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她怕的事情太多。

Posted On
Posted By rethaperl8476

她怕他受到傷害,怕他再次重蹈覆轍被暗算,怕再次遭到背叛,怕他們無法度過這次的難關,怕……再也無法相見。

死亡,是一個殘酷的字眼。

但是在戰爭面前,死亡似乎也變得平常起來。

即使是這樣,藍曦若依舊擔心。

她……不想去面對。

死亡這個問題,還是太嚴酷了。

夜華傲輕輕拍拍藍曦若的頭:「放心好了,我沒事的。而且……曾經的我,和現在我的,早就不一樣了啊。」

藍曦若笑笑:是呢,早就不一樣了……

想想她剛見到他的樣子,雖然傷痕身負重傷,卻冷傲的可以。那眼中沒有一絲絲的溫度,還帶著一股戾氣。

但現在,戾氣早就不見,雖然一直冷傲,卻也多了幾分堅定。那是他曾經沒有的東西。

曾經的夜華傲,從來都不知道堅持的意義在哪裡。他只知道,背叛他的人要死,站在他對立面的人要死。這個大陸的人……都要死!

而現在,他有了要守護的,有了絕對不願意讓別人傷害的人。也有了必須要活下去的理由!

「好啦,早早回去休息,明日我陪你修鍊。」夜華傲再次拍拍藍曦若的頭,嘴角微微上揚。

藍曦若點頭,兩人就緩緩的走了回去。

這是一個溫情的夜晚,兩人相擁而眠,用彼此的溫度取暖,將對方緊緊的擁抱。

「若兒,不要離開我,好嗎?」夜華傲的聲音低沉卻深情,他緊緊抱著藍曦若。

藍曦若輕輕點頭:「放心好了,我不會走的。」

似乎得到了莫大的滿足,夜華傲嘴角上揚,閉上眼睛:「若兒,遇到你真的很幸運。」

他們就這樣睡著,滿屋子的幸福。

……

混沌大帝那邊,這些日子不斷的有人騷擾,而且時不時的試探。他脾氣不是很好,非常惱火的把他們打走,繼續站崗。

裡面有三個孩子,他絕對不能疏忽。

雖然夜白璃和夜白赫老是捉弄他,但不得不承認,這兩個孩子真的非常惹人喜愛。

若是被別人傷了,說不準混沌大帝會找別人拚命的。

沒錯,在這種相處模式中,混沌大帝已經和兩個小娃娃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現在守著這裡,更多的是出於內心的一種責任。孩子還這麼小,他必須要好好看著。

夜白璃和夜白赫成長的非常迅速,他們已經能非常清晰的說出所有的話,並且準確的表達自己的意思。

而且……非常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現在就已經開始修鍊了!

本來他們不會修鍊的,後來發現就算是不刻意吸收靈力,靈力也會不斷的湧入身體,只要稍加引導就可以了。於是,他們就更加歡快的玩耍了。

修為,卻也是以讓人恐怖的速度在飛速提升。

。「我早就不是過去的安之秋了!」

唐啟山和李玉蘭微微一愣。

李玉蘭將手中的瓜子丟進盤子裏,譏諷笑了笑,「裝什麼呀?還能改名換姓了不成?」

安之夏積壓已久的憤恨突然爆發出來,她猛的把李玉蘭從沙發上拖……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一百四十一章快把人逼瘋了 李初晨聽到維多利亞親口說出的話。

他頓時就風中凌亂了!

李初晨做夢都沒有想到。

維多利亞,居然會對他使這一招。

一個女人,還是個女王。

居然對一個男人,使用助性的葯!

也虧她能做得出來。

李初晨被維多利亞打了助性的針。

就怕自己又要失去理智。

五年前,他做了對不起孫欣欣的事情。

現在。

受藥物影響,他如果又把維多利亞按在地上。

把維多利亞的肚子也搞大。

那李初晨就更對不起孫欣欣了!

這樣一來,李初晨就不知道,將來,他要如何收場了?

「維多利亞,你快走!」

李初晨使勁推開維多利亞,想趁藥效沒有發揮之前。

就把維多利亞趕走。

故途难归 這樣,他和維多利亞之間,就不會發生那種事情。

「不,我不會走的!」

維多利亞緩緩說道,「獄神,這裡,除了我,已經沒有別的女人。」

「我的私人醫生和我說,那一針,他用了很大劑量,效果會很驚人。」

「別說是打在你身上,就算打在一頭大象身上,大象也要發情。」

「而且,藥效一旦發揮,你就必須得到宣洩。」

「否則,你就會因為器官衰竭而死。」

「獄神,我願意為你付出我的一切,來吧,上我的私人飛機。」

「我們一起狂歡吧!」維多利亞說完,就要去拉李初晨的手。

「維多利亞,你……」

李初晨這時,已經開始感覺到身體有些不對勁了!

他口乾舌燥,心亂如麻!

小腹下面,開始充血,而且來勢兇猛,藥力很強。

沒錯,這就是五年前。

李初晨被吳文輝下藥之後,產生的那種感覺。

維多利亞是帶著睡他的目的而來!

就算李初晨趕她走,維多利亞也不會走。

她不走,那李初晨只能自己走。

李初晨一把甩掉維多利亞的手,轉身就往財神殿裡面跑去。

李初晨想要把自己關進地窖里。

再想辦法解決問題,這樣一來,他就不會傷害到任何人。

只要他不碰維多利亞。

就不用承擔責任。

但李初晨從四大戰尊所在的房間門口,經過的時候。

正在品茶的劍神,卻突然開口,喊住了他。

劍神走出來。

他用三根手指,搭在李初晨的脈搏上。

仔細感應了一下。

劍神就說道:「小老弟,你氣息紊亂,像是吃錯藥了!」

「需要我出手幫你嗎?」

李初晨聞言,臉上露出喜色。

急忙說道:「前輩,我被人打了一針,是助性的葯,藥力很強。」

「我現在,渾身難受,像是火燒!前輩,你可有辦法?」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

劍神點了點頭,又掃了李初晨一眼。

淡淡地說道,「小老弟,你把衣服脫了吧!」

「前輩,你,你想幹嗎?」

李初晨眼神警惕地看著劍神,他和劍神不熟。

就怕劍神有什麼特別的嗜好。

兩個男人,那麼重口味的事情,李初晨可受不了。

劍神真要想用那種辦法幫他,李初晨寧願去死! 林悅看着白雪眼神十分的友愛,看着韓風牽着白雪的手林悅頓時笑的十分的八卦。「沒想到韓風交到了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你是白家的人吧?」

林悅聽到白雪的姓第一反應就是洛城白家,白雪聽到她問自己便點了點頭。「對的。」林悅聽到這話也是點了點頭,除了洛城白家她也想不到別的了。

「東西也弄的差不多了,咱們就先坐着吧。」韓風看着桌子上的東西都差不多擺好了便開口說着,他的給林悅準備的東西等走的時候再給吧。

林悅和白雪聽到他的話點了點頭便坐了下來,「白老爺子身體還好吧?記得幾年前還見過老爺子他呢。」林悅看着白雪笑着說着,白雪聽到林悅這樣子說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

「林姨見過我爺爺他?他身子骨還好,有韓風在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白雪雖然十分疑惑但是也回答了林悅,她着實沒想到林悅居然見過她爺爺。

林悅見白雪有些吃驚的樣子十分淡定的笑了笑,「前兩年和白老爺子談過一筆生意,那個時候白老爺子前兩年不是去過京城一趟嗎?」林悅這麼一說白雪便有了一點印象。

前兩年她爺爺的確是去過京城一趟,說是有一筆大生意要談需要他親自去才行。「原來是這樣。」白雪回憶起來之後恍然大悟的說着。

韓風也沒想到林悅居然和白老爺子做過生意,但是一想到她是林家的人好像也說都過去了。韓風歪頭一看手機亮了便拿起來一看,看到是商飛雪發過來的消息他立馬就看了看。

見商飛雪說他們馬上就到門口了,韓風便反應了站了起來。「你們先聊,我去門口接一下商老爺子他們。」韓風看着林悅和白雪說着,然後便往門口走去了。

剛到門口就看到了下車的商飛雪和老爺子兩人,韓風立馬就走了過去。商老爺子看到韓風也是笑的十分開心,「看着你的店面生意十分不錯啊!」

商老爺子看着對面的醫藥館笑着說着,韓風的店做到這種程度也是付出了極大的心血的。他也算是一步步看着韓風成長起來的,對於現在韓風有這樣的成就他也是十分高興。

韓風聽到商老爺子的誇獎也是笑了笑,「咱們先進去吧,飯菜都已經準備好了。」商老爺子聽到韓風的話點了點頭,商飛雪在旁邊便扶着他進去了。

商老爺子一進來看着坐在那裏的林悅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和疑惑,幾人落座了后韓風便開口說話了。「商老,這位是茶館的老闆林悅。晚輩這兩天也是忙的很,所以今天這些事情都是林姨幫着我準備的。」

韓風直接介紹起了林悅,他並沒有把林悅的真是身份說出來。因為韓風覺得林悅想說的話肯定會自己說的,商老爺子聽到韓風的話看着林悅也是微微一笑。

林悅在桌子對面也是端了一杯酒敬了商老一杯,對於商老爺子正在以醫術聞名的長輩林悅也是打心底尊敬的。「商老爺子的醫術和心胸也是廣為流傳的,雖說之前從未見過商老但是也猜想到了老爺子的幾分模樣。」

林悅並不覺得自己面前的這些人不熟悉就十分尷尬,對於這種場合她已經見多了。商老看着林悅的樣子也是十分好奇她到底是什麼人,「哈哈,都是一些不值得一提的事情。」

韓風看着氣氛融洽的局面心裏面也是十分高興,慢慢的聊著桌上的局面也是放開了。商飛雪和白雪坐在一起聊著女生喜歡聊的問題,而韓風和林悅商老爺子三人聊起來現在醫術上發展的問題。

本來商老爺子來找韓風就是想要探討一下醫術上面的一些問題,聽到韓風的一些回答之後他心裏也有了一些打算。就這麼兩個小時聊了過去,林悅參與着他們的聊天聊的也是十分的痛快。

聊到商老爺子覺得有些累了韓風便建議商飛雪陪着老爺子先回去了,白雪本來和商飛雪聊著開心呢。被韓風這麼一干擾也是十分無奈,然後白雪直接跟着商飛雪跑了,說是一會去逛街。

頓時桌面上就只剩下韓風和林悅兩個人了,韓風想起來自己準備的丹藥便拿了出來遞給了林悅。林悅看着韓風遞過來的一個小小的瓶子也是愣住了,韓風看着她這樣便開口解釋了起來。

「林姨幫了這麼多的忙,我自然得準備點東西給林姨了。」韓風看着林悅笑着說着,「這也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林姨就放心收吧。」

韓風擔心林悅不願意收便開口說了這句,丹藥雖說名貴但是對於他來說只要有藥材他能量產……林悅聽到韓風都這樣子說了也不好拒絕便接了下來,「這都是小事。」

韓風聽到林悅這樣子說笑了笑,「林姨這段時間有什麼打算?過幾天我要去南城一趟,然後再去京城了。林姨準備什麼時候回去?」

韓風早就已經想好了過兩天就去南城看看情況,自己叫木齊他們查的事情好像有些眉毛了。林悅聽到韓風的話挑了挑眉,「也去京城?別告訴你再京城惹事了。」

林悅一臉笑意的看着韓風說着,韓風沒想到林悅居然這樣子說也是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林姨這可是冤枉我了,我怎麼可能會去惹事呢,要是有事也是被人找我麻煩。」

韓風的樣子讓林悅也是忍不住的發笑,「那你跑去京城做什麼?出了事我可不會給你擦屁股。」林悅一臉好奇的說着,但是說出來的話頓時讓韓風覺得有些扎心。

「林姨莫不是忘了前兩天的事,人家都跑到我的地盤撒野了。我總不能還當縮頭烏龜吧?」韓風一副我是被迫的樣子說着,林悅被韓風這麼一說也是想了起來。

「京城的?哪家來着?」雖然哪天她去了,但是也沒有太過認真聽。韓風想到唐家就抿了抿唇,「唐家,林姨對唐家了解多少?」。 花側妃原本其實沒抱希望,時卿落真會出主意。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