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喜歡嗎我的寶貝~】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你是不是發錯人了?我不是霍城。】

沈懷琳:「……」

滿腔的熱情一下子就被澆滅了,真棒啊!

翻了個白眼兒,沈懷琳懶得再打字,直接一個電話敲了過去。

「喂……」

「你當我近視幾百度!還能認錯人嗎?不誇張的說,百米之外,依舊能夠分得清誰是人,誰是狗。」

「哦。」

柳長清反應淡淡,使得沈懷琳感覺像是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很憋屈。

俺爱你love 長舒了口氣,她沒什麼好氣:「剛才去逛街看到的,想著你應該會喜歡,專門買回來,沒想到你竟然就這反應……算了,終究是錯付了。」

「謝謝爸爸!」

不得不說,在能屈能伸這方面,柳長清簡直是高手中的高手。

一般人都不是她的對手。

一句「爸爸」頓時就給沈懷琳憋沒屁了。

好半天,她才笑罵著說道:「你還真是一點兒節操都不要了。」

「節操是什麼,哪有禮物重要。」

「說的倒是有道理。」

贊同的點了點頭,沈懷琳不經意間抬眼一看,門開了一條縫兒,一個人扒在門上,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那場景……

沈懷琳無比的慶幸自己有一顆強大的心臟,不然分分鐘就要被嚇死了。

「你找死?」

沈懷琳無聲的質問著。

其實季宏博沒看懂她的口型,但是從她猙獰扭曲的表情領悟到了其中的真髓。

當即搖了搖頭,悄悄的摸了進來。

剛要往床上一坐,看到擺在上面的套裝的時候,季宏博猛然一愣。

下一秒,臉「騰」的一下紅透半邊天。

這,這……自己是不是進來的不是時候?

沈懷琳未曾錯過他臉上的表情,知道他大概是誤會了,差點兒笑出聲。

清了清嗓子,她故意當著季宏博的面點開免提,然後問道:「清清呀,這幾套你看著怎麼樣,喜歡嗎?」

「挺不錯的,你眼光一向好。」

「喜歡就行,那到時候見面的時候我給你帶過去。」

眼睛瞥到季宏博獃滯的表情,沈懷琳莞爾一笑,壓低了嗓音,意味深長的說道,「到時候記得換上讓我看看哦。」

「小事。」

柳長清並不知道沈懷琳身邊還有其他人,答應的無比的乾脆。

對她而言,這沒什麼的,好閨蜜啊,坦誠相待多少次了,換個衣服而已,不是輕而易舉的。

誰也沒比誰多長或者是少長些什麼。

「就知道你最愛我了。」

沈懷琳笑嘻嘻的回道,餘光瞥到季宏博的臉已經紅的快要滴出血來,心中狂笑不已。

輕咳一聲,心中僅存不多的姐弟情,使得她有所收斂。

「對了,我弟說你回老家了?怎麼,就這麼想躲著他?」

季宏博原本還害羞不已,聽到這話,頓時精神起來。

恨不得把耳朵豎起來,生怕錯過一個字。

「哪有啊,他也不是什麼洪水猛獸,我還躲著他。」

柳長清哭笑不得,連忙解釋,「我奶奶歲數大了,身體不是很好,前段時間住院了。家裡怕我擔心,一直沒告訴我,我才知道,就趕緊請假回來了。」

「哦,這樣啊、」

沈懷琳視線瞥向季宏博,明顯的感到後者猛然鬆了口氣。

不由得覺得好笑。

看來他也沒有表面上那麼淡定。

「奶奶那邊怎麼樣,需不需要我過去?」

「沒事,老人家,在所難免,現在就是慢慢養著。」

嘆了口氣,柳長清也有些無奈。

聞言沈懷琳也放下心來:「沒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對了,你什麼時候回來?這周末還來得及嗎?」

季宏博也將心懸了起來,手不自覺的緊握成拳,等待著她的回答。

「這周末啊……」

。 林小芭去了齊驍占的房間,徐長風自己在鏡子前多坐了片刻,他正欲起身時,又通過鏡子的邊角,看到有人走進他的房間。

「徐長風,本王有話想與你談一談。」

走進門來的人是靖王,他就是看準了林小芭不在,才伺機來尋徐長風。

「若你是要我繼續幫你殺齊驍占,那就不用再談了。」

徐長風起身回眸,淡淡應道。

「本王來找你,不是為了齊驍占,而是為了本王的丫頭,也就是小芭。」

靖王開門見山地說着,坐在了桌邊,好似打算想說很多話。

「若是此事,就更別來和我談了,你那般不顧小芭的安全,將她擄走,把她拖入危險之中的,我是斷然不會答應,將她交給你的!」

徐長風站在桌邊,冷冷地說罷,便是要往外走。

見徐長風不想跟自己談,靖王又是激動地起身,連忙脫口而出道:

「本王與她已有夫妻之實!」

聽到這話,徐長風腳步一頓,剎那間攥緊了左手,回過身去,怒聲質問道:

「司徒靖,你怎麼敢?!」

「這種事向來都是發乎情,沒有什麼敢不敢的!

本王既做了,自然就會負責到底!

所以,徐長風,不管你答不答應,她都已經是本王的女人,那夜,她也親口承認她喜歡本王,她願意和本王在一起!

徐長風,雖說她曾經喜歡過你,但她如今喜歡的本王,況且本王和她是自幼相識,青梅竹馬的交情,本王與她的感情,自比你們任何人都深!

你就不要再糾纏她,讓她為難了!」

靖王的話,惹得徐長風覺得可笑:

「呵!到底是誰在糾纏她,讓她為難?!

你趁小芭不在,就跑來跟我說這種話,你是覺得我不會去問小芭,所以可以任由你信口開河、肆意編造嗎?!

司徒靖,你還真不愧是心思深沉啊!」

「本王是不是胡編亂造,等小芭回來,你可以儘管問她!

況且,你心裏應該很清楚,如果她真的那麼喜歡你,就不會一再喜歡上其他人!

她說她喜歡本王是真,她唯一把自己給了本王也是真!

到底誰才是她心裏最重要的人,你應該很清楚了吧!

她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想來是不想讓你傷心,才不知道該怎麼對你啟齒這些事情,本王作為男人,有些事自然該由本王親自來說。

離開她吧,別再讓她煎熬了!」

靖王好似一切都是為了林小芭着想一般,語重心長地遊說着徐長風。

「縱然我離開她,也絕對輪不到你!」

徐長風憤憤地丟下這一句話,便是轉身離開了。

徐長風獨自去了前廳,此時此刻,小周等人還有林含,都已經坐在大廳里用早膳了。

剛受了一肚子氣的徐長風,冷著一張臉,獨自坐到一張沒人的桌邊,打算等林小芭來了,再一起用膳。

一旁的林含看到昨夜林小芭主動去親近的徐長風,便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快速扒了幾口飯,匆匆吃完了早膳,便是蹭了蹭嘴巴地,小心翼翼地向徐長風靠近。

「小兄弟,你可是有事找我?」

徐長風察覺到一直在他身邊徘徊,想靠近搭話,又一直不敢出聲搭話的林含,便是主動微笑地問了他。

林含見徐長風如此和顏悅色對自己說話,便是又放得大膽了一些地坐到徐長風身邊,明媚地笑道:

「你好,我叫林含,林中含露的『林含』,我是小芭姑娘的好朋友!」

「我叫徐長風,清風徐來,長風萬里。」

徐長風親和地自我介紹道。

「那我可以叫你徐大哥嗎?」

林含神采飛揚地問道。

「叫我長風便好。」

「長風大哥!」

「呵!嗯。」

看着一臉稚嫩單純的林含,還是堅持喚他一聲「大哥」,徐長風也只好笑笑地應下了。

「長風大哥,我能問一問,你和小芭姑娘是什麼關係么?」

林含好奇地打聽起來。

「我是……」

徐長風被這個問題問住了,此時此刻的他,真不知該怎麼與他人介紹,他和林小芭的關係。

「你們的關係那麼好,你一定是她的親哥哥吧?!」

但隨後,徐長風發現,他並不需要苦惱怎麼向林含介紹他和林小芭的關係,因為他從林含那閃閃發亮的眼睛裏能夠看出,林含很期待他回答,他和林小芭是兄妹關係。

「呵……我和她,不是親兄妹,勝似親兄妹!」

徐長風看出了林含的心思,便是直接順着他的心思,如是回答道。

「不是親兄妹,勝似親兄妹?

那就是把小芭姑娘當做親妹妹的意思吧?」

林含又是好奇地追問道。

「……嗯。」

徐長風頓了頓地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

我就猜是這樣,不然小芭姑娘昨晚怎麼會和一個男人擠一屋呢……」

林含開始心滿意足地自言自語起來。

而另一邊,小周聽了卻是汗顏,他真想知道這個林含的大腦到底是個什麼構造,怎麼會這麼不通人情世故!

另一面,小周又不禁疑惑地看向徐長風,徐長風對林小芭究竟是個什麼感情,這些日子下來,誰都看得出來,可徐長風為何要對林含說,他和林小芭不是親兄妹,勝似親兄妹呢?

想來想去都想不通的小周,打算不再去想地搖了搖頭,只在心中感慨一句:

感情的事還真是複雜得讓人捉摸不透啊!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