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只是一種戰時的體系,適合當初漫天烽火狼煙,秦國弱小,渴望出人頭地的時候,而不是大秦帝國已經天下第一。

Posted On
Posted By shelasingletary

文化昌盛更差的太遠了!

畢竟大秦帝國被時人稱之為只有無衣,沒有蒹葭,由此可見一般。由於大秦帝國一直在中原大地之上,可以說是偏安一隅。

除了接觸的匈奴與南越,現在放眼望去,一片荒蠻,影響力僅次於中原大地之上。

如今的大秦帝國,想要成就盛世,不僅是國策需要改變,很多東西都需要一步一步的去改變。

唯有如此,才能讓大秦從秦國到大秦帝國過渡的過程中,走的更穩更遠。

對於大秦帝國而言,來日方長,但是對於始皇帝,天不假年。

……

「武成侯,斥候送來一塊玉佩,稱是通武候的信物,咸陽方面有快馬特使前來,此刻就在大營在一里的石亭中。」

子車渭快步走進幕府,對著王翦肅然一躬,然後將手中的玉佩遞給了王翦。

接過玉佩打量了一眼,王翦就清楚這確實是王賁的玉佩,然而這可是身份的象徵,不到一定的程度上,不可能交由快馬特使作為信物。

既然王賁的貼身玉佩出現在這裡,必然是咸陽發生了大事。

王翦是了解自己的兒子的。

相比於蒙恬,王賁確實有些桀驁不馴,但是還分得清輕重緩急。

「子車渭,這信物確實是王賁的,派人將特使請過來,然後讓火頭軍準備小宴,給人家請罪!」

王翦雙眸之中浮現出一抹凝重,他清楚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必須要弄清楚之後,再行決斷。

「諾。」

點頭答應一聲,子車渭轉身離開了幕府,親自向著一里之外的石亭趕去,他心裡清楚,他不去接人,快馬特使根本走不到這裡。

大秦帝國軍隊主力的聚集地便是藍田大營,這裡常年駐紮著不少於二十萬的精銳秦軍,作為咸陽的守護。

藍田大營是帝都咸陽門戶,同時藍田大營在很長一段時間充當大秦帝國的大本營,畢竟戰爭年代嬴政也會親自趕到藍田大營商議軍務。

正是因為如此,讓藍田大營成為大秦帝國最強戰力的象徵。

哪怕是這個時代,大秦北地軍威震九原,南征大軍鎮壓楚地,更有新崛起的大秦樓船士駐紮丹東港。

但是,舉國上下,心中依舊認為駐紮在藍田大營的屬於嬴政直接掌控的二十萬大秦銳士,是大秦帝國最精銳的大軍。

這裡防守森嚴,沒有手持詔書,亦或者太尉府的行文,根本不可能靠近。

景玉拿著王賁的信物,手持太尉府官署的修書,依舊被攔在了兩里之外。雖然被安置在一裡外的石亭,卻和監視沒有區別。

連快馬特使都如此,更別說其他人了。

放眼天地間,除了嬴政的帝車之外,就只有金令箭使者才能肆無忌憚的通行,而不被阻攔。

就算是金令箭使者,也僅僅只能靠近大營之外,會有守衛士卒全程監視,在主將未出之際,只能定定的站著。

這也是王翦為何說要給特使請罪的原因。不管出自什麼目的,不管對方是否理解,面子上的禮節總要過去。

王翦縱橫半生,早已經成了老油條兒,他對於為人處世方面,特別是人情世故拿捏的分毫不差。

子車渭心裡清楚,藍田大營號稱大秦帝國之中最森嚴的壁壘,同時兼任大秦帝國爆發戰爭之後的臨時指揮所。

在安全防衛之上,堪稱是天下一絕。

畢竟在咸陽城中人多眼雜,稍有不慎就會有小道消息流傳出來,而藍田大營,清一色的大秦銳士守衛,自然杜絕了泄露消息的可能。

故而,藍田大營在大秦帝國地位特殊,更是許多將士心目中的聖地。

這也是禁止任何人靠近的原因之一。

……

他只是軍中司馬,雖然子車氏在大秦帝國的歷史上,名聲很大,但是他們已經隔了很久。

子車渭知道子車姓出自於秦國公室,當時秦穆公死,子車奄息、子車仲行、子車針虎三傑陪葬。

從此如日中天的子車氏一脈,變得凋零,雖然依舊有後代傳承,卻再也不復當初之勢。

在他看來,也許當初陪葬三傑,只因為三傑名聲甲於天下,又手握大權,更是嬴姓公室的分支。

當初秦穆公才會以殉葬的方式,解決掉這一隱患。

「駕!」

胯下戰馬疾馳,在官道之上撒丫子狂奔,四蹄翻飛,帶起草皮一塊一塊。

這一刻,風乍起。

一時間,子車渭心頭的萬千想法,被風吹的好遠,再也不見。

……

幕府之中,王翦已經連連喝了三盅米酒了,手中不斷地把玩兒著王賁的玉佩,心中想法一下子激蕩出來。

雖說他個人認為咸陽城中不會發生問題,但是萬事萬物沒有絕對。

一時間,一直平靜如死水的心湖,掀起了波瀾,而投入的那顆石子便是王賁的貼身玉佩。

「咸陽皇城,陛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老夫不曾料到的呢?」

呢喃一聲,王翦長身而起,從長案後方走出,來到了幕府之中懸挂的巨大的內史郡的地圖之前。

雙眸之中,精光不斷浮現。

……

「太尉府吏員景玉見過武成侯!」

。 香波地群島33號島,香波地酒吧字樣的霓虹招牌已經加急做出掛在了酒吧上方。任何從那店前路過的人都能感受到裡面的熱烈氣氛。

獨特的符合海賊審美的表演風格讓酒吧開業僅僅3天火爆程度就擠入了33號島的前列,之所以不是第一還是有脫衣舞酒吧在上面壓著。歸根究底,再高雅的藝術也抵不過人的本能衝動。

而在這氣氛熱烈的酒吧外,十幾名黑幫打扮的人聚集到了一起,一同仰望著香波地酒吧字樣的霓虹招牌。

「各位客人請把武器託管到我們的保管處,在你們離開時可以憑藉你們留下的號碼牌領取。」來者不善,但是年輕的服務員小哥還是硬著頭皮頂上了。

但一行人並沒有理會盡職盡責的服務員小哥,一名走在前頭的黑幫成員強硬地將小哥推開。「你們……嗚!」再次出聲服務員小哥被揍了一拳,鮮血從他捂住嘴巴的手指縫間留下。

黑幫一行人走在了人群外圍,為首的小頭目超舞台上看去,三個風格各異的女孩正穿著超短裙,以一個特有的節奏抬起大腿打著拍子,裙擺搖晃間,閃爍的燈光下的大白腿特顯誘惑。

嗤……呼……組長弗雷長吐一口煙,眼睛微微眯起,他覺得自己的褲襠有些緊。這酒吧老闆到是把男人的慾望琢磨透了。

弗雷是屬於奧羅科家族的一個大頭目,前幾年受到東海人利桑德羅·奧羅科的提拔,負責33號島的治安管理,也就是收保護費的。

奧羅科家族興盛於三十年前,目前勢力遍布1-35號島嶼,香波地群島黑幫聯盟的帶頭人,無可爭議的地下皇帝。甚至有香波地群島可以沒有海軍駐地,但是不能沒有奧羅科家族家族這樣的話。

但是雄獅已老,東海人利桑德羅·奧羅科時年已經六十多歲了,在十多年前他就沒有出手,只憑藉著自己高深的手段,平衡黑幫、海賊、世界政府的勢力關係,維持著香波地群島的地下規則,並且打算把自己的大部分黑色聲音交接給自己的二子-目前掌管奴隸生意的霍尼·奧羅科。

但是,這片大海終究是憑實力說話的。如今雄獅的周圍群狼環繞,不時受到試探。已經躋身上流社會與世界政府官員談笑風生的東海人利桑德羅·奧羅科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些本土黑幫的試探上。

他的視線已經投向大海,大海賊時代已經悄悄改變了香波地群島的遊戲規則。他要為此做足準備,乘著這激蕩的浪潮讓家族更進一步。

因為這些強大的海賊,黑幫也不敢像十幾年前一樣直接爆燈關音樂,以免惹得實力強大的海賊不爽平白地招惹敵人。他們只是等候在舞池外圍,等候著酒吧負責人派人來交涉。

前來通知他們進辦公室的是一個失去了右耳並裝著假肢男人-厄運辛克萊特·卡特。這讓弗雷感到了麻煩,先不說實力,老卡特與東海人利桑德羅·奧羅科認識就足夠讓他頭疼。他弄不清老卡特是否和利桑德羅有交情,像他這樣的小魚在大海上求得生存必須小心翼翼。

在老卡特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人通過人群外圍,來到了辦公室外。老卡特敲了敲門請示,在得到進去的允許后,帶著包括弗雷的三人進入辦公室,而其他人則被門阻攔在了辦公室外。

喧鬧的音樂在辦公室門被關上的那一刻便被完全阻擋在外,雙馬尾的藍發女子坐在高高的老闆椅上,雙腳交疊搭在辦公桌上,擦拭著一把浮雕著淡金色玫瑰的銀白左輪手槍。

弗雷三人被安排在面對辦公桌的沙發上,隔著大辦公桌,不像來收取保護費的黑幫,到像是來應聘保安的求職人員。

老卡特也走進了辦公室,此時正守著大門,雙手交疊。

「桌上有茶水或者咖啡,你們自己泡一下吧!」

洛基的輕蔑讓人弗雷三人火大,但在老卡特的威懾下,他們沒什麼動作。

「奧羅科對洛基小姐很不滿意!」面對著更加強勢的洛基,弗雷擺出了奧羅科家族的名頭。

「你指的奧羅科是哪位?」

奧羅科家族除了一手打造奧羅科家族的東海人利桑德羅·奧羅科外,共有三位掌權者,分別是利桑德羅的二子目前處於繼承人位置的奴隸生意負責人霍尼·奧羅科,利桑德羅的外甥,目前負責走私物資生意的傑里米·拉德,還有就是利桑德羅的三女,負責酒吧、文娛、情色生意的米莎·奧羅科。

傑里米·拉德和米莎·奧羅科正在結盟合力對抗霍尼·奧羅科的壓迫,因為在霍尼正式掌權之前,一切都還未塵埃落定。而這也是狡猾的卡塞米羅能從33號買下這間酒吧的原因,與傑里米·拉德爭奪走私市場的他是霍尼·奧羅科天然的外在助力。霍尼·奧羅科也巴不得卡塞米羅與米莎·奧羅科對上,最好能讓利桑德羅·奧羅科看到外甥和三女的無能,從而把分出去的權利收回。

在酒吧街上工作的弗雷自然是三女米莎·奧羅科的人,他很快意識到了面前這個藍發女子對自己發送的信號。

「自然是米莎·奧羅科小姐!」

「卡特」洛基拍了拍手:「把準備好的錢給他們吧。」老卡特從柜子里拿出沉甸甸的袋子放到了弗雷三人身前的桌上。

「告訴米莎小姐,我在這條街上做生意還勞她多多費心。」

「如果她什麼時候有空,我十分願意接受她的邀請與她聊天喝茶,我們應該有很多共同語言。」

弗雷三人相視一眼后離去了,在他們離去不久后,完成了表演的三個女孩湧入了辦公室。愛佳一個跳躍就撲到了沙發上,甩開了腿上的高跟鞋。佩姬也趴在了沙發椅背上,只有琉璃靜靜地雙手交疊坐在了沙發的另一端。

她現在腦子裡還回想著「琉璃,我愛你!」「琉璃賽高!」等讓人感到羞恥的話,臉頰通紅。

「老大,到你上場了」揉著自己的腳脖子,佩姬說道。

洛基點了點頭,提著自己的吉他往辦公室外走去。

「接下來歡迎洛基小姐為大家演奏——香波地Bar」

「Loki!Loki!Loki!」

歡呼聲和名字中身著黑色皮衣的洛基坐上了舞台中央的高腿凳上。她向下望去,酒吧的角落裡紅髮的海賊向她揮了揮手。

嘴角上揚,洛基挑了挑眉,纖細的手指撩動,彈奏起了原本要2把吉他才能彈出前奏,沙錘發出了類似海浪的聲音應和,較長的前奏后,洛基開口,角落裡的和聲也同時響起。

「……

歡迎來到香波地bar

多麼美麗的地方

多麼美麗的臉龐

……」

在這迷幻的音樂中,紅髮看著舞台中央的少女,眼神迷離。 哪怕沒有兩條大白鯊在周圍,林天成也不敢以身涉險,更遑論現在。

林天成忌憚大白鯊的兇猛,但並不會忌憚大白鯊的智力。

雖然剛剛林天成差點被大白鯊陰了,那不過是林天成大意了而已。

就好像一個數學巨匠,沒有想到一個兩歲的小朋友會做乘除法,但絕不意味數學巨匠不敢和小朋友比試。

林天成想了想,吩咐陸影,「我要做一根大號的狼牙棒,堅固程度,一定要經得住大白鯊的襲擊。」

「你想幹什麼?」

「我準備把它釣上來。」

從林天成凝重的表情上,陸影知道事情可能會很兇險,之前林天成在海裡面和大白鯊擦肩而過,她看的清清楚楚。

「有把握嗎?」陸影擔憂地問。

「沒有。」

想到林天成把命看的很金貴,但此刻又如此決然,陸影再一次覺得,自己好像完全看不透林天成了。

「你確定要試試?」陸影問。

林天成沒有回答,只是道,「找一根粗一點木棍,做狼牙棒的主體,然後再找一些細點的木棍,做狼牙棒的尖刺,一定要格外堅實的木頭才行。」

雖然陸影沒有做過狼牙棒,但以她的叢林經驗,要做出符合林天成要求的狼牙棒也不會太難。

為了抓緊時間,林天成在陸影的指導下,一起分工合作。

因為林天成要求木頭一定要堅實,陸影選擇的材料,是叢林中最堅實的樹木之一。

狼牙棒的主體,直徑在十五公分,足夠堅實。

用來做狼牙棒尖刺的木材,直徑只有六七公分,陸影有些擔心硬度不夠,還點起篝火,烤乾了尖刺材料裡面的不少水分。

然後,一根根六七公分粗,一米多長的木頭,被陸影用藤條牢牢固定在主體上面,再把小木頭的兩端削尖,就成了一根大號的狼牙棒。

狼牙棒上面的尖刺並不是很密集,可以讓林天成身子扭曲貼在主體上面,但又能抵禦大白鯊任何方位的直接襲擊。

林天成試了試狼牙棒的堅實程度,雖然還不是很放心,但從陸影的表情上來看,陸影應該盡了全力。

孤执 「我還需要幾根投擲用的長矛,可以細一點,但一定要鋒利,而且要有倒勾,在刺中鯊魚身體后,能夠承受一定的拉力。」林天成道。

陸影睜大眼睛看著林天成,「再大的拉力,也不能把大白鯊釣上來。」

林天成看了眼一邊的拉環式手雷,「我只要長矛刺中大白鯊后,拉力能夠引爆手雷。」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