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嘴角一挑,雲逸凡也懶得再多說什麼,對著宏石長老笑了笑,他這便一抖手,將自己的丹爐取了出來,然後是煉丹用的紅磷石以及靈泉。

Posted On
Posted By shantaecoughlan

「竟然還隨身帶著丹爐?!」

眼看著雲逸凡竟然連丹爐都自備著呢,宏石長老不由得微微一愣,心下突然多了一絲期待。

「老前輩,我要開始了!!」

就在這時,雲逸凡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說話之間,他驀地一抖手,直接引燃了爐火,然後乾淨利落地將幾樣煉材一一投入到丹釜當中。

「恩?這手法好生熟練!」

宏石長老的眼神微微一亮,心下頓時閃過一絲驚疑。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沒有,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個投放煉材的動作,但其中所展現出來的東西,卻是需要無數次的操作才能總結出來的。

姑且不說雲逸凡後面的表現如何,單單是這起手式,就讓他不由得對雲逸梵谷看一眼。

「刷刷刷!!!」

就在這時,雲逸凡再次開動了!

只見他熟練地將一樣又一樣的煉材一一投入丹釜,每一樣煉材的投放順序都井井有條,而且時機的把握也恰到好處,儼然就是一個資深煉丹師的操作過程!

聚靈丹的煉材一共有一百四十多種,每一種煉材都有固定的投放順序,如果錯了,直接就會導致煉丹失敗。

可想要記住這一百四十多種煉材的投放順序,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得到的,何況這其中還要把握好時機!

宏石長老起初還沒怎麼在意,可看著看著,他的臉色就徹底地變了!

因為雲逸凡的每一次操作,在他看來都可以用妙到毫巔來形容,有些操作,就連他都看得眼花繚亂,甚至有些跟不上對方的節奏!

而更讓他震驚的是,雲逸凡在做出這些複雜的操作之時,神情一直都是十分的輕鬆,好像煉製聚靈丹,對他來說就像是玩一樣!

「我………我這是在做夢么?!這小傢伙竟然真的能煉聚靈丹?!!」

又看了一會兒,他的雙眼不由自主地瞪得滾圓,呼吸都漸漸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他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

他以為雲逸凡是在吹牛,可現在看來,對方非但沒有吹牛,而且是太謙虛了!

如此熟練的煉丹手法,還有那等舉重若輕的神情姿態,哪怕後面的過程不看,他也知道,雲逸凡這一爐聚靈丹,那是鐵定能夠煉製成功的!

「天才!!!我竟然無意間挖掘出了一個煉丹天才?!」

嘴角抽搐,此時的他徹底地激動了!

之前在廣場上聽完雲逸凡的言論之後,他就覺得雲逸凡的身上有著一股不同尋常的氣質,那一刻,他就相信雲逸凡很不一般!

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雲逸凡竟然不一般到了如此地步!

接觸煉丹兩年時間,竟然就能煉製五級丹藥!這已經不能用天才二字來形容了,這分明已經到了妖孽的程度!

「嗡!!!」

就在這時,一聲震動突然從丹爐裡面傳來,這一絲震動十分細微,普通人恐怕根本聽不到,不過作為一個八級巔峰的煉丹宗師,他自然不可能聽不到。

「要成丹了?!!」

聽到丹爐里的動靜,他的神情微微一震,趕忙朝著雲逸凡看了過去。

果然,幾乎就在他看向雲逸凡的同一時間,後者已經飛身上前,一掌拍在了丹爐的蓋子上面。

下一刻,丹爐的蓋子應聲而開,十幾枚丹藥,陡然從丹爐裡面噴射出來!

「收!!!」

丹藥出爐,雲逸凡一抖手,便是用早就準備好的玉瓶將丹藥一一接下,然後迅速熄滅爐火,免得丹爐被燒壞。

做完了這些,他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然後拿著玉瓶來到了宏石長老面前。

「五級丹藥聚靈丹,前輩請過目!」

說著,直接將玉瓶送到了對方的面前,等待著對方的檢驗。

「好好好,小傢伙,你果然沒有讓老朽失望!!」

見到雲逸凡將丹藥送到了自己面前,宏石長老這才從震驚中緩過神來,一連叫了三聲好,臉上儘是一片的興奮之色!

五級丹藥聚靈丹!竟然真的被雲逸凡煉成了?!

這一刻,他簡直有種如墜夢中的感覺。

「嘿嘿,老前輩先別急著叫好,難道您不再仔細看看這丹藥了么?」

就在宏石長老激動無比之時,雲逸凡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一邊說著,他還揚了揚手裡的玉瓶,示意對方往瓶子裡面看。

「看看丹藥?這丹藥還有什麼…………恩?!!這………這是………」

聽到雲逸凡的提醒,宏石長老下意識地朝著玉瓶里的丹藥看了過去,只一眼,他的雙眼便是猛地瞪圓,眼珠子都差點兒凸了出來!

。 見到老乞兒這種舉動,韓沖瞪大眼睛說道;「我說乞丐,你他娘是討酒喝還是討食吃?臉皮咋這麼厚!我讓你動了嗎?」

聞言,老乞兒把手中的烤串吃完,一本正經的說道;「胡說,老乞兒當然是討酒喝了,我對這桌上的食物沒興趣。」

說完,這老傢伙還十分噁心的舔了舔手指,一臉回味。

見此,江無雙噗嗤一聲笑了。

「成,你他娘喝一個給我瞧瞧。」韓沖氣的把杯子往老乞兒面前一送。

老乞兒拿起酒杯聞了聞,然後又喝了一口,不過立即就被他給吐了出來,還十分嫌棄的說道;「這那裡是酒啊,喝尿都比這有味道……」

聽見這話,韓沖頓時忍不了了;「操,乞丐,小爺賞你酒喝那是看得起你,給你臉了是吧,信不信小爺這沙包大的拳頭一拳就能打的連你媽都不認識?」

老乞兒很認真的看了韓沖一眼,一副看傻子的表情說道;「小夥子,我媽擱墳堆里好幾年了,咋認識?要不你下去把她叫出來讓我瞧瞧?」

「操……」韓沖憋得滿臉通紅,當即就挽起袖子;「乞丐,你他娘的詛咒我是吧?小爺今天非得好好修理修理你不可。」

「小夥子,脾氣不要太沖,老乞兒可是練過的,我要是出手你非得在床上躺過一年半載不可。」老乞兒一臉自信從容的說道。

「娘匹西的,就你這瘦竹竿?小爺一隻手都能把你干趴下,老乞丐,有種你他娘別跑……」

見到韓沖真要動手了,老乞兒溜得賊快,一晃就來到了陳玄的身後,對著韓沖撇撇嘴說道;「你妹的,不跑站在那裡讓你打?我傻啊?」

聞言,陳玄被這老傢伙逗樂了,見到韓沖真要動手,陳玄笑道;「行了,你小子跟一個乞丐較什麼勁兒,這老傢伙瘦的只剩下皮包骨頭,看樣子也挺不容易的。」

韓沖一臉不爽的坐了下來。

「嘿嘿,還是這位小哥說話中聽……」老乞兒又重新在韓沖的身邊坐下說道;「小夥子,看在你願意給老乞兒賞一口酒喝的份上,老乞兒今個兒就讓你們嘗嘗什麼叫瓊漿玉露。」

說完,只見老乞兒不知從哪兒掏出來一個酒葫蘆,蓋子一打開,陳玄、江無雙、韓沖三人就聞到了一個讓人嘴饞的酒香味兒。

聞著這股味兒,即便韓衝心頭很不爽也忍不住湊過去聞了聞,一臉詫異的說道;「我擦,老乞丐,你這連褲兜離都摳不出一個鋼鏰兒的窮鬼竟然還有這等好酒,快快快,給小爺倒一杯嘗嘗。」

陳玄也是有些心動,釀酒大師娘林素衣可是行家裡手,小時候給陳玄泡的五花八門的藥酒琳琅滿目,所以對於酒這一塊陳玄已經算是品鑒大師了,不過這麼濃烈醉人的酒香兒他還是第一次聞到。

「你妹的,著什麼急啊。」老乞丐白了韓沖一眼,只見他不慌不忙的拿過陳玄面前的杯子,先是給陳玄倒了一杯,然後又給江無雙倒了一杯,最後才給韓沖滿上。

三人一飲而盡,入喉的瞬間,陳玄感覺自己的四肢百骸都無比舒暢,宛如全身的毛孔都被打開了一般,更重要的是陳玄還感覺到自己的九轉龍神功竟然在奇迹般的自行運轉,這個發現可是讓陳玄心頭驚喜不已,這老傢伙的酒兒也太神奇了吧!

「卧槽,爽!」韓沖大呼過癮,然後又急忙朝老乞兒說道;「乞丐,快,再給小爺來一杯。」

江無雙也是眼巴巴的看著老乞兒。

聞言,老乞兒白眼一翻,說道;「你妹的,你當老乞兒的酒是什麼地攤貨不成?就一杯,多了沒有。」

聽見這話,韓沖頓時不爽了,說道;「老乞丐,你他娘也太摳門了吧,大不了今晚你想吃什麼小爺我請了,中不?」

「真的?」老乞兒眼睛一亮。

韓沖拍著胸脯說道;「當然是真的,你當小爺會騙你一個乞丐不成,不僅吃的小爺全包了,等下小爺再給你到酒店找兩個妹子,保你今晚快活似神仙。」

聞言,江無雙紅著臉碎了一口。

老乞兒眯著的小眼睛更亮了,連連點頭說道;「好好好,年輕人,你可不能糊弄我,想當年老乞兒也是過來人,什麼風花雪月沒經歷過,什麼娘們的床兒沒爬過,這戰績說出來都能嚇死你……」

陳玄的嘴角一抽,他上下打量了瘦的跟竹竿似的老乞兒一眼,關心的問道;「老乞丐,這麼大把年紀了,你那玩意兒還行嗎?能用不?」

老乞兒臉色漲紅,他一臉不滿的說道;「年輕人,這刀如果生鏽了,磨一磨不就好了嘛,不礙事,還行……」

陳玄無語了,這老乞丐絕對他媽的是一個限量級的奇葩!

聽見三人這些話,一旁的江無雙羞憤的瞪了他們一眼,兩個不知羞的,再加上一個老不知羞的,難道就沒看見這裡坐著一個女孩子嗎?

「擦,老乞丐,你他娘牛逼,成,等下小爺就帶你磨刀去,現在總可以給我倒一杯了吧?」韓沖眼饞的盯著老乞兒的酒葫蘆。

「孺子可教!」老乞兒心滿意足的給韓衝倒了一杯,瞧著陳玄和江無雙也看了過來,這老傢伙也沒吝嗇,紛紛滿上。

陳玄再次一飲而盡,一瞬間,他體內的九轉龍神功再次自行運轉了起來,按照這種情況下去,只要這種酒的分量足夠,陳玄完全就可以不用自己修鍊了,喝酒就能讓九轉龍神功進步。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陳玄直勾勾的盯著老乞兒,問道;「老乞丐,這叫什麼酒?把配方賣給我怎麼樣?」

聞言,韓沖和江無雙兩人眼睛一亮,這是個好主意。

老乞兒得意指著自己的酒葫蘆說道;「我自釀的,我管它叫陳兒酒,配方什麼的不賣,賣了你們也釀不出來,想喝,成,只要你們把老乞兒養著,什麼時候想喝都有。」

聽見這話,韓沖拍了拍老乞兒的肩膀,陳玄都有些擔心這貨用力過猛,直接把這瘦的跟竹竿似的老傢伙給拍死了。

「操,老乞丐,你他娘真能算計,不過我喜歡,報個號,你這個朋友我韓沖交了。」

「嘿嘿,我叫陳北莽!」

。 「金球獎開始投票的時候,我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連續兩年都是如此,就是那些熱門選手都會在這兩個月表現非常出色,能打進很多球。」

法國足球雜誌主編費雷在某個節目中談到這個問題:「比如里奧·梅西,還有克里斯蒂亞諾·羅納爾多,他們的進球數不可思議,當然,上一屆我們見過的冰王子也同樣如此,不過最近他好像遇到了點麻煩,兩場比賽沒有進球。」

「你比較看好誰能夠拿到金球獎?」

「當然,我不知道,我覺得能夠入選這個名單的球員都非常優秀。」費雷笑道:「每天都會有很多人來問我這個問題,但我只能說我不知道,原因你懂的。」

節目主持人也笑了起來:「我聽說你剛才還在外面接了一個電話,是朋友來問你今年金球獎到底是誰。」

「是的,每天都是如此,就連我的孩子都天天都在問我,但是我可以保證的是,在結果出來之前,誰都不會知道最終的獲獎者到底是誰,當然,如果只是猜測,我很歡迎。」

「那麼先生也可以猜測一下?」

費雷擺擺手笑道:「非常抱歉,依然請恕我拒絕,全世界都可以猜測,除了我。」

主持人也跟着一起笑了起來,套話沒能成功,遺憾。

「不過,今年會非常有意思,據我所知,齊策在今年正式比賽中已經打入了七十粒進球,梅西是七十四粒進球,他們都足以進入歷史前五了,同一年出現兩位歷史前五,這很不可思議。」

「哦?聽這個意思,就是說今年齊策和梅西將會是金球獎的最大熱門嗎?」

費雷無奈的搖頭笑笑:「他們當然是熱門人物,去年也是如此。」

最終這個節目被剪輯下來,然後新聞稿就變成了齊策和梅西依然是今年依然是金球獎的最大熱門,還是權威發佈的,可信度極高。

法國足球主編費雷對此也感到很無奈,還在法國足球雜誌的一個專欄中表示目前投票都還沒有開啟,這種言論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云云,總之看上去有點可憐……

再看看菠菜公司的賠率也很有意思,齊策和梅西並列第一,緊隨其後的是C羅和伊涅斯塔,相差不是很大。

金球獎開啟投票的這一天,切爾西坐鎮主場迎來了勁敵利物浦的挑戰。

利物浦夏天迎來了新帥的走馬上任,之前逼平切爾西的斯旺西城功勛主帥羅傑斯走馬上任,當時有不少人看好羅傑斯此行,但目前來看相當不成功。

利物浦目前排名聯賽第十三,是的排在中游以下的第十三位,比較尷尬的是斯旺西都在利物浦之上,雖然利物浦近年來日漸式微,但怎麼說也是傳統豪門,斯旺西只是個剛剛升級一年的英超新軍,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們可是從未打過英超聯賽。

而利物浦的陣容也不弱,托雷斯離隊之後,利物浦來了一位不亞於甚至更強於托雷斯的超級神鋒,他就是烏拉圭的路易斯·蘇亞雷斯。

自從2011年冬天從球星兵工廠阿賈克斯來到安菲爾德之後,填補的正是托雷斯離隊的空缺,上賽季經過一個賽季的適應之後,本賽季蘇亞雷斯是除了齊策,范佩西和米楚之外表現最亮眼的前鋒,目前也已經攻入七粒進球,表現不俗。

當然,儘管如此,面對切爾西,大部分人還是認為利物浦根本不可能獲得勝利。

齊策要開始發力爭取進球破紀錄,金球獎投票通道開啟,三十名進入大名單的球員肯定會更加有動力。

而今天艾琳也首次來到斯坦福橋球場看球,齊策給她準備了一個不錯的位置,找了阿扎爾和他的女友娜塔莎來幫忙,娜塔莎是阿扎爾的青梅竹馬,自從阿扎爾來到倫敦之後,她也跟着一起來倫敦。

比較本分守己的娜塔莎,齊策見過幾次,對她印象不錯,也樂意讓娜塔莎和艾琳認識一下。

此時,場上,雙方球員剛剛入場,比賽即將開始。

看到利物浦的首發陣容,齊策也就不奇怪最近這段時間利物浦為何戰績糟糕了。

可以說除了蘇亞雷斯和隊長傑拉德,勉強在算上一個門將雷納,其他球員看上去都難以在其他豪門立足。

羅傑斯排出的首發陣容依然是恩師穆里尼奧最擅長的4231陣型,單箭頭為蘇亞雷斯,傑拉德在他身後輸送炮彈,兩邊分別是唐寧和博里尼首發,后腰則是盧卡斯雷瓦和喬阿倫,後防線則是丹麥人阿格搭檔斯洛伐克鐵衛斯科特爾,兩個邊後衛分別是恩里克和格倫約翰遜,門將當然是雷納。

這套陣容……說成是某支僥倖刮彩票刮到蘇亞雷斯的英超中游球隊也並不是說不過去,幾乎沒有豪門的樣子,比起他們的同城死敵埃弗頓強不了多少。

羅傑斯也希望利物浦能踢成他想像中的樣子,就是控球為主,但這支利物浦很難做到。

兩個邊路基本沒有爆點的能力,唐寧上個賽季在利物浦作為主力邊鋒出戰整整三十六場聯賽,怒刷零球零助攻的「精彩表現」,讓利物浦球迷給他送了個外號叫做唐零,而另外一邊,意大利人博里尼則中規中矩,說差吧,這賽季倒是進了兩個球,說好吧,但也沒有什麼突出的地方,場上作用甚至還不如唐寧,總之很平庸。

中場也是,羅傑斯力主引進的斯旺西舊部,威爾斯中場節拍器,有着威爾斯哈維之稱的喬阿倫在利物浦還沒有找到自己的節奏,要知道,這很致命,因為在斯旺西,羅傑斯的打法都是圍繞喬阿倫定製的,在利物浦找不到節奏,羅傑斯的處境也就不怎麼好。

現在羅傑斯已經被一群死忠利物浦球迷喊下課了,前兩個賽季包括達格利什,貝尼特斯都因為在聯賽中表現不佳而被解僱,但羅傑斯目前英超打了十輪還在十名開外,很多利物浦球迷很難接受這樣的戰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