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她已經知道冷鋒的安排了,冷鋒想要去追求更高的境界,那她就做冷鋒的避風港!

Posted On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娜娜、琳莎、琳娜,我們走吧!」

「該向眾神宣佈剛才的決定了。」冷鋒目光堅定地說道。

……

在冷鋒向所有神族高層宣佈他的決定后,眾神雖然震撼,但都沒反對意見而是按照冷鋒決定來做。

上下聖賢殿全票通過琳莎為內閣首輔的任命,神眼被推為上院聖賢殿的議長,下院聖賢殿議長則推給了精靈族的一位聖賢。

神族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則由原先昆崙山聖賢殿之首擔任。

至於皇宮內的安排就是冷鋒和古月娜自己的事了。

不周山神族對皇家御林軍晉陞為天使族的天使戰士也沒任何意見。畢竟天使族戰士對冷鋒的忠誠是毋庸置疑的。

……

花开了一季 諸神之源,光明神國的光明花園,凱莎正懶散地靠在一張躺椅上,旁邊則是一張擺在茶水和點心的小圓桌,在旁邊就是跟凱莎一樣靠在躺椅上的鶴溪。

「凱莎,冷鋒可真行。他這麼一安排,神族內部到穩定下來了。」

「不周山神族雖然依然在神族有主導權,但內閣首輔、下聖賢殿議長等關鍵位置被天使族等少數種族掌握。這無疑會讓不周山神族受到制約。」鶴溪品一口茶說道。

「鋒這次做得很不錯。」凱莎稱讚道。

「凱莎,你這次閉關突破神皇后就要迎接你和冷鋒的第二個孩子了。」鶴溪開口道。

「怎麼了?鶴溪,你不也是。我和你的生產日期根據推算是相差不了幾天的。」凱莎好奇地說道。

「凱莎,你有沒有想過將孩子孕育時間延長,這樣對孩子的先天更有好處。」鶴溪開口道。

凱莎白了一眼鶴溪,說道:「鶴溪,你當孩子是寶庫里的物品嗎?想什麼時候取就什麼時候取。」

「我用天基算過,理論山是完全可行的。只要一直用神力去蘊養腹中孩子就可以了。」鶴溪說道。

凱莎來到鶴溪身邊拍拍鶴溪道:「鶴溪,你是準備突破神皇后再生孩子嗎?」

「怎麼了?不行嗎?你之前不是說在孩子出生前的母親生命層次越高,對孩子先天越有好處嗎?」鶴溪反駁道。

凱莎無語道:「那我擔心你和冷鋒的孩子從你肚子中生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個大人了?說不定一出生就幾百歲了。」

鶴溪白了一眼凱莎,不服道:「去你的,凱莎。難道我天賦那麼差嗎?」

「鶴溪,你剛剛突破神帝,還沒彥修為紮實。」

「根據我經驗,你突破神皇應該要在三、四百年後。你確定要延長你孩子出生時間?」

「那我就很期待了。」凱莎微笑道。

凱莎的微笑在鶴溪看來是有些不懷好意,鶴溪問道:「期待什麼?」

「期待你肚子大到走不動路的那天。」凱莎說完就小跑走了。

由於凱莎的強大體質,那怕離分娩沒多少時間的她外表看起來依然和往日差不多。如果不是親近之人,看凱莎微微隆起的肚子怕是會以為她吃胖了一點。

「凱莎你!」鶴溪站起來準備追,但轉頭一想還是算了。。 這也沒辦法解決,誰讓他當時沒有好好學習化學,雖然現在的學習能力增強了不少,可終究對這一類知識根本就不熟悉,即使現在的學習能力爆強也沒有什麼作用。

不過,如果他想繼續深入研究下去,找一些化學書籍,相信他很快能夠掌握需要的知識。

「這一種合金肯定在製造的時候有進化者參與進去。」

江龍很快的想像到這種可能。

他想像出的這種可能肯定不會出錯,因為在三號合金裏面添加了許多很珍貴的金屬元素,而且元素的排列更加的合理科學,所以三號合金的質量才能夠全面提高,在密度和強度上比七號合金要高上不少,如果沒有進化者參與進去,絕對不可能達到這麼精確,或者是說有一個能夠操控金屬元素的進化者設計出來的這一種合金製造方法。

而且,這個能夠控制金屬的進化者在冶鍊三號合金的時候全程在操控,所以三號合金才能全方位的碾壓七號金合金。

並且,這一個進化者他的等級不會太低。

「這一個進化者說不定和萬磁王的能力一樣,不,和萬磁王能力還是有差異的,說不定這個進化者比萬磁王的能力還要強大,他能自由的排列組合元素周期表裏面所有的元素。」

對這樣一位進化者江龍突然生出了興趣。

他推測這一位進化者的異能或許在戰鬥方面不會太強。

但是用他的異能來煉製武器裝備,絕對是很牛叉的。

可以想像一下,能夠將整個元素周期表裏面的所有元素自由的控制,讓他們不斷的排列組合,肯定會組合出無數種全新的金屬。

如果再將紫霧能夠加入進去,說不定能夠排列組合出一種超強的金屬,即使將這一種金屬扔到恆星核心都不會被融化掉。

能夠擁有這種異能,也是相當的牛逼。

「我再來試一試他的強度。」

江龍手指微動,兩道巨大的雷電突然從天而降,發出了巨大的霹靂聲,兩道雷電分別撞擊在七號合金和三號合金製作的裝甲車上。

這一次攻擊,只是江龍發出的試探,這兩道攻擊相當於王級一階的發出異能的強度,果然,果然沒能夠在兩種金屬上留下痕迹。

江龍,漸漸的加大了雷電異能的強度。

雷電不斷的從天上落下來,隨着強度的增加,這一片區域已經全部變成雷電的海洋。

終於,再一次威力得到增強的雷電,將七號合金擊出了一道裂痕。

江龍又繼續下去,時間不長,那個三號合金製作的裝甲車也被雷電擊出了許多裂痕。

「雷電,用來攻擊經手並不是一個好的辦法。」江龍心裏想。

這一次,他想利用火焰異能嘗試一下。

這兩種金屬被火焰溫度的耐力十分的驚人。

七號合金對萬度以上的高溫完全能夠適應,這種強度的火焰就已經達到了中位王異能所發出火焰的溫度了。

這一種火焰的溫度,就像那一些耐高溫的鑽石和金剛石都已經能夠被融化。

也可以說是遇什麼能夠融化什麼。

花开了一季 可對七號金屬根本沒有起到一點作用。

江龍又加大了火焰付出的溫度,幾秒鐘后,七號金屬終於融化了。

江龍終於知道七號合金耐高溫極限。

火焰作為攻擊對合金的效果要比雷電異能有效很多。

不過對付不同的目標,用不同的異能,才能達到最好的結果。

這一個三號合金,他耐高溫的性能更加恐怖,即使江龍用幾萬度以上的火焰,燃燒了一段時間,還是沒能夠被融化。

江龍又繼續增加火焰異能的溫度。

幾秒鐘后,那一個懸浮在半空的裝甲車,也被江龍發出的火焰融化出一個大洞來。

江龍因此也明白了三號合金的耐高溫極限。

如果想攻破這一種合金製造出的裝甲車,如果是用能量系的異能進行攻擊,那等級必須達到尊者以上,才能夠將這些合金毀壞。

江龍不由得微微驚訝。

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在東域紫霧科技現在的水平也只達到了王級。

念初盼旧 在這個百城區域,紫霧科技的水平竟然已經達到了尊者級。

雖然,紫霧科技水平的高低和戰鬥力強大並不能直接掛鈎。

原因就在於江龍一直使用能量系的異能在對裝甲車進行攻擊。

只不過想要對付這樣重型的裝甲車,能量系異能並不一定是最佳的。

江龍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一把寶劍。

這把寶劍是童童的短劍,緊接着江龍將這一輛懸浮在空中的裝甲車轉了一個圈,重新選擇了一個面。

然後,江龍揮氣寶劍猛然向前一刺。

這一把短劍很輕鬆的就將這一輛裝甲車的裝甲給刺穿了,突然出現在駕駛室里的短劍,三個駕駛員嚇得差點丟掉半條命。

對於這種情況,江龍卻十分的平靜,這個結果根本就沒有出乎他的意料,他只是想試驗一番罷了。

緊接着,江龍又揮起他的拳頭,用力的砸向了這輛裝甲車。

「砰!」

一聲巨響,那個用三號合金製造的至少十厘米厚的正面裝甲,就這麼簡單的一拳卻將它給擊穿了。

在地面上一直關注江龍動向的那一個王叔,但是嘴巴張的一個雞蛋都能夠塞下去。

這種情形,根本就超出了王叔的想像能力。

剛才他們突然被北方的那一小股部隊偷襲,他和那一個進化者小一相互合作,才看看將那十幾輛無比強大的裝甲車陷入到大坑中,變成一個固定的靶子,然後呼叫其他的增援部隊,向著這十幾年裝甲車發出了一波鋪天蓋地的炮火攻擊。

雖然南方的紫霧科技沒有那麼先進,但經過這麼多年的研究,終於製造出專門針對七號合金的甲彈。

在王叔的想像中,這三十幾輛裝備着這種甲彈一輪密集的炮火攻擊,北方那十幾輛裝甲車只可能被打的千瘡百孔。 第1640章

不能說。

否則自己就什麼都沒有了!

辛寶娥垂眸掩去眼中的思緒,再抬眸看向胡志坤時,謹慎地開口說道:「胡叔叔,平姨被判入獄之後,燕家是來聯繫過我,跟我說過平姨是我親生母親這件事,並且告訴我,平姨在他們手裡,讓我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事。」

「因為我是辛家的四小姐,是父親和母親最信任的人。燕家想讓我做對他們不利的事情,這怎麼可能呢?就算他們不是我的親生父母,可是一直以來都對我疼愛有加,我不可能害他們的。」

「我當時就直接拒絕了燕家的要求,而且,我其實對他們說的話一點兒都不相信。平姨在我們家當了那麼多年的傭人,如果她真是我的生母,怎麼一個字都沒跟我提過呢?我父母他們更不可能對這件事毫不知情……」

辛寶娥一邊說著,不著痕迹的觀察著對面胡志坤的反應。

他始終綳著一張臉,認真傾聽的模樣,看不出他的心思。

辛寶娥頓了頓,喊了一聲:「胡叔叔。」

然後放慢節奏,神情遲疑地確認道:「聽你的意思,路夢平是我親生母親這件事,是真的?」

說完,一臉緊張地等待答案,哪怕是和胡志坤銳利的目光對上,也看不出半點表演痕迹。

胡志坤在審視了她許久之後,神情慢慢緩和了下來。

他「嗯」了一聲。

「平姨她、竟然真的是……」

辛寶娥唏噓。

不等她表達完自己的驚訝,胡志坤緊跟著便問了一句:「燕家來找過你之後,你就沒跟你爸媽商量過這件事?」

辛寶娥趕緊回過神,搖了搖頭解釋道:「父親這段時間一直很忙,我不想讓他分心。母親的身體又不好,不能思慮過重。所以這件事我也只是旁敲側擊的跟她提過幾句,最後確定了他們也不知道情況,就沒理會燕家那邊了。」

說完,沉默了下來,似乎難以從自己和路夢平母女關係帶來的震撼中平復心情。

見狀,胡志坤垂下眼瞼,也半晌沒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情緒慢慢平穩下來的辛寶娥才繼續開口,打破了沉默:

只聽她自言自語地懊惱說道:「要是能早點確定他是我的親生母親,我肯定不會對她放任不管的,哪怕是把她重新送回監獄,也不能讓她平白無故地落在燕家手裡。還好,胡叔叔你把人帶來了……」

說著,感激地朝胡志坤看去。

胡志坤深深看著她,眼底的思緒有些複雜。

他不說話,辛寶娥看不透他的想法,心裡有些沒底。

她已經很注意措辭了,再加上對方從小對自己的寵愛,沒道理再懷疑什麼啊。

在她小心翼翼地揣摩中,胡志坤臉上終於露出一抹笑容,打破了原本的冰冷,隨口說道:「看來是胡叔叔誤會你了。」

聽到這話,辛寶娥心裡的擔憂頓時煙消雲散。

她附和地一笑,難得嬌嗔地說道:「胡叔叔,你下次有什麼要問的,不要搞得這麼嚴肅嘛。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坐在審訊室里被問話呢,簡直讓我想起了我父親在書房跟我訓話的時候。」

「好好好,是胡叔叔不對,希望沒有下次了。」

胡志坤嘴上說道,話鋒卻一轉,問她:「對了,路夢平還在我這兒押著,你要不要見見她?」

辛寶娥愣了一下,眼底閃過掙扎。

最終,理智讓她打消了心裡的衝動,朝胡志坤露出一抹苦笑,搖頭說道,「不用了吧。雖然她是我血緣上的生母,可從小把我撫養長大的是父親和母親,從她被判刑入獄的那一刻起,辛家就已經跟她劃清了界限。我也不能……跟她有太多來往了。」

胡志坤想了想,說道:「行,那我待會兒就直接讓人把她送去監獄那邊了。」

「嗯。」

目送辛寶娥離開后,胡志坤轉身回辦公室。 二級虛妄所化的蘑菇大棚內,非常精妙的演化出了崇山峻岭,大河滔滔,而在這山巒一角,有一片竹林,竹林內有精舍,長廊,有一小溪,上有木橋,側有小亭,楊眉赤着腳,手持一玉簫,姿態悠閑的坐在木橋上,兩隻赤足時不時挑起清澈的溪水,甚是愜意。

這裏,是完全可以依靠楊眉所喜歡的環境演化出來的,也算是二級虛妄的神奇之處,而只需要再來上一道二級真實,這裏面的一切一切就真的成為真實之物。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