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只是心裏面忍不住地猜想,他突然把自己拉進來,想做什麼?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明明上一次在褚氏時,他厭惡的讓她滾,連一眼都懶得多看她……

王藝琳正猜想著,這時候,包廂門被推開一條縫隙。

剛才和她在一起的胖男人探了個頭進來。

因為褚臨沉是背對著門,他只看得到一抹挺拔修長的背影,便有些不滿地朝王藝琳問道:「王小姐,怎麼回事,你還做不做……」

不等他說完,褚臨沉冷不防地轉身朝他看去,眉頭微皺,沉聲道:「做什麼?」

「褚、褚少?!」對方認出褚臨沉的身份,表情頓時不自然起來。

王藝琳目光在胖男人那張臃腫醜陋的臉上一掃,眼裡閃過嫌惡的情緒。

如果不是為了解決家裡的財務危機,需要這個劉老闆的資助,她才不會出賣自己身體給這種男人呢! 「你怎麼這麼長的時間才回來?」

鹿喬兒瞧見靳崤寒才打開了房門,不由得疑惑,抬眼望了望牆上的掛鐘,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

「路上耽誤了一會。」

靳崤寒下意識掩蓋了裴煜方才說的話,不想讓鹿喬兒知道別人對她的感情。

「哦。」

鹿喬兒聞言,沒有在這上面有過多的注意,聳了聳肩說:「靳總,沒想到你的演技挺不錯的。」

「不是演技,是忍耐力。」

靳崤寒毫不猶豫地說着,沒給蘇皖留任何的情面:「我站在她面前簡直是受不了了。」

「嗯?」鹿喬兒只覺得稀奇,靳崤寒還是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這樣的模樣。

「除了你以外的女人,我都覺得麻煩。」

他的話突如其來,令鹿喬兒微微一愣,她下意識地反駁:「那你要是有女兒了怎麼辦?」

「……」

靳崤寒聽見這話,無話可說,他當真是沒有想過還有這個可能性。

「傻了吧?」

鹿喬兒見狀,險些輕笑出聲:「人家可都是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難不成你覺得你情人也是個煩人精?」

「不是。」

靳崤寒這次回答得十分果斷,他毫不猶豫地說:「我上輩子的情人此刻就在我的面前。」

「你……」

鹿喬兒因為他的話所愣怔,靳崤寒眼神中滿是篤定,就像是在說什麼確定的事情一般。

他的眼神炙熱,幸好剛剛季讓等人已經出去了,現在監控室中只剩下了他們二人。

不然他們說不準要怎麼起鬨呢。

靳崤寒又是個說情話絲毫不避諱的人。

「我們去辦公室吧。」靳崤寒走到她的身邊,長臂一驅,將鹿喬兒拉在了他的懷中。

她發覺他現在做這些動作是愈發的得心應手了!

「等等。」她先前的代碼盤還在電腦上插著,沒取出來。

她伏身去扯它,回眸時卻注意到了角落裏的一處監控似乎是有些不對勁。

「你看。」

鹿喬兒直覺不對,立馬將角落的監控放大,只見原本應該離開的蘇皖,此刻卻像是跟在什麼人身後一般。

「徐霖。」

靳崤寒見狀,順着鹿喬兒指向的方向看去,眉頭微蹙,立馬拿出手機吩咐道:「立馬派人跟在蘇皖的身邊,看看她旁邊的人是誰。」

「好的,靳總。」徐霖受到命令,立馬吩咐手下的人,對着蘇皖形成一個包圍圈。

鹿喬兒又坐回到了原來的指揮位置,開始調動各方的監控,為的就是蘇皖身邊人的臉。

「我有一種他就是幕後主使的直覺。」

靳崤寒的話語低沉,帶着幾分篤定,讓鹿喬兒的心尖一緊。

她抬眸,兩人對視,彼此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知道,他們想到一塊去了。

鹿喬兒見狀,手上的動作加快,奈何眼前人顯然是極其熟悉靳氏大樓的監控圖的,只見到他的身影,並看不到他的面容。

「將他的身形圖發給我。」靳崤寒坐在鹿喬兒的旁邊,接收到她剛剛發送的圖片,立刻利用靳家掌權人的身份,開始尋找身材相近的人。

「都不是。」

靳崤寒得到的結果很快,他坐在一邊,認真篩選,只可惜一個都不是。

「要不讓蘿蔔他們上?」

鹿喬兒單手捏着手機,隨時等著靳崤寒的命令。

「不急。」他斟酌片刻,還是微微搖頭:「若是我們倆都想錯了,這可就是打草驚蛇了,我們輸不起。」

「……」鹿喬兒聞言,陷入了沉默,攥住手機的手,慢慢松下。

彼時,兩人都有些無力,但他們很快就振作起來,面上的功夫不行,他們在背地裏總能找到些結果。

「靳總,那人似乎是有些察覺,混在人群中消失了。」徐霖的彙報帶着悔意,小心翼翼地朝着靳崤寒說着。

「知道了。」

靳崤寒開着外放,鹿喬兒得知這個結果有些遺憾。

与你重换旧衣衫 「別着急,我們會有結果的。」

好在那人也不知道他們的計劃:「若是我們一時衝動,連五萬這條線都失去了,那才是得不償失。」

「嗯。」鹿喬兒聽見他安慰的話語,點點頭,彼時也確實是這個道理。

「相信我。」

靳崤寒長臂一驅,將他的大掌放在鹿喬兒的小手上,緊緊的牽住她,眼神真摯:「我們一定會找到罪魁禍首,給這件事情一個完美的結局。」

「一定會的。」

鹿喬兒方才還有些泄氣,不過經過靳崤寒的鼓勵之後,整個人振奮起來。

是的!他們現在才不能放棄呢!

「你說蘇皖會在得到消息之後聯繫你嗎?」

她開口問著靳崤寒,心底忍不住好奇。

「肯定會的。」他在商場多年,最擅長的就是拿捏人心:「按照蘇皖那個性子,必定會是在收到任職信息后,給我發消息感謝。」

「不過她怎麼得知你的聯繫方式的呢?」鹿喬兒對於這一點理解不痛:「這樣不就是暴露了她有你的消息來源了嗎?」

靳崤寒聽見她這話,忍不住輕笑出聲,抬手刮蹭了一下她的鼻尖,調笑道:「不然你以為我今天幹嘛多此一舉去咖啡廳?」

鹿喬兒聞言,立馬反應過來,眸底有着驚訝:「難道你是把你的電話留給她了?」

「嗯。」靳崤寒點點頭,實話實說:「不過我給的是工作號,有你的那個我不會給她得。」

好傢夥,鹿喬兒徹底驚訝了。

按理說,靳崤寒在咖啡廳的一舉一動她可都是在大屏幕上看得清清楚楚,就連季讓坐在她的身邊,兩人都沒發現有什麼貓膩。

誰知道靳崤寒就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暗度陳倉了呢?

「要不是你說,我們都不知道……」鹿喬兒低聲呢喃,忍不住吐槽道:「怪不得蘇皖會是那個反應。」

虧她和季讓還覺得別人是孔雀開屏自作多情呢。

原來小丑竟然是他們二人。

「你放心。」

靳崤寒是第一次瞧見鹿喬兒這幅模樣,忍不住薄唇微勾,覺得她可愛極了:「我做什麼事情都會向老婆大人報備的。」

所以不用擔心,萬事有他呢。

。 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這麼讓人錯愕不及。

當三皇子和蘇文的隊伍,迎上村子出來的護衛隊伍,高大的吳烈是那樣顯眼…

雄赳赳,氣昂昂,走在最前方的吳烈…

也看到了蘇文和三皇子,他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誤會!都是誤會!」吳烈一聲大吼,雙方都停了下來。

林朵兒有些擔心的看向吳烈….

她隱隱有了猜測。

果然,那頭三皇子看到吳烈,皺起眉頭,說道:「吳烈,你跟這些土人攪合在一起幹嘛,趕緊過來,一起動手,把這裡的人都殺了!」

村子里的人一聽這話,紛紛退讓開來。

驚疑的看著吳烈。

只有林朵兒,依舊在他身邊。

「吳大哥…」

林朵兒的父親林富生也滿臉震驚的看向吳烈,咬牙說道:「你是降臨者?」

吳烈低聲道:「對不起!」

說完他看向三皇子,大聲道:「三殿下,這裡的人都是好人,麻煩你帶人離開。」

三皇子冷笑道:「好人?你是不是瘋了?你忘了你是什麼人?你是我大周子民,來此是為了提升實力來了!這裡不過上古九聖幻造的虛境,這裡的人,就是等著咱們來殺的,你跟我談論什麼好人壞人?趕緊過來!」

要不是顧忌吳困虎,他早就下令進攻了。

這時候,蘇文也開口道:「他們的確不是真的人,比起咱們他們天生便少一魂一魄,阿烈,過來吧,這個世界,就是一個殺戮的世界,要想變強,必須得狠下心來!」

吳烈滿臉通紅,大聲吼道:「你們在說什麼啊!這裡的確是星武秘境沒錯,可是眼前這些人,他們又不是壞人,他們有自己的人生,有血有肉,有自己的感情!為了活著而不斷努力,怎麼就不是真人了?」

想想最近一段時間,在村子里,跟這些人的相處,吳烈無論如何做不出那種反手殺戮的事情。

三皇子抬起手臂,指著吳烈,冷聲道:「吳烈,我們馬上就要發動進攻,我不管你想些什麼狗屁東西,最好離遠一些,否則別怪我們手下無情!」

三皇子已經沒有耐心跟吳烈去談了。

吳烈沉默片刻,身上真氣沸騰起來,沉聲道:「三殿下,你若要進攻,我便再次,與他一同死戰!」

「我…」

三皇子氣的說不出話來,這等情景,他能如何?

動手乾死吳烈?

出了秘境,吳困虎那關怎麼過?怕是皇帝第一個把他腦袋砍了!

他眼珠一轉,說道:「好!吳烈,那我就賣你個面子,但是你得跟我們走!你過來,隨我等離開這個村子,我不屠村便是!」

聽到此言,吳烈轉頭看向林朵兒,微微一笑,說道:「我要走了,這段時間多謝你了。」

林朵兒眼中滿是不舍,豆大的淚珠不斷散落。

「吳大哥…」

她死死抓住了吳烈的手臂。

吳烈用力推開她,昂首闊步,走了過去。

村子里的人,也鬆了口氣,能不打,自然最好,畢竟眼看對面地位高手也不少,打起來必定死傷無數。

不用拚命搏殺,對他們而言,再好不過。

吳烈走到蘇文身邊,跟蘇文笑著打了個招呼。

就在此時!三皇子突然出手,大吼道:「蘇文,動手!」

在他看來,他和蘇文同時出手,乘吳烈不備,制服吳烈,然後再屠了這個村子,完美無瑕!

畢竟這段時間,跟蘇文一起戰鬥,也培養出了一些默契!

果然,他這一出聲,便看到蘇文也動手。

悍然一拳轟出!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