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有點糟糕,自己為什麼要選選項一呢!】

Posted On
Posted By violazick66

一邊想著,陳墨站在坡上看下去,鼻青臉腫的村民們從家中走出,有驚愕聲也有哭聲,莫名其妙一身傷,還有倒霉的身受重傷。

翻湧著血水的池塘早已經消失不見,渾濁的水中湧出一張人皮,是昨夜倀鬼的本體,陳墨丟出一團冥火把人皮焚燒殆盡。

「村外來了三個奇裝異服的人,長的凶神惡煞的,可能是山匪,大家快集合。」

陳墨眼冒星光!

「終於來了」。

「墨哥,村外來個兩個男的一個女的,那女的屁股大好生娃,我娘親說要把她留住給我當童養媳!」

陳墨面無表情拍掉了狗娃伸過來的爪子,童養媳,美得你!阿呸。

「他們來了嗎。」

陳墨點了點頭,戴上面具!

「墨哥我也想戴」

陳墨想了想似乎現在也沒必要戴面具了,把面具丟給狗娃,朝著村外走去。

「詭異封印地的本地人,這不比面具好使多了」 智能教育剛上線不久,就向全社會的成人,推廣了有獎錄製講解視頻的消息。

上到公司老總,下到工地搬磚的臨時工,全都是推廣對象。

小秘也不知道她的主人究竟有沒有隱藏的本事,只好統統推薦。

當然未成年人也可以主動要求錄製。

星靈科技後台,很快就迎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唐隱給出獎金算是十分豐厚的,只要上傳的視頻過審,基本上能根據知識點難易程度,得到固定的獎勵。

如果講解十分出彩,還有額外的排名獎勵,這個獎勵更加豐厚,一般是固定獎勵的十倍起步。

後台審核,唐隱暗中安排強級智能把控,效率上遠遠超過人工,一秒鐘就能審核數百個視頻。

過了這一重審核,視頻就能發佈到智能教育的資料庫里,供公眾和智能教師查閱引用。

而人工則是審核最後的保障措施,速度慢,但穩定,萬一智能出錯了,人工也能短時間內將錯誤修正。

人工審核採用隨機篩選審核,同時審核過的視頻就不再審核。

一旦某個人上傳的視頻出了問題,就會立刻查他的其他視頻,看看有沒有問題。

……

張明喜是一名教師,收到智能小秘的推廣通知,稍微猶豫了一下,就果斷決定錄製講解視頻。

反正錄製一下又不會怎麼樣,如果真成功了,那就是實打實的有獎金拿。

他喊來老婆幫他拿着這手機,自己拿出了那張許久沒用的白板。

「你這是幹嘛?」張明喜的老婆王麗麗不解的問道,好端端的發什麼瘋?

「等會你就知道了,你幫我錄製視頻,讓智能小秘錄就行了。」

張明喜沒有詳細解釋,然後拿出水筆就開始講解起來。

「,大家好!今天我們來講解一下,勾股定理。」

他畫了一個直角三角形,寫下abc三邊。

同時邊說邊寫到:「a^2+b^2=c^2,這便是勾股定理的結論,那麼勾股定理是怎麼來的呢?」

「兩個短邊的平方和等於長邊的平方,……」

張明喜用水筆兩分鐘就推導證明了勾股定理,為勾股定理的來源做了詳細的解釋。

「好了,講解就到這裏了。」

完成之後,張明喜從王麗麗那裏接過手機,看了起來。

智能小秘錄製非常智能,直接刪減掉了不必要的片段,

只留下講解本身,將視頻控制在了一分半種。

張明喜看了一遍視頻,非常驚喜智能小秘居然還會剪輯視頻,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

沒用過,哦那沒事了。

「你錄製這個幹什麼嗎?難道還有學生等你講解不成?」

王麗麗看了半天也沒明白,今天老張抽了什麼瘋。

張明喜上傳之後,才解釋道:「今天智能小秘那個公司,星靈科技,你知道吧,推出了一個智能教育功能,現在徵集知識講解的視頻。」

說話的時候,智能小秘已經反饋出了待審核提示,初審通過,預計獎金150米。

「你看!要是複審過了,就能拿到150的獎金。」張明喜有些激動起來,這才錄製幾分鐘,要真成了,就能拿到150米。

天上掉餡餅吧?

王麗麗也傻眼了,「這真能給150米?要是真能,那這勾股定理,我也能錄製啊。」

什麼叫知識變現?

這就是知識變現啊。

王麗麗當場加入了錄製大軍,張明喜還特意跑去買了一塊白板。

為了不互相影響,兩人各自找了一間房,兩個人一起錄,哪有兩個人分開錄的快,智能小秘還能智能拍攝,直接省去了大麻煩。

很快小秘傳來審核通過提示,張明喜看到獎金到賬時,更是充滿激情,當即把消息告訴了王麗麗。

肝,今天不眠不休也要錄下去!

全國各地競相上演與張明喜夫婦類似的事,文具店裏本就不多的白板,瞬間銷售一空,生產白板的工廠老闆,忽然接到雪花一樣多的訂單,懵逼了。

……

而類似勾股定理這樣的著名知識點,很快就有了數百人上傳視頻。

視頻大量重複,顯然是不必要。項目組很快向林希言彙報。

「林總,知識點的講解大量重複,我們的獎金還照發嗎?」

很多人選中同一個知識點,林希言早就想到了,唐隱也想到了,他已經準備好了策略。

小秘監管着所有人的視頻錄製,也負責初級審核,早有一套內在規則在執行。

「無妨,一個知識點超過一百個視頻之後,就會進入非固定獎金模式,只有排名越靠前,獎金才能多起來。」林希言鎮定的說道。

前一百個無論質量如何,只要過審都能拿到固定獎金,這刺激著人們不斷去開發新的知識點講解,正是有着這樣的獎勵刺激,人們才有激情去啃那些難點。

而視頻數量達到一百以上,總能篩選出相對優秀的講解。

算下來平均一個知識點三萬米,星靈科技只需要準備300億米,就能囊括整個世界的知識規模。

……

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發現真的能靠賣知識掙錢,錄製視頻的人越來越多。

不惜砸下天量資金的星靈科技終於收到應有的效果。

「到賬2300,我靠我靠,我從沒有想到有一天,居然能靠我為數不多的知識,賺到這麼多錢,嗚嗚,總算收回點學費了,偷笑.JPG」

「路過,忙活了一天,也就15000的獎勵能安慰一下我了。」

「!!!???日入一萬五?真的假的?」

「應該是真滴,我一天時間錄了一百多個講解視頻,後面小秘說我狀態差,視頻過不了審才去休息,結算了一下,大概八千多米吧,一萬五那哥們,肯定錄製的知識點比較難,才有那麼高的獎金,而且聽說只有前一百才有固定獎勵,後面的獎勵直線下降了。」

「果然,賣知識這種事情,身為搬磚黨的我,還是比不上知識分子啊。」

「哭死!我反應過來去買白板的時候,早就被賣完了,連買只筆都難。」

不管評論的如何,從朋友處得到消息的人,紛紛湧入了講解知識點的大軍。

藉著天量獎金的刺激,長久穩定在六億用戶的智能小秘忽然爆發出了新的增長活力。

瘋一般的狂漲。

夏國也興起了狂熱的講解熱。

【星研科技砸下三百億資金,只為完善智能教育的最後階段?】

【日入過萬的機遇,竟然是……】

【讓普通人來講解知識,難道真的能比教師還好嗎?一個知識點講解兩分鐘,就能賺上百米,星靈科技為何這麼做?唐隱究竟意欲何為?】

不僅媒體大量跟風報道。

大V們也耐不住寂寞了,這次事情真的太大了。

「教師傳授知識,是夏國的傳統,系統性的教學有利於孩子的知識成型和發展,星靈科技高價懸賞知識講解的行為,不僅傳達了錯誤的教學觀念,還讓教育蒙上了資本利益,這是要把孩子教成唯利是圖的人嗎?」

大V的話剛剛發出就引來一些鐵粉絲的讚賞,但隨後就是廣大網友的猛烈抨擊。

「我就問你,看沒看過小秘的講解?沒看過就趕緊去看,什麼都不知道,就瞎BB。」

「呵呵,昨天我的兒子有個不懂的問題,我搞不定,正好小秘上線了智能教育,我就試了試,現在我懂了,人家講解的真的是入骨三分,我聽了一遍就感覺學會了,我問我兒子懂了沒?我兒子說懂了,還說比他的老師講的明白。」

「又是你,跳出來趁熱度,我兒子上學考試都及不了格,我怨誰?學校?老師?找他們理論,就只會說我兒子笨,不聽話。可昨天我看我兒子,跟着那個智能教師學的好好的啊。」

「國內好不容易出了個良心企業,總有跳蚤跑出了找事!」

「我不管什麼傳統不傳統,我就要我的孩子把成績搞好!能把我的孩子教成人才,就是好教育。」 「哎喲我的九爺啊,這都啥時候了,您還有心思吃喝呢!」

「這特娘可是標標準準的斷頭飯!」

陳八牛那傢伙這會活像是小時候玩的竄天猴兒,上躥下跳的一刻也不安分。

我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陳八牛,也不搭理那傢伙,我知道這種時候啊,你越是搭理那傢伙,那傢伙就越是跟那竄天猴兒似的、上躥下跳個沒完,小時啊,老人們管這叫人來瘋。

「來Alice咱們吃,這可是正兒八經的散養土雞,吃的地里找的蟲兒,喝的是山泉水!」

「這種土雞肉,用砂鍋那麼一燉,在留那麼一條小縫,把鍋裡頭多餘的水汽放出去,最好啊起鍋的時候,在往裡頭加那麼一點乾貝!」

「嘖嘖,那味道想想都絕了!」

「滾滾滾,姓關的,八爺算是弄明白了,你丫的啊就是癩疙寶遇到了蘆花大公雞!」

我兩呢平日里互相擠兌習慣了,陳八牛也知道我那是在故意擠兌他,當時那傢伙就回過頭沒好氣的罵了我一句,不過也終於是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不可视的世界线 Alice呢,則是抬起頭有些不解的看著我兩,然後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不是,這癩疙寶我知道是癩蛤蟆,可這癩疙寶遇到蘆花大公雞是什麼意思?」

「喲嚯,還有你這假洋鬼子不知道的事兒啊!」

「既然你問了,那八爺就大發慈悲告訴你,這癩疙寶遇到蘆花大公雞,那可不就是瞪大眼睛給雞啄,橫豎等死唄!」

「Alice你甭聽八爺這傢伙胡咧咧,這傢伙早生幾十年,估摸著四九城裡頭,一半的歇後語都是出自這傢伙之口,不過都是罵人的!」

「那是,八爺多有才!」

被我兩這麼一鬧,壓抑的氣氛倒是瞬間緩和下來了不少,不過我們心裡頭,其實都壓著一塊石頭,始終沒法徹底鬆一口氣。

吃飯的時候,我也一直時不時朝著校門口的方向張望著,可羅愛華的身影卻是始終沒有出現。

難道真的是我猜錯了?

是我低估了人心的險惡?

很快,就到了晚上十點左右,因為還沒有通電,寨子裡頭呢也沒什麼娛樂活動,平常這個點,寨子里早就是家家戶戶都已經睡覺歇息了。

可今天晚上,寨子裡頭卻是顯得格外熱鬧。

十點剛過,寨子里又燃起了衝天的篝火,火光幾乎是照亮了整個寨子的上空,大老遠的都能聽到村民們敲鑼打鼓的聲音。

學校門口呢,也一直有兩個彝族漢子看著我們。

「九爺,這特娘都啥時候了,羅愛華還沒來,咱……咱不能真的這麼等死吧?」

好不容易沉住氣的陳八牛,這會也是耗盡了最後一絲耐心,蹭的一下子就從凳子上站了起來,緊握著拳頭看著我和Alice嚷嚷了起來。

「是啊,咱不能這麼乾等著了,得做好最壞的準備了!」

Alice也轉過頭,皺著眉頭看著我,語氣格外低沉的說了一句。

呼哧……

我深吸了一口氣,其實我早就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也想好了對策。

只是不到最後一刻,我實在是有些沒法接受這個結果。

「放心吧,我都想好了!」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