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都給我住手。」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陸老爺子拎起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打在了一旁的玻璃框上,玻璃應聲而碎,打架的人也安靜了下來。

碎玻璃掉落在地上,也掉落在了陸老爺子的身上,他毫不在意,看着前面的鬧劇再一次開口,「你,滾遠點!」

喬蘭將兒子從人群中拉出來,低聲的訓斥道,「你這一場戲演的太過了。過猶不及啊,兒子。」

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陸知辰這就是,本想着是刷個存在感,但是反倒是將剛剛才刷回來的好印象給刷沒了,在陸老爺子的心裏反倒是又多扣了幾分。

陸知辰擺擺手,依舊有些氣憤道,「我生氣是因為他收了我的錢,竟然還沒把陸知衍弄死。」

喬蘭這才明白,原來陸知辰一早就做了部署,只是結果有些差強人意。

「那也不能這樣,你讓你爺爺起了疑心,到時候就算是繼承權不給陸知衍,給了個陌生人,你不是白忙活了么?」

「除了我,還能有誰繼承家業?」

陸知辰不屑的說着,反正陸知衍醒不過來,陸家就只有他能被依靠了,老爺子不靠他,還能靠誰?

「喻言,那個丫頭你不得不妨。」

陸知辰訝異的看向喬蘭,兩人討論的聲音更小了,沒有人注意他們母子的行為,除了周深……

——

病房裏,喻言虛弱的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雪白,頭上還掛着一瓶輸液瓶,看樣子應該是輸液了很久。

「這是哪裏啊?」喻言想要起身,但是只是坐起來一點,又重新躺在了床上。

她怎麼渾身酸軟一點力氣都沒有?

不僅如此,手腳還有些麻木,尤其是嘴巴,麻木的讓她有些難受。

緩了好一會兒,喻言的手才有些知覺,輕輕的錘了錘麻木的腦子,回想着昏迷前的事情。

好像她在和周深說話,就被人迷暈了,為什麼周深要迷暈她?

護士從門口走進來,將輸液瓶收走,還給喻言量了量體溫,「沒什麼大事,但是醫生說你還需要卧床休息,不要亂跑奧!」

護士溫柔的給喻言交代,說完便走了。

喻言還想要問一問其他事情呢,但是根本就不給機會。現在是手機也沒有,吃喝也沒有,她還沒法下床,跟被軟禁了沒什麼區別。

就在喻言覺得餓的前胸貼後背的時候,陸老爺子從門口走了進來,身後跟着管家,手裏還帶着一個保溫飯盒。

「言言,感覺怎麼樣了?」陸老爺子坐在喻言的身邊,一臉慈愛的看着她。

「爺爺,您怎麼來了?」

「你和知衍出了那麼大的事,我怎麼能不來?你肯定餓了,先吃點東西。」

陸老爺子擺擺手,管家便將飯盒裏的飯菜一樣一樣的擺在了餐桌上,還拿出了消毒濕巾給喻言擦手。

「爺爺,我……陸知衍怎麼樣了?」喻言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現在她有點擔心陸知衍,如果他真的出了什麼事,陸家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陸老爺子錯愕了一下,很快面色恢復如常,「知衍沒事,你好好養病,別讓他擔心。」

「其實這件事……」

喻言不想狡辯,但是陸知衍是因為她摔下的樓梯,她做不到不坦白。

「這件事的前因後果我都知道,你別多想,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養病。聽話。」

喻言還想問什麼,但是想了想陸老爺子應該也挺擔心了,他都這麼淡然了,那陸知衍就應該沒事了。

既然他沒事了,自己就不用再那麼內疚了。

喻言努力的吃着,卻也只是吃了一小部分,剩下的都被管家收回到了飯盒裏。何時的三隻鬼魂實力雖然都不錯,其中有一隻為鬼王修為,另外兩隻是鬼將也快接近鬼王的實力。

但是同陳凡比起來還是差了不知一節,特別是同夏凝語比起來。

夏凝語之前在吃了那隻巨人鬼皇之後彷彿是達到了瓶頸期,在眾人的注視下消失在了墓室,回到了筆記內。

這一次她的消耗極大,雖然有巨人鬼皇的補充但是還是需要一段時間來恢復,短時間內陳凡可能連她的鬼域都無法使用。

在將這墓室內一切可疑的東西搬完之後,陳……

《民間詭異筆記》第三百零三章回到地下一層《[綜]超級影后》343chapter343 聞卿湊到他面前要求表揚,郁時盛推開她放大到自己眼前的臉。歐哲正好打水回來!這個角度,看著像是在親親耶。

好刺激。

歐哲默默端著水盆往後退。

被郁時盛逮個正著。

「過來。」

好嘛!

歐哲放下水盆,看了一眼已經跑去跟關烈說話的聞卿,又看看自家老闆。

這樁婚事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老闆要是在努力點三年抱倆絕對沒有問題。

洗完臉的郁時盛回到屋內,正好路過聞卿。起了逗她的心思,惡作劇般的抬手將手上還沒擦掉的水漬盡數彈到聞卿臉上。

突然被灑了一臉小水滴的聞卿。

微眯起一隻眼瞪著郁時盛。

水滴掛在她的睫毛上晶瑩剔透。

未施粉黛的小臉摻雜著剛睡醒時的懵狀模樣。

「郁時盛,這種小把戲我早幾百年前就不玩了。」

還挺嫌棄,他背過手往裡走,還不忘刺激小妖精。

「你以為我對每個人都這樣?」

聞卿沒太在意,掏出口袋裡郁時盛給她準備的小梳子,對著鏡子開始梳起來。梳到一半,反應過來,頭髮也不扎了。

轉身握著小梳子快速奔跑到正在喝水的郁時盛面前。

隨著奔跑飛起來的頭髮盡數披散在身後。

聞卿飛撲進男人懷中。

手中的水杯還沒放得下,郁時盛單手摟住撞進懷抱的妖精,另外一隻手挪開水杯。饒是如此,大半杯的水還是灑了不少出來。

兩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沾上一些。

「毛毛躁躁的做什麼,看路。」

「你剛才說你不會對每個人都這樣。」

「嗯,所以呢。」

「所以,我是例外對不對。」

「不對。」

蹲厕唱忐忑 怎麼的,又不對了。

「我對太子也這樣。」郁時盛眼神躲閃回答后鬆手離開。

聞卿站在他身後,氣勢洶洶的說。「回去就把它燉了。」

遠在帝都郁宅啃雞腿的太子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山村農家院的吃喝比不上帝都,可東西卻實打實都是原生態。

吃早飯的途中,郁時盛將昨晚從陸正軒那裡套來的話跟聞卿說了。小妖精半信半疑。

「真的?他會這麼好心?」

「他這麼好心的前提是你幫他去看看那幾個工作人員。」

聞卿氣呼呼的放下筷子。「我就知道,不要。我才不……」

「可如果不這樣做,我就不能帶你混進去。」

聞卿:……

「回我自己的家,還得混進去?」憑什麼,沒見過這麼反客為主的。「現在還想我救人,想得美。」

是是是,對對對對。

很有道理。

可這不是不知道嘛!人家也不是故意要挖她家的。

一切因果皆由一個坑說起,如果沒有那個坑,就不會有人掉下去。如果沒有那場雨,那個坑就不會鬆動,不鬆動哪裡來的坑。

綜上所述,只有一種可能。

「罪魁禍首就是天道。」

好氣啊!她打不過天道。

「你想要報仇也只有找它,不能怪罪這些無辜的人類。很多時候,他們的工作就是為了保護更多的文物不被損壞。你看,洞已經出來了,就算他們不發現,也會有其他人發現。與其等到那些貪婪的人出現帶走,還不如上交給國家。日後想看的時候還可以去博物館轉轉,看見自己的寶貝擺在漂亮的玻璃櫥窗里,人人都能欣賞到,豈不是很好。俗話說的好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態度表現的好,還能終身免門票。」

說的好有道理,她差點就相信了。

。 然而就在玉露和美景二人都沒有注意到的角落裏,那許三娘在暗處偷偷瞅着她們,見她們吃得開心,才退回後院去了。

二人吃飽喝足后,玉露把許三娘叫了過來:「勞煩三娘給我們二人,安排一間有窗的房間。」

許三娘則很隨意地說道:「樓上的房間都是收拾好的,而且店裏現在就你們兩位客人,你們呀上去看看,喜歡哪間住哪間就是了。」

這麼一說倒是很合玉露的意。

說完她話鋒一轉:「只是需要兩位小公子先把房錢和飯菜錢付了,要是明天起來三娘找不到二位,這也沒處喊冤去不是。」

說完她伸出了有點肥胖的右手。

玉露心想,她提的這個要求倒也算合理,況且飯菜確實是吃了的,並且味道也不錯,收錢倒也無可厚非:「一共多少銀兩?」

許三娘伸出了五指,晃了晃:「這個數。」

美景一看,便爽快地從錢袋裏拿出五兩散碎銀子遞給許三娘:「五兩是吧?給你!」

許三娘面上含笑,沒有接,五根手指收了四根,留了一根食指,在二人面前搖了搖。

美景驚訝了,笑着說道:「不會五兩銀子都不要吧?這麼便宜!小姐,這可比城裏的吃食便宜多了呀!」

玉露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盯着許三娘笑吟吟的眼睛:「美景,我猜老闆娘的意思是,五十兩!」

她收起了眼神,看來真的是自己想多了,還把這婦人往好了想,現在來看這個許三娘肯定不懷什麼好心!

美景跳了起來,捂緊了錢袋子:「什麼?五十兩!就你這破客棧,五十兩都能買下半間了,這不是搶劫嗎?」

許三娘不慌不忙:「我看二位小公子所穿皆非下品,想必不可能付不起這五十兩吧?而且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物以稀為貴嘛,這價錢自然就不一樣了!」

玉露心裏笑了,這分明是在明目張膽的恐嚇兩人,這裏地方偏僻,你倆也別想能有人能經過來幫忙!

而且這許三娘一開始就注意到了美景手裏握著劍,但是並沒有透露出害怕,反而明目張膽,難道此人深藏不露?還是說她使了什麼自己沒有發覺的陰招?

算了,此時不應該跟她硬碰硬,玉露正想讓美景給錢了事,怎料美景拍案而起:「你這店家也太黑心了,可知我們家小姐是什麼人,你竟敢行此敲詐之事!「

美景想着,這黑心店家對景寧縣令總該有所畏懼,將其搬出來,肯定能像昨天震懾那個宵小之徒一樣!

玉露沒來得及阻止美景,這店家一看就有些本事在,況且把店開在這僻靜之處,行此敲詐之事,還一直無人告發,想必也不是這一次兩次了,那就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不敢,另一個則是沒有命告發。

現在沒有摸清對方底細如何,貿然將自己的身份暴露出來,反而危險。

果不其然那許三娘笑了笑:「不管你是什麼人,吃飯付錢總是天經地義吧,如果沒有錢的話,你們倆這麼俊俏,以身相許也未嘗不可呀!」

那許三娘說起以身相許時的嘴臉簡直無恥之極,美景怎能忍受她如此羞辱玉露,於是長劍「鏘」地一聲出了鞘,一招仙人指路,搶上前去。

許三娘反應也不遜色,看起來豐腴的身體竟然往後非常靈巧一飄,輕鬆躲過了美景的第一擊。

美景接着又是一招投石問路,繼續往她身上攻去:「我家公子在景寧可是有人的,你若敢亂來定然饒不了你!」

許三娘一聽,似乎有點着急了,她察覺到自己不是眼前這個人的對手,閃躲之時忙喚了聲二狗子,那個精瘦男人就出現了,手裏拿着兩把明晃晃的菜刀。

徐三娘站穩之後笑着說:「你們若只是兩個尋常百姓也就罷了,尚且能饒你們一命,但你們若身份不低,那今日放了你,我豈不是要倒霉了,既然這樣你覺得我能放過你們嗎?」

唉,玉露輕嘆,自己這都是什麼運氣呀?三天住兩次客棧,沒有一次是正常的。

美景緊緊握著劍,將玉露護在了身後,一副隨時蓄勢待發的樣子:「我警告你們別亂來!我家公子可是景寧縣令的親外甥,若是傷了半分,你以為你能逃得了干係嗎?」

提到縣令,許三娘笑了笑:「哦……原來是縣令大人嘛?奴家倒是有點害怕了呢!」

玉露看到這女人笑得花枝亂顫的樣子,突然有了一絲恐懼,許三娘是為何如此有恃無恐的呢?難道她不怕自己和美景跑出去搬救兵?不好!玉露突然想到了什麼:「美景,你快看看馬還在不在?」

Related Post