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圍攻楚楓的殺手盡皆倒地,氣機斷絕!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這速度,快的可怕!

「啪啪啪……」

突然一陣掌聲響起,一個全身上下包裹在黑衣當中的男子不知從何而來,出現在楚楓二人面前。

這人黑布包裹下的臉龐陰笑了一聲,陰聲道:「閣下剛才的那兩手,是梯雲縱?還真是有兩下子!」

其口氣甚是傲慢,顯然是絲毫沒將這些放在眼裏。

楚楓身法無名,乃是博百家之所長,演化而成,高深莫測。

不過這人能看出梯雲縱的影子來,眼力算是不錯得了。

「你就是前幾天能甩掉我下屬的那個?」楚楓淡聲反問道。

「呵呵,那群廢物還想追上我,妄想罷了!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嗎?」男子眼神當中滿是得意。

「一隻到處亂跑的蟑螂而已,竟然還誇誇其談?看來天神殿真是沒落了,連些只會躲躲藏藏的跳樑小丑都往裏招?」楚楓冷笑一聲,極為輕蔑。

「找死!」這殺手眼中精光一閃,殺意迸發。

身形一動,整個人竟消失在了黑暗當中。

林雪害怕的四處張望,卻沒找到一點蹤跡。

下一刻,楚楓身邊數道寒光閃爍,幾把飛鏢以一種極致的速度朝着楚楓各處要害射去,幾乎是瞬間便出現在了楚楓的面前。

楚楓卻是輕哼一聲,極為淡定的側了個身,輕而易舉地就避開了這陰險至極的襲擊。

恩?

暗處的那個殺手也是不由得疑惑,似乎根本就想到楚楓的身法竟如此之快。

先前躲子彈並不是說楚楓身法就比子彈快,他只不過是比那些開槍的廢物們更快罷了。

而如今,楚楓在明,他在暗,對方不能預測他出手時機和軌跡的時候,那完全就只能靠身體的反應力了。

不過並未疑惑太久,手裏劍如漫天煙雨一般朝着楚楓傾蓋而去!

有一說一!

這殺手的實力雖然不咋地,但這潛匿的身法倒是真有一手。

這暗器威力其實也並不大,但勝在這數量多,速度快,難以閃躲,亂拳也能打死老師傅!

縱然是有些實力的古武者,面對如此雜亂無章而又迅厲的攻勢,估計這下非得被桶成馬蜂窩不可。

他既是一個專業殺手,這暗器上面必然有毒。

可惜啊,可惜。

刮痧夏師傅遇見了攻高敏捷的楚楓!

只見楚楓摟着林雪,縱身一躍,竟是踩着那漫天飛來的暗器在空中如履平地一般!

楚楓還未下落,只見一道凜冽的寒光朝着要害處刺去。

這殺手已提前潛行到楚楓的落點等待。

殺手目光一閃,「這是預判的一擊,你也沒東西可以踩了,我看你還怎麼躲!」

然而,楚楓騰挪閃轉,在沒有任何着力點的情況下,直接閃躲開來,安穩下落。

這殺手眼中訝異神色大盛,但手上卻也沒停,繼續突刺。

猶如劃破長空的閃電,瞬間來到楚楓面前。

楚楓身如鬼魅。

每每在這殺手看似即將刺到身體的那一剎那,萬分驚險的以絲毫之差躲過。

原本這殺手還以為楚楓不過是僥倖。

但他後來才發現,他不管再怎麼加快速度,都難以傷他分毫。

甚至是連楚楓的衣角都不曾碰到過,要知道,他手中還抱着一個人呢!

「你……你這身法不是梯雲縱,究竟是什麼,竟如此詭異,我都摸不到!」殺手疑惑萬分。

他自身的身法縱然在天神殿也是一等一的好手,要不然也不可能將血劍給甩掉。

但今天,他卻被楚楓像是遛狗一般耍的團團轉!

楚楓冷笑一聲,不屑回答。

他這步法,他可是研究了許久易經八八六十四卦之後,又參悟了眾多輕功身法絕學,最後自創出的,此步法精妙異常,舉世無雙!

別說是他了,就算是天神殿殿主親至,也別想傷他半分!

「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說吧,你們天神殿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再入神州暗殺我,究竟是在謀划些什麼?」楚楓冷聲問道。

「你想知道?」那殺手冷笑,「你不閃躲,能硬接下我一招,那我就告訴你!」

「行,出手吧。」楚楓隨意道。

「好,接好了!」奸計得逞,那殺手暗暗冷笑。

「暴雨梨花針!」隨着一身怒喝,二十七根銀針激射而出,將楚楓周邊天地全部封死,躲無可躲!

這暴雨梨花針乃是能人巧匠歷經三年所鑄。

此物扁平如匣,長七寸,厚三寸。

每根銀針是皆用小篆字體雕刻:「出必見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

然而楚楓面這般殺器,當真是不躲!

只見這銀針距離楚楓肌膚只剩咫尺距離,他大袖一揮,這二十七根銀針和一股清風一般輕易地被裝入袖中。

這殺手都看傻眼了,眼神驚恐的望着楚楓,顫聲道:「這……這怎麼可能,你……你是武聖!?」

不對啊,他們唐家暗器,無往不利,唐家族史記載,就算是武聖級的強者也不敢硬抗他們唐家三大暗器的!

也不等楚楓答覆,他自知今日絕不可能殺得了他了,當即打算逃離。

這步子還沒來得及邁開,直接被楚楓給拽住了,像老鷹抓小雞一樣,輕鬆的提溜在半空中,根本無處發力。

「你是唐家的人?」楚楓冷聲問道。

這暴雨梨花針是唐家傳家寶物之一,他竟然能拿得到,絕對不是一般的唐家子弟。

這也就能說得通他是怎麼能甩的掉血劍的了,一個傳承深厚的武道家族,還是專玩暗器的,自然有獨特的身法輔助。

這殺手冷哼一聲,扭過頭去,不做回答。

「還挺有骨氣,那你為何背叛唐門,在天神殿這種蛇鼠一窩的地方做事?」楚楓輕蔑笑道。

唐門的規矩他是知道的,他們向來是看不起那些只為了錢而做任務的殺手組織,他們殺的都是作姦犯科之輩,所以一個玩暗器的能傳承這麼些年。

「這些用不着你來管,我技不如人,落在了你手中,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不過你別想從我這打聽到半點事情!」殺手堅定道。

「哦?你就不怕嚴刑拷打?」楚楓冷聲道。

這唐家後生冷哼一聲,不置可否。

「看來你是安生日子過得比較多,還沒見識過神州刑部的手段,你可要知道,縱然是武王,在裏面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來你想試試!」楚楓聲音冰冷,如同九幽之音。

然而,這人卻是渾然不懼,眼神中更是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氣勢。

楚楓突然覺察到一股極其危險的死意。

一甩手,將這殺手往地上一丟。

楚楓並未用力,但這殺手卻是猛地噴出一口黑血,濺出十來米遠。

與此同時,那小子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斷腸散,心夠狠的啊!」楚楓沉聲道。

這斷腸散那可是奇毒,就連神農都能給毒死,楚楓要是沾染上這毒血,死倒是不會,但也得損傷修為去療養。

這天神殿的殺手倒是很有決心。

「楚楓,你不要得意太久,殿主讓我給你帶話,他已不是當初的他了,你帶給天神殿的屈辱,來日定當千萬倍奉還,你們神州也即將因為你做過的蠢事,付出代價!」

說完,腦袋一歪,斷了氣。

雙眼死死的朝楚楓瞪着,嘴角還掛着一抹狠厲的笑容。

楚楓則是滿不在乎,若是對方真的已經有信心能敵的過他,就不會招攬一個攜帶着暴雨梨花針的唐家弟子過來暗殺他了!

此等鼠輩,不足為懼!

楚楓上前,把這殺手的暴雨梨花針的發射器也給沒收了,這可是好東西,送上門來的不要白不要。

給蒼龍衛發了一個處理後事的通知之後,沖林雪柔聲道:「沒事了,我們回家。」

「恩!」

。 貧窮,使人自卑。

大學時期的唐宇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他是小地方出來的窮小子,趙欣雅是富家小姐,門不當戶不對,所以當初他遲遲不敢和趙欣雅表白,哪怕金澤再三鼓勵,嘴皮子都要磨破了,他還是沒有表白。

趙欣雅突然斷絕聯繫,他選擇默默接受,還是因為自卑。

貧窮使他沒有勇氣質問趙欣雅。

嬌生慣養的大小姐,玩弄窮小子的感情,窮小子除了默默接受還能做什麼?

當然,他不是沒想過找個機會,在背後拍趙欣雅男朋友一板磚。

可最終他還是沒有付諸行動。

既然沒得挽回,就不如留個灑脫的背影。

情傷,難愈。

初戀,難忘。

有些感情,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

哪怕被狠狠的傷過,可放不下就是放不下。

不然,世上又怎會有那麼多痴男怨女。

……

……

停好車,唐宇夾着手包向9號樓走去。

見樓門前台階上坐着一個年輕女人,他隨意的掃了眼,沒想到這女人竟然擁有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頓時就驚為天人。

發現女人也在看自己,而且是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像是要把他看穿看透一般,他就不禁放慢腳步,同時抬手撓眉。

普通人?

唐宇有些意外。

不放心的又打量一下女人,他心中就泛起一抹苦笑,是自己太過敏感了。

可下一秒,女人騰地站起身來。

「趙家棄婿唐宇,我終於等到你了。」

女人有些激動,像是中了彩票似地。

她按照盲僧指的路,到達終點后沒找到綠都小區,和路人詢問一下才知道是被盲僧騙了,氣得她大罵禿驢不做人,隨後她一路詢問,一個多小時前才找到綠都小區。

她腦中的信息並不全,只知道唐宇住在9號樓,不知具體的門牌號。

這一個多小時,她一直守在樓門前,見人就詢問,可無一人知道唐宇是誰,她都已經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了,卻沒想到唐宇突然出現,意外之喜,激動不已。

「你認識我?」唐宇詫異的看着女人。

要知道趙家棄婿的事情已經過去幾個月了,別說在曲州,就算他現在走在溪海的大街上,也未必會有人認出他,可女人一口道出他的名字,貌似是對她很熟悉的樣子。

而且,女人還很激動,怎麼有種遇到偶像的奇怪感覺呢?

女人聞言就勃然大怒。

「渣男,你竟然敢裝作不認識我。」

「打你個半年卧床不起,看你還怎麼裝。」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