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走?沒那麼容易,哼!」

歐陽慧倫一直關注著戰場,看到它們想溜,眯了眯眼重重一哼;隨後掏出一個圓盤扔上半空,雙手快速掐訣打向圓盤。

說起來慢,其實不過也就一息而已;青鱗蠻牛剛剛轉身邁出兩步,被拋在半空的圓盤便頓時光芒大作,頃刻間灑落金色光芒,就像一個倒扣的金色大碗罩住所有的人和妖獸。

這個圓盤便是歐陽慧倫閉關時學習煉器與陣法後進行嘗試煉製出的陣盤,即可立即展開一個大陣也可以進行自毀爆炸,其爆炸威力相當於一位高階武王的自爆,屬於一次性消耗物品,只要激發便無法再回收。

閉關時,歐陽慧倫煉製了不少各種各樣的陣盤,有傳送逃命用的,有殺陣殺敵用的,有困陣困敵用的…….等等不下數十個,兵發千獸島前,拿出一半分給了兒子,自己還留有一二十個。

此刻,激發的正是困陣陣盤,可抵禦武王境9重巔峰者的全力攻擊半個時辰。

見此,青鱗蠻牛們徹底的絕望,緩緩停下轉身站立,牛眼猩紅透露出決絕的眼神。

刺啦!

六頭青鱗蠻牛龐大的身軀同時再次暴漲起來,牛皮開始龜裂,氣息不斷的急劇攀升。

不好!這些個蠻牛仔要自爆!

「快撤!」

歐陽慧倫心下大驚,沒想到這幾個蠻牛倒是如此決然果斷,連忙大喝下令,同時瘋狂的運轉起血神經。

六頭青鱗蠻牛的體型以肉眼可見的可怖速度瘋狂暴漲,渾身鮮血淋漓不斷飈出血柱。

「噬空!」

就在青鱗蠻牛即將自爆的最後一刻,歐陽慧倫終於成功發動血神經攻擊技法第一式。

六柄小刃瞬間沒入六個大牛腦袋內。

撲通聲接連響起,一共六下;六頭青鱗蠻牛最終在自爆前一刻被生生抹殺,軟軟的倒在地上。

「呼……真險。」

歐陽慧倫緩緩呼出一口氣,抬手摸了一把冷汗,再晚上一秒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還好趕上了。

「倫王,倫王……」眾將士歡呼起來。

歐陽慧倫將他們從生死邊緣救了回來,他們為有這樣一位只得他們追隨的殿下而激動不已。

包括哪些晶睛狂獅們,也興奮的長嘯起來。

至此,決戰以青鱗蠻牛一族大軍被全殲而結束!

這是一場偉大的巨大勝利!

手纹 以一傷亡的代價,全殲來犯二十倍於己的強敵,還特么的是強大的妖獸大軍。

這等戰績,不說後無來者,起碼,史無前例!

遠處,觀戰的人群依舊呆立著,眼中的震驚之色久久不能散去。

「哈哈哈,我贏了!」

開賭盤的莊家之人此刻回過神來后狂笑起來,這場豪賭,唯他一人贏了,其他人全輸了。

眾人紛紛心疼後悔不已,可這怪的了誰?

至於搶回來,還是沒幾個人敢的;首先不說莊家是人群里修為最高的幾人之一,就說他敢坐莊,沒有幾分底氣及強大的手段和後台,誰信?誰敢動手?

槍打出頭鳥,要是一個不小心被殺雞儆猴,那就不好了。

唉,好不容易積攢的資源就這麼沒了;眾人打定主意,還是繼續跟在倫王後面撿寶好了,起碼到最後不會空手而歸。

啊不,是打秋風,幫忙倫王打掃戰場而已,怎麼能是撿寶呢?

歐陽慧倫望了眼後方遠處的人群,回頭數到:「原地休整半天,我去去就來。」

說完,人影閃動已失去蹤跡。

黃忠領命,立即安排下去,原地休整起來;同時安排人將逝去的那名將士遺骸收起來,待回去后再進行安葬。

「倫……倫王」前一秒還在興奮狂笑的莊家,待看清突然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後小心翼翼的結巴開口問道:「啊,不,西……西刀王,請問有何貴幹?」

江湖之人,自然要用江湖上的尊稱才是!

大秦倫王在龍鳳榜大比一戰成名,被天下人尊稱西刀王;這個名號早已傳遍整個江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秦坤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是自信,好像熙熙根本不會拒絕他一般。

馬旭也是這麼認為的,聽到這句話之後。

他先是猛鬆了一口氣,然後轉頭看向我,露出了一個得意的挑釁表情。

但,還沒等他臉上的挑釁表情徹底展露,熙熙那清冷的聲音就已經再度響起了。

……

《我的三個姐姐》第一百零三章你算什麼東西? 主持人彎腰湊近了看去,「呀,這雙鞋還是內增高。」

吉祥拉起褲腳,露出一隻和她不相襯的大鞋,「這還不是簡單的內增高,這是一雙可以增高八厘米的內增高。」

主持人往吉祥身邊站去,頭頂剛到穿內增高的吉祥額頭。

主持人痛心疾首,「為什麼上天給了我一個矮個子,卻發明了內增高?」

觀眾起鬨,「你也可以穿內增高。」

「不,主持人穿高跟鞋都可以,只要不要出現在我的視線里。」

主持人笑著瞪了一眼觀眾席,「不要太過分啊!」

「哈哈哈哈……。」

主持人:「你的喉結是怎麼長出來的,這個喉結應該是猜猜團給出你名字時戰戰兢兢的罪魁禍首。」

吉祥眯起眼睛笑了起來,「化妝老師更難。」

孔鐘琴有些無奈,搖著頭無力道:「真是太像男人了,沒有什麼破綻,說『吉祥』的名字時,我真是心驚膽顫啊。」

「哈哈哈……」

孔鐘琴的話又引起觀眾大笑。

笑聲漸息后,主持人:「玩笑開完了,現在我想鄭重對吉祥說一句。」

吉祥看過去。

觀眾也安靜下來。

都在等主持人說什麼驚天動地或者感人肺腑的話。

主持人:「我想說:『吉祥,《我是蒙面歌手》歡迎你。非常高興能在這裡見到你』。」

話語很簡單,但感情很真摯。

觀眾席上已經坐下的觀眾又站了起來。

嘩嘩嘩……,掌聲四起,只為歡迎你的到來。

很榮幸在這裡見到你。

吉祥對著觀眾席鞠了一躬,然後又對著其他三面的工作人員、猜猜團以及站在舞台入口處的歌王們鞠躬。

「我想說,非常感謝,非常感謝你們能夠喜歡我,能夠支持我。謝謝!

謝謝這個詞只有兩個字,但是我找不出比這兩個字更能表達我此刻的心情,謝謝。」

吉祥又吸了一下鼻子,「你們的喜歡和支持,我都有收到,謝謝!

今後,希望我們都能越來越好,一切順利,萬事順意。」

主持人:「哦,吉祥提前做了新年致辭。」

「哈哈哈……」

「但是這些祝福又是多麼地適用於一年四季。好,祝福大家都收好,下面有請其他歌王上台。」

歌王們陸續登上舞台,每一位都走到吉祥面前或者握手祝賀,或者擁抱。

主持人繼續他的結束語,「這一季的《我是蒙面歌手》就到這裡了。精彩的三個月過去了,期待我們來年再見。」

攝像機像是無意識的以吉祥的視角環顧了舞台一周。

「吉祥是在找姜安嗎?」

「是吧,是吧?」

「哇,這也太甜了。你在台上發光,照亮台下的我。」

「姜安,不要隱身,讓吉祥看到你。」

「是你想看到姜安吧,你個黑粉。」

不想再在謠言之上跳舞,姜安這次沒有請假。

只要吉祥在國內,他都會比較安心,也比較放心。

鏡頭沒有找到姜安,轉回到舞台上。

只見吉祥和焦可定在低頭說說笑笑,站得頗近。

焦可定在詢問吉祥接下來的工作安排。

「接到了一些劇本,接下來我可能會把工作重心轉向影視方面。」吉祥回答。

焦可定為這位如今名氣遠遠超過自己的師妹開心,「嗯,爭取全面開花。有需要我幫忙的,隨時聯繫我。」

吉祥也很爽朗,「謝謝師兄。」

「有沒有遇到心儀的劇本呢?」焦可定追問道。

兩個人把《我是蒙面歌手》歌王慶典當成了一次探討的場所。

其他人也在相互寒暄或者祝賀,都是帶著笑容在攀談。

但由於現場的音樂聲音還是很大,眾人說話都會稍微前傾,彼此比較熟悉的人都是越過肩頭,對著耳朵說。

吉祥和焦可定就是如此,一看兩個人就是非常熟悉。

彈幕又起。

「吉祥和焦可定有問題吧?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啊,現在我知道他們為什麼會一起出現在海邊玩了。這是一起參加了《我是蒙面歌手》啊!」

「再次強調,姜安有了競爭對手,姜安加油啊。」

「容我問一句:對於藝人來說,如果真有什麼就該避嫌了吧,這吉祥既不和姜安避嫌也不和焦可定避嫌,是不是說明我有機會了?」

「去si,吉祥只屬於我們吉祥物。」

吉祥的粉絲自稱吉祥物,粉隨正主姓吉。

彈幕在飛,吉祥在聊,「有一個叫《白月光》的劇,講得是傻白甜女主被高富帥男主愛上的言情故事。」

焦可定皺眉,「你演傻白甜?」

吉祥既沒點頭也沒搖頭,「邀請我演傻白甜這個女一,但是我想嘗試女二,那個角色挺吸引我的。」

雖然不知道這個女二具體是怎麼樣的,但聽到吉祥看上的不是傻白甜這樣的角色,焦可定卻感覺有些欣慰。

焦可定鼓勵吉祥「那就大膽嘗試吧。」雖然想要演好傻白甜也不容易。

當晚,吉祥的微書號上又曬出了一段剪輯的視頻。

微書經過上次,又大幅度升級了設備,使得眾網友在經歷稍稍卡頓后就看到了視頻的全貌。

那是吉祥在海邊衝浪的視頻。

一男一女都帶著帽子,穿著長袖泳衣和五分泳褲,每人腋下都夾著一個衝浪板,從海灘走向海里,邊走邊聊。

焦可定:「等會兒我先給你示範,你再實踐。」

吉祥乖巧:「好!」

網友:「他們被直播后還去衝浪了?」

「這身材,絕了。背影好養眼。」

「吉祥穿太多了,衝浪應該配比基尼啊。」

「焦可定不要客氣,八塊腹肌,人魚線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