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在眾人前方,姜瀾和白衣女子並肩而立。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這株藤的道還算入眼,可惜了,道基受損,耽誤了。」白衣女子評價道。

能被一尊仙王稱讚,已經十分了不得了,足以見得這株葫蘆藤在上古年間是何等意氣風發。

「拜託了。」姜瀾對着一旁的白衣女子道。

她微微頷首,抬起右手,無暇玉指在虛空中輕輕一劃,輝煌神光直上九霄。

天上,日月同現,太陽熾盛,皓月皎潔,此時被瘋狂掠奪而來,一條條金銀二色的河流匯聚而下,注入到這株祭靈的體內。

天地暴動,無窮無盡的生機之力凝聚,恍若汪洋,而後化成光雨,灑落在枯黃的葉子上,全被吸收。

祭靈開始復甦了,瘋狂的吞噬著無窮無盡的神精。

「看來還需要你再幫他一把。」姜瀾後者臉皮請求道。

白衣女子眉眼含笑的點了點頭。

一道翠霞自她的指尖綻放,化作一道璀璨的流光,沒入祭靈的體內。

一種至強的生命波動宛若瀚海般席捲天地,向著四面八方擴散,無以倫比!

天地抖動,符文密佈,一瞬間補天閣內生命氣息如海,貫通了天上地下。

光是這種氣息就讓這個破敗院落以及附近戈壁中各種植被瘋長,生機驚天!

那草叢間,那泥土中,許多種子直接生根發芽,瞬間拔地而起,極速生長起來。

那絕壁上,乾枯的老樹,死去的巨藤,剎那間發光,綠意濃濃,直接復甦,再次獲得新生。

不遠處,圍觀的一群凈土元老都驚呆了,他們見證了一種神跡,這是在造化眾生,演化海量生機。

「閣主究竟是拐回來一尊怎樣的存在,天神嗎?」有人忍不住的說道。

話音落下,就有他人反駁,道:「天神估計都不會有這般威嚴!」

終於,當一切平靜下來,各種異象消失,老藤變得神異非凡,繚繞秩序神鏈,宛若神明般,威嚴不可侵犯。

祭靈復生,重新強大了起來,消息第一時間就傳遍補天閣,頓時響起無數的歡呼聲,人們振奮無比。

一眾老頭子跪拜了下去,喜悅到哭泣,祭靈復甦,沒有什麼比這更好的消息了。

這些年來,祭靈衰敗,即將枯死,早已傳到外界,令補天閣的聲威一落千丈,遠不如從前了。

若是過去,他們號令一出,各方莫敢不從,而現在許多大勢力都敢跟他們分庭抗禮,一切都是祭靈將死所致。

漫長歲月過去,補天閣丟掉了鎮教寶術,祭靈若亡,他們會從最頂級的大勢力中跌落下去,將有大難。

遠方,也不知道多少萬裏外,神光普照,壓蓋滿了蒼穹,一道身影恐怖滔天,如天神降世,屹立在虛空中。

「它也涅槃了嗎?能夠引動這等異象,看來還是復甦了。」

另一邊,也不知多少萬裏外,一尊生靈立身在大山上,神聖光輝鋪天蓋地,震動無垠大地,許多大部落、巨族都顫慄,朝這個方向的神山頂禮膜拜。

「不可能,上古一戰你明明被斬了道基,怎麼可能復甦,今日我要看個明白。」

神山上,那尊籠罩在神光中的身影說完,一步邁出,腳下出現一條金色的大道,直衝也不知道多少萬裏外而去。

金光大道速度快到了極致,神光鋪展在蒼穹上,直到彼岸,他跨越了數千萬里山河,但卻沒有真正臨近補天閣,保持萬里的距離。

不只是他,還有一道身影也來了,只不過行跡較為隱匿。兩道身影彼此不靠近,各自立在一方,默默遙望補天閣的情形。

他們不相信補天閣的老藤能涅槃,道基被斬落,還能涅槃就太逆天了,超出他們的理解。

祭靈小院內。

「多謝這位前輩出手相助。」

這是老藤的聲音,他剛一復甦,就知道發生了什麼,對白衣女子表示感謝。

白衣女子搖了搖頭,神色默然的說道:「感謝你們閣主吧。」

言罷,她看向身旁的姜瀾,小聲的徵詢他的意見:「有雜魚殺來了,要我出手幫你解決嗎?」

姜瀾挺了挺胸膛道:「身為男人,怎麼能被自己的女人庇護?」

看着姜瀾恬不知恥的說出這種話,白衣女子翻了個白眼,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拉着他的手。

頓時,姜瀾就感受到一股柔和且偉岸的力量充斥全身,重瞳不由自主的浮現而出,綻放出輝煌至極的神光。

一時間,浩瀚八域億億里山河,除了一些禁忌存在佈局之地,其他的一切盡數被姜瀾納入眼帘,纖毫畢現。

「這就是重瞳真正的奧義嗎?」

這種掌控一切,俯瞰一切的感覺,對姜瀾的心神造成了一定的衝擊,感覺十分震撼。

「閣主,我出手吧。」老藤開口,神火璀璨,化作一株巨樹,通天徹地。

姜瀾搖頭拒絕道:「不用,我也想試一試,重瞳的真正奧義。」

在這股威力的加持下,姜瀾的重瞳真正意義上顯露出真正的力量,這是上古不敗的神話,曾創造出以神伐仙,以仙伐王的驚艷戰績。

下一瞬,姜瀾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屹立於補天閣的上方,一雙重瞳中爆發出璀璨的神輝。

兩口絕世仙劍從眼瞳中蘊育而生,向著雲端兩尊巨大的身影爆射而去。

「狂妄,我來自南隕神山,即便你身負重瞳,今日也將隕落。」

遠方,恐怖氣息澎湃,天穹上有神環籠罩,一尊巨大的身影在怒斥,金光大道於萬裏外席捲,迎向一口絕世仙劍。

「很久沒有嘗過神靈的鮮血了。」

另一尊巨大身影動手,這是一頭窮奇,一方神山之主,曾飲神明血液,睥睨天下。

它散發着滔天殺氣,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天上的雲海還沒有其一只巴掌大,真身之大,足有數萬里,恐怖如斯。

它散發着滔天殺氣,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天上的雲海還沒有其一只巴掌大,真身之大,足有數萬里,恐怖如斯。

天地顫抖,一隻大爪子壓蓋滿了蒼穹,朝着姜瀾的身影拍去,遮天蔽日,欲鎮壓姜瀾。

一時間,那九霄上,神輝暴動,符文交織,星河密佈,看起來無比的燦爛,恐怖的氣息爆發。

「嗖!嗖!」

連續兩聲劍鳴聲響起,窮奇首當其衝遭難,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一隻巨爪被絕世仙劍,無上劍氣爆發,整個巨爪直接被劍氣磨滅成虛無。

「吼!」

一聲巨大的嘶吼聲在天穹上浩蕩,震耳欲聾宏大無比,山川都被震得簌簌發抖。

窮奇發狂了,自上古之後,它還沒像今日這般收到重創。

另一邊,來自南隕神山的金色生靈也受到重創,一隻手臂被仙劍斬去,體內的大半符文被劍氣磨滅,此刻的他沒有發怒,反到有些驚懼。

和腦子裏長滿了筋肉的窮奇不同,他感受到了不對勁,那重瞳體內似乎有着一股外力,令他心神驚悸。

而且,他隱隱感知到,一股波動從那雙重瞳中綻放,籠罩方圓百萬里的空間,形成了一個可怕的場域。

「請,兩位赴死。」

姜瀾輕聲的說道,彷彿是在敘述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嗡——

恍若亘古般的氣息自重瞳中噴薄而出,無窮混沌氣湧現而出,瀰漫整個神靈戰場。

這是重瞳終極奧義之一,重瞳開天地。

「你會迎來南隕神山的報復,補天閣將萬劫不復!」

读倦了诗书 南隕神山的金色生靈在嘶吼,聲音凄厲,他知道今日可能無法離去了,開始拚命,金色的火焰從身上升騰。

老窮奇也拚命了,碧綠色的神火在他的升騰,燃燒自身準備殊死一搏。

符文如瀚海般席捲而上,宛若一片片璀璨星河。顯然,九天上大戰到了無比激烈的程度,這兩個踏足神境的生靈隨時可能隕落。

7017k吳秋寒看向馮百川,說道:「咱們得趕緊把兩位殿下找回來,好出城才是!」

馮百川趕緊點點頭,也是面色嚴肅。

這可是大事,誰也不敢怠慢。

畢竟事關生死啊。

兩人趕緊出了茶樓。

便往驛館趕去。

可是到了驛館,卻不見趙萱萱和趙斌二人回來。

等了

《我妻上將軍,開局坑殺敵軍四十萬》第兩百四十九章蘇文出關 「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蔓莎城轉轉?」

迷霧森林外圍東南方向,在迷霧森林中呆了數日的橡樹神殿隊伍,全員重新見到了一覽無遺的荒野。奧克斯與諾丁兩人對著半道加入,背後背著一個沉重行囊的艾倫,發出了邀請。

艾倫沉思片刻后,輕輕點了一下頭:「好啊。」

難得來到迷霧森林,與蔓莎城也就只有不到兩千里路程了,若是不順便去蔓莎城看看,下次再想來蔓莎城,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了。而且,一路上與諾丁、奧克斯兩位強者攀談中,艾倫也終於對蔓莎城有了一點了解。

不過相比言辭上的了解,艾倫更希望能親眼去看一看蔓莎城,親身體會一下這個號稱蔓莎荒野掌中明珠的城市,是何等的模樣。

「哈哈哈,正好我帶你去我們神殿轉一轉,以後有什麼事情你也可以來找我嘛。」

艾倫突破到9級戰士的事情,最後還是被諾丁給發現了。到了9級肉體極限之後,人的肉體開發便已經算是完成了,再進一步的10級圓滿狀態,卻不再只是肉體上的增進,而是另有蹊蹺的。

艾倫的身體瘦下來后就沒有再反彈回去,看似比以前瘦弱的身體里,蘊含的能量卻是以前的數倍以上,但是艾倫的進食反而沒有因此增加。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艾倫總覺得自己的肉體在跟空氣溝通,吸收著空氣中的某一種神秘能量,不但被轉化成身體能量給積攢在身體細胞中,同時還在無時不刻地改善自己的身體素質。

因為這個不解的疑惑,艾倫主動找上了諾丁與奧克斯,向他們兩位前輩討教,這就讓他們兩人知道了艾倫突破的事實。

而在知道艾倫突破之後,諾丁對他的態度越發的不錯了,時不時還跟艾倫講述一些臨戰時的技巧,怒氣在身體中運行的法門等等,著實讓艾倫收穫不小。

「那就多謝諾丁團長了。」

艾倫總是覺得有些奇怪,看諾丁、奧斯卡對他的態度,完全不像一名強大的傳奇人物,更像一位循循善誘的長者。

當然,他也不以為意,或許這就是他們神殿成員拉攏打動信徒的手段?亦或許是橡樹之父的牧羊者,對於信眾從來都是如此友善?

蔓莎荒野綿延一萬4千餘里,溝通塔倫、希倫兩塊廣袤大陸的通道,而蔓莎城就坐落於蔓莎荒野中心地帶,剛好將蔓莎長廊從中切割成東南、西北兩條商路。

蔓莎荒野似乎將所有靈氣都賜予了蔓莎中部的地方,這裡不但雨水充沛、動物成群,便是連氣候也是如此舒爽,幾無停歇的微風讓人完全沒有身處赤道的那般酷暑感。受此影響,蔓莎荒野幾乎有一半的人口都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加上蔓莎長廊帶來的外界文化、商機,這裡的土著們生活習性、見識眼光,卻是跟4大文明的種群沒有太大差別。

第一次來到蔓莎城,看著城中進進出出一張張荒野土著們的臉龐,還有那一座雄偉挺拔、彷彿看不到城牆頭尾的城池,艾倫彷彿不敢相信這會是他們荒野土著所建造起來的城池。

這是遠比荊棘堡都還要繁華的城池,只看城牆的延伸寬度便至少有4-5個荊棘堡大小,而其中穿梭往來的人流更是完全無法相提並論,那城門口進進出出的一條條長龍,足以說明它人口的繁盛了。

「蔓莎城中作為統治階層的,是113個擁有傳奇以上強者坐鎮的超大型部落為代表的城池議事會。而評判一個部落是否為超大型部落,首先要看它的地盤中是否擁有超過5萬數量的人口,還有3位以上的傳奇強者。」

「當然,議事會只會對許多重大事件做出投票決定,而平時城池的管理、日常的活動決策,則是由城中城守和12位議員打理。這13位城池管理者的產生,是每5年為一屆在113家部落成員中輪值。」

「……」

艾倫在欣賞眼前盛景之時,一旁隊伍中的矮地精祭司則殷勤地為艾倫介紹著蔓莎城的詳情。

作為地精一脈,又見到諾丁、奧斯陸兩位強者對艾倫的態度,隊伍中的成員們大多對艾倫都很友善,而其中又以兩名地精同胞最是熱情,比如現在跟艾倫聊得火熱的矮地精祭司雷德爾.貝德。

「為什麼這麼多強大的部落會組建這麼一個城池呢??」

艾倫想不明白,這麼多部落維持這麼一個城池,有什麼意義,他們總不能把所有族人都帶到這裡來生活吧。

「這個問題問得好!!」

雷德爾的眼神中透出一絲讚許,能夠成為神殿祭司的雷德爾自然是地精血脈中的佼佼者,同時也因為神殿內的知識傳承遠超荒野,讓雷德爾知曉的事情遠比荒野邊緣的艾倫要多得多。

「荒野超大型部落之間的廝殺,已經不再是他們部族之間的事情了,更是周邊方圓數千里範圍內所有部落的事情。傳奇強者之間的戰鬥,真要到了生死相搏之時,對荒野所造成的破壞遠遠超出你的想象。」

「在蔓莎城未建之前,曾經有一場牽連數百萬人的戰爭,起因便只是兩支大型部落的私怨。」

「後來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再發生,由我自然神殿數位神祗座下教宗親自出面,勸說當時荒野中部平原地帶的40幾支大型部落首領會談,然後便有了現在的蔓莎城。」

「自從蔓莎城建立之後,荒野就再沒有發生過大型的戰爭了,雖然現如今的113個大型部落私底下也多少有些怨結,但是至少表面的和平勢態一直沒有動搖過。而在這件事情上,我自然神殿的教徒們也貢獻不小,奔走在荒野中,努力維持著荒野的和平。」

「原來是這樣。」

艾倫恍然,之前諾丁團長所說想要成為荒野真正的一分子,必然要在蔓莎城擁有一席之地的原因,竟然是這樣的,這是艾倫怎麼也沒有想到的。

不過現在想想,真正要在蔓莎城擁有一席之地,對於此刻的綠野部落而言,實在是太過遙遠了,他的部落族人人口到現在也只是剛剛突破了200而已,距離基礎的5萬規模恐怕艾倫自己有生之年都沒有辦法做到吧。 搬家之前,江山提前和李瀟瀟打過電話,讓李瀟瀟幫他找房子。

江山的要求很明確,房子各方面的條件,都不能差,這是基本的。

最重要的,是不能離公司太遠。

如此一來,既方便他辦公,也方便他回家去陪伴蘇婉兒母女。

江山的公司建立在陸家嘴,而要說陸家嘴什麼房子最好,那自然是後世大名鼎鼎的湯臣一品。

但現在,湯臣一品還沒有出世。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