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雪崩殿下說的有理,只是現在我們該如何做?我們雙方隊伍中,雖然有些飛行系魂師,可想要反攻天上的這些魂導器,根本不可能,上去就是送死。

Posted On
Posted By issaccardone20

兩位剛才也是見了這東西的攻擊力,對於低級魂師和普通士兵而言,碰著就死,擦著就傷,我們非常被動啊!

還好這東西的攻擊是直線,魂力較高的魂師,只要注意在他攻擊前躲開,可保自身無虞。」

戈龍不愧是天斗帝國最擅長領兵作戰的將領,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看出了艦隊的攻擊特點。

「又來了!大家小心!」

雷霆戰艦的攻擊再次降臨,有了剛才的經驗,這一次大部分高級魂師可以躲過雷霆炮的轟擊,但普通士兵可沒有魂師的眼力和速度,死傷不少。

六萬的騎兵團以及皇家騎士圖,宮廷禁衛軍中普通士兵在不斷地減員。

雷霆戰艦的攻擊持續著!

太陽神域外界,天色已暗,內部卻依舊亮如白晝。

「耀!我們是不是太殘忍了,不如放過剩下的人吧!」千仞雪輕聲的在為地下還在艱難抵禦雷霆炮攻擊的魂師求情。

「雪兒!我們誰都沒有退路,他們都是天斗帝國的權貴,是可以撐起這個國家的能人。可他們已經被天斗束縛,他們不會背棄天斗轉投到我們麾下。

一時的心軟,必然會釀成無法挽回的錯誤。

走吧!雪兒,我們一起去見見老朋友,送他們最後一程。」

地下的軍隊早已被打的稀爛,唯有部分高級魂師還在苦苦堅持,整個太子宮都被移平,炸出了不少溝壑坑洞。

鮮血和肉塊染紅了地面,坑窪處是積蓄的血水,腥臭味和肉類被燒糊的味道,瀰漫在四周,令人作嘔。

雪崩和雪星幾人,各個帶傷,但終歸有戈龍這個魂斗羅和其餘幾位魂聖護著,雖然凄慘,但沒有致命傷。

見李耀摟著一個金髮高挑,一身長裙,風華萬千的女子飄落在眾人面前。

心中的憤怒驅使著他們想要砍死眼前的男人,是他將他們逼入絕境;恐懼和疲憊,讓他們拿不住手中的劍,站不起身,唯有凄慘的笑在自嘲。

「李耀可以告訴我你們是什麼人嗎?臨死讓我知道到底死在誰的手裡。」戈龍看著這個少年。

還記得那時的他還在自己身邊學習,他從未見過一個魂師可以在戰場上有著如此可怕的天賦,僅僅在他身邊學了兩個月,就可以率領軍隊擊敗他的老對手。

他對李耀這半個弟子非常喜歡,極力向雪夜大帝推薦,只是沒想到到頭來,卻是害了天斗。

「李耀,太子呢?你們想對天斗做什麼?」羅克森的雙手還在顫動著,血滴不斷地從他身上滴落,那莊嚴華麗的鎧甲已經破破爛爛。

「這就是雪清河!」他指著千仞雪。onclick=”hui” 澜娴 郭一達聽了我的話一愣,然後看著眼前的小蘿莉極其不解,估計是在想我為什麼找個小學生回來打工。

再說了,這爛尾樓可是鬧鬼的無人區,一個小蘿莉突然出現在這棟樓里,感覺不太合適,也不太正常。

「別琢磨了,她是個巫師,名字叫周月婷,是鬼婆的師妹,別看她像個小蘿莉,但本事可不小,興叔就是她綁的,但沒啥惡意。」我解釋說。

這時候郭一達連忙靠近我,然後在我耳邊輕聲道:「小唐爺,這不合適吧?她可是巫師,又是鬼婆師妹,以前我跟唐爺的時候,他就讓我們千萬別隨便跟巫師打交道。」

我搖了搖頭說沒事,這周月婷雖然看著也不太正常,但她是沖著鬼婆來的,到時候應該沒有我們什麼事,而且她一個月還白搭我三萬,這種好事上哪找?

再說了,那鬼婆經常來纏著我,有了周月婷對付她,也算是一件大好事。

郭一達拗不過我,只好作罷,但他對巫師沒有什麼好感,所以看都不看周月婷一眼,估計心裡沒有接受她這個同事,周月婷也甚是高傲,對一身腱子肉的郭一達也沒有什麼興趣。

我們上去對面樓找到了矮子興,他被綁在一張椅子上,見到我們來了后,急忙嗚嗚嗚的叫著,非常激動。

我急忙給他鬆綁,可矮子興一見到周月婷一下子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躲到我的身後說道:「小老闆,就是她,就是她綁我的。」

「沒事,沒事,她已經是我們的人了。回去吧!」我說著就帶著大家離開了,只剩下矮子興一臉懵逼的站在原地。

「哎,怎麼回事?小老闆,這小蘿莉把我綁在這裡一天了,你得幫我報仇啊,怎麼成自己人了,哎,小老闆,等等我。」矮子興一邊叫喚著,一邊急忙追了上來。

在路上的時候,我又把事情給矮子興解釋了一遍,可矮子興還是有怨氣,畢竟綁了他一天,換誰能樂意,所以他也跟郭一達一樣,和周月婷不對付,但他又不敢直接硬懟周月婷,畢竟這小蘿莉是個巫師,還是鬼婆的師妹。

鬼婆那手段和本事,矮子興比我還清楚,那她師妹能是善茬嗎?矮子興自然不敢惹這小蘿莉,只能背後罵罵解解氣。

說到底還是怪陳瞎子,要不是陳瞎子放狗咬他,他也不用獨自上醫院,然後被人綁了,說著說著,又罵起了陳瞎子。

我也不知道矮子興這潑皮勁學誰的,但他還能罵人,說明沒事,估計周月婷也沒對他怎麼樣,只是綁了他,我問他子孫根還有事嗎?要不要順便去醫院看一下?

我不說還好,一說他又痛了起來,他說現在褲襠都是血,都怪這周月婷壞事。

我看好像有些嚴重,於是陪他去了醫院,幸虧醫生說沒多大問題,有褲子隔著,狗的牙齒沒有咬到多大點,只是給他簡單包紮了一下,還打了一針狂犬疫苗。

包紮的過程出了點小插曲,那包紮的護士太漂亮了,可把矮子興高興得,說明天還來,真是恬不知恥,也不分什麼情況,見到美女就丟了魂,這種事也想著佔便宜。

我說你拉倒吧,你以為每次都是同一個護士給你包紮?現在是夜班,值班護士少才能讓你撿了個大便宜,換白天肯定給你找一男的,雖然說男護士比較少。再不然就是年紀比較大,還想一直有美女,可把你美得,樂昏頭,腦子都丟了吧?

矮子興聽我這話有道理,於是連忙打消了念頭,也不是太嚴重,沒便宜占就不來了,醫藥費可不便宜。他還說這是工傷,得要我報銷,我沒理他,自己在人家房子尿尿被狗咬了,算個鎚子工傷。

矮子興的倒霉並沒有結束,回去紋身店后,周月婷直接將他的東西都扔了出來,因為新加入的周月婷要睡矮子興那個房間,而二樓只有三個房間。

矮子興想反抗,但沒有用,他壓根不是周月婷的對手,他找我投訴更加沒有用,因為人家不算來打工的,還給了我三萬,這房間理應是她的。

矮子興沒有辦法,只好咽下了這口氣,然後跟郭一達擠一間房。

今晚就不去沈文苑公司了,直接睡了個好覺。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我看到了幾條新聞,都是有人死的報道,好像是一些什麼西洋劍職業選手,個個都是被割喉,死的相當慘,而且監控什麼都拍不到,現在網上已經謠言四起,說是什麼靈異事件。

這次還真不是謠言,殺這些人的應該是司徒近南,這個劍痴一出山又去找人比劍了,以他的實力,誰能贏?估計那些人都是死在了他的鬼劍下。

這樣下去可不行,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死,現在只是劍手,後面可能還會有陰人,因為這個事件一出,必定會有陰人看出端倪,然後去降服司徒近南,可憑司徒近南的實力,能贏他的陰人還真不多。

我連忙給蘇晴發了一條微信,還把這事跟她說了,問她找老天師說明情況沒有?再不阻止司徒近南,那死的人會越來約多。

蘇晴許久才回了一條,說我咸吃蘿蔔淡操心,這事她早跟老天師說了,老天師會處理的,我一個紋身的就別攪和了。

這句話懟的我有點無語,不過她說的也確實對,有惡鬼出現,老天師自然會知道甚至收服,我著什麼急,我做好自己生意,紋好身就行。

可能鬼是跟著我出來,我有點內疚,算了,這事我就不管了,不過司徒近南這樣搞,遲早又要被大批陰人圍剿了,一下山就到處殺人,死性不改!

周月婷確實有點東西,這新聞她看了一眼,立刻就知道是鬼乾的了,而且還知道是一隻很強的厲鬼,用的是怨恨所鑄造的鬼劍。

這我就立刻好奇了起來,那到底是周月婷厲害,還是鬼婆更厲害?同門師姐妹,打起來估計挺好看的。

。 感覺到酒店入口傳來的動靜,眾人的目光紛紛朝後看了過去。

「出了什麼事情,蕭家訂婚典禮上難道還有人敢來鬧/事不成?」

「應該不可能吧?在蕭家的訂婚典禮上鬧/事,不想活了啊!」

「是啊,蕭家可是咱們江東之地的名門望族,有幾人敢不把他們放在眼中,更何況今日過後蕭家的地位扶搖直上,隱隱有江東之地第一大族的趨勢!」

眾人議論紛紛。

講台上,蕭寒山的眼中閃過一抹冷光;「慶海,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蕭慶海點了點頭。

蕭雨涵那一雙漠然的眼神微微一愣,難道他來了嗎?

這時,就在眾人紛紛猜測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一道人影忽然從酒店外面倒飛了進來,砸倒了一張桌椅。

見此,嘩然的聲音當即響徹全場。

「我/靠,真有人鬧/事,瘋了嗎?」

「不想活了吧?好大的狗膽!」

「這他娘是誰啊?竟敢在蕭家的訂婚典禮上鬧/事。」

「這下完了,不管他是誰蕭家都會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講台上的蕭家人此刻也是集體憤怒,在他們蕭家的訂婚典禮上鬧/事,這簡直就是在打他們蕭家人的臉。

白少眼神有些陰沉,旋即他猶如看戲一般盯着酒店入口,他很想看看到底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敢來打擾他的好事情?

「來人!」蕭寒山一臉狂怒之色。

霎時間,整個現場頓時出現了四五十號保鏢,個個手持甩棍。

這時,酒店入口位置,一個身高兩米的壯漢龍行虎步般的走進了訂婚典禮現場,在他的手上還拖着一個蕭家的保鏢,剛才在外面蕭家的保鏢根本不讓他們進來,所以,就只能一路打進來了!

看着出現的壯漢,一道道聲音瞬間響起。

「這不知死活的傢伙是誰?壽星老上吊嫌命長了吧!」

「膽大包天的狂徒,竟敢在蕭家的訂婚典禮上鬧/事,蕭老爺子,讓人打死他!」

「小子,想活命的話我勸你止步,不然今日/你必死無疑!」

「堂堂蕭家的訂婚典禮也是你這等螻蟻能撒野的地方嗎?」

「蕭老爺子,今日千萬別讓此人活着離開!」

講台上,蕭雨涵有些狐疑,有些失望的看着那個走進酒會現場的大高個,她原本以為來的人會是那個男人,可惜,並不是!

蕭寒山眼神極其陰沉,蕭家的所有人都恨不得把這名壯漢碎屍萬段,一旦他們蕭家和雷戰神聯姻的事情被人攪渾了,那麼他們蕭家的損失就大了!

「來人,亂棍打死,扔出去喂狗!」蕭寒山臉色陰毒,今日,絕對不能讓人破壞他蕭家和雷戰神聯姻的事情,不然他蕭家將徹底失去成為江東第一大族的希望。

蕭慶海冰冷的說道;「給我狠狠打,把他全身的骨頭都給我打斷!」

「別輕饒了這個螻蟻,讓他知道得罪我蕭家會付出何等慘重的代價!」

蕭家的人紛紛開口。

霎時間,四五十名保鏢手握甩棍,全部都把趙七難給包圍了起來。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輕笑聲忽然從酒店外面傳了進來;「呵呵,天柳城蕭家,好大的威風,不過我真的很想知道得罪了你們蕭家到底會付出怎樣慘重的代價?」

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原本已經心中黯然,不報任何希望的蕭雨涵那一雙眼睛,彷彿在頃刻間活了過來一般。

而後她展顏一笑,傾國傾城!

那個男人來了!

他來了!

「是誰?藏頭露尾之輩,有本事給我滾進來!」蕭寒山聲音冰冷。

「娘的,看來這年頭還真是有不怕死的人啊,不過他馬上就要成為死人了!」

「膽大包天的狂徒,你好大的狗膽,有本事滾進來!」

「不錯,滾進來!」

「呵呵,讓我滾進來,你們真覺得自己承受得起這種代價?」那道聲音再次從酒店外面傳來。

聞言,眾人怒不可解。

講台上,白少冷冷一笑,朝着酒店入口的方向開口說道;「敢在我面前裝/逼的人暫時還沒有出現,你很幸運,是第一個,所以,我給你一個報出名號的機會,放心,我會給你一個最痛快的死法!」

說着,白少從講台上緩緩的走了下來。

「雷戰神的高徒動怒了,接下來不管是誰都得死!」眾人眼神都一眨不眨的盯在白少的身上,這個在場身份地位最高的青年。

「就憑你,恐怕還沒有資格殺我,記住了,吾乃東陵陳爺,前來搶親!」

聲音落下,兩道人影已經從酒店外面大步走了進來。

他們的進入,一瞬間就落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視線中。

看到那個熟悉的男人出場,講台上的蕭雨涵笑的更燦爛了,這一刻的她,忽然感覺自己很幸福,因為有一個男人願意為了她而站出來和所有人對抗!

此刻,在場的人正準備繼續開口,不過當看到那道走進來的少年身影時,不少人的臉色瞬間一變。

「東陵陳爺,他是東陵陳爺,怎麼是他?」

「天吶,真是東陵陳爺,他剛才說什麼?前來搶親!」

在場的人一瞬間就石化了,那臉上的神情紛紛變得無比精彩。

講台上,蕭家眾人的臉色鐵青,對於這東陵陳爺他們豈會不知道,不過在這之前他們或許會對其忌憚幾分,但是今日過後,別說東陵陳爺,五大梟雄在他蕭家的眼中都不算什麼。

「小子,你大膽!」蕭寒山臉色陰沉的說道;「別人怕你東陵陳爺,我蕭寒山可不怕,來我蕭家搶親,你算個什麼東西?」

蕭慶海也冷冷的說道;「我蕭家的女兒就你也配?東陵陳爺,你連我蕭家女婿一半都不如!」

「該死的小子,昨日/你廢掉我兒蕭風,這筆賬我蕭家還沒有找你算了,現在你來了更好,我蕭家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此刻說話的叫蕭慶民,是蕭寒山的小兒子,原本蕭家是想在訂婚典禮后找陳玄算賬的,讓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是陳玄竟然主動跑來了!

不過此刻,在場所有人都沒有發現的是,那位白少在看到陳玄的面孔后,他的那張臉已經變得極其難看,一臉陰森!

。皇宮裡,當楚君衍看著白墨禹他們傳來的密報,整個人都驚呆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墨禹那小子竟然和君寒會和上了,而且他的那個心上人,竟然是君寒的師妹,這真的太戲劇性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楚君浩已經被他們給解決了,他們也正在回來的路上,不過還有一些事情要辦,所以得晚些才能回去。

《帶著空間在異世》第309章 就在莫風胡思亂想之際,江塵幾人神色微妙的走了回來,這讓莫風更加不安。

「江道友,之前我確實多有得罪,如今我已迷途知返,日後更會唯你馬首是瞻,還望不要將我丟下。」莫風苦着臉,弱弱道。

聽聞此言,江塵一臉懵逼,「你想多了,我可沒打算將你丟下,之前說了要帶你回嶽麓書院就會帶。」

莫風此次的變化確實驚人,還主動幫唐虎說話,這點令江塵較為欣賞。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