再次陷入混亂,給本無法壓制內心裏的想法,迄今為止,她還是想留在身邊。

沈墨卿知道心是不會欺騙自己的,到現在她依舊愛着楚帝,相思成疾,日夜期盼,她想和楚帝離開,去追求屬於自己的生活。

「卿兒,今日就不入玄天皇宮了,朕留在這裏好好陪你!」

「明日宮內巨闕台不是宴請三國公子,到時候,朕自會前往,和你父皇道明一切,到時候朕就帶你返回楚國。」

楚帝牽着沈墨卿玉手,移步兩人向涼亭外走去,前方湖水波光粼粼,微風襲過湖面上泛起一道道漣漪波動,兩人身影站立在長廊盡頭。

沈墨卿依靠在楚帝肩膀上,遠處看去,兩人好似神仙眷侶,和前方湖光,樓宇,亭台完美如何成一幅美麗的畫卷。

相伴的時光總是一閃即逝。

不知不覺,夜幕已經悄然降臨,此時,楚帝和沈墨卿兩人並未在涼亭外,而是在公主府廚房內。

為伊消得人憔悴,楚帝決定親自下廚,好好讓沈墨卿享受下美食的樂趣。

就這樣,廚房外,兩名侍女聽到了近一年來沈墨卿不曾有過的笑聲,兩人心中好奇楚帝身份,他為何能讓公主如此開心。

這應該就是愛情的力量,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其他的都是浮雲!

………….

翌日。

清晨。

沈墨卿接到宮裏傳來旨意,讓她入宮前往巨闕台,侍女將消息傳來時,她正在整理容顏。

俗話說,小別勝新婚,昨夜楚帝留在公主府內,可謂是乾柴烈火,兩人恩愛,顛龍覆鳳。

沈墨卿神魂升天,不知自己最終是如何入眠,這一夜的歡愉,楚帝在她心裏的地位,更加不可撼動。

可當她醒來時卻不見楚帝身影,沈墨卿黯然傷神,她是多麼希望醒來第一眼可以見到楚帝就在自己的身邊。

無奈搖了搖頭,喚來兩名侍女開始整理妝容,沈墨卿心裏清楚就算留在楚帝身邊,他也不能一直陪在自己身邊,往昔獸皇城內,她可是見過妃靈兒的存在,況且,楚帝一國之君,豈會只有寥寥幾個女人?

作為從小生活在宮闈里的沈墨卿,她對此非常理解,戰爭大陸之上,列國君王沒有人不是三宮六院,佳麗三千。

兩個時辰后。

公主車輦出現在玄天皇宮外,當然,此時公子扶蘇,公子徹,皇甫昊三人的車輦早已到來,他們現已抵達巨闕台,等候沈墨卿的到來。

巨闕台上。

音律好似來自九天之上的天籟一般,中央高台上舞姬翩翩起舞,身輕如燕,嬌媚妖嬈,淡淡霧氣裊繞,好似天闕仙宮般。

沈昊麟,辛佩芸端坐在上首位置,兩人乃是玄天一帝一后,神情不怒自威,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下首兩側分別是公子扶蘇,公子徹,皇甫昊三人和他們帶來的迎親使團,此時,巨闕台上曲美,酒美,人更美,眾人相談甚歡,欣賞着眼前的舞曲。

就在此時。

內侍高立的聲音響起,眾人得知公主沈墨卿到來,紛紛回首看去,此時,巨闕台高台上,沈墨卿背後兩名侍女扶着衣裙,只見她一身着淡粉衣裙,長及曳地,細腰以雲帶約束,更顯出不盈一握,發間一支細珠簪,映得面若芙蓉,艷麗無比。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