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Sep 29th, 2022

一個十六歲的女孩兒,明眸皓齒,留着一頭短髮,另一個是十五六歲的男孩兒,身上穿着黑色的耐克短袖體恤衫,腦袋上面倒扣著一頂棒球帽,長相俊俏的像是姑娘。

聽到開門聲,女孩兒扭頭過來,見到呂璐嬋,眼前一亮:「哇!姐!你終於回來了!」。

呂璐萌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光着腳丫子,興沖沖的沖向呂璐嬋,伸出雙手,直接沖向了呂璐嬋的懷裏,撞了個滿懷。

「哇!姐!」。

那邊的男孩兒見到呂璐嬋,眼前一亮,也是驚呼一聲,依樣畫葫蘆的朝着呂璐嬋衝過來,一臉興奮,伸出雙手,就要去抱呂璐嬋。 戰爭是戰爭之神的力量來源,很不巧的是,不遠處的熾鼠要塞正在發生一場大戰。

不提其他的,沖牛部落的那些牛頭人是完了,就算不會被全部殺死,但死個幾萬還是有的,更別說死亡的其他人類和獸人?

所以,一股攜帶着慘烈與哀嚎的能量從熾鼠要塞衝天而起,劃過一道弧線衝進了牢籠之中,進入了戰爭之神體內。

「普通生物總是這樣沒有記性,戰爭的殘酷你們總是轉眼就忘,因此,我戰爭之神沃奇歸來了!」

噗!噗!噗!噗!

佔據了沖牛薩滿的戰爭之神,他雙臂之下的軀幹上又冒出兩雙手臂,雙腿糾纏在一起形成了類似蛇尾的形狀,大大的牛眼變成豎瞳……

最後,沖牛薩滿的身體變成了之前那座神像的模樣,六臂蛇尾的異族。

「凝!」

低喝一聲,沃奇的六隻手掌中紅光匯聚,刀、劍、槍、斧、棍、叉,六把武器凝聚而出。

「破!」

六隻手臂齊齊揮舞,六把冒着紅光的武器狠狠地砸在了牢籠上面。

轟!

咔嚓咔嚓……

牢籠的光柱上出現了裂痕,但當教會眾人面前的石板閃了一下紅光之後,沃奇的力量就被化解吸收了。

「真是可惡啊!」

沃奇眯起了豎瞳,看着露西妮和海倫娜等一眾教會人員惡狠狠的說道:「等我脫困了,第一時間就滅了你們,這次沒有聖騎士給你們撐腰,我看你們還怎麼辦!」

「繼續!」

地面上,作為主導者的海倫娜根本沒有理會沃奇的威脅,她讓眾人繼續朝着石板中輸入耀光能量。

嗡……

沃奇周圍的牢籠再度凝實,並開始逐漸縮小和降低,欲要把沃奇重新封印到地下。

……

「紅袍,咱們就這樣看着?如果戰爭之神被重新封印沉睡的話,可不好喚醒了……」

遠處的高山之上,乾瘦的黑袍披上一件黑色長袍走到了紅袍身後。

「……」

紅袍沉默片刻,搖了搖頭說道:「戰爭之神不可能再被封印了,千年時光足以磨損掉教會的一切佈置,我在等待該到場的那些人。」

話畢,紅袍轉身面向黑袍,伸出手掌說道:「書頁呢?」

「……給。」

黑袍磨磨唧唧了一下,然後才不情不願的將那張灰色的書頁遞給紅袍,末了加了一句:「你的計劃可別出差錯,畢竟我們就這一次機會。」

「不會的。」

紅袍立馬收起了灰色書頁,轉身重新面向沃奇那邊,嘴裏喃喃自語道:「畢竟這是命運忤逆者告訴我的最佳時刻。」

……

呼……

遠處空中有一木船駕馭著狂風,在呼嘯中極速駛來,其船體顫顫巍巍的樣子,好像隨時會散架似的。

「戰爭之神脫困了,正在和教會的人僵持,我們來的正好。」

站在船頭的達蓮娜看着沃奇那邊,頭也不回的大喊了一句:「大家開始準備,戰爭之神可比瘟疫之神難纏多了。」

「……」

船上的人都是神靈的正信徒,也是在熒光湖畔和達蓮娜並肩作戰的那些人,他們這次過來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協助教會人員將戰爭之神重新封印,至於殺死戰爭之神,那再看看吧!

……

「這是……」

空中木船的到來吸引了所有人都注意,正在觀戰的帕爾抬頭看了一眼,瞬間發現了站在船頭的達蓮娜。

隨即,帕爾想明白了達蓮娜到來的原因。

「涉及到神靈的場合,你們可真是積極啊!」

搖頭感嘆一聲,帕爾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沃奇。

此時此刻,帕爾的手掌一直緊攥著青白長刀,青筋暴起的攥著,一直有一股意志在提醒着他,讓他將青白長刀恢復成黑色短劍,然後消耗能量點砸死戰爭之神。

因為能量點沒有被帕爾吸收,所以這把「鑰匙」可以自主支配這些能量點,最多就是爭取一下帕爾的意見罷了。

對此,帕爾表示先等等,還不到時候,讓教會人員先消耗一波再說。

……

「你們是困不着我的,呃啊……」

砰砰砰砰……

戰爭之神沃奇一邊怒吼著,一邊揮舞著自己的六隻手臂,砸得縮小的牢籠砰砰直響,縮小的速凍開始減緩,甚至開始晃動起來。

嗡……

牢籠晃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地上的教會人員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他們體內的耀光能量快速消耗,很快就見了底。

「使用耀光結晶!」

伴隨着海倫娜一聲令下,所有教會人員根據實力的不同,掏出了大小不一的白色水晶。

「妮妮,這是你的。」

海倫娜拿出一塊人頭大小的白色水晶扔給了露西妮。

嗡!

有着充足能量的補充,困住戰爭之神的牢籠瞬間不再晃動,並開始逐漸縮小。

砰砰砰砰……

見狀,戰爭之神沃奇的手臂揮舞速度再次上了一個台階,遠遠看去就像是六個風火輪一樣,尋常人根本看不清他手中的動作。

咔嚓咔嚓……

沒有人看到,深埋在地下的白色水晶上出現了裂痕,這種情況很快就反應到了地面,由光柱組成的牢籠不管露西妮等人注入多少耀光能量,也不再縮小。

「哈哈哈……」

沃奇狂笑起來,緊接着他的身體瞬間漲大了一圈,戰力更加強大,牢籠破碎在即。

咻!咻!咻!

就在此時,達蓮娜他們這些神靈的正信徒趕到了。

十多道各種顏色的光線從空中木船上激射而出,透過牢籠,纏繞在了戰爭之神沃奇身上。

頓時,沃奇的力量被削弱了一半還多,再無法撼動牢籠。

呼……

掙扎了一下,沃奇停下了動作,抬頭看向空中木船,一眼就看穿了達蓮娜等人的底細。

「死亡、生命、寒冰、火焰、山岩、泥沼……之神的信徒,你們為什麼要幫助忤逆神靈之人?」

沃奇張開大嘴發出了憤怒的質問聲,達蓮娜等人懶得回答,情況顯而易見,你戰爭之神率先脫困而出,我們信奉的神靈怎麼辦?

「但是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嗎?」

被沃奇佔據的沖牛薩滿的身體開始變大,皮膚撐裂,骨骼破碎的變大。

砰!

沒錯!這就是自爆,沃奇自爆了自己暫居的身體,露出了自己的本來面目,一個蛇首蛇尾,有着六臂的異族。

只是沃奇的形象有些虛幻,就如他之前所說的,他的神軀已經被製造成了壓制他的工具,這只是他的靈魂罷了。

但正因為沒有了其他任何束縛,沃奇可以最大程度的發揮自己的神力。

和能量不足的瘟疫之神不同,沃奇的神力還算充足,他可以在短時間內毫無顧忌的使用。

噼里啪啦……

紅色的閃電散發出去,達蓮娜等人發射的光線瞬間斷裂,沃奇周圍的牢籠上面也開始出現裂痕。

……

「死亡聖女,我們快頂不住了!」

「我們是走還是繼續頂着?」

宜薇 「繼續頂着。」

「動用神力吧!」

「不能讓一個神靈提前脫困而出。」

「那就動用……」

所有人都話語戛然而止,手中的動作也都停頓下來,他們不約而同的抬頭看向天空。

呼……呼……

天地間起風了,本來還算明朗的天空不知何時陰沉下來,黑色的陰雲慢慢浮現而出,籠罩了很大一片範圍的天空。

場中黑暗下來,緊接着,有紅光從黑色陰雲中冒出,那是黑色陰雲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縫隙,紅光猶如岩漿,翻滾間,給人一種壓抑恐怖的感覺。

咕咚!

在這一刻,不知多少人咽了咽口水,當時在熒光城之中見識過瘟疫之神死亡的人們回過神來后,開始了撤離。

果不其然,不消片刻功夫,一把黑色巨劍刺破黑色陰雲,黯淡無光的劍尖直指下方的戰爭之神沃奇。

「我……」

沃奇獃獃的看着頭頂上的巨劍,嘴巴大張著,竟然一時間失了神。

「不,不,不……」

回過神來的沃奇連連搖頭,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喃喃自語着:「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把劍怎麼可能還在?它不是被眾神的審判粉碎了嗎?」

……

「來了。」

遠處的山峰之上,見到頭頂的天空被黑色陰雲籠罩,紅袍開始邁步往前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紅袍踏空而行,一步走的比一步遠,很快他的背影在黑袍的視野中就只剩下一個小點了。

「準備好了嗎?」

黑袍沒有挪動地方,而是在看不見紅袍之後頭也不會的開口問了一句。

「準備好了。」

一名黑甲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黑袍身後,點了點頭,聲音蒼老的說道:「神使大人,三千名死亡禁衛軍已經到達入口那裏了,隨時可以進入地宮。」

「希望一切順利,我們這就過去吧!」

黑袍回頭看了一眼,然後拿出一個黑色銀紋手鐲一捏,傳送魔法陣出現。

咻!

銀光閃過,黑袍和黑甲人消失在了山峰之上。

……

西境群山最高峰上,菲特攙扶著面白如紙的黑裙女子,兩人正在眺望遠處的黑雲。

突然,菲特好像感應到了什麼,面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他扭頭看向自己的姐姐菲妮,咽了咽口水,聲音艱澀的說道:「姐啊!你這次可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