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不過既然是自己女兒選擇的,她這個當娘的也不好說什麼了。

Posted On
Posted By elizbethwetzel

畢竟李小燕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

就算羅金鳳說的再多,她也不會聽的。

「嬸子,你放心吧,小燕是和聰明人,她不會吃虧的。」胡天安慰道。

羅金鳳有些擔憂的說道:「她就是太聰明了,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好了,嬸子,今天來我家,主要是聊聊村裡以後的事,不說這個了。」胡天笑著說道。

「好吧。」羅金鳳點了點頭。

於是胡天拉著羅金鳳去坐下了。

今天邀請過來開會的人有十多個,其中一些是村裡比較明事理的村民。

大家都坐在胡天家的堂屋裡,周小碧拿著開水壺給大家續茶。

胡天笑著說道:「今天叫大家過來呢,主要是為了聊聊,咱們村以後的發展方向。」

「小天,你看你這話說的,這件事你做主就行了,沒必要開會的。」

「反正我們也沒什麼見識,主要還是看你的。」

「是啊,弄的我們都不好意思了。」

那些被邀請過來開會的村民,都很客氣的說道。

這個時候,宋秋柔笑著說道:「先聽聽胡天怎麼說吧。」

於是大家停止了議論,都睜大著眼睛看著胡天。

凡尘污苦 胡天笑著說道:「是這樣的,因為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可能待在村裡的時間很少。」

「所以大家有什麼事,可以找秋柔解決的,畢竟她是我們村的村長嘛。」

「小天,你要去哪裡呀?」孫蘭花有些驚訝的說道。

周芷若也很意外的說道:「你沒搞錯吧,你還沒怎麼教我醫術呢,你就要離開村裡啊?」

胡天揮了揮手,說道:「大家別誤會啊,我沒有要離開村裡的意思,只是我接下來可能會很忙,很少有時間在家裡的。」

「胡天現在是大老闆了,要處理的事情很多的,大家不要大驚小怪。」宋秋柔笑著說道。

胡天心想,宋秋柔不愧是村長啊,說出來的話就是有水平。

「是啊,沒什麼好奇怪的。」胡天笑著點了點頭。

說完,胡天接著說道:「大家也看到了,去年的時候,胡家村還是和貧困村,今年已經是比較富裕的村了。」

「接下來,我建議村裡重點發展三個產業,一個是種植業,一個是養殖業,還有一個旅遊業。」

「我是這麼想的,今年讓大家大力種植西瓜和五彩仙桃,市場銷量不愁的,主要是我們要擴大產量。」

「另外我研究出了一種魚,名字叫五彩仙魚。」

「這種魚還沒有上市,收益方面也跟五彩仙桃一樣,年底給大家分紅,這個五彩仙魚也要擴大養殖,肯定會很火爆的。」

「最後一個旅遊業,是依託胡家村的地理環境和景色,在種植業和養殖業的基礎上,讓遊客過來參觀。」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建議採用售票制度,每天只接待一定數量的遊客,畢竟我們村的整體接待能力有限。」

「這個發展旅遊業的工作,比較複雜,具體要宋村長和村委會的統籌安排。」

胡天笑著說道:「我的建議說的差不多了,讓宋村長說兩句吧。」

「我就不說了,你說的很道理,我們村委會會努力去做的。」宋秋柔說道。

「你還是說說你的想法吧,別搞的好像我才是村長一樣。」胡天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宋秋柔說道:「當初讓你干村長,你不幹,你的水平可比我要高多了。」

「好了,如果你也覺得可以的話,那就採納我的建議吧。」

「我會再給村裡一個億的建設資金,這些錢要專款專用啊。」胡天笑著說道。

宋秋柔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吧,我肯定會做到專款專用的。」

堂屋裡坐著的村民,覺得自己好像在聽天方夜譚一樣。

因為胡天說的東西,好像電視里演的一樣。

畢竟大家都是俗人,都想過上富裕的生活的。

而且胡天直接給村裡捐款一個億!

暈了,這小傢伙哪來的這麼多錢呀?

如果這話,要不是從胡天口裡說出來,那他們絕對不會信的。

一個億,夠給村裡干多少事了!

絕對可以把胡家村,建設成全國示範性的小村了!

天啊,美夢要成真了……

旁邊的周芷若和周小碧也有些驚訝。

他們雖然是市裡的大家族的公子小姐,但是一個億對他們來說也很遙遠的。

除了家主外,其他人是沒權利調動這麼多錢的。

像他們一年的生活費也只有個幾百萬。

幾百萬對於普通人來說那是天文數字,但是對於同齡的富二代來說,真的只是一點零花錢而已。

只是沒想到,胡天竟然這麼有錢呀!

坐在前面椅子上的羅金鳳,神情都有些恍惚了。

她活了四十多年,見過最多的錢也不過幾萬塊錢。

胡天說的一個億,要是把錢都取出來,估計能把這個房間都堆滿了……

自己的女兒究竟是怎麼了,放著胡天這樣的一座金礦不要,偏要去跟一個富二代好,她的眼睛是瞎了嗎?

一時間,羅金鳳心裡不禁更加苦澀了。

大家都異常的興奮和激動,畢竟日子越過越好,生活有了盼頭,這樣真的太舒爽了。

面對大家不聽的誇讚,胡天聽的都有點臉紅了,

他給大家發了一圈煙,然後讓大家散了。

宋秋柔跟胡天商量了一些細節性的東西,然後回村委會忙活去了。

等大家都走了后,周芷若的神情好像也變的很開心了。

她把大門關上,然後對胡天說道:「那個,胡天,我問你一個事。」

「什麼事啊?」胡天笑著說道。 言清喬和王大人商量好細節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先是朝著薛陽借了一把刀。

進秦香樓的時候,言清喬刀扛在肩膀上,扯著嗓子吼了一句。

「青金,你個犢子!限你十步以內滾到老子面前受死!今日你和秦香樓,老子必須要拆一個!你自己算算你值錢還是秦香樓值錢!」

說完,指使秦香樓小倌搬了一張大凳子到了面前,坐在秦香樓的門口正中間,豎起十指。

「十、九、八、七…」

「小言神醫…恭喜小言神醫凱旋而歸,嘿嘿。」

青金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到了言清喬的面前,特別狗腿的蹲在了言清喬的面前,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細縫。

言清喬微微笑,摸狗子一般,拍了拍青金的腦袋。

「青金小哥,成過親沒有?」

「啊?」

青金設想過無數個言清喬開口的話,沒想到言清喬怎麼會問這個,縮了縮脖子,小聲的說:「未曾…」

「那就是說,也沒有孩子了?」

言清喬似笑非笑,小手掌放在青金的腦袋頂,盤核桃一般,繼續問:「家中可有兄弟姐妹?」

「…有一十三歲弟弟。」

青金愣愣的回答。

言清喬點頭,笑的滿臉都是香甜,即使是那誇張的眉毛和鬍子都擋不住的軟糯:「也就是說,你死了,家裡還有弟弟可以撐。」

言清喬臉色一變,跳了起來就要對青金揮刀。

「媽的,你個王八蛋!今天看老子怎麼把你片皮!」

「小言神醫…小言神醫!饒命啊小言神醫!我上有老下有… 黛丽

習慣性求饒的話從青金嘴裡出來,青金眼看著言清喬那刀鋒明晃晃的就對著他腦門揮了下來,想著自己這次做的確實過分,眼前這姑奶奶真是什麼都能做得出來,指不定真有讓他血濺當場的意思,捂著腦袋轉頭就跑。

「你有個錘錘的小!我看你哪哪都小!你給老子停下來,老子讓你這輩子都沒得小!」

言清喬扛著大刀叫停。

青金這會才反應過來言清喬剛剛那兩句話問的是什麼意思,哪裡敢停,跑的比兔子還快。

言清喬回過頭原本還想指使李澤洛把青金摁住,沒想到這不中用的東西已經坐到了她的凳子上,一口跟著一口清酒,眼神微眯狐狸一般,昏昏欲睡。

「你去追吧,我給你看門。」

李澤洛勾著酒壺揮了揮手。

言清喬「呸」的一聲,這廝是徹底指望不上了,她只得拔腿跟後面追。

「來人啊,誰今天攔住青金,老子賞他二兩!」

言清喬今日墊了厚厚的增高鞋墊,又奔波了大半天,這會雙腳乏力,確實追不上靈活的青金。

二兩銀子實在是太少了,青金又是秦香樓最大的管事,這些年來光是好處就不止二兩銀子,言清喬丟出去這話,連理的人都沒有。

「二十兩!」

言清喬咬牙!

青金已經跑出去了好遠。

言清喬深吸一口氣。

「五十兩!不,六十兩!不管是誰!如果是恩客,就是天字房招待!」

反正睡的不是她家的秦香樓。

「啪!」

在前面跑的跟小兔子似的青金突然腳下一軟,整個人摔了個狗吃屎。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這秦香樓這麼大,雖然說有陸大人的事情在前面,王大人來坐了半日,但最多震懾到官員,那些江湖散客,或者是李澤洛這種富二代小紈絝,絲毫沒什麼感覺,只要攔住人,白得六十兩還睡天字房,巴適!

言清喬扛著刀,笑眯眯的走到了青金的面前,把人拎著翻了過來,長刀直接架在了他的臉邊,刀尖抵著地面,青金只要稍微動錯了方向,人頭就落地了。

黛丽 那散了味道的六十兩銀票果然在他懷裡,言清喬踩在青金的身上,把銀票遞給了那幫忙的恩客,旁邊一探頭探腦的小倌湊了上來。

那恩客懷裡還摟著個姑娘,勾了一把那姑娘的下巴,笑的很是色氣:「小爺今日帶你去見識見識天字房。」

湊上來的小倌想上前來又不敢上前,磨磨唧唧的站離戰局老遠,很小聲的問:「大哥…這…帶去天字房嗎…」

「…」

言清喬沒說話,沖著腳底下的青金挑了挑眉頭。

青金心都被言清喬那挑眉嚇的抖了三抖,急忙對著那小倌揮手:「還不聽小言神醫的?」

六十兩全部家當他都沒敢吭聲,更別提區區天字房了。

小倌得了令,立馬把那恩客連著那姑娘都帶向了天字房。

圍觀的人還有不少,青金面色發苦,對著言清喬雙手合十:「小言神醫,我錯了…」

「知道錯哪裡了嗎?」

言清喬笑的格外滲人。

青金抿嘴點頭,滿臉的祈求:「小言神醫,這秦香樓還得運行下去,我要是被抓起來,樓主大人回來第一個生劈了我…」

「所以我就可以被抓?」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